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下午五点多,一辆黑色的suv照旧驶进动物之家。

    它沿着主道径直往里开,最终停在办公楼外面。

    这是一栋装修简单的双层小洋房,专门用来给内部工作人员及志愿者休息或处理后勤工作。

    易臻一下班就过来了。

    办公室里,吴莹聪坐在电脑前,身后围着小半圈义工,争先恐后往显示屏上瞅。

    易臻走到其中一个青年身侧,后者注意到了他,匆忙让开位置,顺带拍拍还在专注看屏幕的吴莹聪的肩膀:

    “老大老大!易老师来了。”

    吴莹聪回神,调头找到人:“你过来啦,正好,给你看点东西,”她伸手示意身边几个人:“你们给易老师腾个地方。”

    易臻同让路的晚辈们颔首,停在电脑桌前。

    桌上摆有一只黑色的sony微单,数据线正连接着主机。

    “你先看看这些照片。”吴莹聪滴滴答答敲着鼠标。

    易臻倾身细看,屏幕上,一张张跳过去的,都是一只三花母猫的肖像照。照片里,她姿态不同,动作各异,有金色|猫瞳的特写,也有在绿草地上扑腾的全景。

    不同于平常发在官博上那些,用手机草草拍下的粗制滥造的相片,这套图的三花猫显得灵动俏皮,抓拍角度也找得很好,堪比写真。

    “拍得怎么样?”吴莹聪问。

    “还不错。”易臻评价。

    照片回到第一张,吴莹聪不再翻下去,说:“都是夏小姐拍的,她今天忙活了三个小时才走。”

    “是么。”易臻脸上不见一丝一毫波澜,只拿起面前的相机,调出里面的照片,就着小屏,又看了一遍。

    吴莹聪侧身:“她和我说,我们官博根本没有好好弄。尤其照片,拍得很难看。”

    易臻问:“现在微博是谁负责?”

    “杨鑫,他今天没过来,”吴莹聪搭住椅子扶手,挺直上身,郑重其事地开口:“易老师,我认为,让夏小姐做喂食铲屎的工作太屈才了();。如果可以,她每天过来给那些求领养的猫狗拍片就好。她有这方面的才能。”

    易臻把微单放回原处,不置一词。

    事情的发展……似乎有点偏离他原先算好的轨迹。

    不过,也在情理之中。

    见易臻一言不发,吴莹聪以为他不便开口,环视一圈旁边的义工:“你们都下班吧。”

    年轻人们笑着道别,瞬间作鸟兽状散。

    不一会,书桌前就剩易臻和吴莹聪两个人。

    吴莹聪这才大胆询问:“易老师,你跟夏小姐是朋友吗?”

    易臻当即否认:“不算是。”

    吴莹聪迟疑道:“……你是不是和她有什么过节?她好像不是自愿来做义工的。我想,那个逼迫她的人,应该就是你?”

    易臻很是君子坦荡荡地承认:“是我。”

    “……”吴莹聪挠挠发梢:“易老师,其实吧,你一个男子汉,和小女人计较,也挺无聊的。”

    易臻闻言失笑:“是吗?”

    吴莹聪:“对啊!”

    “那个小丫头,太闲了。人是情绪动物,如果没有工作来占据时间,就会想七想八。她是典例,而我刚好成为她这段时间的情绪重心,不胜其扰,”易臻答得冠冕堂皇无懈可击:“刚好缺人手,免费多个劳动力,何乐而不为。”

    吴莹聪:“……也许人家只是看上你了,在追你。”

    易臻:“我有判断力,喜欢、还是毫无意义的征服欲,我还分得清。”

    吴莹聪努嘴,表示认同:“好吧。”

    吴莹聪跳回原话题:“那请夏小姐帮忙拍照的安排你怎么看?”

    “你做决定。”

    “这事我还真没办法自己做决定。”

    易臻:“怎么?”

    “其实,今天夏小姐走之前,我和她提起过,她说……”

    “嗯?”

    “让你亲自去和她说。”

    吴莹聪复述完都不敢去看自己的顶头上司,她满脑子是夏琋临走前,那神气得意的回眸一笑。

    她的脸浸在光线交界处,半明半昧,狡猾而无邪。

    易臻默然少顷,沉声回:“你不用操心这事了,她明天过来,你还照原来的方式分配任何给她,适当加重也没问题。不用几天,她自己会来找你,要求更换工作内容。”

    这两人又是何苦呢。

    吴莹聪在心里长叹口气,点头应下。

    **

    当晚,夏琋回到家,打游戏也不忘看手机();。坐等易大鱼上钩,再被她按在砧板上千刀万剐。

    等到十一点,对门的氦气兄还是没反应。

    嗳?

    不应该啊。

    夏琋不解皱眉,按开亘古不变的对话框,难不成她安的这个饵的诱惑力还不够大?

    还是说,易臻在等她妥协投降,主动请缨揽下摄影师工作?

    那他也想得太美了吧。

    她一定会坚持到易臻亲自来求她的那一天,等着瞧。

    接下来几天,夏琋依旧全副武装,照常工作。

    除了铲屎官的活儿,吴莹聪还多交给她一个任务,就是给“奶字辈家族”喂奶。

    她的学习能力不错,跟着喂了两次就有模有样,俨然一个长期奶娘。

    工作过程中,她曾拐弯抹角问过吴莹聪拍照那事的后续。

    吴莹聪的反应普遍如下——

    “我和易老师说过,具体要看他怎么决定和处理。”

    夏琋撑腮,对着监护仓里的六簇沉睡的白团子发呆。

    快一周了,这人可真能忍啊……

    那就比比啰,看谁更能忍。

    有点无聊,夏琋掏出手机,咔嚓咔嚓连拍下几十张自拍。

    她这几天没少在动物之家拍照,不是蹲着抱这只猫合影,就是站着牵那条狗合影,晚上回去后,认真p一p,再po上微博,刷粉丝好感度。

    夏琋v:义工第x天[太阳][微风]

    清新的表情再配上温暖的人宠合影,深深戳中广大猫奴犬主的心。

    果不其然,最近微博下面热评的画风都变得不一样了。

    ——天了噜,傻嗨好有爱心![心]

    ——背景有点像宁市的guardian流浪动物之家,是不是那?傻嗨我要去和你偶遇。

    ——傻hi最近都在做志愿者吗?好棒[可怜]

    ——放开那只猫,让我来!!

    ——我们夏哥就是和别的网红不一样,人家整天跑日韩泰旅游[doge]而夏哥都在做公益[doge]作为一个老残粉骄傲脸[doge]

    ……

    清一色的全是在夸她诶,夏琋惬意地刷着微博,烈火见真金,逆境出英雄,说得不正是她么。

    除去微博,夏琋还会精挑几张光影、画面都好到爆的合照传到朋友圈,顺便配点鸡汤文字撩拨加挑衅易臻。

    比如,“火,只能把铁炼成钢,却无法把铁烧为灰烬。”

    又比如,“没有坎坷的人生乃平淡之人生。”

    还有,“歌德说,流水在碰到抵触的地方,才把它的活力解放。”

    今晚,夏琋一如既往把发照片当日常();。

    选照片没有花掉她太多时间,只因这张相片她早已在微博试过水,评论里大片的“女神”“美哭”“求无水印当壁纸当头像”的赞美足以证明它的杀伤力。

    照片里的夏琋,单手将一只小奶猫托到面前,隔空做嘟嘟嘴亲吻姿势,与此同时,她还弯着笑眼,睫羽微垂,神情里盈满爱意。

    敲下一句“[心]他们睁开眼睛看世界啦”,发送。

    她就不信易臻不会多看两眼?说不定还会暗搓搓保存下来。

    操作着“沫小卿”在战场厮杀了一个多小时,夏琋退出游戏,开微信,全是阿猫阿狗杂七杂八的评论,偏偏没he。

    她低估他了,这个人是真·沉得住气。

    她点开他的朋友圈,仍然只有那张“饼脸柴犬”不情不愿的图。

    死人吗?

    无趣。

    夏琋把手机搁到一旁,架回双剑血洗战场。

    **

    接下来大半个月,完全康复的灰崽已经被俞悦接走,她心中再无牵挂,每天待在guardian的时间也更长了。

    虽然没办法打心眼里喜欢上猫猫狗狗,但被狗舔多了,被猫挠多了总能习以为常。

    “小奶家族”是她全部的精神支柱,作为实力奶娘,看着这些洁白的小云朵一天天长大,开始自己走动,滚来滚去,夏琋就觉得成就感满满。

    而且,她发现,这个意外的安排,相反还给她带来了更多的盈利和名气。

    每一次举着自拍杆直播自己的工作过程,夏琋都能挣到上千元的刷花和礼物。

    她每周还会写一篇头条文章,流水账一样记录下当义工的见闻琐事,一晚上下来,就有几百块的打赏就流入私囊。

    有两次,她还真碰到了慕名来找自己的粉丝,她们都笑眯眯承认,是为了见傻嗨本体才过来帮忙的。

    虽然很讨厌易臻,但这样无疑给guardian带来了一小波免费的宣传推广。

    不过她死都不会帮忙转发官博的领养消息的,照片太水了,直接拉低她本人的微博档次,而且,她对这个地方的感情还不至于厚重至此。

    可无论如何,在其他义工面前,夏琋都能挺直腰杆昂首阔步了。

    这就是网红效应,夏琋乐在其中,并引以为豪。

    她唯一的遗憾就是,这么长时间,她居然没在这里见过一次易臻。

    一、次、都、没、有!

    虽然吴莹聪说他经常来,但他的完美闪避,让夏琋找不到可趁之机。

    guardian官博的照片依然丑陋和尴尬,夏琋每天用自己的图片变相嘲讽加碾压。

    她和易臻之间,注定有一场持久战。

    没有人先低头,也没有人先开口。

    这么耗着耗着,夏琋渐渐没了兴致,对guardian是这样,对易臻亦然();。

    她都好久没录化妆视频了,下一次上新也迫在眉睫。

    主次轻重,她应当分清。

    找了个晚上,夏琋主动去问易臻这码子事。

    shahi宝宝:易老板,我想问问,我还要在那待多久?我们的账才能算一笔勾销?

    对方很快给了她答复。

    he:明天就不用去了。

    夏琋诧异地猛揉眼睛,生怕自己看错,又或者是没有看清,她试探性发问:

    shahi宝宝:第二个问题呢,也清算了?

    he:嗯。

    不是吧?就这么结束啦?

    幸福来得太突然,夏琋有点懵逼,挨在椅子上,她一时半会竟不知该怎么回易臻。

    彼时,易臻正在外地出差,有一场交流研讨会需要他参加。

    他把手机放回小几,重新拿起手边的书,翻看。

    不一会,酒店的电视荧幕转黑,他在晦暗里轻勾唇角,很好,她终于腻了。

    **

    夏琋翻来覆去,辗转难眠,越想越不对头。

    不应该啊……

    贱男就这么放过她了?

    还是说,他在跟她玩欲擒故纵?

    夏琋又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点开he的微信,继而朋友圈。

    他的朋友圈再度空空如也,那张柴犬照片也不知所踪,不晓得是对她屏蔽,还是把她清好友了,又或者,只是删掉了那张图片。

    ——无论是哪种可能,她都像是完全被他从生活里剔除了一样,风过了无痕。

    他怎么能这样!

    她就那么无足轻重吗?

    夏琋想确认下易臻到底有没有把她删除,思索许久,最终还是选了个很普遍的方法,群发。

    “我在清人,你也试试吧。复制我发的消息,找到微信里的设置,通用,群发助手,全选,粘贴复制的信息发送就行,谁发送失败,谁不再是你好友,一目了然,你再扔掉那些尸体就ok啦[可爱]”

    夏琋一个字一个字输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在意。

    内容早已编辑好,可她始终按不下发送键。这样的她,简直low穿地心。

    算了。

    删或不删,又与她何干?

    正要灭掉手机屏幕,上面突然弹出一条本地新闻推送。

    「宁市某流浪动物安置机构遭人为纵火,多只流浪猫被烧死」

    天呐!

    夏琋从床上坐起来,浑身像被丢进了冰箱一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