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二天一大早,林氏那边遵守约定,很有效率地发布了澄清道歉的视频,并且买了水军在半小时之内就把它送上了微博热搜。

    在那个视频里,传播首犯和女主人公均有露面,对夏琋与公众表达了诚恳歉意、和愧疚之情,并承诺会主动去警局自首。

    一经公开,配合前一晚公信力颇高的官方律师函,舆论差不多扳回了八成。

    网络上的键盘侠,大多是跟风墙头草,外加夏琋平常在微博上所展现出来的处事风度让她圈了不少死忠粉。

    此刻她勇于站出来洗冤,粉丝们就争当羽翼,自愿为她保驾护航,一遇到还死咬着不放的黑子,立刻鞍前马后地跑去驳斥和辩护。

    至于金钱方面的赔偿,夏琋未给出具体数字,林家也支付了一笔相当可观的费用。

    本以为会影响六月销量,但出乎意料的是,许多喜爱她家衣服的老粉,都觉得夏琋受了委屈,纷纷掏腰包对她表示支持,同时也有通过这场风波反思自我的一些网友,认为给夏琋带来了不小的伤害,愿意通过这种方式来赎罪。

    短短一周,光马卡龙那身套装,成交量就有一万四,甚至比她以往一期的全部销量还要高。

    措手不及的坏,但又演变成了出人意料的好,这是夏琋未尝预见到的。

    算不算因祸得福?

    夏琋的工作室开始忙得不可开交,她特意从别的厂子借来了一些工人,可仍需没日没夜地加班赶制。

    父母更是忙得废寝忘食,脚不沾地。

    一寸光阴就是上万元钞票,全心全意专注于事业,谁还管那些可能一辈子都碰不上一面的人对自己的负.面.评价。

    夏琋几乎每天都蹲在厂房里监工,越是关键时期,越要抓好质量,不能有一点纰漏。

    现在是“夏琋”这个名字重新站起来,也许还能跳得更高更远的最佳时机。

    她必须要抓稳握牢。

    **

    一个多月后,发完六月新款的第二批预售,夏琋疲软无力地回到家,唔,易臻的家,一进门就像考拉一样挂到了男人身上,不断嚷嚷“好累哦”。

    她已经和易臻「非法同居」了,日常用品什么的全都捧来了他这里,准备在易氏热带雨林里面,正式安寨扎营。

    在她打算完全入侵自己私人空间的那天,易臻再三和她协议:“你的化妆品,护肤品,衣服,包往我这搬不要紧,但你的坏习惯,最好不要带到我这里。”

    “什么坏习惯呀。”夏琋歪脑袋,装无知。

    易臻哼笑:“你自己清楚。”

    夏琋鼻孔朝天,嗤了一下:“不就是懒宅腐脏乱差吗,现在几个女孩没这些毛病,况且我是个美女,你又是我的老公公,老公公对美女老太婆要更加宽容,知道吗?”

    “你错了,”易臻当即否定她:“从规避风险和矛盾的角度考虑,一个良好的同居对象首先要做到一个合租室友应尽的义务();。”

    “好啦,我知道啦——”完全不想理会老驴一本正经的叨逼叨,夏琋慨然应允。

    但很快,夏琋的诸多恶习就原型毕露,六月那批货全搞定之后,她只想倒头大睡十天十夜,好好给自己放个大长假,每天窝在家里吃喝玩乐,哪都不去。

    这段时间欠下来的游戏进度,也要赶紧补全跟上。

    再一次登上“沫小卿”那个号,她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帮主——有没有想我啊——”

    易臻老远就在客厅里,听见自己女友戴上耳机,对着yy频道那边不知是人是狗的家伙们娇声发嗲。

    “快点啊,带老板叫上你们的小卿卿……什么呀,这才夺久啊,我怎么可能手生呢,绝对奶翻全团,管你们吃饱行吗?”

    易臻:“……”球赛都看不进去了。

    准十点,易臻心烦意乱地放下手里的kindle,走到书房:“夏琋,你可以洗漱睡觉了。”

    夏琋对着屏幕笑嘻嘻,见男人进来同她说话,一下没听清,于是摘了耳机望向他:“你说什么?”

    易臻没有再重复第二遍,转身出了门。

    几天后,但凡夏琋的秀娘号一跑到敌对红名玩家多的地方做任务,就被人匿名悬赏,自身属性立马降低10%,下一秒就是被群殴踩尸的命运。

    看着躺地望天的沫小卿,夏琋一脸懵逼:?????

    她最近好像没得罪人吧,谁这么跟她过不去?

    没两天,她就发现了,应该是一个叫“当归”的成男丐帮,但凡她晚上登游戏,某个固定时段,只要不在帮会领地、副本、竞技场、战场等安全领域,都要被这个猥琐丐加仇杀,追着打。

    当归的装备一流,操作也很牛,冷不丁就偷袭,棒打龙跃龙战亢龙完又接一个棒打斜打拨狗……敦敦敦一套连招下来,夏琋基本被虐得一管血见底。

    都快被追杀出阴影来了……

    夏琋在野外都不敢切奶,出副本前必定要先换一身pvp装,走在路上左顾右盼,握稳双剑,时刻做好进战准备,生怕当归会突然杀出来敦她。

    一周下来,她实在受不了,密聊那个当归。

    沫小卿:兄弟,我们认识吗?

    当归没理她。

    沫小卿:那你为什么老悬赏我,杀我?我们好像无冤无仇吧?

    当归:就是看你不顺眼

    沫小卿:靠!你过来,我们面对面好好切磋几场,你别玩偷袭,行吗?

    当归:不行

    我操?

    夏琋当即把当归加入仇人列表,然后把他名字发到帮会频道问:

    这人你们认识吗?一个要饭的。

    [帮会]嘻嘻嘻瓜:有95橙武那个?

    [帮会]沫小卿:对啊();。

    [帮会]东方丫宝:好像是雨休大神的号吧,之前他不是卖号的吗,被人买了,然后就改了名?

    [帮会]沫小卿:我和雨休无冤无仇,也不认识买号的,他怎么老追着我杀?还说就是看我不顺眼。

    [帮会]嘻嘻嘻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摊上事了!!

    ……

    无视帮众的幸灾乐祸,夏琋撑下巴,联想着有关这个贱丐的一切可能性……

    慢慢的,她想到了一个人,以及他最近几天的反常举动……

    夏琋退出游戏,蹑手蹑脚去了客厅。

    易臻果然在坐在茶几边上,专注看着他的笔记本电脑。

    夏琋勾唇,柔柔声唤他:“老驴——”

    男人抬脸,望向他,一脸淡漠,并无惊诧。

    夏琋小跑过去,在他身边坐下,把头枕到到右肩,眼睛时不时瞄向他的笔电:“你最近经常用电脑么。”

    “编书。”易臻给出了一个非常无懈可击的理由,而且他的屏幕上,真的只开着的word文档,里面也是白底黑字、枯燥晦涩的动物医学内容,下方的窗口更是没开任何多余软件。

    “你好厉害哦,”夏琋小幅度鼓掌:“别人玩游戏的时候,你都在搞学术。”

    易臻没有回她。

    夏琋见他宛若无波古井,暗想那个丐哥难道真不是易臻?是她误会他了?

    但她实在想不出还有谁如此动机不纯,特地搞个牛逼大号来专门砍她。

    夏琋还想去别的地方一探究竟,于是把手覆上了易臻他手背,带着他与他的鼠标轻轻滑动,让他无法躲闪她的糖衣炮弹。

    也好让她摸清楚他电脑上是否有她所猜疑的秘密,又或许只是一片空白。

    桌面并没有剑网三图标,于是她点开了计算机,易臻也任由着她窥伺。

    紧接着,点开最近访问位置。

    靠!

    夏琋目瞪口呆,排列在首位的文件夹就是分外眼熟的,jx3。

    真相大白,她扭脸质问易臻:“好啊,你就是那个当归吧?”

    易臻不同她拐弯抹角,坦荡挑眉:“是我,怎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

    “我怎样了。”

    “天天晚上追着我打!还悬赏我人头,过不过分啊!”

    “玩物丧志,不该打么。”

    “休闲娱乐罢了,怎么就该打了?”

    “呵。”

    “你笑什么,”他一声冷嘲让夏琋倍感不适:“我问问你,你一手操作走哪学来的?还有这个号,买来的么?你买了个号专门打我?就为了打我?你不是不玩游戏吗?”

    “我没玩,只是每天固定上去问候家属();。”

    家属两个字令夏琋轻易破功,她失笑:“你有本事和我面对面打啊,偷袭算什么本事?”

    “你说的?”

    “对啊,插旗切磋,等我先切冰……喂!”

    夏琋话音未落,就被男人直接从地板上提起来,抱到了书房,不容许她有丝毫反抗。

    她被他强行架坐在书桌上,她的电脑旁边,她每天玩游戏的地方。

    易臻低头亲她,直接把她肩上的吊带扯开,他的唇舌,沿着脖子一路向下,扫荡她裸.露上身的一切地方。

    肌肤上的气息滚烫,他动作强硬又粗鲁,木头质地硌得她屁股微疼。

    夏琋的身体在发麻、软化,不受控制地……攀住他后颈。

    她被他架高了腿,半个臀部几乎悬空,岔坐在桌边,以完全暴露的姿态,对他敞开幽径。

    易臻稳稳站着,把自己推进去,用力撞击她,顶得她只能上面的嘴嘤咛出声,又不由自主地想要……与他更加贴合,让他埋得更深。

    夏琋阖上眼,满脸嫣红,喘叫愈发慌乱,因为男人就在她胸上嗑咬,肉生生的疼。

    腿部因为男人毫不留情的耸动,和长久的曲张,酸到颤抖,夏琋开始哼哼:

    “易臻……你别……”

    “别什么?”他终于抬起头来,贴到她脸侧,揶揄问。

    “别老咬我那,疼不疼啊。”夏琋怨愤道。

    “你不是奶妈么,”他低哑地说着轻佻话,灼热的气息渗进她耳窝,火一样蔓延过脊椎,快把她烧成灰烬:“不是管饱吗,嗯?”

    接着又来……

    几乎要把她揉烂嚼光……

    尼玛……

    夏琋被他进出得说不出一句完整话,只有睫毛在煽动,欲拒还迎地与他完成了这一场男女实力悬殊的“切磋”和“较量”。

    一发结束,别人下不了床,夏琋下不了桌,腿就悬在桌边,禁不住地打抖。

    易臻整理好衣裤,替快要丢了魂的女人拉好上衣,掩唇咳了一声,一本正经道:“阁下武学,还有待磨练。”

    ……这是游戏里pk时的固定喊话。

    深切感受到来自男人的嘲讽之意,夏琋暗暗捏拳,用同是切磋喊话的台词,给自己台阶下:“胜负寻常事,饮尽杯中酒,大家还是好朋友!”

    “你很不服气么,要不再切一次?”

    “切就切,谁怕谁啊,身经百战,从未避战!”

    “身经百战?”易臻被她的话逗着了,真心实意地笑出了声:“真没看出来。”

    夏琋嘴犟:“…………………………你懂什么,高手都是无招胜有招。”

    “哦……”他仍在笑。

    “……”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