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光鲜宅女 > 第三十一话

第三十一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恋爱一周,夏琋发现自己过得太堕落了,和易臻两个人不是吃就是睡,不是睡就是干。

    她恨不得每时每刻都跟他黏在一起,回过头就可以亲他,拥抱他,在他怀里撒娇发嗲。

    找了个中午,夏琋梳洗打扮好,叼了根冰棍,给易臻发微信。

    shahi宝宝:老驴老驴,我好饿。

    过了一会,易臻回她:你整天饿

    shahi宝宝:就是饿,快饿死了();。

    易老驴:哪饿

    ………………………………

    夏琋真想一拳锤死这个大色狼,他的学生和同事知道他私底下这样龌龊吗?

    指不定这会正道貌岸然、一脸严肃地坐在办公室翻书呢。

    夏琋不和他在内涵话题上多做纠缠,直奔主题:我想去你那吃午饭。

    易老驴:想吃什么,我去预约。

    shi宝宝:食堂啊,好想看看农大和我们美院食堂有什么差别呢。

    易老驴:[微笑]

    一个分外洞悉的笑容,分分钟就摸清了她心里的小算盘。

    shahi宝宝:你这么笑干嘛?

    易老驴:我不在学生食堂吃。

    shahi宝宝:那你在哪吃?

    易老驴:教职工食堂。

    shahi宝宝:不一样吗?

    易老驴:园丁和花朵能吃的一样么。

    shahi宝宝:难怪呢,你们*阶级是不是比我们底层学生吃得好多啦?

    易老驴:不清楚。

    shahi宝宝:我要去!

    易老驴:不行。

    shahi宝宝:为什么?

    易老驴:极少有男教师带女友吃职工食堂,有炫耀之嫌,还略显抠门。

    shahi宝宝:那这样行吗?我装陌生人,坐得离你三桌远,我真的只是想吃食堂,怀念一下青春的味道。

    易老驴:你有卡么。

    shahi宝宝:饭卡?

    易老驴:算吧,职工食堂都是刷卡入内,刷卡买饭。

    shahi宝宝:现金不行么?

    易老驴:不行。

    夏琋把手边公仔当易臻一样愤愤搓揉,这头倔驴,就这么不知变通死要面子?

    shahi宝宝:哼,那我不去教职工食堂了,满意了吗,左一个借口右一个理由的,还不是不想在学校见到我,怕别人发现我。我决定了,去学生食堂吃,学生食堂总能用现金吧。

    易老驴:出去吃,吃完带你在学校逛一圈。

    shahi宝宝:我不,我就要吃食堂,我今天和食堂杠上了。

    易老驴:随你。

    妈个鸡,夏琋吹气,把手机撂到一旁。

    太过分了,是认为她很拿不出手吗,不给她一点跑到他工作场合宣布一下所有权的机会();!

    他肯定是故意的。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再说她夏琋又不是头一回摸老虎尾巴。

    夏琋当即行动,她换了条米色露腰连衣裙,小白鞋,把一头浓黑如瀑的长发往外一撩,就风姿绰绰地溜去了农大。

    等到那时,临近学生下课时段,食堂里已是人声鼎沸,熙熙攘攘。

    跟着标牌的指示,夏琋很快找到了出售饭票的地方,买好现金券,而后拿起消毒柜里的餐盘,跟上了学生部队。

    又不是没做过大学生,所以夏琋办起这些来,很是驾轻就熟。

    打饭长龙在龟速移动。

    夏琋无所事事,掏出手机,想拍张图发给易臻,耀武扬威。

    但细思过后,还是及时打住,怎么能现在发,等她买好四个荤菜,吃完回到家之后,再传过去跟他炫耀,寻衅滋事。

    此外就是,要找个男生多的桌子当背景板,才能起到刺激效果。

    等了好一会,夏琋终于搞定了自己那份。

    糖醋排骨,蜜汁鸡翅,水煮肉片,菠萝咕咾肉,哦,她还顺便端走了一蛊鲫鱼豆腐汤。

    附近的少男少女们都盯着她,惊讶于一个白高瘦美,居然一次性能吃这么多……

    果断无视这些没见识的小家伙,夏琋端着饭盘,开启高速率扫描寻找目标,专门锁定那种三个男生坐一块相谈甚欢的小饭桌。

    很快,她找到一个,端稳餐盘兴致勃勃往那走的时候,她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肯定是她家老驴。

    千方百计不让她过来,现在还不是食不知味地打电话给她,德行!

    夏琋挑唇一乐,把餐盘随意搁到一旁桌上,掏出手机,举起来看。

    嗳?不是他啊……

    是好久没联系过她的林岳,林思博的堂兄。

    夏琋有点小失望地接起:“喂?”

    “老夏么,”林岳语气听上去并不大高兴,至少不如以前那般谄媚狗腿:“这几天忙什么呢,也没见你微博上新啊。”

    夏琋一下就猜到他此举目的,绝壁是要帮自家小弟讨个说法来的。

    “不忙啊——”夏琋并不心虚,口吻轻快随意:“倒是你,大忙人,怎么有功夫给我打电话?”

    林岳见她心情如常,回道:“就想来问问你和我家小堂弟发展得怎么样了。”

    “你还有空关心这个,看来以后不该叫你小林子,该叫林媒婆。”

    “行了,行了,难听,”被她这般调侃,林岳再装不出严厉的样子,只急吼吼说:“你和林思博怎么回事?前阵子不还好好的嘛。我昨天去宁市开会,顺道见了他一趟,我看这小子精神不振,瘦了一圈,一问才知道,说你不和他联系了,每天茶不思饭不想。我这当哥哥的能不心疼吗,而且你又是我给介绍去的,你跟我说清楚,怎么回事儿?”

    夏琋手搭在桌缘:“能怎么回事,我有男人了。”

    “我擦?”

    “恩();。”

    “不是吧……谁啊!我追那么久都没追到,谁这么行?也没在哥几个面前露个脸就得手了?”

    “你不认识,你肯定不认识,”夏琋得意地笑了下:“跟你们不是一个层面的。”

    “你这话我可不爱听,是说我low么?”

    “不,真不是,他啊……”夏琋眯起眼,望向白茫茫的食堂大门,似乎陷入了某种专注的思索,她想要找到一些合适的词汇来概括和评价一下易臻这个人,可惜好半天也没捞出一个合适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我就是喜欢。”

    就是喜欢,超级合她胃口,迷人得一塌糊涂。

    “呦嗬——你这语气还真像沉浸爱河了。”

    “对啊。”

    “拉倒吧,别说了,我吃醋,”林岳把话题拨回来:“继续你跟我堂弟的事啊,你莫名其妙就不联系人家,起码得给个说法吧,好让我弟去开放下一春啊。”

    “知道了。”夏琋垂眸瞥着自己的餐盘:“他不也没联系我。”

    她还以为,那一天买醉后,林思博自愿让她被易臻抱走,带回家,也就意味着他的回答与选择,大家从此一拍两散,天各一方。

    却没想到小迪迪自己躲了起来,万念俱灰、伤心流泪。

    挂电话前,夏琋说:“正好我还没吃午饭,我给林小弟打电话,和他见个面,跟他把话说清楚。”

    “行。”

    “拜——”

    “祝你幸福。”

    “滚犊子,挂你的电话去吧。”

    收起电话,夏琋低头执箸,把几个菜各尝了一筷子,抿了口鱼汤,而后才恋恋不舍地把它们丢去了收盘处。

    虽然有些可惜,但也让它们实现自己身为菜肴的价值了。

    夏琋摇头叹息,拨通了林弟弟的电话,往食堂外面走去。

    **

    易臻在学生食堂里面绕了许久。

    收到了不少学生惊讶的眼神和礼貌的招呼,也愣是没找到夏琋。

    奇怪了,刚才明明在实验室看到她欣然自得地进去,穿得一如既往暴露,像是时刻要扑出去猎艳。

    一结课,他过来抓人,也不过眨眼功夫,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

    针对历史遗留下来的林堂弟问题,夏琋决定主动出击,速战速决。

    她和他约在云端酒窖见面,是市区一家知名度很高,环境也很典雅的空中西餐厅。

    林弟弟欣然应邀,准时出现在那里。

    夏琋让他点餐,他叫夏琋先点,两人相互推拉了很久,林思博才答应自己先来。

    他点餐不算快,有些优柔寡断。

    夏琋手搭下巴,端详了一会小堂弟的清秀小脸蛋,哪有林岳那个大*说得那么夸张,没瘦多少,只是黑眼圈确实比以往要明显,气色也稍微差了一点,估计是想她想得夜不能寐?

    林思博点了一份澳洲和牛西冷套餐,夏琋懒得再挑,选了与他一样的();。

    餐前开胃小点被服务员端上来的时候,夏琋开门见山问:“最近过得怎么样?”

    林思博看向她,答得直白露骨:“今天才稍微开心点,不,是这会才稍微开心点。”

    夏琋粲然一笑:“就你会说。”

    “你呢。”林思博问她。

    “我啊,”夏琋摩挲着高脚杯,以缓解和掩饰自己那几分不自在:“挺好的呀,我恋爱了。”

    啊——

    终于说出来了。

    看似一笔带过,实则心中的大石块总算落地,夏琋暗暗为自己鼓掌。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但很快被小天使的笑容打破:“那是挺好的。”

    他迟疑着问:“是……那天晚上那个人吗?”

    “谁——”夏琋睁大眼,装作脑袋转不了弯,半晌才反应过来的样子:“哦,对,是他。”

    “嗯。”林思博轻忽忽应了声,像是随时都会被空气打散。

    两人没再说什么。

    过了会,夏琋叫他:“林思博。”

    “怎么?”

    “待会牛排上来了,你会好好吃的,对吧。”夏琋没来由说道。

    “……啊?”林思博像是没听明白。

    “人活着嘛,无非两个追求,吃好睡好,别亏待自己最重要。”

    林思博一怔,随即应下:“好。”

    **

    夏琋在厂子里面待了一下午,让自己忙一点,也许就没那个心力对林弟弟愧疚,思念她家那头驴,和反复追究这老逼为什么到现在都没主动来联系她,不好奇她的情况。

    晚上到家,停好车从车库出来,夏琋仰头瞟了眼,502有灯,易臻已经回来了。

    她莫名开心,又莫名愠怒,于是快步上了楼,像一只小喜鹊,要窜过去跟那个人抖羽毛嚷一嚷,再狠啄他几下。

    她停在502门前,先贴到门板上听了听,继而才敲门。

    门很快被打开,夏琋一扑而上,一手吊住易臻脖子,一手在他腹部钉了一拳。

    力道不大不小,足够让男人感知到。

    “干什么,”易臻捉住她作祟的细手腕,敛眼看她,一脸淡然:“一回来就谋杀亲夫?”

    末尾四个字,瞬间点中了夏琋的笑穴,她怕自己忍俊不禁的样子又害得她破功,赶紧抽回手越过去,只留给易臻一个后脑勺,不屑道:

    “你算什么夫,连妾身的午膳都不管不顾。”

    易臻跟在她后面,挑眉:“不换鞋么();。”

    “我是来你家杀人放火搞破坏的,换什么鞋。”

    “杀什么人?”

    夏琋两只手迅速交握,拿捏出一个手.枪姿势,猛一回身,抵在易臻心口:“杀你。”

    她咬字阴森,望向他的瞳眸却清亮动人,像只狡猾的小妖灵。

    “你怕不怕?”她问。

    易臻失笑,陪她演:“不怕。”

    “真不怕?”

    “嗯。”

    “那我真的要开咯——”

    “你开。”

    男人开始步步紧逼,夏琋逐渐身形不稳,往后小退了一步,她严词愠色威胁他:“别动!再动我就开枪了!”

    易臻勾唇,抬臂托住了她的手。他手掌大,五指细长,指节微曲,就能把她大半的“枪身”包在自己手里。

    他腕上一用力,直接将那柄“枪”强硬地挤压到自己胸膛,诱迫她:“开啊。”

    “……”

    “不敢开了?”

    “……”

    没来由的喉头发紧,夏琋心砰砰直跳,她故作扫兴撒手:“无趣,不玩了。”

    然后一溜烟回去换鞋。

    “今天中午在哪吃的?”易臻看着她头顶。

    “不用你管,”趿好拖鞋,夏琋站起身,又凑过去揽住他:“不过我今天中午去解决了一件大事。”

    “什么事。”

    “不告诉你。”

    “哦。”淡淡的。

    “不过,是对我们俩都好的好事情。”夏琋神秘莫测地冲他眨眼。

    “哦……”这一回,易臻拉长了尾音,应得格外意味深长。

    夏琋弯起嘴角:“有什么奖励吗?”

    “你要什么奖励。”

    “我要求不高,口头奖励就好。”她顺势撅了撅饱满的小嘴。

    “口头奖励是吧。”

    “对啊。”

    “好,”易臻颔首:“送你一句话。”

    “切——就一句话?”竖起耳朵:“什么话?”

    男人望着她,沉声吐出两个标准的音节:“。”

    “什么,英文么?不太像呀,哪个国家的语言?还是外星语?我听不懂,能翻译成中文再来一遍吗?”

    “奖励结束,剩余的自己领悟。”搁下这句话,易臻转身去了客厅。

    “喂——”夏琋追过去:“你说的到底是什么啊啊啊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