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一整天,夏琋都心不在焉,兴味索然,再有人过来也是草草说完。

    她想,她这段时间的上蹿下跳,东奔西走,抓心挠肝,千方百计,在易臻眼里,也许都是一场笑话。

    真的很好笑,连她自己都想找个地方好好笑一下();。

    直到展会散场,夏琋换好便服出来,她都没再见过易臻一面。

    坐上回公司的大巴,身边的张豆豆倒头就呼,一天忙碌,大家都很疲惫,可夏琋就是睡不着。

    她取出手机,把电话通讯簿、微信联系人都从上至下翻了一遍,却很难按下其中任意一个。

    除了俞悦,她根本无处倾诉。

    说起来也讽刺,保持了太久的光鲜亮丽,真以为自己就是那样了。

    不能哭,不能暴躁,不能丧气,不能难受,什么抱怨都不敢往外讲,粉丝一点都不想听你的负能量,父母容易担忧,黑子落井下石,同行只会看笑话。

    夏琋切回微信,最终还是点开了子非鱼的对话框。

    shahi宝宝:大鱼。

    子非鱼:干嘛,你活动结束了?

    好友的秒回,登时让她鼻子微微酸涩。

    shahi宝宝:对啊。

    子非鱼:夏琋,你今天不太对。

    shahi宝宝:我怎么不对了?

    子非鱼:你以前是这样叫我的,大鱼!大鱼~大鱼鱼,绝对不会只有大鱼两个字。

    夏琋笑出声:我心情不太好……

    子非鱼:说吧。

    shahi宝宝:我今天在会展中心,又看到贱男了。

    子非鱼:………………你们可真有缘分。

    夏琋不断地打字,连发了好几条:

    「我看到他身边有个小姑娘,特别年轻。

    不是我们的装嫩,是真的有胶原蛋白把脸填满的纯天然的年轻,玻尿酸血清根本嘭不出那种效果。

    她就搂着贱男,特别亲密,贱男对她也是一脸爱意的样子。

    还不是装出来的爱意,看起来好温柔,我第一次看到他那么温柔的表情。

    但那个小姑娘也不是真的很小,就算哥哥妹妹,年纪都那么大了,会那么亲?

    易臻那种性格,怎么会来这种场合,除非真的要陪很在乎的人。

    你懂我意思吗?」

    子非鱼:我懂,你觉得那女孩是他女朋友?可你之前不是还逐条逐例自信心满满的和我分析过,易臻绝对没女友吗?

    shahi宝宝:我今天又重新分析了一下,三十多岁的大学教授,为人师表,肯定不好意思承认自己好萝莉那口,年龄差那么大,不好对外面讲,父母也不知道,就自己暗搓搓养着,吃嫩肉。我以前在他车里听过萌妹歌,所以今天更加确定了,不是他听的,就是那女孩听的。

    子非鱼:听你一说,我居然也这么觉得!幻灭啊,易仙人。

    shahi宝宝:对吧。

    子非鱼:老夏,你听我说,得不到的不一定就是最好,你说你以前钓凯子从没吃过瘪,怎么这个易臻偏偏不上钩,肯定有问题();。现在找到根源所在,不是很好吗。你可以继续向前看了,前方还有一大片森林啊。作为旁观者,看到现在,易臻唯一的优点就是让你追不到,其他都算什么啊,帅哥你又不是没见过,易臻没钱就算了,还拽上天。

    俞悦说得对,但是她这会,很像还没反应过来,就突然被连根拔去一样。胸口有穿堂风,不觉是痛,只觉是空。

    夏琋往聊天栏里敲字:我真的好郁闷

    她盯着跳动的光标,过了会,她清空了这几个字。

    夏琋看向窗外,日光刺目,一时半会都让人睁不开眼。

    就是啊,有什么好郁闷的。

    夏琋重新输入:我不玩易……

    输入法自动跳出“贱男”两个字,排在首位。人或事,一旦成了习惯和寄托,就会变得无孔不入无处不在,这很可怕。

    她删掉“易”字,换上“他”:

    「我不玩他了」

    发送。

    一身轻松。

    **

    夏琋在家蜗了两天,无精打采,从床上蠕动到厨房,再从厨房蠕动到书桌。

    说是放下了,但总归要有个缓冲时间。

    一个晚上,夏琋在客厅昏天暗地地打x-box,她突然接到一通电话,是林岳打来的,火急火燎的,通知她看微信,说完就挂了。

    夏琋暂停游戏,捞起手机,微信里,scc林岳分享过来一个名片,只说,加他。

    是一个网名叫林思博的人。

    男性。

    头像是一棵树。

    夏琋回过去一张黑人问号脸。

    林岳:我堂弟,这呆逼今天偷看我手机,看到你照片了,想追你,求着我帮他牵线搭桥。

    shahi宝宝:……

    shahi宝宝:小林子,我可不是谁都能追的。

    林岳:我知道,但这可是我堂弟啊。

    shahi宝宝:你又不是什么好鸟。

    林岳:……我堂弟比我好,绝对盘正条顺,大海龟金龟婿,而且特巧的是,他下周就去你那,就我家华冕的那宁市分公司当副总,这缘分大吧。

    shahi宝宝:你算了吧,别是那种富二代找野模睡觉找我头上来了。

    林岳:你怎么这样看我呢?谁不知道你老夏的楼有多难上,去闺房喝杯茶都不行。

    shahi宝宝:那他怎么不主动加我?没诚意。

    林岳:他说,反正他就杵那了,让你自己做选择,他不强来,尊重女性。

    夏琋噗嗤一笑,这个林堂弟蛮有意思的。

    shahi宝宝:他多大,帅吗?

    林岳:水灵灵小鲜肉,比你小一岁();。还问帅不帅?你这不瞎来嘛,看我就行了,家族基因强大。

    shahi宝宝:得了吧,有照片吗?

    林岳:这样吧,他朋友圈几张,你加上去,随便看随便瞧,行吗?

    shahi宝宝:行。

    夏琋瞬间抖擞精神,主动加上林堂弟。

    果真小鲜肉,开场白就是emoji的呆滞瞪眼表情。

    夏琋没搭理他,秒回就是傻,男人都是一路货,你越在意他越不珍惜,还不如先去朋友圈验验包装和质量。

    夏琋飞一样翻过去,有一些家庭聚会照,也有一些在国外学院的毕业典礼照,偏偏没女友。

    看来林思博的确是个单身小年轻,人高腿长白净脸棕头毛,发型和穿衣都非常韩范儿。

    还可以,列入可考察对象。

    屏幕上方又闪过一条微信消息提醒,足够证明对方的按捺不住。

    夏琋回到聊天框,林思博又发了一条消息:夏小姐,你好,我叫林思博。

    shahi宝宝:叫我夏琋就好。

    林思博:我看我哥都叫你老夏,可你一点都不老。

    shahi宝宝:他那是敬重我呢。

    林思博:lol.

    天呐,夏琋朝天吹气,国外回来的人都这样吗?哈哈两个字这么难打吗?嫌不够装逼就恍恍惚惚何厚铧好啦。

    6666都比lol强。

    夏琋回得忽快忽慢的,对方明显又着急了。

    像是生怕她跑掉,林思博立即发起邀约:我下周一去宁市,如果可以,到时能麻烦你带我去熟悉一下吗,再推荐一些小吃和景点。

    夏琋放下手机,举回手柄,继续专心致志打古墓丽影。

    一刻钟过去,她才不慌不忙回道:可以呀。

    再为自己找个合适的借口,并且要显得她人气很旺:抱歉,刚刚接了个电话,没能及时回答你。

    一棵树同志几乎是秒回:没关系,谢谢你了。

    shahi宝宝回了个emoji的[可爱]。

    林思博喜欢这个系列的表情,那就投其所好。

    夏琋仰靠回抱枕,有点不解,奇怪啊,同样的套路,对门的人怎么就是一点不中招呢?

    她不急,他比她更不急;她急了,他还是不急。

    一举一动,不慌不忙,不偏不倚,任外界如何缭乱我自正气如固,仿佛在打熟练的太极。

    而她,就是只跳起来踢他脚面还沾沾自喜的蚂蚁。

    不过也没事了,虽然多少有些不甘心,但她的撩汉路绝不会就此中断。

    夏琋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她,夏琋,放弃挑战,要去通关下一个新副本啦!

    转个身,从此和老贱男再无关系();。

    **

    培训事由,易臻去了趟美帝,再回宁市,已是一周之后。

    休息了一天,他回医院上门诊。

    一只英短蓝猫要做髋关节置换手术,麻醉过后,护士小彤将它抱到手术台。

    两个助手给猫咪做固定,小彤望向昏睡的英短,忽而想起一件事,对身侧的易臻说:“昨天灰崽过来复查了,恢复得很好,体重也增加了。”

    易臻稍许一顿,隔着口罩,沉沉应道:“嗯。”

    “不过是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带来的,不是夏小姐,她说她是夏小姐朋友,”小彤拧眉,自顾自说:“好久没见到夏小姐了。”

    易臻并未回话。

    旁边一个青年实习医打趣:“袁亦彤,你是不是要搞百合啊,也没见你对哪个男的这么上心过。”

    小护士啐他:“那是夏小姐长得漂亮,过目难忘。而且她人很有趣,她不是喜欢我们易院嘛,之前灰崽住院的时候,每天过来都跟我念一句,说她不在的时候,让我帮她看紧易院,一有想靠近他的蜂蜂蝶蝶就赶快吆走。”

    实习医:“这么横行霸道啊?”

    “对啊,可有意思了。”

    “后来呢?”

    “我也不知道。”

    “真那么漂亮?有照片吗,我来得晚,没见过诶。”

    “我怎么会有?”

    “偷拍啊。”

    ……

    两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旁若无人八卦起来,围着手术台的一众人都在偷笑。

    唯独易臻敛了敛眼,冷声道:

    “行了,差不多可以了。”

    手术室里登时鸦雀无声,小彤吐舌头耸肩,也不再多话。

    当晚,易臻回到家,照例开电视,喂鱼,浇花,喝茶。

    朋友时常嘲笑,他明明才三十出头,却好似提前过上了退休生活。

    临睡前,易臻正要关机,突地记起,今天的“睡前一笑”还没看。

    所谓“睡前一笑”,就是夏琋每天发布的朋友圈内容。

    除了仿佛在逗他笑,没有其他任何功效。

    易臻打开朋友圈,按顺序往下拉。

    看了几分钟,他发现有点不一样。

    易臻很快找到了是哪里不一样,搞笑大王,似乎从他的朋友圈里面消失了。

    易臻退回好友列表,点开“shahi宝宝”的名字,确认猜想。

    两秒后,易臻失笑。

    起个网名还要戴朵小花的那位,还真对他屏蔽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