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明天有空吗”

    夏琋翻来覆去把这五个字研究了好多遍,太诡异了,为什么易臻会突然找她?

    而且更诡异的是,她在看到这条消息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警惕而非惊喜。

    指尖在屏幕上轻叩了两下,夏琋并不打算立刻回这条信息。

    既然氦气同志主动送上门来任她鞭笞,她怎能不好好折磨一下?

    夏琋把手机塞进抽屉里,防止自己看到了心痒痒手痒痒忍不住回复他。

    夏琋回到游戏,她央求基友带她打了一趟副本,再出来时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

    夏琋这才不慌不忙把手重新机拿出来,点开微信。

    咦,易大仙没有再追加消息给她了……

    她斟酌了一下语气,回道:「什么事?」

    ……

    结果,轮到易臻不搭理她了。夏琋快把手机屏幕给盯穿,愣是什么玩意儿都没跳出来。

    ——靠,这就是你约人的态度吗?

    正要按灭手机,那头蹦出一条新讯息:

    he:明天guardian聚餐,晚上六点半,袁公馆。

    聚餐?

    夏琋打字:我都不在那工作了,就不去了吧();。

    he:莹聪叫你过去。

    吴管理?

    shahi宝宝:她怎么不自己和我说?

    he:她说我来说你才会同意。

    什么鬼?你哪来的自信?你要上天啊?

    夏琋把键盘敲得飞快:

    shahi宝宝:我没空。

    he:你有空。

    shahi宝宝:?

    he:一般人没空会直接说没空,而不是问什么事。

    …………………………行,你狠,你厉害。

    shahi宝宝:现在我知道是什么事了,我不想去[白眼]

    he:好,我会转告她们。

    天哪天哪,夏琋咬牙切齿,这什么人啊,他的姿态永远要摆那么高吗!每一次都想让她砸手机!

    没过几分钟,手机又震天动地,夏琋抓起来一瞄,是吴管理。

    “歪?”夏琋接通。

    “喂,夏琋吗?”

    “是我。”夏琋撑脸,敷衍地回。

    “易老师说你不想去聚餐么?”

    “……”夏琋捏拳:“对啊,一想到他在,我就不想去。”

    “哈哈,”吴莹聪笑了笑:“你害羞啊?”

    “……哪里害羞啊?我就是不想看见易臻。”

    那边笑得愈发爽朗。

    “笑什么呢,”夏琋嘟囔,来回交叠着桌肚里的双腿:“放火那个变态内奸怎么处理了?”

    “三年有期徒刑,对方律师说他有心理疾病,还在向法院申请减刑。”

    “还挺棘手。”

    “是啊,不过猫园子已经修好了,小猫们也全搬回去了。”

    “那很好啊。”

    “所以要一起吃顿饭庆祝。你还是过来吧,好长时间不见了,我们都很想你。既然这么讨厌易老师,明天我们就吃空他。”

    “易臻请客么?”夏琋耳根一动。

    “对,除了他还有谁。”

    “没意思。”

    “易老师说每个人都有小礼物。”

    “什么小礼物?”

    “不知道,他保持神秘呢,不肯告诉我们,”吴莹聪还在使劲撺掇:“这段时间guardian发展得这么好,你是大功臣,怎么能不来?”

    还是吴管理说话讨喜,夏琋笑眯眯把头发别到耳后:“那我这个大功臣,就勉为其难去一下吧();。”

    **

    翌日,夏琋特意穿了条藏青色复古印花长裙。

    说是长裙,却没一点保守气息。收腰v领,侧摆有一段别致的开叉,走起路来,会隐约露出雪白的小腿。

    夏琋目不斜视往包厢走,风鼓起裙袂,仿佛开满了花。

    她来得比较晚,到场时,人差不多齐了。

    易臻和三个男生坐在角落打扑克,他今天穿得很休闲,白t黑长裤,神情也格外放松。

    “夏琋!”吴莹聪冲过去抱她,其他人循声望过来,都停了手上的动作。

    易臻起身,拍了下邻座的后背,招呼他们入席。

    正对门的主坐,被大家自动避开留给夏琋,而易臻就坐在她左手边。

    为什么制冷机要挨着她啊……救命……

    夏琋浑身不自在,但还是噙着优雅笑,一一谢过给她斟果汁、夹菜的“以往同事”。

    一场饭吃下来,大家有说有笑,易臻本来话就不多,全程大部分时间都在听别人讲,偶尔跟着抿唇一笑。

    夏琋像块金贵的木头,虽然大家都在敬她酒,但她与guardian的世界脱节太久,很多话题她都没经历过,也插不上嘴。

    至于她和易臻之间,更是一个字都没往对方那蹦过。

    尴尬爆表了……

    夏琋抿了口柳橙汁,只希望快点结束。

    这顿饭吃得还算顺利,等果盘被服务员上来时,夏琋捏了把餐巾,暗地里感慨着终于要解脱了。

    可是现实哪有如此顺意,酒足饭饱,满桌没人动。

    夏琋:??难不成你们还要开个大会再走?

    很快,易臻的吩咐打消了她的疑虑,她只听见他叫吴莹聪,尔后说:“去把东西拿过来。”

    吴管理得令,走到旁边沙发边上拎出一个黑色的行李袋,很大,分量也足。

    接着,她拉开拉链,把里面的方块状小盒子取出来,一个接一个按次序分发。

    夏琋有点好奇,张望过去,有人已经迫不及待拆了盒子,居然是sony的智能手环,人手一个,女生纯白,男生黑色。

    易老板真是下血本了啊,夏琋偷瞄他一眼,后者面色寻常,淡笑看着。

    吴莹聪麻利地发完,易臻开始很官方地总结陈词:“这段时间辛苦大家了,一点小心意,希望我们这个大家庭能越来越好。”

    夏琋:……

    等、等等,不对啊,刚刚吴莹聪发礼物的时候,好像……直接越过她了?

    因为她已经辞职了就不算内部人士没有小礼品拿啦?那把她叫过来干嘛?

    特地喊过来让她旁观?羡慕嫉妒恨一下?不到一千块的东西有什么好眼红的!

    夏琋又想深呼吸了();。

    心静如水,心如止水,平心静气,心外无物……你可以的,夏琋。

    吴莹聪回归原位,弯腰从行李袋里取出一只奶白色礼盒,放到夏琋面前。

    嗳?

    夏琋垂眸,这个礼盒比其他人的都要大几倍,包装也极其别致,连外圈的扎花都是纯鲜花花艺,清雅而用心。

    吴莹聪笑着说:“夏琋,你身份特殊,所以和大家不一样,这阵子你帮了我们不少,礼物是易老师特别选的,”她看向满桌人:“你们千万别有意见。”

    “怎么会有意见?”

    “夏美女拆开看看吧,我特想知道跟我们有什么不一样。”

    “就是就是。”

    “……”

    大家哄笑,热闹地怂恿着。

    其实,夏琋也很想知道盒子里到底是什么。

    易臻特别选的礼物,他这种超无聊兼无趣的人,很可能会在里面放本世界名著。

    “那我拆啦?”夏琋睁大眼,咬了下嘴唇。

    “拆拆拆,必须拆,就怕你不拆!急死老子了!”有人嚷嚷。

    夏琋小心地抽散蝴蝶结,慢慢揭开罩子……

    夏琋当即一怔,有些激动的红晕逐渐爬上耳根。

    妈呀妈呀居然是她最爱的神器,最新款,tr600,上市有一阵子了,只是她还没顾上买。

    纯白相机陷在柔软的绢绸和碎纸丝里面,泛出温润的色泽。

    夏琋突然有点手足无措,不是因为礼物贵重,相反来说,这个东西在她的收礼史中只够得上中乘。

    只是,她完全想不到易臻会送她自拍相机。如果给她时间,她什么都能猜到,但绝不会是这个。

    他就这样,出其不意将她一军,四两拨千斤。

    等到其他人看清了夏琋手里的东西,果真开始纷纷揶揄。

    “易老师有心了。”

    “不得了,我要嫉妒得晕过起,这是我们女人都想要的东西。”

    “这东西真的适合夏美女。”

    “……”

    大家都看着,总不能把东西退回去吧,而且,她做了这么多,这本就是她应得的。

    夏琋将礼盒盖回去,望向易臻,生硬地挤出两个字:“谢谢。”

    面对的明明是仇敌,此刻她却凭空生出几分心慌。

    易臻也在看她,他挽起嘴角,笑了笑说:“你应得的。”

    他这一笑,不同以往。

    只让人觉得光风霁月,万物回春。

    夏琋的胸口猛得窒了一下,好像一脚踩空,浑身失重。

    ……

    **

    和易臻一行人分道扬镳,再回到家,夏琋都像被丢进太空一样迷茫();。

    脚步虚浮,脑袋混沌,她的神思和灵魂都脱离了地心引力。

    不对劲,不对劲,真不对劲。

    她把礼盒放回书房,打开微信,给俞悦发消息:

    shahi宝宝:大鱼,大鱼,我不太好。

    子非鱼:……你又怎么了?

    shahi宝宝:怎么办!!!!!

    子非鱼:有事说事,别在这做半天没意义的感情铺垫。

    shahi宝宝:我今天去和动物之家一帮人聚餐,易贱男请客,他还送了我一个礼物表达感谢之情。

    子非鱼:送的什么?

    shahi宝宝:tr600。

    子非鱼:我靠?

    shahi宝宝:这不是重点。

    子非鱼:这还不是重点?

    shahi宝宝:重点是,我收到礼物之后,他跟我笑了一下。

    子非鱼:不笑难道哭给你看啊。

    shahi宝宝:不是……我他妈居然觉得他笑得好好看,笑得我心都蹦到嗓子眼,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他那个笑,好可怕啊,大鱼,我不会对贱男动心了吧。

    子非鱼:看情况是这样。

    夏琋用语音哀嚎:“不可能,你说他笑个屁啊,还那样笑,他以前也和我笑过,可都不是今晚这种笑法,他今天的笑有毒,太恐怖了。”

    子非鱼:我看你才有毒。

    shahi宝宝:你说怎么办,我居然久违的小鹿乱撞,要不我现在去睡一觉,明天说不定就好了。

    子非鱼:其实,我分析了下,也许是因为易臻之前一直冷淡,今天突然对你很好,那种落差让你的情绪来得比以往都有冲击力,你才会产生心动错觉。

    shahi宝宝:没错,就是这个。

    子非鱼:要不你过两天再见他试试,说不定就恢复平静了?

    夏琋对着手机麦“嗯嘛嗯嘛”连亲两口:“大鱼你真好,我现在豁然开朗。”

    子非鱼:滚。

    **

    隔日,夏琋的相机更朝换代,600成功挤下500,荣登首席自拍王器宝座。

    她兴味盎然地自拍了n张,并和以前的仔细对比,找差别。

    作为网红大美逼,她也就这点儿兴趣爱好了。

    她这两天都没见到过易臻,微信更没联系。

    夏琋觉得,她已经回归无波之境。那天晚上,易臻的那个笑,就跟俞悦说的一样——

    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小石子,能打水漂,可能会带出涟漪,但完全掀不起大风浪();。

    人闲多了,事情自然会来找上门来。

    一周后,和夏琋同城的网红朋友,张豆豆突然打电话找她,问她想不想去去参加今年的chinajoy。

    今年的cj展会刚好设在宁市举办,某游戏网站找到张豆豆所在的模特公司,希望能雇二十位美女作为今年展台的showgirl。

    所谓showgirl,就是指在游戏、动漫及电影等各种展会上为厂家做产品演示或表演的女性。

    夏琋刚好精通游戏,所以张豆豆第一个想到了她。

    夏琋问:“找我干嘛,你们公司人手不够么?”

    张豆豆:“急死了,全都在要人,人手够我都不找你了。老板说,能拉来一个是一个,当天工资翻倍。”

    夏琋:“就工资翻倍么?我又不是乞丐。”

    张豆豆:“衣服也很好看!”

    夏琋:“流水线套装,能有多好看。”

    张豆豆:“真的好看,我马上上微信发你。”

    挂了电话,夏琋收到张豆豆传来的照片,白色的无袖旗袍,尾端是团团簇簇的白羽式样,确实很漂亮。

    张豆豆:怎么样?

    shahi宝宝:还成。

    张豆豆给她发语音,言辞恳切:“来吧,我们真的差人,你这么好看,不抛头露面一下怎么拉高我们宁市美人的平均颜值?反正这几天也没上新,你就当来玩玩呗,你正好也喜欢这些不是吗?老夏,结束了我们就约起来,请你去漱月山庄泡温泉做spa。”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夏琋只能妥协投降:行吧行吧,我去还不行吗?

    **

    第二天一大早,夏琋就跟着张豆豆她们公司的大巴抵达会场。

    一群小姑娘已经化完妆换好衣服,工作人员带着她们找到展区,而后分配好各自的任务。

    游戏的一般操作,她们已经提前学习训练过。

    过会开场了,有路人过来围观和体验,上前指导一下他们就算完成任务。

    其余时间,围着机器搔首弄姿甜腻腻笑就ok。

    夏琋个高身材好,被安排在为首的位置。

    等待的时光里,她翻出手机,力邀身边几个姑娘合影自拍留念。

    八点了,人渐渐多起来。

    有些宅男模样的观客停在自己负责的机器那,夏琋忙上前,熟练地讲解起游戏的按键和手法……

    毕竟是年度盛会,临近十点,她们这个片区已经熙熙攘攘,每台机子前面都挤满了人。

    夏琋说得口干舌燥,笑肌也快僵硬成石膏。

    送走一个网瘾壮年,夏琋突然听见了一句奶声奶气的问话:“轮到我了吗?”

    奶糖一样的嗓音,让夏琋不由垂眼();。

    站在电脑前的,居然是个小巧可爱的lo娘,她脸蛋鲜嫩,身上是浅粉色小裙子,头顶戴着毛绒绒的大兔耳朵,任谁看到都想揉一把。

    夏琋保持笑容:“嗯,到你了。”

    女孩扬眸,灿然一笑,所有的神态都能让人联想到“卡哇伊”这类的形容词。

    “我以前玩过这个。”

    夏琋打趣:“是吗,那你肯定比我还懂了。”

    “也不一定啦……新版本也有改动的。”女孩害羞地挥手,是日系软妹特有的招牌动作。

    女孩不假思索地让屏幕上的人物跑跳起来,她找到一群野怪,发了几套连招看效果。

    过了会,她又轻车熟路地用轻功飞来飞去,找npc,看技能说明……

    夏琋在心里咂舌,根本不用她插手,女孩的操作不比她差一分半毫。

    时间有限,lo娘松开鼠标,甜甜地说了好几声“谢谢”。

    在一堆色眯眯的猥琐男里面,眼前的小姑娘简直是沁人心脾的清流。

    夏琋回望,忍不住目送她离开,她像小兔子一样挤出人墙,而后跳过去,一把揽住一个人的臂弯。

    “我好啦——!”她脆生生说道。

    像奶糖被敲碎了,甜丝丝的,能溅进许多人的耳朵里。

    下一秒,夏琋忽地一愣。

    她的目光长久地黏在那处,极难再挪开。

    视野里,其余一切都变得发灰了,缓慢了。

    只有那个人是鲜艳生动的,他只给夏琋一个侧容,还是在笑,满眼宠溺,低头看身边的小兔子姑娘。

    那是她从未见过的独特神情。

    不知道为什么,会场的音乐突然切到了《恋爱循环》,空旷的头顶,回响的都是原唱甜到发腻的声线。

    “晕眩眩,眩呀眩,

    仰视着你,只是这样就让我觉得光彩夺目,

    眩呀眩,晕眩眩,

    惦念着你,只是这样就让我觉得要溶化掉了。

    轻飘飘,飘啊飘,

    你唤的名字,只是这样就能让我飘在空中,

    飘啊飘,轻飘飘,

    你在笑着,只是这样就能让我流出笑容。

    神大人,谢谢您,

    即使是命运的恶作剧也好,

    和他邂逅,让我感到幸福。

    ……”

    夏琋站在人群里,突然间全明白了,为什么她会在易臻的车里,听见那些歌。

    她微微一笑,原来如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