第十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这么些天来与易臻之间的博弈,被连压数子的夏琋,认为自己终于走对了一步棋。

    她大概摸清楚该怎么对付易臻了。

    所以,面对易臻那条“有意思?”的质问,夏琋选择无视,自己乐呵乐呵就行,贸然回复和挑衅只会再度被拉黑。

    夏琋翻出相册里曾经保存过的一张名为“女生105条独居生活小tip”长图,打算上传朋友圈。

    这张图看似普通,但微妙之处就在于,里面有好几项被刻意加粗加红,其中一个便是“要制造出家里有男人的假相”();。

    选好图片,夏琋打字:谢谢“藕泥酱”,再贱兮兮加两个emoji亲亲脸。

    夏琋按下发送,倒回枕头,咬着唇笑眯眯,这样的话……小气的易大仙应该就没那么火大了吧。

    刷了会微博,夏琋切回微信,朋友圈又是一大堆无聊的回复,唯独没有he半片影子。

    对话框亦然。

    又没动静了,夏琋决定再接再厉,转换策略。敌不动,我进攻。

    动物医院和邻里对门的存在感已经刷得不少了,而易臻的另一个工作副本——农大动物医学院,基本还是一片空白。除了上回在车里走个过场,那块地还不曾被她夏琋的高跟鞋开荒过一寸一厘。

    罪恶的魔爪再一次伸向仅剩的清白之处,夏琋打开大号微博,噼噼啪啪编辑内容:

    「妹妹还有一个多月就高考了,她很喜欢小动物,又不想离家,打算走读,念本地农大的兽医专业,请问你们里面有在宁市农大上学的吗?这个专业好不好?老师上课怎么样?很想听听你们的看法和建议,谢谢。」

    ok,夏琋打了个响指,发送。

    切出去连通三关【天天爱消除】,夏琋重回微博。

    再刮下屏幕,新发出去那条已经有四百多条评论,她点开一看,易臻的名字赫然出现在热评第一,有236个赞。

    ——傻嗨看我看我!我是宁农动物医学院大二生!首先你妹妹很有爱心,愿意选择这个苦逼的专业!作为全国排名第二的兽医学院,我们院气氛很好!老师们很可爱!尤其教我们的易臻教授超级帅!讲课也很有趣!听他上课,动物粪便、寄生虫什么的都是在发糖好吗!

    夏琋目瞪口呆,这他妈也能甘之若饴?颜控也太没下限了吧。

    她果断点进姑娘微博逛了一圈,三分钟后,夏琋叹为观止退败而出,那女生就是个大写的迷妹啊——103条微博起码有60条是关于易臻的内容,相册里十张照片平均有一张就是易臻上课的偷拍。

    夏琋痛心疾首,现在女孩怎么回事,怎么就喜欢这种衣冠禽兽斯文败类?

    如此哀惋着,她私信这位叫“柚子柠檬tea”的贱男脑残粉,以[可爱]的表情打头问道:“妹子,你在吗?我想咨询你一些农大的问题,可以吗?”

    可能是没料到大大会主动私信自己,妹子秒回,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可以啊!可以!女神尽管问!”

    夏琋的胡诌本事再次发挥到一流水准:“你人太好了[亲亲]兽医这个专业,我们了解得少,尤其家里人,更是无法理解妹妹的选择[悲伤]如果有可能,我想抽空去农大看看,旁听几门课,感受一下校园氛围和教学水平。这样帮助妹妹说服长辈的可能性会大一些。”

    妹子心领神会:“当然可以啊!随时欢迎姐姐过来!你等会,我把我们课表截图发你![doge]姐姐哪天来?[可怜]宝宝有没有可能偶遇一下呢?”

    夏琋:“谢谢你。具体时间我也不确定,得看哪天有空[可爱]有缘分也许就能见到~”

    妹子开始安利:“好好好,你一定要听听易教授的课!他真的颜值高讲课好!真的超级棒超级棒!!”

    夏琋:“是吗?好的[可爱]”

    ……

    几乎透明的网络时代,许多信息就是这样唾手可得();。夏琋下载了那张课表,皱眉仔细研究。

    明天就是……周四吧?

    上午三四节……主楼南407教室,易臻,《动物病理学》。

    呦西,去玩玩吧。

    夏琋得瑟地设好闹钟,戴上眼罩,倒头就睡美容觉。

    明天要去学校和老师“交流感情”耶,起码也得皮肤水润精神饱满像个合格的女大学生吧。

    **

    第二天,夏琋扎高马尾,露出整张精致的巴掌脸。小伞裙下边,是一对笔直纤细的大长腿。她故意往苹果肌多擦了一些腮红和高光,伪装出胶原蛋白满满的元气少女样。

    “妈啊说这孩子十六岁也有人相信呀。”

    出门前,夏琋撑着全身镜,啧啧感慨。

    挎上压箱底许久的驴牌双肩包,夏琋打车去农大。

    一路上,司机大叔从内后视镜偷窥了她好几次,并试图和她搭腔:“美女,你在农大念书啊?”

    “对啊。”夏琋俏生生答道。

    农大的教学楼正对校门,一进去,就能望见矗立的重檐十字脊顶和牌楼式门厅,风格很是醇和古朴。

    道路两旁的松树仿佛也感染了校园的青春气息,生得葱葱郁郁。三五成群的少年少女与她擦肩而过,他们谈笑风生,神情仍是不谙世故的可爱与真诚。

    夏琋拿出手机,瞄了眼,10:03,还有十二分钟,第三堂课正式打铃。

    好歹曾经也是大学生,夏琋轻车熟路找到指定教室,她计划往后坐,但也不能太靠后,至少要让易臻知道她在这。

    给他一个完美的惊吓。

    在a407前站定,夏琋深吸一口气,她已经迫不及待想看见易臻一脸日了狗的表情辣!

    进门后,夏琋的球鞋一顿。

    此时此刻,整间教室里熙熙攘攘。大课的学生比较多,但教室的座椅更多,所以大部分人还是会选择往后再往后,远离一二排最靠近老师的压力座,这是大学的普遍现象。

    有学生注意到门口的生面孔,好奇地打望过来。

    但夏琋无瑕顾及这些,因为后面已经没座位了。

    作为过来人,虽然能理解,有着深刻同感……

    但……老师这么帅?你们难道不是争相坐第一排?

    果然还是不能把小说与现实世界混为一谈。

    既来之则安之,夏琋认命,放下包,在第二排中间靠走道的位置坐下,掏笔记本、水笔,最后是书。

    来之前,她还煞有介事地去附近书屋买了一本二手《动物病理学》教材。

    哪怕逢场作戏,道具齐全也是致胜要义。

    铃响,四周逐渐安静下来。

    夏琋翻开课本,一页,两页,三十页,反正全都看不懂();。

    没一会,易臻进来了。

    他的上班风格一如既往,哪怕教书,也压点进门。

    易臻今天穿了件纯黑立领衬衣,第一颗扣子都系得一丝不苟,禁欲气息扑面而来。

    停在讲台后面,易臻整理麦克风,随即环视了一圈下面。

    他视线轻微一顿,显然瞥到了夏琋,而后者也很给面子地冲他眨巴眨巴双眼,易臻冷漠转开脸,拿起遥控器,回身降黑板前的幕布。

    调试好投影仪,白幕上瞬间显示出今天的课堂内容:

    “第六章——细胞与组织的损伤”

    夏琋掀开课本,“用心”听讲。

    易臻上课的确很好,名副其实。

    用语通俗易懂,能够举一反三,连她这个门外汉都能听明白七八成。

    他的嗓音是标准中音,不至于低沉醇厚,却也并非清亮稚嫩,秋风拂面,恰如其分,尤其还被扩音器放大到原先的数倍,俨然一个加强版的“耳朵受孕”仪。

    虽说课件里经常会跳出一些比较恶心的图片示例,但总能被易臻以各种修辞巧妙带过,不会惹人生厌。

    每逢学生哄笑,易臻也会跟着微扬嘴角,夏琋不是第一次见他笑,但如此真挚的,绝对头一回。

    一节课很快过去,两人间竟相安无事。

    易臻没有拖堂,铃一响就宣布下课,抬脚出门。

    夏琋下巴瘫回书本,噫吁嚱!呜呼哀哉!她竟然彻头彻尾被易臻当成“旁听外校生”一般淡漠兼无视。

    连他的上课节奏和style都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好吗……

    失落之时,夏琋忽然被人拍了一下肩,扬眸看,是个戴眼镜的男生。

    她赶紧坐正身体。

    男生在笑,接着用拇指指指右后方:“我兄弟托我来问问,他能不能坐你旁边来?”

    夏琋爽快答应:“好呀。”

    “你神经病啊!明、明是你们想坐那!”后排有个平头大高个涨红了脸,冲四眼嚷嚷。

    一堆男生都笑起来,揶揄地把他往这边推搡,夏琋忍俊不禁,啊,青春。

    最终,大块头还是坐到了夏琋旁边,整个人已经红成水煮虾,吞吞吐吐解释:”对、对不起啊,他们就这样。”

    正眼都不敢瞧她。

    夏琋莞尔,回他:“没事,不用这么害羞的。”

    “没、没害羞。”

    四眼:“哈哈哈哈哈。”

    夏琋:“你笑什么?”

    四眼:“……”

    “你也坐这,”夏琋扫向后面一堆还在挤眉弄眼的男生,发号施令:“你们都坐过来。”

    众人:“……”

    “过来,就会挤兑别人,你们坏不坏?”明明是颐指气使的口吻,可她最后五个字偏偏略带娇嗔,听得一群血气方刚的小男生骨头都酥了,老实巴交,嬉皮笑脸,一个接一个,排排坐();。

    “美女,你是我们学校的吗?”

    “不是。”

    “难道慕名来听易老师课?”

    “不呀,我养的猫身体不好,想多了解了解相关知识。”

    “以后可以问我啊。”

    “你能知道多少?才上大二。”

    “我不知道我会查啊。”

    “……”

    ……

    第二节课,易臻端着水杯,再次伴上课铃进教室。

    眼前的景象叫他稍稍一怔。

    长年人迹罕至、正对讲台的一二排,已经坐满了男生,全是这届的老油子,平时恨不能和最后角落的垃圾桶做邻居。

    夏琋端坐中央,如众星拱月。她撑着下巴,睫毛扇扇,得意地冲他扬了扬眉毛。

    易臻与她对视一眼,勾了下唇,意味不明。

    夏琋瞪眼:什么意思??

    男人已经低头翻课本,佩戴扩音器。

    上课时间出乎意料的短,感觉没过多久,铃声又响了。

    学生们收拾东西,夏琋也揣课本,提上包,笑眯眯和左右男生道别:“有机会再见噢。”

    易臻慢条斯理收拾材料,关仪器。

    夏琋背好包,穿过一排座椅,目不斜视往教室门口走,到门边时,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又折了回来。

    她不急不慢走向易臻,最终停在讲台边,望向他,脆着声叫他:“易老师——”

    易臻侧眼,只见女人稍稍扬起了下巴,唇角上挑,梨涡里隐匿着狐狸一般的狡黠。

    “没想到你不光在别的地方表现棒,课堂上也很不错呢。”

    夏琋目不转睛看他,眼神暧昧而火辣,像一把羽毛,挠得人心痒难耐。

    此言一出,前排还在相互推挤着让谁去要夏琋联系方式的男生,一时间集体缄默。

    易臻目光渐沉,欲要说些什么。

    而夏琋已经翩然转身,马尾辫跳跃,和寻常女生无异般,蹦跶出教室。

    **

    外面走廊上,夏琋只觉空气宜人,每个细胞都在喧嚣和狂喜。

    只可惜这份宜人并没有维持多久,一个靠墙而立的小女生突然拦住了她去路。

    夏琋疑惑驻足。

    眼前的女孩,顿时手足无措,两颊晕得通红,像在激动。接着,她问:

    “你是那个网红夏琋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