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夏琋回到家,带上门。

    她不忙换鞋,只是靠在门板上,急剧的心跳让她只想尖叫。

    我操,好爽——

    太他妈爽了——

    认识易臻这么久,她第一次这样痛快,脱胎换骨淋漓尽致的痛快。

    就该如此。

    其实与易臻相遇在楼梯的电光火石间,夏琋就在脑子里预设了三条方案。

    到底是笑嘻嘻说着电话和他点个头就过去,还是挂了电话若无其事如街坊邻里一般打个招呼,又或者就是刚才那种,熟视无睹走过去。

    夏琋最终选择了第三个,哪怕看上去不太礼貌,可那又如何?尽管他曾赠她厚礼,那也只是公事上的投桃报李一笔勾销,和私人恩怨并没有任何关系,离开了guardian,她换了心情,换了目标,他们就是陌路人。

    多简单的道理。

    夏琋走回厨房,给自己倒了杯凉水,和空气干杯,她大吼一声“尽兴”,一饮而尽();。

    **

    接下来一段时间,夏琋会不时地陪林堂弟约个会逛个街,但她并非有求必应,随叫随到,五回里面答应一回就可以,她不想给对方一个自己很好约也很闲的差印象,哪怕她的确闲出水天天在家打游戏。

    林思博对她很感兴趣,她清楚知道。只是,和男人相处是个技术活,像林小弟这种还躺在摇篮里的稚嫩小宝宝,什么时候闹凶了,去摇摇挂在他上头的小玩具就好,让他开心让他笑,就是别让他够到。

    林思博是阔绰贵公子,每回出门都挥金如土,隔三差五会给夏琋买个起码五位数的东西,夏琋也欣然接受,只是转头就用巧妙的方式再还回去一个等价商品。

    一来一去,互不相欠。

    她最怕和这些富二代之间产生什么金钱瓜葛,尤其那种大数目的,想起来都睡不着觉。

    忙着和林小弟撩骚,夏琋早把对门贱男抛却脑后。

    猛一想来,她感觉自己好像很久没见到过易臻了。

    打开易老驴的朋友圈,依然空荡荡,不留一点蛛丝马迹,叫人无处可循。

    同理,她对易臻也是这样。

    现在很不错,只是,想起易臻,难免会有几分空落。

    就像玩手游,一关接一关完成任务,但有个关卡特别难,道具加时都无法突破重围,只能先跳过。可每回打开游戏,她最先注意到的还是这关,它在一群闪亮的标记间灰不溜秋,却更加醒目,让人手痒痒的,想要花精力再进去试一把。

    夏琋就是这种情况,但她在努力克服着自己的强迫症。

    至于易臻……

    他还是老样子,过去什么样,现下就还是什么样。他真正恢复了单身状态,说是单身,其实早两年前,他回国工作后,就和陆清漪联系甚少。

    当年外出求学,他们分道扬镳,早该料到这种结果,强撑着,拖延着,大抵都是学生时代的那些依赖和回忆在支持。再多感情,终究经不住光阴的冲刷、距离的撕拉。

    去年年假,易臻曾飞去美国见过陆清漪一面,几天相处,他能清晰察觉到她的异样,也多少能猜出缘由,但顾念旧情,易臻没急于拆穿。临别前,陆清漪以异地恋为由,对他甩脸发了通脾气,大哭跺脚摔东西把他连人带行李往外赶,可她连心里的得逞都没掩饰得体。

    等了八个月,她自己主动坦诚,易臻反倒松了一口气。

    松口气,是好听的说法。

    这些年,就算摸不到,陈旧了,都快忘记长什么样,但多少是个陪伴和念想。

    男人也不过那回事,本该是自己的东西,被旁人占为己有,总归会有不舒服。

    所以,收到分手信之后几天,易臻的情绪一天比一天差。用一句酒话来说,就是后劲上来了。

    他想,这些不快应当归咎于陆清漪。那个女人,说分就分,干脆果决,兵不血刃,反倒自己像个娘们一样磨磨唧唧。

    找了个休息日,易臻把自己身边还留有的陆清漪的全部东西收拾妥当,打算一并扔了或卖了。

    在书橱最下层的抽屉里,他找到当初大学时代收藏的一些影碟,他并没有集票的爱好,可他每看完一部自认为不错的电影,都会买来正版影碟,以便于下一次回顾();。

    纸盒子里,排在首位的是《肖申克的救赎》。

    易臻把它取出来,拿在手里。装整妥当的缘故,碟片上没沾一点灰,晶亮得像是崭新的一样。

    这是他和陆清漪一起观看的第一部影片。

    那年他才大二,农大有校园影院,每周五晚上会安排播出一部佳片。

    有天课后,易臻无意间看到了告示栏上面的《肖申克》海报,他久闻其名,便燃起兴趣。

    周五晚间,他提前到场买票,准时进放映室,看电影的人不少,但多是成双成对的小情侣,只有他,孑然一身。

    片头刚过,有个女孩悄无声息坐到他身边。

    ……

    碟片很干净,但易臻还是用干布擦拭了一番才把它放进dv机,读取中,电视机荧幕倏地暗了下去,再亮起时,他走去沙发旁,关掉了顶灯。

    熟悉的女中音哼唱一瞬间流进耳朵,恍若隔世。像一场开始,又像一场终结。

    开篇就是深沉黑夜,一个男人颓唐地坐在同样漆黑的车子里,神情写满失意与不甘,他拿出一只布包,里面装着□□和子弹。

    也是这时候,他旁边的女孩小声说:“他是被冤枉的。”

    防不胜防的剧透党,让易臻的观影兴趣顷刻减去一大半,他颇为恼火地侧眸,视线却无意撞上了一张柔美的侧脸。

    光影交汇流转,陆清漪就这样,第一次出现在他眼前。

    生活亦是剧本,你永远猜不到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因为这部片子带来与陆清漪的初遇,以至于后来的易臻,对《肖申克》的感情都极为特殊,连原著都啃烂。

    无论何时,何种场合,再接触到它,他的脑海中就能够自动跳出下一个画面,复述下一句台词。

    电影是个好东西,人们不必参与其中,却也能有所感。

    每个阶段能悟出的东西更是不同,可是,实在太熟悉了,每一幕,易臻都看得几近麻木,兴味索然,一分缅怀之意都没有。

    剧情放映到男主人公爬出监狱下水道和排泄管,一头扎进泥水,他蹒跚前行,而后渐渐挺起了肩膀和胸膛,他解放一般脱光上衣,大笑着拥抱雷电和风雨……

    没一会,音响里再度传出耳熟能详的英文旁白——

    「我不得不提醒自己,有些鸟儿天生就是关不住的,它们的羽毛太美了,当它们飞走的时候,你会觉得把他们关起来是一种罪恶,但是,你住的地方,仍会因为它们离去,而显得黯淡和空虚……」

    易臻逐渐僵起了上身。

    万籁俱寂,易臻一动未动,比满屋子的植物还要安静。

    也是这一刻,他心跳加剧,轰鸣若雷,胸腔里全是连自己都措手不及的震荡。

    因为,这段念白,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并不是陆清漪。

    **

    几天后,易臻的一个大学室友来宁市出差,约他出来喝酒();。

    下班后,易臻把车留在学院内,打车去了约好的酒吧。

    时隔几年再聚首,两人却也不觉生僻和尴尬。

    室友毕业一年就放弃兽医这行去做生意,现如今,那个意气风发的瘦小子已然成为大腹便便的奸商。

    刚一碰面,他就一把揽住他大呼小叫:“老易,你怎么一点都没变!”

    易臻失笑:“要变得和你一样还得了。”

    “妈的,你小子,嘴巴还是这么欠。”

    酒吧里混乱喧嚷,灯光,烟雾,形形□□的男女,强劲的音乐和鼓点几要将地面震裂。

    易臻和朋友找了张吧台坐下,他的穿着和气质都格格不入,却总有路过的女孩对他抛媚眼,全是因为一副好皮相。

    朋友点完单,没一会,两杯酒被服务生送过来,晶莹的液体似能发光。

    室友点了根烟,哪壶不开提哪壶:“老易,你和陆美女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一听这话,易臻瞬间兴味寥寥,但还是如实答:“我和她分了。”

    “分了?不是吧,怎么就分了?我还等着喝你们喜酒呢。”

    “就分了。”

    室友吐着烟圈:“唉,分就分吧,男人么,找对象还不好找嘛,尤其你这条件,送上门的不会少。”

    ……

    酒吧里吵得慌,外加室友那不合时宜的问题,致使他心情大打折扣,闲聊了一个钟头,易臻实在不愿多待,捡了个借口说自己头晕。

    室友说:“一看就来少了,喝酒也不行。”

    易臻点头认同,是是。

    室友也不强人所难,提上包和易臻出去。

    到了外面,易臻才觉得稍微舒适点,稍一抬眸,他捉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

    声音也咋呼呼的,分外耳熟。

    易臻不由往那多看了两眼,是个身着红裙的女孩。

    她的裙子甚是暴露,露出大片雪白的背脊。她一手晃荡着手提袋,一手敲着身边的高个男人胳膊,笑嘻嘻的。乌黑的鬈发像水里的藻,随着她的动作不断摇曳,光线太暗,易臻辨不清她的具体五官,所以也无法完全确认。

    饶是心中疑虑重重,易臻也没一点想要上前一探究竟的兴趣。

    室友循着易臻眼光,也瞄见了那个红裙女郎,不禁调侃道:“喜欢啊?喜欢就去抢,这儿是酒吧,喜欢的女人都能带走,各凭本事。”

    易臻轻笑,摇头。

    **

    易臻打的回家,他在小区门口下车,自己往家走。

    才到楼下,就见单元门外面停着一辆敞篷玛莎拉蒂,与此同时,易臻也确定了一件事,刚才在酒吧门口见到的女人,正是夏琋。

    老远就能看到副驾上面那抹跳动的鲜艳的红,不用多想,也能脑补出她的搔首弄姿言笑晏晏。

    驾驶座上的男人长什么样,他压根懒得看();。

    这阵子,他几次在阳台看到这辆车,俯瞰过去,每一次,501都从里面款款而出。

    途经那辆车时,易臻置若罔闻,可他仍旧无法忽略夏琋愉快的笑声,它相当刺耳,让他很不舒服。

    不知是不是酒意作祟,楼道门合拢的那一瞬,有股无名火突然窜进他神经,沉淀的思绪也随之活络,易臻开始困惑,这种极端情绪到底源自何处。

    但很快,他就清楚了,几天前那个独自观影的晚上,他就清楚地知悉了,那一瞬间的久别而生疏的动荡,全部来自夏琋,无关过往。

    对门那个极爱折腾的毛丫头,不再烦扰他,换成了其他的可怜虫,按理来说,他应当庆幸和解放。

    可事实却是,他并没有多高兴,他从未预料过,她在他乏善可陈的生活里,早已占领高地。

    她肆无忌惮地栽下花朵,抛洒糖果,像小狗那样留下自己的气息和标记。

    只是他一时疏忽大意,任由她在他四周筑起了无形的墙,在这面墙里,她向他呈现她的表演,独角戏,叽叽喳喳,所有的舞蹈都围绕着他在跳。

    她的舞步毫无章法,但还算有趣,他看得兴味盎然,殊不知这是陷阱。

    以至于后来她飞出去了,一点点把他两旁的砖石搬走,到别人那儿重新堆砌。

    他以为自由了,回头看,却是一片白茫茫的空旷。

    易臻停在五楼过道,不由轻笑。

    他开始思考,是不是应该再干点坏事,好回到原本熟悉的地方去,反正他现在一身轻松。

    易臻微微眯起眼,他想回到墙里了。

    **

    夏琋和林小弟道别,这小男孩最近都不肯自己先走,得看着她转身上楼才发动车子。

    到底是家教好,又或者因为太喜欢,所以不敢无礼地靠近,他从未提过出格的暗示或要求。

    这点让夏琋很受用。

    林思博的尊重,让夏琋都产生了一滴滴想要和他好好交往下的打算啦。

    楼道的灯,伴随着她轻快的步伐,一层层明亮起来。

    快到五楼时,夏琋瞥见走道里站了个人,定神一瞧,竟是数日不见的易老驴。

    夏琋的心咯噔一下,一瞬间蹦出无数疑问,他怎么在这?为什么不进屋?没带钥匙?难不成出来抽烟?没烟味啊?

    不管了。

    夏琋坚持贯彻不搭理方针不动摇,她挎好包,撇下嘴角,吊起眼尾,不动声色往自己家门口走。

    走近后,她发现易臻倚墙,正看着自己,他的眼神很怪异,怜悯而讥讽。

    好像在看一个被扒光示众的坐台小姐。

    这个眼神让她莫名恼火,但夏琋还是坚持着,咬紧牙关,千万别说话,淡定地开门,回家。

    她拧着钥匙,手搭住把手,就在这一刻,她听见后面的人懒洋洋说道:

    “你换得还挺快啊();。”

    他说得不屑一顾,却轻而易举地点燃了夏琋心里的□□。

    她背对着易臻,不假思索回道:“奇怪了,我换得快关你什么事,我爱喜欢谁喜欢谁,今天喜欢你,明天喜欢他,都是我的自由。”

    钥匙串被夏琋勾在手里,她随意晃着,叮当作响,等她再翩然回身直面易臻时,她唇边噙满了鄙弃的笑意。

    好像在看一件早已丢进垃圾桶的东西。

    夏琋那些露骨的轻视,让易臻想到了很多事,有关陆清漪的,有关夏琋的。

    他问她:“你们女人都这样么。”

    夏琋迅速从这几个字里拎出线索,找准重点,精确无误地攻击回去,她的嘴皮子耍出了新高度:“啊呀,易大院长,易大教授,易大医师,怎么突然这样说呢?”

    她蹙起了眉心,那故作心痛的神情和口气,要多贱就有多贱。

    “怎么,被女人甩了吗?”

    “你之前不是特看不惯人往你那贴么。”

    “姿态那么高,还不是一样被人甩?”

    讲真话,她早就想痛痛快快和易臻撕场逼,最好能再抽他一巴掌。

    从第一天见到他起,她就在期待这一刻,她要把他曾经插在她心口的那些令她呕血的飞镖,一只只全部用力扔回去。

    然后笑眯眯地看着他体无完肤。

    易臻愈发阴沉的脸色更加激起了夏琋的求胜心。

    她扬唇一笑,像深夜里狡猾而嚣张的小精灵:“唉——真把自己当什么男神了吗?告诉你哦,我们女人,也就是玩玩而已,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女人可聪明啦,天底下男人多得是,干嘛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呢,你说是不是?”

    “不要这样看我嘛,”夏琋无辜地嘟嘴:“我说得虽然不好听,但都是大实话啊,忠言逆耳利于行……”

    话语的分贝一度度弱下去,因为夏琋明显感知到了男人的动怒。

    并且他已经向她走了过来。

    挖靠,易臻不会要揍了她吧?!

    毕竟男女在身体上面的战斗力悬殊,夏琋有点怕,她赶紧回身拉自家的门,打算闪进去,改日再战,先跑再说。

    可她另一只手臂已经被易臻拉回去,她踉跄两步,人登时换了个方向,被他恶狠狠抵回墙边。

    肩膀猛地撞上坚硬的后壁,夏琋疼得嘶气。

    等她再抬起头,眼前是易臻近在咫尺的脸,他浑身的力量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再说几句试试?”他语气平稳,好像气到了极点反而平息,又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可他的声线比以往要低,也更清晰,是威胁,又极具诱惑。

    夏琋心扑通扑通直跳,但她不愿屈于下风,她挑起眉毛,仍在嘴硬:“我说的难道不……”

    话音未落,易臻已经扳起她下巴,堵住她想要发出的全部声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