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夏琋几乎一夜未眠,偶有睡过去也马上惊醒。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摸手机,看看易臻有没有回复她。

    没有,对话框里仍旧只有她那两段可怜巴巴的消息。

    易臻用最简单粗暴直接有效的方式告诉她,他真的不好惹();。

    昨天明明显示了“对方正在输入……”,为什么等了几个小时,他都一声不吭。

    夏琋盯着妆镜里黑眼圈快掉到嘴角的自己,疲惫不已。

    易臻绝逼故意的,她还这样痴痴地等实在是太傻了。

    夏琋决定去补会觉,下午再去探望灰崽和视察仓库。

    **

    接下来的几天,夏琋消停了不少。

    毕竟有把柄在易臻手上,她不敢再贸然行动,哪怕去动物医院看灰崽,也暗搓搓避着易臻。

    而且她刷微博的次数也比以往多了起来,生怕哪天有个不注意,自己就因为“欺骗粉丝”的恶名被挂在热搜上遭网民鞭打。

    有的网红,极少露脸,每天绞尽脑汁做良心推荐,抽奖也很大方,就因为外人口中一句不知是真是假的“xxxx私底下说粉丝都是蝗虫”的传言,从此被黑得像是永远没办法从矿井里爬出来一样。

    所以夏琋很担心,她靠这行吃饭,这么把聚宝盆砸了,岂不是损失很大?

    好在后面几天,微博都风平浪静。夏琋窜动不安的心,才逐渐安定下来。

    相安无事过完一周,夏琋接到护士通知,说灰崽要拆线了,也就意味她要把灰崽抱回家伺候了。

    夏琋提上猫包,提前上微信通知俞悦:

    shahi宝宝:灰崽今天拆线,拆完正式出院。

    子非鱼:太好了,你结账吧,费用我过会直接从微信转你。

    shahi宝宝:哦。

    子非鱼:怎么有气无力的?还在为易臻的事烦心?

    shahi宝宝:对啊……这几天过得提心吊胆。

    子非鱼:放心吧,男人没那么嘴碎,你这几天不是安分了很多吗?

    shahi宝宝:唉,一想到有个把柄在他手上,我浑身就像爬满了蚂蚁一样难受。

    子非鱼:这事难道不是你的错?你说你上课就上课,结束后又对他发个回旋炮干嘛?

    shahi宝宝:我哪知道后来会碰到粉丝……他都不回我微信,他怎么那么沉得住气啊。

    子非鱼:不是沉得住气,是有恃无恐。

    shahi宝宝:真的?

    子非鱼:对啊,揪住你要害,就是不给个痛快,让你生不如死饱受煎熬,你说你这两天是不是这样?

    shahi宝宝:对!对!闷不做声最恐怖,其实我很想探探他反应……

    夏琋指尖一顿,继续敲击键盘:

    shahi宝宝:要不趁着今天拆线,我借感谢之由请易臻吃顿饭,假装谢谢他治好灰崽,然后看看他到底是懒得往外说,还是另有玄机。

    子非鱼:你先能约到饭再说吧。

    shahi宝宝:==是哦。

    子非鱼:易臻太难搞,这事结束后,你就别去招惹他了();。

    shahi宝宝:不行,如果从此放弃易臻,这将成为我撩男史上的污点。

    子非鱼:我怕你再不收手,这将成为你撩男史上的终点。

    shahi宝宝:你又他妈给我乱立flag!

    子非鱼:好好好,我不说了,你先去约饭,如果没有意外状况,我还有三天就回去,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shahi宝宝:没事,客气什么!

    ……

    夏琋今天穿的异常朴素,白色t恤铅笔裤,饶是如此,她走进专家门诊的时候,还是收获了不少异性的目光。

    护士小彤第一个瞧见了她,笑着招呼:“夏小姐,你过来啦。”

    “嗯,我来接灰崽。”她把猫包放到一旁操作台上,回头找易臻,后者正专心致志地给一只绿皮鹦鹉做口腔检查。

    鸟都会看?

    厉害厉害。

    夏琋在心里小小地鼓了下掌。

    见夏琋视线始终黏在自家院长身上,小彤很心领神会地去叫易臻:“易院,灰崽今天拆线,夏小姐过来接她了。”

    易臻抬头,淡淡望过来:“等会。”

    哦,夏琋撇了下嘴。

    过去约莫十分钟,易臻吩咐小彤去把灰崽抱过来。

    自己则绕到后面橱柜,取出一托盘的医疗器械,消毒,而后走到夏琋旁边停下。

    夏琋稍稍侧头,瞄了他两眼,小声问:“易医生,你中午几点下班?”

    “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我朋友想让我请你吃顿饭,替她谢谢你这段时间对灰崽的照顾。”夏琋火速亮出俞悦这块挡箭牌。

    “免了。”易臻毫不留情拒绝。

    小护士把灰崽抱过来,平放到操作台上按住,腹部朝上。

    之前大脸猫总趴在笼子里,直至今日夏琋才看清楚她肚子上的伤口,确实长得很好。

    易臻俯身,用酒精棉擦拭了一圈伤口,而后握起止血钳,利落地挑线,最后才用组织剪夹断。他动作流利得一塌糊涂,四个缝合处极快得到解放。

    “好了,”易臻把器械丢回托盘:“这几天的费用单据在楼下服务台取。”

    话落就转头往办公桌走。

    夏琋赶紧把灰崽塞回小护士怀里,跟上去。

    她这回直接不称呼他“易医生”了,只说:“易臻,我有话和你说。”

    “没空。”

    “我等你到下班。”夏琋也被他的冷淡激起了全身的执拗。

    易臻都懒得扫她一眼:“那你等吧。”

    怀抱灰崽的小护士在一旁偷偷看他俩,神情变幻莫测:

    为什么夏小姐和易院的对话听起来很像……一对在冷战的小情侣?

    见夏琋回来了,小彤匆忙收起脑洞,把灰崽还到她手中();。

    **

    夏琋交完医药费,果真一直待到易臻下班,她把手机上十几个游戏来回交替玩,才不至于让苦等的时间太过漫长和难熬。

    夏琋眼观八方,耳听六路,生怕一个不注意就让易臻跑了。

    十一点半左右,易臻脱掉白大褂,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

    夏琋起身,提起猫包,跑门边翘首以盼。

    易臻和护士、实习生们客气地道别,往这边走过来。

    “咳,”夏琋清了下喉咙,启唇挡住易臻去路:“易医生,现在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聊一会。”

    易臻索性停步,好整以暇:“说吧。”

    夏琋诧然,随即还是盈盈一笑:“那能不能去外面说?”

    “行。”易臻颔首。

    农大附属动物医院位处市中心,一出门便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你饿不饿,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港式茶餐厅。”夏琋走在易臻身侧,继续不死心地提出约饭邀请。

    易臻平视前方:“吃人嘴软,你有事直接说吧。”

    “好……吧……”夏琋的语气像拔丝一样拖拉:“我前几天在微信上和你说的那些话,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

    “……”那你为什么不回啊!掀桌!算了,手边没有桌。

    “哈哈,是吗,”夏琋不自在地盯鞋尖:“其实我想解释的话都在里面。那天下课,真的就是个恶作剧。”

    易臻陡然顿步,夏琋也忙跟着停下,再抬眼,就见易臻眼光凌冽,像是在审查她。

    她根本不敢和他对视。

    几秒后,易臻启唇:“夏小姐,你当众诋毁别人的时候都没有一点心理负担,怎么这会这么担心别人说实话?”

    他言语里有不加掩饰的讥讽,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打算隐藏。

    夏琋轻声嘀咕:“别的地方棒就是诋毁……难道别的地方完全不行……”

    易臻:“什么?”

    夏琋清喉咙,五根指头在猫包把手上紧了又紧:“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谎言也有善恶意之分啊。”

    闻言,易臻挑唇:“就算真是这样,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义务替你圆谎。”

    什么意思?

    又在威胁我吗?夏琋心中警铃大作,易臻你这个老婊砸。

    她安静片刻,闷闷回:“可你这几天也一直没说出去啊。”

    呵,易臻哂笑。

    笑几把笑啊!夏琋快读不懂他的反应了,她得想个方法,把这件事捅回易臻肚子里,让它永远、永远不见天日();。

    夏琋闭了闭眼,英勇赴义:“你说,想要什么条件,你才能守口如瓶。”

    “这样?”易臻轻轻挑眉。

    “嗯!”夏琋应得铿锵而坚定:“只要我力所能及的都行。”

    “我考虑下。”

    天呐——还要想一想?指不定要怎么整她呢。

    夏琋顿时心如死灰。

    “晚上给你答复。”

    分道扬镳前,易臻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

    当晚回到家,夏琋一直捧着手机,目光涣散,坐等阎王爷的宣判,看看她将要承受怎样的严刑拷打。

    八点多的时候,屏幕上闪过一条微信提醒。

    夏琋点开,是易阎王发来的。

    他不知所谓地分享过来一条网页链接,是一个名为“guardian流浪动物之家”的官网首页。

    he:你先看下资料。

    流浪动物?难道要她捐款?

    好说好说,能用钱解决的事那都不叫事。

    夏琋点开网址,首页是很简洁干脆的机构介绍:「guardian流浪动物之家是由宁市义工们自发组织成立的民间救助组织,无政府支持,所有资金来源均由义工和社会各界爱心人士资助。本机构成立于2012年9月,迄今为止已救助收养流浪猫狗千余只,成功送出领养……」

    下面还配了一些很有爱的猫狗图片和工作人员合影。

    夏琋匆匆看完,切回微信,问易臻:这是你开的吗?需要我做些什么呢?

    he:对,目前是我负责。

    shahi宝宝:[可怜]小猫小狗都好可怜喔,我可以每个月都给它们买粮捐钱。

    he:不用,机构的日常花销暂时没压力。

    好了,知道你有钱有闲又有爱心了。

    夏琋翻了个生动的白眼,回复:那是?[可怜]

    he:人手不够。

    夏琋有了一丝丝不好的预感……

    果然,易臻接下来的话完全验证了她作为女人的第六感的准确性。

    he:我需要你接下来每天去guardian做义工,不占用你太多时间,两个小时就行。我正好每天都会抽空去那看看,顺便和门卫检查你的考勤情况。

    he:官网首页有地址。

    he:这就是条件,其余免谈。

    ……

    …………

    ………………

    夏琋直挺挺瘫倒在沙发上,啊,我选择死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