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夏琋打算垂死挣扎一下。

    shahi宝宝:我脚上伤还没好[可怜]

    he:你今天走路很利索。

    shahi宝宝:朋友还没回来,我要照看灰崽的[可怜]万一她舔伤口发炎怎么办?

    he:有头罩。

    he:你不在家她还能有两个小时的清净。

    夏琋:……

    吸气——呼气——夏琋握拳又松开,谁让自己落人口舌了呢,她终究还是恹恹敲字:我知道了,明天就去。

    易臻没再回她。

    夏琋侧了个身,捞起地上的灰崽,把它抱在身上脸贴脸嘤嘤假哭:“大面,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灰崽死鱼眼,一脸“这女人好烦”的表情。

    **

    第二天,夏琋穿得花枝招展,去流浪动物之家报道。

    设置好导航,她开着车一路飙到目的地。

    夏琋在大铁门前刹停,下车前,她提前换上了高跟鞋,

    换鞋的目的不为其他,很多研究表明,高跟鞋对男性更有性.吸引力。

    她即将长期驻扎此地,忍辱负重,苦不堪言,所以要打扮得漂漂亮亮,提前和门卫大叔、义工小哥搞好关系,指不定以后就能浑水摸鱼,少干活多休息。

    没准还可以从易臻那儿蒙混过关呢。

    夏琋优雅地往岗亭走,岗亭的设计颇为别致,是一只立体的猫爪,大门和几个小窗组合成肉垫的模样。

    透过铁门远望,里面就是个小庄园,有草坪,有树干材质造型的爬架,也有安置猫猫狗狗的隔离间,俨然一个小动物的天堂。

    夏琋撩了下头发,悠悠然进去。

    门卫果然是个大腹便便的胖大叔,戴眼镜,有点秃。

    夏琋盈盈一笑,礼貌地开口:“叔叔,您好。”

    大叔转了下座椅,站起身问:“你好,你是过来领养的?”

    “……”夏琋静默一秒:“不是,易先生让我过来报道的。”

    “易臻易先生?”

    “对。”没错,就是这个贱人。

    “……”这回轮到大叔静默:“你是夏小姐?”

    “是啊,我就是夏琋();。”

    “就是你要过来做义工么,你这身……”门卫大叔开始用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她,欲言又止。

    夏琋不自然地抹了抹身上这件齐逼小短裙裙摆,小小声嘟囔:“我以为今天就是来看看。”

    她眉眼低垂,含嗔似怨。

    门卫大叔一愣,随即点头,递过来一本义工签到本:“喔……这样,你等会。先在这签个名,我让里面管理过来接你,你和她去参观下,熟悉熟悉。”

    “好。”

    门卫大叔接通内线,和那边说明情况。

    夏琋拿笔弯腰,龙飞凤舞签上自己大名,她努力侧耳倾听电话里的对话,怎么听着……是个女人声音?

    几分钟后,夏琋见到了大叔口中所谓的“管理”,她悬着的心立马掉下来,脑子里狂刷捶桌笑表情包。

    走侧门进来的,是个年轻女孩儿,发型很像当年红爆网络的日本“表情女帝”。她圆圆脸,圆圆眼,个头不算高,看上去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

    就这个管理?

    真不是园区吉祥物?

    夏琋轻蔑吭气,但表面还是殷切地凑上去,与她打招呼:“管理,你好,我就是要来做义工的夏琋。”

    管理看她一眼,当即皱了下眉毛,而后以一种“完全受不了”的神色吹刘海,与夏琋握手:“你好,吴莹聪。”

    夏琋忙从手提袋里取出一盒richart巧克力,递给吴莹聪:“吴小姐,给你带了一点小礼物,以后还要麻烦你带着我一些。”

    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英雄难过美人关,女人无非鲜花和糖果。

    没料到吴莹聪马上把精致的白盒子推回来,回得很是干脆粗暴:“不用了,我没什么能照顾到你的地方,大家过来都是照顾猫狗的,就这么简单。”

    “对,你说的没错。”夏琋在心里嘎嘣嘎嘣咬牙。

    “走吧,我带你去熟悉一下。”

    “好。”夏琋深吸一口气,跟上吴管理的步伐。

    **

    参观过程中,夏琋愈发觉得这个动物之家建设得相当可爱,细节处皆是心意。

    比方说猫区的指路牌是鱼刺样式,而犬区则是骨头。

    又比方说猫咪的玩闹区坠着不少编织球和羽毛串,窗台的凹槽长着满满一大片麦草。

    狗狗玩耍的地方么,四个角落都安置着大型磨牙板,以及一些耐咬球、发声玩具。

    包括迎面而来点头示意的工作人员,都穿着统一的明黄色工作服,胸口图案是一猫一狗挤在一起wink的俏皮脸。

    停在犬类休息区前,夏琋禁不住感叹:“这里比我想象的整洁干净多了。”

    “不弄好一点怎么对得起别人的心意。”话落,吴莹聪绕去旁边一间小木屋。

    夏琋跟着进去,只见娇小的吴管理轻而易举就拎起一大袋半人高的狗粮,挨个倒满桌上的不锈钢盆,动作可谓是炉火纯青();。

    夏琋目瞪口呆.jpg

    “过会要进去给他们喂食。”吴莹聪顺手递给夏琋一只满满当当的食盆。

    “好。”夏琋点头。

    吴莹聪偏头,又扫了她两眼,迟疑着开口:“你要不要,换件衣服?系个围裙也好。”

    “不用了,就喂狗而已啦。”夏琋连连摆手。

    吴莹聪疲惫而无奈地揉了揉眼角:“行吧。”

    等了会,陆续有喂食的工作人员过来。吴莹聪领着夏琋,一一给他们分发食盆,彼此打个照面熟悉一下。

    夏琋迅速锁定几个看起来比较面善的小哥,默念他们的名字,以便快速记下。

    完成准备工作,吴莹聪抬臂,看了眼腕表:“十一点了,gogogo。”

    所有义工轻车熟路往犬类休息区走,夏琋蹬着高跟鞋,也不甘落后。

    打开门,不可避免的,还是有异味扑面而来。

    夏琋掩了下鼻子,再扬眸时,已被眼前情景惊呆。

    好多狗,全是狗,大型犬,小型犬,有品种狗,也有土生土长的,总之,满目全是狗狗狗狗狗狗……

    它们见人来了,争先恐后扒住栏杆,从缝隙里把脑袋瓜子卡出来,哼哼唧唧,上蹿下跳,兴奋得恨不得上天。

    真的好多只,夏琋的汗毛集体倒竖。

    吴莹聪指着最右边一个区域:“夏小姐,你去十号喂。”

    她在面前的栅栏门做示范:“这个插销一抬就可以开门进去,朝外拉,进去后再关……”

    接着她还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

    夏琋跳皮筋一样惊恐地避着那些在自己脚面蹭来舔去的狗头和舌头,压根没听清吴管理到底说了些什么。

    到底不放心新人,虽说劳动力不足,但吴莹聪还是吩咐一个寸头小哥:“秦远,你陪她去十号喂。”

    “没问题。”

    夏琋这才稍微放下心,寸步不离跟上小哥,走去十号片区,看着他开门,再一个个把试图挤出来的流浪犬吆喝进去。

    狗狗们也很听话,基本上小哥眼一蹬眉一横,就老老实实摇着尾巴蹦跳回原位去。

    见到生人,它们也不害怕,一个个冲向夏琋,在她身边绕圈,友好扑腿,热烈欢迎,谁给饭吃谁就是亲爹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夏琋紧闭双眼,无声尖叫,妈妈妈妈,救我!

    她死死稳着盆,攀紧栏杆,浑身绷得像箭弦,一步都不敢动,只觉得一大堆毛绒绒的鬼东西在自己小腿边上磨蹭,渗得慌。

    “夏小姐?”寸头小哥困惑地望向她。

    夏琋深呼吸,睁开眼,视死如归地端住食盆往里走,还没迈出去两步,又跳回原处。

    她害怕……

    小哥以为她只是初来不适应不熟悉,伸手招呼来一只大金毛,笑眯眯看向夏琋:“元宝,元宝,去跟那个姐姐玩();。”

    金毛猛扑过去,夏琋一个踉跄,直接跌坐在地上。

    手里的狗粮,顷刻间,撒了一身一地。

    十来只狗跟磕了药似的冲过去,扒拉到夏琋身边,冲着她又舔又爬,争抢满地的食物。

    “啊啊啊啊啊别舔脸啊!我的粉底啊!唇膏!”

    “喂——不要扯我丝袜啊!”

    “你们这群狗……全是色狼吧——”

    “我身上没有可以吃的地方!我身上也没有糖好吗——”

    “……”

    女人的尖叫一刻不停,在其他几个区域喂狗的志愿者,全都闻声望过去。

    他们没有立即上前阻止,长年累月饲养的爱犬,什么品性,他们都很清楚。

    寸头小哥讶异地看着被狗团团围住的狼狈女人,一时间有些发愣,又有些失笑。

    收到吴管理的眼神指示后,他赶紧溜过去,扶起了夏琋,她眼圈发红,脸上的妆早已被蹭花。

    吴莹聪长久地凝视那儿,也忍不住嘴角轻扬。

    **

    提早下班后,易臻照常驱车来到郊区的流浪动物之家。

    门卫看见易臻的车,赶紧出来迎接。

    “易先生,”见他下车,他远远地就叫住他:“你过来啦。”

    “老陈。”易臻抿唇。

    门卫大叔领着他往传达室走:“今天你女朋友过来了,就是走得时候不太高兴。”

    “……”易臻否认:“不是我女友。”

    “哈哈,夏小姐不是你女友啊,”老陈失笑:“你特意交代我看着点,又长那么漂亮,我还以为呢!真是,过来了一趟跟玩儿一样,娇气得不得了。”

    易臻视线扫过桌边的签名簿,找到夏琋潦草的笔迹后,他问:“她什么时候过来的?”

    “上午十点多钟,我让莹聪带着她了。”

    “嗯。”

    “那小姑娘当真来当义工的?”老陈难以置信:“莹聪说她什么都不会,不像喜欢猫猫狗狗的样子,不晓得你把她弄过来干嘛。”

    “是啊,”易臻不作解释,只是颔首:“她明天还会过来。”

    老陈却不以为然,坐到桌前,凑近显示器调出一段监控:“易先生,你来看看,我估计她不会再想过来了。”

    易臻走近,单手撑桌,上身微倾。

    屏幕里的黑白影像,是夏琋被众狗包围的场景。

    过了会,她被别人拉起来,好半天都呆滞地站在原处,一动不动,灰头土脸,一脸生无可恋。

    易臻想笑,握拳到嘴边,轻咳了一下。

    他强敛住笑意,笃定回道:“她会再来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