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夏琋回到家,抹了五遍沐浴露,两次磨砂膏,才感觉遍布自己神圣*的狗臊味稍微褪去了一点,她换上丝绸睡衣,拖着疲惫的身子摊倒在电脑椅上。

    黑色两小时,地狱两小时,万劫不复的两小时,仿佛耗尽了她一生的能量。

    夏琋心力交瘁,连游戏都不想开了。

    她扒起手机,刷朋友圈,屏幕上,同行们正在世界各地吃喝玩乐、活色生香,只有她……

    生不如死!

    惨不忍睹!

    唉……

    夏琋仰回椅背,发朋友圈:「妈妈,地球好可怕,我想回火星tat」

    一瞬间,几个“好姐妹”关切秒回:怎么了琋琋、小夏出什么事了、夏夏你还好吧……

    夏琋切了一声,平时她艳光四射的照片下面,也没见这帮小贱人如此热忱啊。

    食指敲敲屏幕,统一回复:没事,就是路遇恶犬了/微笑

    结果母上大人根本没关注她那条解释的评论,只说:火星不适合人类居住。

    夏琋无语,一看就是亲妈。

    shahi宝宝回复母上大人:妈!我遇到疯狗了诶!你怎么都不关心关心我的伤势!

    母上大人回复shahi宝宝:还能发朋友圈,肯定好好的。

    知女莫若母。

    夏琋服气地嘟嘴,想去好友列表找妈妈求安慰,但又怕她担心一直追着问,索性作罢();。

    她这个事,一时半会还真说不清。

    夏琋继续刷朋友圈,装可怜回复了几位男性友人。

    突地,她看到he竟然发布了首条朋友圈状态,没有文字,只有一张图。

    ——是之前曾在微博上流行过的、日本一只因拒绝被遛而走红的柴犬,紧跟着还出了「就是赖着拉不走」系列图片,起名为「柴犬,喜欢一场说不走就不走的旅行」。

    易臻使用的配图是最经典那张,黄色的阿柴极其抗拒不听话,为了挣脱牵引绳,它的脸憋得像大饼一样。

    ????

    他什么意思?

    在变相嘲讽她是那只可笑的柴犬吗?

    夏琋气得连拍胸口,打开safari,上百度搜到与之相匹配的一个动漫少女拽黑色绳结的图片。

    这两张图被网民称为“有毒”的情侣头像,但夏琋是用来反击易臻的。

    我是人,你才是狗!

    懂?

    换完头像,化被动为主动,夏琋这才好过了点。

    可后来,he就再也没有消息。

    好像拳头打在棉花上,统统都是白费劲。

    夏琋把手机撂回桌上,疲倦地捏眉心,算了,这人估计就等着看她笑话呢,她越抗拒越容易出丑。

    明天再去动物之家,她一定要好好干活,打全园的脸,啪啪响炸烟花。

    **

    再杀去动物之家时,夏琋吸取经验教训,全副武装。

    一身黑色运动服,口罩,墨镜,丸子头。上衣拉链被她拉到最上面,几乎要遮住嘴巴,她步伐稳健,像个女特工一样闪进了传达室。

    门卫老陈:“……小姐你哪位?”

    夏琋摘掉墨镜和口罩,笑嘻嘻:“叔叔,我又来了。”

    老陈:“……夏小姐?”

    “没错,”夏琋低头找到水笔和签到薄,在今天的日期后草草写上大名:“昨天就来熟悉一下,今天真的要认真做事了。”

    老陈欣慰点头:“好好……”

    考虑到易先生对这位小姐“关爱有加”,老陈一如既往叫来吴莹聪,委托她带夏琋进去。

    沿途,夏琋愉快地向吴莹聪邀功:“吴管理,我今天这一身是不是好多了。”

    吴莹聪塌了下肩,回头瞟她一眼:“你是来喂猫喂狗还是来拍生化危机啊。”

    “……”

    “不过是比昨天好。”

    “对啊,”夏琋拿开口罩一边耳带:“我这个口罩还有香味,玫瑰的、薰衣草的都有,回头你喜欢的话我也给你带一打。”

    吴莹聪单手插兜:“有香味?”

    “嗯();。”

    “挺好。”

    十分钟后,夏琋领略了吴莹聪“挺好”两个字的真正含义。

    她带她来到猫厕区,一推开门,二三十盆猫砂,那无孔不入防不胜防令人作呕的气味啊,仿佛在提前体验世界末日。

    “这就是生化危机啊!”夏琋拉上门,回头难以置信地看吴莹聪。

    吴莹聪抿唇一笑,随手取下旁边架子上的一只粉色.猫砂铲:“你的口罩正好有用武之地了。”

    “吴管理,我还是新人……”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不行吗?

    “上周来的,一个林大的学生,他现在还在草场上清理狗屎,风吹日晒,要不然你去加入他的队伍?”

    夏琋:“那我还是留在这吧。”

    吴莹聪:“你今天就做这些。”

    什么叫「就做这些」?

    夏琋捏了捏拳。

    吴莹聪走之前,夏琋喊住她:“吴管理,是不是有人特别让你‘关照’我?”

    她把“关照”俩字咬得很重,反讽意味甚浓。

    吴莹聪停步:“我大概清楚你说的是谁,但他还没那么无聊。每一个来这里的人,我只希望他能做好每一件分内事。”

    **

    赴刑之前,夏琋先部署战略制定计划。

    按照她以往在泳池的闭气时长,一分多钟,应该可以铲完一整盆猫屎猫尿。

    此外就是辣眼睛,有墨镜的遮挡应该能缓解一些。

    搞定一盆就出去透会气的话,这里所有的猫厕,40—50分钟就可以完成。

    抓紧时间,剩下的一个多小时,她就可以快乐地摸鱼了。

    计算完毕,新上任的铲屎官·夏作深呼吸,戴回口罩,端着纸篓一鼓作气冲进门内,揭开第一只封闭猫厕的门,马上动作迅捷地往篓子里狂刨,连猫砂都不抖抖,结束了就往外奔,倚到墙边大口喘气,仿佛刚从火海脱离,大难不死。

    在一旁小木屋冷眼看监控的吴管理:

    ………………………

    妈的智障。

    行动有素,夏琋果真在预估时间内完成任务,她掸掸衣服,到外面水池冲手。

    用洗手液连搓三遍,夏琋才心满意足,拐到旁边的猫咪休息区散步,没走几步,忽然听见了一连串奶声奶气的咪咪叫。

    猫区比狗区安静得多,气味也要淡得多。夏琋摘掉口罩,揣回兜里,循声去找。

    她的身边是大面积的落地玻璃,很多猫咪在里侧打滚,磨爪,团成球状深眠,或者纠缠在一起玩闹。它们干净优雅,无忧无虑,全然忘了自己曾经的那些颠沛流离,饥寒交迫。

    只是那股子猫粪的味道仿佛还萦绕在鼻端,夏琋不禁打了个寒颤,蹦远了几分。

    拐个弯,她看到了吴管理。而那个叫声,显然源于她手里的小奶猫();。

    她正在聚精会神喂着奶,猫很小,手里的奶瓶也是袖珍的。

    夏琋放轻步子,走过去,才发现吴莹聪身边还有个白色监护仓。

    刚刚这东西在视觉死角,她还没注意到,现在仔细一瞧,里面居然还有五只小奶猫,老鼠大小,都是纯白色,可能才出生两三天,毛发下面隐隐透出粉红的皮肤,有点恶心萌。

    “在喂奶呐?”夏琋开门见山问道。

    吴莹聪抬头,看见是她,小声答:“嗯。”

    夏琋蹲下身,凑近凝视她掌心的小喵崽。

    太好玩了,紧闭着眼,小粉嘴一刻不停地嘬着奶嘴,粉爪子时不时抖抖,粉鼻头不一会又抽抽,憨态可掬,愣是把夏琋给逗笑了。

    她问吴莹聪:“怎么是你喂?它们妈妈不下奶么?”

    吴莹聪叹息:“没有母猫,今天大清早,连箱子带小猫被人放在保安室外面,老陈推开门吓了一跳。后来查监控,那人还戴帽子口罩,摆明不想让人认出来。”

    “弃婴哦?”

    “对。”

    “现在人啊,不敢扔孩子就开始扔猫。”

    吴莹聪猛按太阳穴:“五月份了,奶猫潮,想想都头疼。”

    夏琋还目不转睛盯着小奶猫,用气声发问:“我能摸它一下吗?”

    “你摸啊。”

    “喔。”她探出一根食指,在奶猫头上小心翼翼抚了一下。

    粉嫩的小耳朵转了转,湿濡的小嘴继而一顿,傻乎乎静止几秒,又更快地吸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可爱!

    也许母性真是世上女子的本能。饶是夏琋这种对小动物不感冒的人,心也要化了。

    吴莹聪含笑:“他们还没名字,你给起个。”

    “我啊?”夏琋惊讶,接而拒绝:“不行,我不会。”

    吴莹聪:“我这两年起的名字太多了,江郎才尽,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

    夏琋眨眨眼:“好吧,我想想。”

    “六只都要。”

    “那有点难度。”

    夏琋挪到监护仓旁边,端详着几只奶猫,冥思苦想。

    不一会,她有了主意,一锤手道:“有了。”

    吴莹聪把手里那只托放回监护仓,离了奶水的小家伙又开始嗷嗷嚎叫,顺带把剩下五只已经酣睡的吵醒。

    一时间,六只雪白小绒球嚷成一片,挤作一团,完全分不清。

    夏琋:“分不出谁是谁啊。”

    吴莹聪:“你直接说名字,顺时针来,回头我教你分辨。”

    “那好吧,”夏琋挨个指过去:“小奶油,小奶酪,小奶片,小奶糕,小奶糖,小奶……”

    奶不出来了,她实在是想不到别的词组();。

    “你这是奶字辈啊。”吴莹聪失笑。

    “对啊,还有个小奶……什么呢。”

    “你别看我,我更想不到。”

    夏琋灵光乍现:“小奶罩!”

    “……”

    油然而生的恶趣味让夏琋乐不可支:“哈哈哈,就这个就这个,好玩,有个性。”

    吴莹聪也跟着笑,但还是很快稳住神色,推了她肩膀一把:“别闹了啊。”

    “那我真想不到了。”

    “小奶娃吧,就叫小奶娃。”

    “不是食品了。”夏琋有点强迫症。

    “奶罩就是食品?你吃奶罩啊。”

    “……也是。”

    “就小奶娃。”

    “好。”

    没一会,吃饱喝足的几个小孩又安稳了下去,叠罗汉一般轻轻呼吸,憨睡如泥。

    特别有意思,就像当初在微博上无意刷到结果一看就停不下来的ipanda熊猫直播。此刻还是现场版的,怎么瞧都不会腻。

    夏琋转头问吴莹聪:“以后它们会一直留在这吗?”

    吴莹聪摇头:“满两个月就要找领养了。”

    “领养的人很多么,我昨天来,门卫就问我是不是领养的。”

    “不多,我们的领养要求很高,”吴莹聪揉眼睛:“其实也不能说很高,现在的普遍标准就是这样,有爱心的多是学生,根本不符合条件。也有怀孕了就送回来的,小姑娘一直哭,你也不好说什么。”

    夏琋掏出手机:“你们有官方微博吗,我看许多地方的流浪动物组织都有微博啊。领养信息就在那上面发布,也有小几百的转发量。”

    “当然有,专人负责,也会发领养消息。”

    夏琋点进搜索栏:“就叫guardian流浪动物之家?”

    “嗯,有蓝v的。”

    “这个?”夏琋竖手机给她看。

    “没错。”

    夏琋低头,guardian官博只有两万多的关注,从上至下浏览一遍,除去发布领养,多是志愿者活动。

    转发数量都寥寥无几。

    夏琋又习惯性跑去相册,一张张翻过去,随后她退回主页,恨铁不成钢地呼出一口气,望向吴莹聪:“负责你们官博的是个直男吧?”

    “你怎么知道?”

    夏琋的职业病一刻间爆发到顶峰,她戳出一张照片亮给吴莹聪看:

    “你们家也太不会营销了,你看看,这鬼一样的拍片风格,本来挺好看的猫照得跟丧门星一样,谁高兴转发领养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