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光鲜宅女 > 第三十五话

第三十五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夏琋。”

    见她没反应,易臻又在外面叫了她一声,这一次,已是催促的语气();。

    夏琋挂了电话,慢吞吞直起上身,抬头用指背轻掩住鼻子,回道:“我在。”

    好怕鼻腔的嗡嗡声出卖自己,她竭力压着嗓音,当场编纂出一个为什么待厕所这么久的合理借口:“我拉不出来,有点便秘。”

    “那就先睡觉。”易臻回。

    “哦,我就起来,你先回去睡吧,好吗?”她已经控制不住地让自己语气带上了零星的央求意味。

    “嗯。”易臻答应了,顺便把外面的灯关了。

    夏琋舒气揉额,又呆坐了一会,才站起来。

    直到此刻,她才发现自己的四肢都像刚从冰水里打捞上来一样,湿而冷,还僵硬。

    她走到梳洗台前,拧开水龙头,搓了把脸,呆滞地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眼眶红红的,毫无神采,一身的疲倦和失意。

    把架子上的毛巾拽下来,使劲擦了擦脸,夏琋在心里不断暗示自己,别哭,别哭,出去后千万不能再流一滴眼泪。

    连续做了十个来回的深呼吸,夏琋抓起手机,走到门边。

    手在把手上停驻少晌,她拉开了门。

    目光触及到外边一个黑黢黢的修长身影的时候,夏琋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问:“你没回去啊?”

    易臻答:“我想看看你还要待多久。”

    “对不起……”夏琋小声嗫嚅着,她现在的情绪有如乱麻,对她而言,失控的一切都会带来恐惧和慌张。

    察觉到女人的反常,易臻问:“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影响你睡觉了。”她声音更小了。

    易臻垂眼观察夏琋,她不像便秘,反倒更像把身体里的那些生气蓬勃都排空了,整个人随时会瘫散下去。

    “你怎么了?”

    “没事。”

    “厂里的事?”易臻继续问她,他感觉她情况不太妙。

    “没有……”夏琋回着,双肩不由颤栗。忍不住,怎么办,就是忍不住,易臻流露出来的那些关切和担心只会让她更加难受:“我们睡觉吧,好不好。”

    她逼着自己像正常人一样,能够说话。

    “好。”她不想说,他便不再问。

    夏琋往房里走,易臻寸步不离紧随其后。

    不知不觉间,她的步伐愈发钝涩,呼吸节奏也有了某种细微的变化。

    还未到房门口,她就像在沙漠跋涉了几百公里一样,被无边的愤懑和苦痛压垮,就那么蹲了下去,哭出了声。

    嚎啕大哭,压也压不住。

    “夏琋!”易臻急匆匆绕到她身前,屈腰想把她拉起来:“怎么回事?”

    哭得蹲不住,夏琋坐了下去,涕泪横流。

    易臻皱眉,依旧把她往上提。

    “你别碰我();。”夏琋嚷嚷,她的话仿佛也饱浸了泪水,绝望的气味。

    易臻不再拽她,自己蹲下了身,与她面对面:“好,不碰你,你告诉我,出什么事了?”

    “我完蛋了,”她不敢正视他,一脸崩溃:“我倒大霉了。”

    “为什么。”

    “你也会不要我了……”她语无伦次,不愿直面他的疑问。

    易臻握住她一只手:“我不要你?总得给我个原因吧。”

    夏琋瞄向易臻的手背,仍在抽泣:“我被人黑了。”

    “网上么。”这是易臻能想到的第一种可能。

    “嗯,不是我……”她又在念他听不懂的话:“你别去看好不好,真的不是我。”

    “好,我不看,”易臻直起腿,再一次尝试把她拉起来:“你能先起来吗?”

    “我起不来了。”夏琋回着这句话,心如刀绞。

    易臻不再跟她的情绪化打太极,手直接穿过夏琋腋下,不由分说把她悬空拎起,抱回卧室床上。

    手机被她死死攥在手心,易臻直接夺了过去。

    像条被人掐了七寸的蛇,夏琋突地蹦起来,无措尖叫:“你别看!求你了!不要看!”

    “我没打算看,但你也不要再看。”

    易臻回她,隐约猜出是什么事情了。

    他把夏琋的手机利落关机,放到了自己那边床头,而后揽住她躺下,把她拥在怀里。

    “你别看……”夏琋蜷着身子,仍是喃喃自语。

    “听话,睡觉。”易臻靠在她耳边,温柔的慰语。手也像哄小孩一样,轻轻抚拍着她背脊。

    他的胸口被她的泪水打湿了一大片,仍是一动未动。

    男人怀抱宽厚,仿佛与世隔绝,夏琋心绪渐宁,慢慢地,阖上了眼睛。

    夏琋的吐息逐渐稳当,易臻又搂了她一会,才小心抽回手,只一个悄无声息的小动作,都让她惊惶地痉挛。

    此刻的她,极度缺乏安全感,而以前从未有过一次入睡后会这样。

    待到夏琋不再有动静,再次陷入深眠,易臻摸了两下她的发梢,屏息翻身下床。

    他拿起自己手机,去了书房。

    都大半夜了,动医的微信群里不同以往的热闹,几个小年青仍在八卦闲聊,讨论的正是夏琋这件事。

    易臻点开,往上翻看聊天记录。

    【小护士】袁亦彤:你们看微博那视频了吗?之前我说的追我们易院的夏小姐就是她啊,原来她是网红,天啊,不敢相信

    【实习生】李凯:看了,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怎么能不看呢?

    【实习生】王一珂:易老师好福气[憨笑](易老师应该屏蔽这个群的吧

    【小护士】袁亦彤:你别说了!易院又没跟那女的搭上

    【实习生】郁又卿:什么视频啊

    【实习生】李凯:很黄很污,不适合你们小女生观看,不过袁亦彤就爱看这种,你找她要,她肯定有

    【小护士】袁亦彤:去你的

    【会计】秦月然:你们悠着点,领导都还在群里呢

    【实习生】李凯:反正下班了,又没占用工作时间,该说的还是说起来撒

    【实习生】郁又卿:被你们说得更想看了,谁私聊我一发

    【小护士】袁亦彤:我给你吧

    ……

    易臻关了聒噪的群提醒,登自己微博,关注列表第一个就是夏琋shahi,那小丫头今晚刚嬉皮笑脸帮他加的关注();。

    她的置顶微博下面,已经有了三万多的评论,指端一顿,易臻还是点开了。

    ……

    ……

    易臻单手撑唇,在书桌前沉默地坐了长达一刻钟之久,他的手机被搁在一旁,屏幕上有□□的影像在晃动。

    他把那段视频反复看了好几遍,从第一眼的讶然,再到后面的明晰。

    他很确定,这不是夏琋。

    不止是因为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哭诉强调那不是她,而是视频里的女人,除去外貌相似之外,没有夏琋的一点神气。

    不否认,她是开放的、露骨的,可她的媚劲里面,自带一股坦荡无邪,这是谁也学不来的,只有他通晓。

    即使如此,也不能免去他一丝一毫的忧心忡忡。

    眉头紧蹙,易臻重新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嘟了两声,对方就接了起来。

    “喂,”他走到落地窗前,夜已深,虚拟世界在大肆狂欢,而真实的城市却安静到只有霓虹在闪:“宗池吗?”

    “小臻?”对方像是又把手机拿远了瞧,声音一下子小了几分:“我靠,真是你啊,你怎么大半夜打电话给我了,平时喊你搓麻都没影的。”

    “行了,”没那心思和发小慢慢叙旧,易臻开门见山:“你还没睡?”

    “对啊,我还在公司,干我们这行,还分什么昼夜。”

    “能帮我个忙么。”

    “行啊,我能办到就办到。”宗池答应得很是爽快。

    静默片刻,易臻说:“我女朋友出了点事。”

    “陆清漪啊?”

    “不是她,我和她分手了。”

    “哇,你什么时候分的,你们居然分手了?我都不知道。”

    “前段时间。”

    “那是你现在的女友出了事?“

    “嗯。”

    “什么事你搞不定,还要来找我?”

    易臻胸口稍有起伏:“今晚微博上面的事,你听说了吗?”

    “网红那事?”

    “嗯();。”

    “知道啊,我们群里一帮子色胚都在聊,”宗池陡然间反应过来:“你别告诉我,那视频女主角就是你现在女朋友吧?!”

    “不是。”

    “……哦,”松口气:“那就好。”

    “是夏琋。”

    “……操,那不还是她嘛!”

    “不是她。”

    “什么她不她的,你把我绕的。”

    易臻突然有点不太理解这人这脑子是怎么当上it公司老板的:“视频里面那女的,不是她本人。我怀疑有人故意黑她,找到一个和她相像的女人录制了这段视频,”

    他顿了下:“不是怀疑,基本能确认。”

    宗池难以置信:“小臻,你口味也换得太几把快了吧。你说你一根正苗红的,怎么和不三不四地勾搭上了啊。那些什么网红啊外围啊,睡睡就好,别太认真。”

    “我看你才不三不四。”

    宗池放轻了声音,有些调笑道:“我本来就不三不四啊,那网红到底怎么样,手感和路上女人有区别不?”

    “行了,找你帮忙,别跟我胡扯。”易臻的语气已经有些威吓。

    见他真像要发火的样子,宗池不再逗他:“我这不缓解气氛嘛,说吧,找我做什么?”

    “能帮我查查这视频从哪发布出来的么?”

    “查ip?第一个发这条视频的人?”

    “嗯。”

    “可以啊,完全可以,小意思。”

    “假如对方用代理ip呢?”

    “代理也能查,哪怕它删了,网上也有它的痕迹,就是稍微费点功夫,”宗池咕了口咖啡:“正好技术部加班,都忙得差不多了,我回头订箱子啤酒,叫些烧烤,今天就通宵了,是个鬼我都给你把它摸出来,成么?”

    “行,谢谢你,这账先欠下了。”

    “但你得确定啊。”

    易臻问:“确定什么?”

    “确定真不是你那新女友,”宗池打了个哈欠:“别兄弟我在这劳民伤财,最后自个脸肿成猪头三。”

    “我确定。”

    “ok,”宗池转念一想:“不过啊,你找到那人也没什么用,现在微博上铺天盖地的全都以为是你女友啊,她人呢,躲你怀里哭呢?”

    “睡了。”

    “都这样了还能睡着?”

    “不是你该管的事,”易臻问他:“这些不实消息,你能处理吗?”

    “不能,帮你查ip没事,封小几百个号也可以,但这太多了,上千个,一万个,一亿个,我的人一个礼拜不睡也删不完啊,再说也不好删();。”

    “你公司不是跟他们有合作,私底下找人也不行?”

    “不行,这哪行,这也是流量啊人气啊数据啊金钱啊,虽然是桃色绯闻,但关他们屁事,一人有难,全民狂欢,对网站有好处的,你不懂。”

    “……”易臻无言以对。

    “要么……”宗池玄妙地停了下:“找你家老丁啊。”

    “找她干嘛?”

    “你多久没联系她了啊。”

    “过年联系过一次。”

    “我靠,你也够狠的,我爸上次吃饭还遇到她了,说想你回家呢,不跟你计较了,不过现在也没什么好计较的,要知道你都跟陆清漪分了,她做梦都要笑醒。”

    “你少说两句吧。”

    “真的,找她,准行,她现在就巴不得你找她,”宗池的声音变得极轻:“你知道她上个月刚升正厅嘛?”

    “嗯。”

    “对啊……这种事,还不是一个电话就分分钟咔嚓了,毛都不剩,就看你腆不腆得下脸,”宗池:“黄色视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要真来压,也不会害她。”

    “行,我知道了,”易臻疲惫地擦了下眉毛:“你先帮我查。”

    “好,你得快点,明天天一亮,人全都醒了,知道的人会更多,越是拖着,对你那小网红的负面影响越大。”

    “知道了。”

    “那就这样?你家那位醒了吧,快去哄一哄亲一亲。”

    “够了,我挂了。”

    “拜拜——我最迟明早给你消息。”

    “嗯,谢谢你了。”易臻说得诚心正意。

    “别这么客气,我汗毛都起来了,先挂了啊。”

    ……

    **

    四点多的时候,俞悦头一歪,从沙发上惊醒。

    和夏琋结束通话前,她依稀听见了易臻的声音,想必这两人已经对上头,所以不敢再去叨扰。

    只能心急如焚坐在家里,不断刷着网上的消息,看着看着,也迷迷糊糊歇了过去。

    俞悦慌手慌脚地摸到掉在一边的手机,第一反应就是看夏琋有没有再联系自己,然后开微博。

    一分钟,俞悦拧起了眉,又噼里啪啦查了一堆东西。

    她渐渐僵起了身体。

    好神奇,热搜栏里,再也找不到有关夏琋的任何字眼,搜索“网红不雅视频”“夏琋bj门”的相关内容,也是空白一片,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全都被屏蔽了。

    不可置信,又毛骨悚然。

    若不是夏琋的微博下面,仍有一些跳脚闹嚣的黑粉评论。

    她几乎都快相信,所有的一切,真是只是一场噩梦而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