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光鲜宅女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林岳犹豫片刻,还是乖乖带夏琋去了林思博那。

    他住在宁市一院的vip病房,整个房间陈设齐全,通明体面,窗外是森森竹林和嶙峋山石,一派非富即贵才能享用到的奢华();。

    有年轻护士在给他换吊瓶,见林岳进来,礼貌地道了声:“林总好。”

    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余亲友,病房里就林思博一人。窗边有花束和礼物,也许有人刚来探望过他才走。

    林思博躺在病床上,被大面积的白色被子盖着,夏琋几乎看不见他的脸。

    林岳上前几步,倾身和林思博说话:“思博,思博,在睡吗?”

    夏琋没有再靠近,在床尾等着。

    床上人被林岳唤醒了,模糊不清地叫了声“哥……”,宛如梦呓。

    林岳叹了声气,拧眉道:“有人来看你了。”

    林思博问:“谁……”他听上去很虚弱。

    “老夏,夏琋。”林岳如实答。

    听见这个名字,床上人静了几秒,回:“扶我起来。”

    这一次,他语气清晰有力了几分。

    林岳挥手招来护士,“扶一下,扶一下,我不敢动他,怕又伤到哪。”

    护士闻言赶忙过来,小心翼翼将林思博搀坐起来,此刻夏琋才看清了他,也完全意义上地知悉了,易臻到底揍得有多狠。

    他额头扎着绷带,整张脸青肿得极其厉害,几乎看不出原貌,一身浅淡宽松的病号服也让他看起来颓唐到极处。

    一些生理心理上的不适感在夏琋身体里翻涌,本想维持好冷面美人复仇公主角色的她,逐渐嫌恶地蹙起了眉心。

    林思博望向夏琋,似乎对她的神色变化了然于心,他笑了一下,这笑里糅着太多意味,夏琋也无从得知。

    只有他一口白得耀目的牙齿,在提醒她,他真的就是林思博,那个总是像日光一样舒服温软的林弟弟。

    四目相望,满室沉寂。

    林岳有点尴尬,建议道:“要不你们单独聊一下?我出去。”

    “嗯,”林思博同意了,同时还望向护士:“你也出去,我没按呼叫器不要进来。”

    可能负伤和疼痛的缘故,他连嗓音都变得很干涩,很陌生。他整个人都格外陌生。

    “好好,我们走远点,你们好好聊,别动气,听见没有?”林岳答应了,嘱咐了几句,和护士前脚后脚出了门。

    病房里就剩夏琋和林思博。林看着她,没出声。

    也是这个当口,夏琋突然能理解易臻看似不理智的举动了,因为她的拳头也开始泛痒。

    她先发制人:“说吧,为什么要这样。”

    一出声,她才发觉自己话里已经有抑制不住的颤音。

    林思博低哼一声:“很难理解?”

    “我在问你。”夏琋面无表情回,空气强硬,像石子往人耳膜上撞。

    林思博又笑了,随意道:“我跟一个朋友打赌,三个月内玩掉国内26个英文字母开头的网红,骗上床就算成功,郑佳琪你认识吗,她是第一个,你么,你是s,结果到你这就断了,我打的赌也输了,我真的很不痛快,就看不惯你装,想让你趁早消失();。”

    他一字一句,风轻云淡地说着,却是在给夏琋添柴加火,她胸口有一只高压锅,随时快爆开了。

    “就因为这个?”

    “没错啊,”林思博一脸可笑:“还想要什么理由,爱你爱得太深?得不到就毁了?你在演电影啊。”

    “我没这样认为过,”夏琋压制着胸口的起伏:“但你不应该这么做。”

    “我怎么做,是我的意愿,”林思博靠着枕头,目不转睛看她:“夏琋,你还没看出来吧,我们就是一类人。你爱玩男人,我爱玩女人,为什么不肯跟我好好配合非得整些事情出来呢。你和以前那些女的,不都是一路货色吗,装什么啊,还是说你以为我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夏琋轻笑了一下,不置可否。

    林思博也跟着笑了,连讽带刺:“那么信我,为什么还跟我玩花样,你玩什么我会看不出来?你们这类女人,仗着那些自以为是的小聪明,以为能把男人耍的团团转?你现在那男朋友,不也是你玩手段吊来的,那么看不起人,我倒想看看,你都臭成这样了,他能装到什么时候?”

    夏琋后槽牙发紧。

    林思博注视着她的眼光,愈发渺远:“下贱东西,把自己包装得再高雅,本质上还是个下贱东西,”

    他停顿片刻,懒洋洋地指了指自己脸:“你男人为了你,把我打成这样,你扪心自问,你配吗?你这种贱货,根本不配男人用心对你。”

    夏琋四肢百骸都灼烧了起来,她上前两步,扬手就扇在了林思博脸上!

    啪!

    夏琋呼吸急促,掌心发疼,如同擦过的火石一般,迅速烫起来。

    只有他们两个才知道,这一下有多气,有多疼,有多厌恨。

    林思博的脸,被打得偏向一边,许久没有再动。

    夏琋额角青筋都眦了出来:“林思博,谁和你一样了?玩男人?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花你一分钱了?欠你一笔账了?因为谁拒绝我就这样没有底线地伤害他了?”

    “多大仇啊,要这样对付我?”

    “你真该看看自己现在变成什么样,我不配别人对我用心?”

    她的脸涨红了个透:“呵!你就配?就你这种烂人,也就被女人玩玩的命,玩腻了被丢掉也是活该!”

    夏琋的最后一句话,仿佛撕裂了林思博的最后一根神经,他刚才强撑着的所有玩世不恭、目中无人,顷刻间尽数崩塌,脖子软了,整个人垮了下去,侧着陷在枕头里,喃喃自语:“是,活该……被丢掉也是活该……是我活该……”

    他双手捂脸,涕泪横流,腕上的绷带很快湿透。

    意识到泪水根本无法休止,林思博抱住脑袋,如同被扔进了岩浆,整个人蜷作一团,痛不欲生。

    他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夏琋措手不及,有点慌神。她站在原处,平复了几秒,才冷声说:“别跟我装。”

    林思博一言不发,依然像被噩魇附体一般,嚎啕大哭,哀伤欲绝。

    夏琋敛目端察,发现他的不对劲真不像是装出来的,怀疑与他伤势有关,担心他伤情有恶化会影响到易臻,她赶忙问:“怎么了();!身上疼得厉害?”

    林思博背对她,在抽泣:“对不起,夏琋,对不起……”泪水把他脸上的肿胀灼得更疼了,他不断重复着:“对不起……”

    “说对不起有用吗?”

    “谢谢你……”他又没缘由地说着一些夏琋无法理解的话:“谢谢你打了我。”

    “你应得的。”

    “是我应得的。”

    “……”

    “她就没下得了手,我就一直在等,等这一巴掌,假如她那时候打下来,我马上就能醒了,也不会成了现在这样……”林思博泣不成声,左右打滚,好像浑身血肉都被人撕开了一样疼。

    夏琋停在那,无言以对,她模糊猜到了一段她未曾知晓的旧日□□和浩瀚时光。

    许久,她问:“要帮你叫人吗?”

    “不用,”林思博哭声渐止,拒绝了她的提议:“你能坐一会吗?”

    “是不是还要再准备一桌菜两杯茶?”夏琋不作思索讥讽道。

    “我想和你说说话,”林思博恳求她:“好吗,求你了,可以么。”

    她的语气像刚磨好的刀刃,又冷又利:“要我听你什么多可怜缺爱不公残酷的过去吗,这样你就无辜了?别人受到的重创从此也可以被体谅?”

    “我只是想找个人说,说出来。”林思博仍是背对着她,声音闷得像叶底的风,仿佛回到了西餐厅里,夏琋和他彻底断绝来往的中午,他也是这样无能为力的语气。

    不待夏琋回答,林思博已经陷入了回忆,也许真的太多年无处倾诉,那些旧时光就如同涨满河槽的洪水,一旦崩开了闸口,便势不可挡地向夏琋漫过来,以至于也将她一并淹没。

    **

    无疑是一段难以启齿的年少孽缘。

    作为父母双忙,自小缺爱的富二代,林思博在保姆无微不至的照料下,逐渐从襁褓里站起身来,开始自己踢球玩耍,握笔写画。

    也是那时,出类拔萃的母亲接下家族重托,成了华冕宁市分公司的副总,而林思博也被带到了这里,打算在此处扎根,牢固家业。

    不多久,林思博进小学念书,母亲无暇顾及,生活起居均交给管家和菲佣,而日常接送和学业监督,则由另一个人负责。

    这个人,就是年龄大他几近一轮的顾玉柔。

    女人那时还年轻,有皎白的面容,和妙曼的躯体,也未当上总经理秘书,只是他妈妈的助理之一。

    她十分尽责,对林思博照看有加,但凡在他身边,都寸步不离,有求必应。

    她对他,大多宠溺,但也不乏严厉,亦师亦友,更像是位真正的母亲。

    林思博那些亲情之上的空缺,在她身上得到了充分的填补。与此同时,他对顾玉柔,也有了超乎想象的习惯和依赖。

    后来,林思博进入中学,同学们都骑上了鲜亮的山地车,在马路上青春洋溢、张扬追逐。

    虽偶有羡艳,但林思博还是更喜爱坐在顾玉柔车里,与她谈论一天见闻,那半个小时的独处时光();。

    他发现自己完全离不开顾玉柔。

    中学时,初通人事的叛逆期男孩子们,总是对一切常人禁讳的东西更加感兴趣。

    他们会分享一些隐晦的文字,让人血脉偾张的图片,甚至还有无意从长辈抽屉里翻出来的影碟。

    林思博人缘不错,也常参与其中,休息时,几个男生挤在一块偷看,再回去时,个个满脸通红。

    初三一天,林思博在家写数学题,他佯装不懂,让顾玉柔教了他半天。最后女人犯困,趴在他桌边,像是睡了。

    林思博握着笔,偷偷瞄她,视线滑过女人柔美的胸线,嶙峋的锁骨,脂玉一般的肌肤,最后定格在她润亮饱满的嘴唇上。

    他想起了在学校里看见的那些东西,大脑充血,心不在焉。

    鬼迷心窍一般,他悄无声息凑过去,亲了她一下。

    顾玉柔并没有睡着,只是闭目养神。

    她乍然睁开眼,大惊失色,眼底全是惶惑,脸也在一瞬间涨得通红。

    但她什么也没说,不气亦无怨。

    林思博知道,他的身份,让她不敢断然动怒。

    可这并不影响林思博的得意与痛快,他第一次觉得顾玉柔这么美。

    他突然一点也不记恨自己的妈妈了,是她把这样美的女人,送来了他身边。

    有些情愫一旦发生了更改,便是数年累月的延续,林思博开始对顾玉柔频频示好,男女间的示好,也有非常逾矩和越界的触摸、探索。女人并不设防,却也不给他任何回馈,她一成不变的情意与态度,只会让他愈加郁躁心痒。

    升入高中后,男孩子们都像吸饱了雨水的杨树一般疯长,林思博渐渐比陪伴自己数载的女人高出了一个头,她在他旁边,不再是需要仰望的女神,而是伸手可揽的小鸟依人。

    高二那年,林思博心里积攒的那些窸窣的、缤纷的蝴蝶翅膀,终于掀动了海啸,他借故给家里佣人都放了假,把顾玉柔领回了家。

    他急需向她证明自己已经是个男人,血气方刚。

    他把她压在柔软的大床上亲吻,同样的地方,她也曾在昏黄灯光下给他念着睡前故事。

    昔日缱绻,全做今朝意气;绕指柔肠,终抵不过百炼之钢。

    女人没有拒绝他,她和他赤.身裸.体,紧紧相贴。年少生涩,这一番也磕磕碰碰,不甚熟练,也是她指引着她,贯穿了自己。

    林思博胸中全是甜情蜜意,他不断吻她,和她说,再等等,等他高考完,就几年,他一定要娶她。

    顾玉柔在他怀里温温一笑,没有说话。

    一次过后,她又回到往日态度,他焦急不解,可又忙于学习,无心顾及,因为他想考上最好的大学,给她最好的生活,证明自己足够优秀,也想让她看见他除去家世之外的全部实力。

    高考结束,林思博拿到了一张相当不错的成绩单,他欢天喜地地去找顾玉柔,想给她看。

    一见到他,他都恨不得自己有尾巴,能摇给她。

    顾玉柔捏着成绩单,看了半晌,对他赞赏有加,而后,她走回房里,还给了他一张洁白的请帖();。

    “我要结婚了,”她一如既往笑着:“也希望你前程似锦。”

    -

    顾玉柔和一个普普通通的市政府公务员结了婚。

    相亲结识的,婚礼那天,是他们在一起刚满一年。

    父母都不太明白,为什么高考成绩非常可观的儿子,要整个暑假都把自己闭塞在卧室里,暗无天日地睡懒觉,打游戏,整个人如同一团负能量,对一日三餐都提不起兴趣。

    林思博难受得快疯了,他删掉了顾玉柔所有的联系方式,不想再待在这里,只想快点、再快一点地逃离。

    九月份,林思博没有去那间知名学府报道,选择留在家里考雅思,他想出国,真正地告别这里,父母也尊重了他的决定。

    去美帝的前一夜,他收拾好行李,终究忍无可忍,去见了一趟顾玉柔。

    那会是深夜,他悄悄拨打了她手机,他才发现他根本忘不掉这一串数字。关于她的一切,都像是烙在他心头的印记。

    顾玉柔接了他电话,并去小区外面见他。

    顾玉柔穿着睡衣,素面朝天,头发剪短了一些,好像有些老了,精神气色都不比以往,但她还是那么美,像落在人间的月光。

    林思博觉得,他只与她分开了两三个月,就好像几十年没见过她了,她有些陌生,可又那么熟悉。

    他想起了书里的句子,「我望着她,望了又望。一生一世,全心全意,我最爱的就是她,可以肯定,就像自己必死一样肯定,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我只望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林思博抱住了她,固执地想要亲她,只换来女人的反感与推拒,她小声呵责他:“你干什么啊,你烦不烦?我老公还在家!”

    你烦不烦。

    我老公还在家。

    林思博僵住了身体,缓慢地放开了她。

    他以为,她会永远对他柔情而耐心,可他错了,她也会开始厌弃他,对他发脾气。

    仿佛过去那么多次的唇齿相依,都是逢场作戏。

    “你以前对我那些,全是假的吗?”他这样质问她,一整个暑假,憋了一个暑假的忿忿难解,全都在此刻涌出了眼眶。

    顾玉柔看着他,眼睛也红了,没吭声。

    林思博拉扯她的双肩,挫败又愤恨,只想给自己要个说法:“你说话啊。”

    “你放开我。”

    “我不放!”

    “放开!”她语气陡厉。

    “顾玉柔,你他妈能好好回答一下我的问题吗?”

    女人脸色渐冷:“假的。”

    “我不信!”他目眦欲裂,开始摇晃他,连他都觉得自己太不大男人了,可他控制不住。

    “你放开。”顾玉柔的手,已经抬了起来,是防备的姿态,随时可能给他一巴掌,而她以前总把他搂在怀里。

    “你打我吧();!求你了,打我吧,把我打醒……”林思博脸上全是眼泪,声嘶力竭。

    ……

    讲到这里,林思博变得如同那晚一样,恸哭不止,如同有人把他的心挖了走:

    “你知道吗,你就跟她一样,我小时候用零花钱送她东西,她欣然接受,但转眼就回我一个礼物,她从来不想欠我,一直变相推辞我的好意。我知道,可她和我在一起,偏偏要装出开心的样子,连那种对付小孩的纵容都一样,她以为,没有物质瓜葛,这样就不欠我了吗?人的感情就那么好欺骗吗?就因为我愿意走进去,我就活该被骗?”

    “……”夏琋无言。

    -

    是她的留情,还让他心存遗恋。

    后来,林思博出了国,他开始参与留学生富二代的圈子,大手大脚,灯红酒绿,热衷于玩女人。

    他觉得以前的自己太过单纯,在成人的世界浸淫几年,他懂的东西多了,再回头看时,他明白了那个女人的虚荣心,她的欲拒还迎、欲擒故纵,她因为事业和工作,施放在他身上的全部利用。

    他的心里,有了一种无比强烈的屈辱感。

    念完研究生回国,林思博重归故土,再次见到那个念念不忘的身影,失手之爱空余遗恨,他只想报复。

    他深知顾玉柔忌惮他的身份,以及他们过去那些深藏的不堪秘密,如今她身居高职,家庭美满,更是不敢再得罪他一分一毫。

    所以林思博每一次玩女人,都交给顾玉柔去安排,还要她在一旁看着。

    即便她内心不情不愿,也只能像年少时一样,把一切都办得妥当有序,令他放心。

    而他也顺利羞辱了她,并以此获得快慰与平衡。

    **

    听到这里,夏琋联想到易臻邮箱里那些几乎翻不到尾的开房记录和聊天讯息,只觉得毛骨悚然。

    她敛了敛神,问林思博:“所以,你这次报复我,就因为我让你想到她?”

    林思博哭得面目狰狞:“我已经分不清了,都是在我以为,我快要得到的时候,你们就翻脸一脚把我踢开,去了别的男人怀里。我真的分不清,是在报复你,还是报复她。如果她被抖出去,她也要坐牢,一起下地狱吧,夏琋,为什么你们女人要这样呢,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把我害成这样……”

    林思博的精神完全崩溃,不断流泪,不断对着空气控诉,他知道他没办法对任何人喊出来。

    ……

    **

    从病房出来后,夏琋和一个女人迎面碰上。

    她拎着一只饭盒,五官生得颇为秀美,只是岁月已经在她的眼角唇畔,绣下了痕迹。

    见到夏琋的一瞬,她眼底闪过许多慌乱、错愕,随后还是调整好面部表情,擦肩而过。

    “顾秘书。”夏琋回头,叫住了她。

    女人步伐一顿,稍刻还是回头。

    夏琋盯着她问:“那个女人,也是你帮他找的吗?”

    女人噤声,须臾后才颔首坦白:“是我();。”

    “呵,”夏琋一声哂笑:“你对他也用了心啊。”

    随后就挎上包,信步蹁跹,消失在走廊深处。

    **

    晚上,夏琋回到自家楼里,叩了几下502的大门。

    里面人很快开了门,他已经换上一身家居服,清爽又闲散。

    “我回来啦——”夏琋与他打招呼,声音是这两天从所未有的轻快。她拎起鞋架上的拖鞋,弯身去换。

    换完了一只脚,夏琋顿在原处,能感觉到男人还站在她身边,目光停在她头顶,她深吸了一口气,平静道:

    “就按林岳给的方案处理吧。”

    “好。”

    易臻不作迟疑答应了。

    “你不奇怪吗?”夏琋趿上另一只拖鞋,昂起脑袋,与易臻面对面。

    “奇怪什么?”

    “我突然改口。”

    “你是受害者,一切以你为大。至于我,妇唱夫随,尊重你的一切意见。”

    易臻轻描淡写答着,其实他在心里早已备好后招,如果林家不愿遂了夏琋意思出面道歉,他会委托宗池把林思博的一切乱来玩女人拍艳.照、污秽不堪的记录曝光出去。

    那里面的资料,也包含了他和那个相像女人的开房记录,完全可以为夏琋洗清一切。

    此外就是,夏琋接下来两天又将有一番折腾,此举还能帮她引流走大量网民的视线和矛头,避免她遭受更多的攻击。

    不过,她现在不想要了,那就罢了,一切照常,只要她能承受。

    他知道,在大事上,夏琋绝非没脑子的类型,现下的决定,定然也经过利害权衡深思熟虑。

    夏琋听了他的话,语塞几秒,想笑,但那种落泪的*又变得极其强烈。

    她上前两步,直接伸手抱住了他,抱得很紧,脸就贴在他胸口,一点儿也不想离开。

    易臻也抬臂,拥住了她。

    夏琋眼眶发热,小声嘟囔:“谢谢你。”

    “嗯。”他淡淡应下。

    “真的特别谢谢你。”她继续,在呜咽。

    “知道了,接受你的致谢。”他顺手把她环得更紧,唇角也挽起了笑意。

    “真的真的特别谢谢你。”

    “……”还没完没了了……

    「老驴,你一定不知道,我对俞悦所说的,你是我撩汉史的终点,那句话,

    一直耿耿于怀,认为自己打了一场非常不好看的败仗,

    但从林思博病房出来的那一刻,我比以往的每一秒都发觉,也更加确认,

    能与你相识,能与你相爱,没有再比这个更幸运、也更令我感激的事情了,真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