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你在这干嘛?”

    夏琋一愣,迅速从脑内搜刮出借口:“家里太闷了,开门通风。”

    她跪在原地,稍微挺直上身,这样显得自己底气足一点。

    “顺便玩会电脑,”夏琋把手搭到笔记本盖子上,有些欲盖弥彰:“你呢,要出去么?”

    易臻颔首,客气答道:“嗯,吃饭。”

    “哦……”夏琋违心地抿着唇,笑肌僵到快开裂了。

    稍作停留,易臻说:“那我先走了。”

    他的黑色的鞋尖换了个方向,接着便是502大门被关上的声响();。

    从易臻出现的那一刻起,夏琋就在酝酿一个计划,眼瞅着男人要调头离去,她匆忙喊住他:

    “易先生,等一下。”

    易臻回身,仿佛在问什么事。

    夏琋两眼弯弯,像只谄媚的招财猫:“能不能……借用一下你家wifi?我的路由器坏了,现在有急事需要用网。“

    总算问出来了。

    夏琋长舒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屏息已久。

    开口求人,其实也没那么难嘛。

    “可以。”易臻不假思索同意。

    这么快就答应了?夏琋仰脸看他:“真的?”

    楼道里的限时感应灯已经熄灭,四方晦暗,从夏琋的角度看来,只能描摹出易臻锋利的五官轮廓。

    他小幅度地点了两下头,问:“你用多久?”

    夏琋习惯性扒着手指:“你放心,不会用多长时间,最多三个小时。”

    “嗯。”

    “密码多少呢?”

    “小写y点1510点0506大写z。”

    也太复杂了吧!想得出来才有鬼啊。

    夏琋对数字不敏感,她单手撑脸,扁嘴回:“我没听清,你能再报一遍吗?慢一点。”

    “小写y点1510点0506大写z。”易臻放慢语速,重复了一遍。

    连上了!仿佛注入一针兴奋剂,精气神重新回到夏琋身体里。

    她发自肺腑笑了,忽然之间觉得这个新邻居可能并不像初次碰面那般恶劣。

    她语气里有轻快的翅膀在扑簌簌拍打:“谢谢你了。”

    “没什么,回头按照外面网吧的收费标准付给我就行。”易臻轻描淡写。

    “……啊?”夏琋怔住。

    “下次借网直接开口,不用行此大礼,”易臻从上至下扫视夏琋:“早上在医院也没这样么。”

    他撂下这样一句话,头也不回下楼。

    夏琋一脸懵逼,但她极快反应过来,易臻是在嘲讽她维持许久的跪姿……吗?

    等会,早上?医院?他认出她来了??

    难怪蹭个网还跟她收钱,那他装个毛线?中午不还是萍水相逢一派和气其乐融融各回各家吗?

    还有他刚才说的那叫什么话?

    夏琋的思绪百转千回,终究气得胸口疼,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迫切地想要追上去暴打易臻一顿,往死里揍。

    无奈正事要紧,大女人能屈能伸,她素颜一样很美。

    夏琋搓了两把头发,重新登上扣扣,狂风骤雨般敲打键盘:

    “鱼();!我有网了!视频!”

    **

    八点半,shahi’准时上新。

    网店的每一次出新,曝光率和关注度都至关重要,所以微博的转发抽奖活动尤其不能落下。夏琋设置的奖品基本厚道实在且贴近主动,比方说这一期,一等奖任选五件,二等奖三件,三等奖一件。

    对于就是奔着衣服来的粉丝而言,免费获取乃最佳福利,因此大家的参与热情也很是高涨。

    半个小时过去,这条宣传博已经有三千多转发和接近一千的评论。

    夏琋满意地阅完战果,关上电脑。

    忙完这一波,已经过去近三个小时,夏琋长舒一口气,背后已是大汗淋漓。

    她摸到脚边的手机,微信上有俞悦发来的最新消息。

    子非鱼:这期不错啊,那件修身的针织半袖也卖得太好了,十分钟下架。

    shahi:我家店本来就是要秒的好不好,回头现货发完了请你喝酒。

    子非鱼:你别谢我,应该去谢谢对面。

    不提他还好,一提起来夏琋又满肚子火。

    shahi:……谢什么谢,那种贱男。

    子非鱼:又怎么了?人家都让你蹭网了。

    shahi:你以为我没谢吗?结果呢,他说什么?

    夏琋按着语音按钮,将手机贴近唇边,学起易臻的口气:“回头按照外面网咖的收费标准付给我就行?就那几块钱也好意思要?”

    子非鱼回了个捶地笑的表情。

    shahi:小s冷漠.jpg

    子非鱼:那个易医生真和网上评价的一样帅?

    shahi:你要听客观评价还是主观评价?

    子非鱼:当然客观评价,你跟他有世仇,吴彦祖也能被你诽谤成郭德纲。

    shahi:挺帅的,像混血。

    子非鱼:当真?

    shahi:嗯。

    子非鱼:有对象吗,没对象把他介绍给我,他很有趣啊。

    shahi:不行!

    子非鱼:理由?

    夏琋眯了眯眼,鼻腔里溢出冷哼,叩字:先让我玩玩,玩完了你来接盘。

    子非鱼:你又想干嘛?

    shahi:放心,我不玩多久。等着。

    **

    房门被叩响的时候,易臻刚冲完澡,站在茶几边上切换电视频道。

    他下班后无事可做,和大多数男性一样,就爱看个中央五套体育赛事。

    他的头发还没干透,一滴水珠沿发梢下滑,刚好坠在遥控器上();。

    拇指虚停在数字“5”上面,易臻转头看向大门。

    来人已经不再敲门,转战门铃,叮咚叮咚,闹得他心生厌烦。

    易臻随手用浴巾揉了几下头发,撇开遥控器,走向玄关。

    电子监控屏里投射出女人灰白的面孔,正眨着眼凑近猫眼张望。

    是住501那姑娘。

    在他这里,简称501,代号501。

    易臻不忙动作,在原地站了会,刚洗过澡的他,独自一人,也就闲散地耷着肩,自然而放松。

    十秒后,他不急不忙拉开门,没等视线聚焦到对方脸蛋上就问:“什么事?”

    501咧嘴,笑得小白花般清纯无害:“易医生,我是来交网费的,六点到九点,三个小时,按照外面网吧的标准,一共九块钱。”

    她讲话的时候,易臻余光里似乎有抹扎眼的红在轻晃,他定睛一看,哦,是口红,501居然还化了妆。

    身上依然睡衣,不像出去的样子。

    大半夜特意涂得跟吃人一样,就为了给对门几块钱?

    易臻不动声色,钱呢。

    501完全没有停下来的*,开始扯别的事,小嘴皮子耍得飞快:“易医生,今早那件事是我不对,那会我太着急了,被吐了一身,情绪激动,所以言语上也有一点点小偏激……”

    易臻眼皮微磕,听她说,看她还能说出什么名堂。

    “所以你别往心里去好不好?”她的眼角眉梢无辜下垂,瞳孔泛光,看上去楚楚可怜。

    易臻有点不耐烦了,面上还是维系着好整以暇:“行。”

    所以,网费呢。

    “易医生,你人真好!”501张大眼,脸蛋上乌云放晴。然后她单手探进睡衣口袋,应该是要掏钱。

    终于结束了,易臻暗地里松口气。

    结果她拉出来一只手机,有点为难道:“易医生,我包里全是一百的,没零钱,让你找钱又好麻烦你,可以给你微信转账吗?”

    她说得滴水不漏,可易臻无动于衷。

    “可以吗?”二次请求,恳切得很。

    须臾,易臻吐出一个字:“嗯。”

    话罢回身走去茶几,再过来时,他手上已经多支手机。

    “我们俩手机一样呢。”

    501开始套近乎,笑得得体妥帖:

    “你手机号码多少?我加一下。”

    小毛丫头,还想一石二鸟一箭双雕?

    易臻目光微黯,当即婉拒:“我手机号搜不到微信。”

    501闻言,顿了顿,下一秒就探过来部分上身:“那我直接扫二维码吧。”

    女人的陡然凑近,致使易臻的鼻端萦上了几分香气——很明显的外用香水味();。

    此情此景之下,大多男人的反应无外乎两种情况:要么趁机缩短间隙来点肢体擦碰占些小便宜;要么绅士地划开距离男女授受不亲。但易臻没有,他还是不挪身子,眉毛都不带挑的,只是调出自己的二维码,隔空递过去。

    “诶好,”501瞄准他手机屏幕,嗒一下:“he,你微信名字也是英文名么?”

    套近乎x2。

    易臻快控制不住地想要轻扯嘴角以表达自己的嘲讽之意了:“是化学元素,氦。”

    显然501对这种理科话题毫无兴趣,继续自说自话:“我加你啦,shahi宝宝后缀一朵小樱花的就是我。”

    易臻通过。

    加上之后,501立马低头,睫毛忽闪忽闪,好像真的很专注地在给他转钱。

    手机轻震,易臻垂眸去看,一个刻意为之的红包,还配着恶意卖萌的“谢谢^o^”。

    套近乎x3。

    易臻领取红包,不多不少,九块钱。

    此刻,门口的人露出标准的八颗牙,特通情达理,又貌似开玩笑说道:“好啦,加你微信就是为了付网费的。可能有些唐突了,你要是感觉不舒服可以删好友,移到黑名单都不要紧。”

    “那,你早点休息。”她挥挥手机以示道别,转脸离开。

    易臻注视着501进到屋内,才把自家门带上,走回客厅。

    中途,他驻足,过滤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特意化了妆,还想方设法要走他联系方式。易臻基本捋清她的意图了。

    这点小九九也配入他法眼?男人勾唇叹息,小幅度摇了摇头,往沙发走去。

    501里。

    夏琋关上门,踹飞拖鞋,赤着脚一路跑跳回卧室,倒向柔软的大床。

    她与天花板面面相觑了一会,不由冷嗤,男人么,假以姿色,瓮中捉鳖,不外如是。

    她瞥瞥床头的云朵闹钟,趁热打铁,说个晚安吧,嘻嘻。

    夏琋翻了个白眼,点开微信。

    he?

    氦?我看是呵、呵,装逼。

    她往对话框里打字:易先生,今天真是麻烦你了,晚安,好梦。

    发送。

    一行灰色小字瞬间跳到屏幕中央,它横在空荡的白色聊天背景里面,格外刺眼。

    ——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

    夏琋从床上撅起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操。

    拉黑了。

    还真把她拉黑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