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和林堂弟的约会时间定在周二上午。

    周一晚上,夏琋提前把林思博的朋友圈研究了一遍,她没有留一条评论,也没有点一个赞,只大致记下他分享过的一些书籍和音乐,以及他的兴趣爱好,方便在哪次吃饭聊天时随口一提给对方惊喜。

    自打加上夏琋后,林思博这几天的朋友圈都发得比以往都要频繁,从三天一条变成一天三条,这是男人对女人感兴趣的表现,就像雄孔雀不断开屏,是为了得到雌孔雀的垂青();。

    看完最后一条,夏琋肯定,待会儿小堂弟要发机场定位了。

    果然,再刷新下,林思博如她所料发布了一条新票圈,地点就是宁市机场。

    啧。

    夏琋咂舌,小孩的心思太好猜。

    林思博的配字是:「新城市,新起点。」

    夏琋轻哼,这逼装大发了,孩子啊,要知道,很多人穷极一生所能抵达的终点,都远不及你口中的起点。

    起点……

    终点……

    她和易臻的终点,难道就到此为止?

    夏琋翻了个身,退回消息页,往下刮,he的名字已经被其他人挤到后面。真是讽刺,一个月前,她几乎想把他设为置顶。

    距离她把易臻屏蔽已经过去一周时间,对方依然不露声色。

    也许真应了那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夏琋仍旧做不到真正放下,把易臻拉黑,彻底删除,老死不相往来。

    她头像没换,朋友圈背景不变。

    只是不让易臻再看到自己的日常,可说不定他根本不在意她的生活呢。

    俞悦前两天曾义正言辞质问过她:“为什么光屏蔽他啊,我觉得你要把关于他的一切都剔除,有一个新开始。”

    夏琋咬着冰棍:“你懂个屁,你稀里哗啦把什么都换了,人家还以为你特在乎他,气得要死才会这样,他更加有恃无恐。你什么都不换一切照旧,单单把他阻隔到你的生活之外,他反而会奇怪,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鬼?现在这样是什么意思?”

    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她只是“看起来”放过易臻,但那根谁都看不见的隐形丝线,还是得好好吊稳了。

    骑驴找马谁不会?

    夏琋把he备注成“易老驴”,心满意足戴上眼罩,好好睡觉,明天又是新一天。

    **

    翌日,夏琋松松挽了个髻,穿了件黑色吊带长裙就去赴约了。

    这一身看似简单,却在首饰上做足了手脚,纤细的颈项上是vca黑色四叶草项链,腕上戴着的,则是宝格丽divas’dream系列手链。

    小底迪不像易叫兽,喜欢恨不能把裙子撑到天上去的阿依莲小萝莉。但他家底厚,千万不能让人小瞧了去。

    夏琋没开自己车,打的去了和林思博提前讲好的地点。

    御场古街。

    这是宁市的一个著名景点。历朝历代遗留下来的老街小巷,被开发成现代商业步行街,青石板路两旁都是小吃和特色店铺。整条古街纵横交错,范围也大,逛一个下午都未必能看全。

    外面很晒,夏琋戴上墨镜,在古街的楼门边找到了林思博。

    看来小堂弟的照片没p,就是朋友圈里面的那个韩系帅小伙,他对夏琋挥了挥手,绽开一个比头顶烈日还晃眼的笑容();。

    皮肤白,牙更白,赏心悦目。

    夏琋摘掉墨镜,莞尔一笑:“你等很久了吧?”

    “没有,刚到。”

    “那就好。”

    夏琋不动声色地打量了林思博两眼,他的穿搭很棒,海魂衫,一条长裤愣是把裤脚折成九分的式样,脚上蹬着小白鞋,整个人干净清新,青春洋溢。不像易老驴,总是一板一眼,鲜见跳脱的风格。

    如此想完,夏琋不解地皱了下眉。

    真奇怪,为什么她老是会不由自主拿易臻来作比较?

    细思极恐,夏琋不再深想,视线飘向林思博高挺的鼻梁:“走吧,带你去逛逛。”

    “好。”林小马驹听话地跟上。

    一整个下午,夏琋都陪着林思博在御场古街闲晃,吃吃说说,嘴巴就没停过。

    林思博人很活跃,脑袋也灵光,讲话时不时会碰出几个笑点,令人忍俊不禁。

    夏琋么,也是人精,很会接话,他们俩在一起,一点都不会冷场尴尬。虽是初次见面,但几个小时下来,竟出乎意料的投缘。

    停在一个串串香摊子前面,夏琋捡了根香菇团子,她转头问林思博:“你吃这个吗?”

    林思博摇头,摸肚子:“我现在很饱。”

    “那我吃啦,我就爱吃这个。”

    “好。”林思博马上拿出钱夹,给了张粉红票给摊主:“你等她挑完再找。”

    夏琋侧眸:“我就吃这一串。”

    林思博扬眉:“就这一串?”

    “对啊,只喜欢这个口味。”

    “嗯。”

    摊主在翻零钱,夏琋咬了一颗,很享受地咀嚼起来。

    林思博垂眼看她,他现在不光胃里饱足,看着她吃,心口也被一种莫名的柔和填满。

    夏琋回头,把串子抬高,喂到他嘴边:“你也尝一颗?这家的香菇丸真的超级好吃,都是自己家里做的,不是超市冰柜的那种大普货。”

    见她这样大大咧咧,林思博反倒有些羞赧拘束,但还是埋头拽下一颗。

    他好一会不吱声,嘴巴也不动,腮帮子鼓得像仓鼠一样。

    夏琋奇怪:“怎么了?很烫吗?”

    林思博含糊不清答:“舍不得吃掉。”

    夏琋失笑,眼睛弯成月牙,瞳仁的光辉在闪烁,像一团灵动的火焰。

    她止住笑,小瞪他一眼:“嘴贫。”讲完话便回过身,自顾自朝前走。

    这一声软嗔,甜蜜蜜,有弹性,像橡皮糖跳在耳膜上,听得林思博神清气爽,抖抖肩又屁颠颠跟上。

    夏琋的嘴角就没撇下去过,不知道为什么,和林思博在一起,四肢百骸都变得自在轻快,很像重回学生时代的初恋年华。

    这种情绪一直维持到夏琋在地下停车场看到林思博的座驾();。

    玛莎拉蒂gc。

    喝喝,三叉戟瞬间戳爆脑洞。

    幻觉结束了,有几个还在上学的穷小子初恋能开得上这种车,手把手重新回到物欲横流、纸醉金迷的都市世界吧。

    坐上副驾驶座,夏琋矜持地把包放到腿面,笑容也收敛了不少。

    好险,差点就忘乎所以。

    她们这个层次的女孩都这样,顺理成章地拜金,但对财富仍有挥之不去的敬畏。

    跑车上路,夏琋闭眼,在心里感叹,这震耳欲聋的马达声啊,听起来真他妈爽。

    **

    林思博一直把她送到楼下,他是个绅士,上下车都先来副驾帮夏琋开门。

    夏琋下车,整理好裙子。她站在车边,得体地笑着,没吭声。

    林思博说:“我今天很开心,”他的语气很真挚:“希望还能一起出去玩。”

    夏琋模棱两可地应下:“有空就可以呀。”

    相伴而行时,那么无拘无束,可现下道别,却凭空生出难言之感。

    林思博在原地站了一会,手快不知道往哪摆。再不舍也终究要离开,他抿了抿唇:“那我先走了,再见。”

    夏琋小幅度挥手:“拜拜。”

    林思博重新坐回副驾驶座,降下夏琋这边的车窗,又传递出来一个明亮的笑容和直白的信号:“我说的再见,是还会再见面。”

    “我知道。”夏琋自然懂他的意思。

    车里的大男生笑得更开心了:“回去还能联系你吗?”

    “当然可以的。”

    ……

    望着跑车轰鸣远去,夏琋才悠然转身,她捏拳,yes!胜利!就是这个感觉!猎物掉进蜜罐,只等着她拧上盖子。

    真的久违了。

    夏琋感动的快要流泪,她哼着小曲,趾高气昂上楼。

    才跑到二层,手机就响了,她从手提袋里掏出来一看。

    是林底迪,是有多喜欢她啊,才分开不到两分钟就受不了?

    等铃音快到尾声时,她才按下通话:“喂。”

    “夏琋,是我,林思博,我有句话还忘了说,”他叫出她的名字,声音在听筒也愈显清亮,好像沾上了初春的雨水:“和你在一起很开心,我说真的。”

    我知道啊,像我这么可爱又好看的人,跟我在一起怎么会不开心?

    夏琋在心底大言不惭,嘴上却捧着对方。她晃着包往上走,笑眯眯回:“是和你一起很开心。”

    “我都不能好好开车了。”

    “为什么啊?”

    “我不知道,也许太兴奋了();。”

    “好啦,快回去吧。开车要好好看路,知道吗?”虽然有些哭笑不得,但夏琋还是说着暧昧的关切话,回应着林思博的热忱。

    “我会的,我不打扰你了。”

    “嗯。”

    “那我先挂电话?”

    “好。”

    “要不你先吧,我现在不太想挂电话。”

    这熊孩子……夏琋合不拢嘴:“回去还可以发短信,聊微信,你……”

    夏琋拐了个弯,正要沿着楼梯继续上行,陡一抬眼,跳跃的字眼瞬间被堵回喉咙里。

    她看见了一个人,一个快半个月没见上一面的人。

    易臻。

    他往楼下走,见到夏琋,也是一顿。

    夏琋的嘴角微微一僵,随即上扬得愈发灿烂,她对电话那头言笑自若:“一样可以找到我的啊,你现在专心开车,回家,好不好?”

    “好。”一剂定心针打过去,那头的林思博,乖巧地结束对话。

    夏琋把手机放回包里,她的视线从易臻身上轻忽忽一扫而过,而后拾阶上楼,目不斜视地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她裙摆翩跹,身姿袅娜。

    就这么擦肩而过,连一个招呼都没打。

    仿佛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他们才初次见面,而他就是个路人甲。

    易臻接着往下走,出了楼道,新鲜的空气涌过来,他胸口的那些无名郁结才稍微淡去了些。

    易臻望向远方,外面暮色沉沉,天边只余微弱的夕光。

    他拿出手机,想看看时间,却发现了一封新邮件提醒。

    点开来后,易臻当即站定。

    这是一封意料之外的跨洋邮件。

    来自他那个大半年没主动联系过彼此、名存实亡的异国恋女友,陆清漪。

    “alan,

    好久没联系你了,不知你在国内过得好不好,听说宁市今年的天气忽冷忽热,你要保重身体,注意休息。

    我现在在美国很好,并且遇到了一个真正爱的人,他是白人,有着太阳一样的笑脸,我非常喜欢他。

    所以,我正式向你提出分手,并不是需要你同意,只是认为有必要告诉你。

    祝万事顺利。

    eva.”

    她的语气依旧平和、关切,与起初恋爱时无异。

    易臻平静地浏览完信件内容,很奇怪,近十年的感情,他没有难过,没有愤怒,只有解脱,如释重负、彻头彻尾的解脱。

    易臻在回信栏里打下“ok.”,当即又删了精光。

    他关掉邮箱,按黑屏幕,独身一人走进夜色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