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光鲜宅女 > 第三十六话

第三十六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翌日,如天气预报所言,小雨绵绵,整个宁市仿佛被装进了灰色的纱网罩。

    夏琋哼了几声,翻了个身,将醒未醒。

    唔,眼睛好难受……完全张不开。

    紧接着,她就感觉自己后背一紧,被圈进一个温实的胸膛里。

    是她家老驴诶……

    对,昨晚在老驴这过夜的……

    昨晚……

    对了,昨晚!

    夏琋遽然睁眼,就发现自己还在易臻怀里,被他不轻不重揽着,和以往任何一个清晨无异。

    天啊,几点了?

    夏琋惊坐起来,伸手要找手机,忆起昨晚被易臻放他那边了,她抓了把头发,爬到床尾,想下地取回自己手机。

    “醒了?”身后传来男人慵懒的声线。

    夏琋周身一僵:“嗯。”

    “回来。”他像在命令她,喉咙里也有些干燥喑哑。

    “我想看一下手机,假如朋友和爸妈找我,”夏琋改趴为座,徒留一个后背给他,悄声说:“躲了一晚上,也要面对一切了();。”

    也必须要面对一切了。

    她的肩膀、背脊都是纤瘦柔润的,可她腰杆挺得很直,韧劲就藏在骨头里。

    易臻注视她少晌,回:“我拿给你。”

    夏琋乖乖钻回了毯子里。

    “几点了?”她靠到床头,斜了眼正在帮她开机的男人。

    “九点多。”易臻眯起眼,认真打量了一下亮起来的屏幕。

    “啊?”夏琋小声惊呼:“你没去上班啊!”

    “请了半天假。”他把手机还给她。

    “哦,”她降低分贝,像有什么东西溶化在了水里:“因为我吗……”

    易臻回到平躺姿势,单手枕头,回得理所当然:“除了你还有谁。”

    “哦……”夏琋小幅度垂眼,指腹在机身边缘轻轻刮着,就是不敢点开锁屏。

    夏琋把手机放回毛毯上,问:“你知道了吗?”

    “知道什么?”

    “我的事。”

    “你让我别看。”

    “你就没看么?一无所知?”

    “嗯。”

    “如果有一天,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打破了……”夏琋转口:“我意思是,这件事它不一定真实,也可能是拿来混淆视听的,但大家都信以为真,完全破灭了我在你心目中的印象,你会怎么办?”

    易臻睫羽一动:“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事能比第一次见你时让我对你印象更差。”

    夏琋:“……”

    他在用相当奇怪的方式哄她,可她不得不承认,她心情稍微昂扬点了。

    夏琋重新抓起手机,一鼓作气按住home键解锁……

    她气色黯淡的面孔上,逐渐浮出了一些红晕,这是内心激动、紧张和畏惧的表现。

    果然有一大堆一大堆的微信和短信……

    一个一个来吧,她完全不敢开微博,只能先跑去看微信。

    浏览了一圈聊天界面,第一个是易老驴的置顶,第二个就是俞悦,她发来十多条信息,剩余的就是一些好友或虚情假意或赤诚相待的询问与安慰。

    “母上大人”和“皇阿玛”还没来找她,也不知有没有知悉这回事,难以想象,也不敢联想他们的反应,一脑补就想哭。

    夏琋咬紧下唇,先点开了俞悦的消息。

    0:03

    子非鱼:老夏,打你电话关机了,好好和易仙人说,他会理解你相信你的!

    子非鱼:千万别哭了啊

    子非鱼:这会不方便,我明天就去找你

    子非鱼:不要瞎想不要钻牛角尖,听见了吗

    4:22

    子非鱼:你看微博了吗,黑你的消息全都没了,连搜索栏都跳不出来相关搜索关键词,视频和话题全没了,什么都搜不到,你看到了吗();!!

    夏琋惊了一下,也有点迷糊茫然,等不及再看大鱼所有的聊天记录,她飞快跑去微博,果真如俞悦所言,好像有只无形的手为她遮风挡雨,温柔得让她不见天日。昨晚的一切动荡,也不过睁眼闭眼的功夫,全都消失殆尽。

    只是她的微博里,仍有不少网民在骂骂咧咧,“势力挺大啊”、“公关速度真快”、“今夜给你爹干了几次才帮这么帮你”、“删得再干净我手里还有资源[呵呵]”、“还敢出来卖衣服吗,穿你家衣服也不怕染病”……

    骂吧,骂吧,没完没了还。

    不想再看自己微博,夏琋回到首页,一夜过去,整个微博风平浪静,段子手们嘻哈笑闹,彩妆博主们潜心功课,鸡汤po仍在发布着一篇篇矫揉造作的文艺短篇小故事。

    这一天,与往常的每一天,别无二致。

    夏琋无意间刷到了一条周蜜咪的微博,是昨天夜里发的,大概为了蹭热度,顺便落井下石变相讥讽她一下:

    「看到有些东西的时候,我也是懵逼的,因为这位“朋友”,在我们圈子里出了名的高贵冷艳,经常瞧不起人,没想到,人真的不可貌相[可爱]」

    底下评论里,一大群附和她的网友,队形【是口.活很好的那位么[doge]】这句话,并继续冷嘲热讽,嘴巴脏到不行。

    可无论如何,那些负面的东西几乎不见踪影,不会再扩散得更厉害,于夏琋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幸事了。

    到底是谁啊,真的好谢谢那个帮她的人啊。

    本来还死撑着的上身一下子垮塌下去,夏琋用力揉了揉眼,想要把那些将泣的*挤回肚里。

    她切回微信,继续翻完俞悦剩下的几条微信:

    子非鱼:我心都快跳出来了,怎么会这样啊,肯定有人在背后帮你

    子非鱼:你太棒了,才不是她们嘴里的荡.妇,你就是公主,你都有黑骑士了,你不是公主谁才是公主

    子非鱼:你看,对你好的人还有很多,叔叔阿姨找你了吗,或许他们根本没看到,本来视频爆出来的时间就好晚

    子非鱼:让黑子无处撒泼去吧!

    子非鱼:好好睡,老夏,晚安,早安,醒来我们就去报警,去找律师,你会好的,你依然有很多朋友和爱人,你值得每一个善意的早安和晚安

    夏琋的鼻头一下子好酸,她刚刚还在想,是不是应该把自己微博设置成禁止所有评论,让那些键盘侠们无处跺脚。如果真有本事,就转发到自己岁月静好慈悲为怀的微博首页继续骂好了,继续不堪入目地诋毁、诅咒、造谣生事,让这些人的亲友都看看,他们在网络上,在别人的地盘里,到底是多么的阴损恶毒下三滥。

    她甚至还埋怨自己,昨晚的反应太差劲了,是她太缺乏面对突发状况的应变能力,她应该在第一时间就关了评论。

    可现在,不用了。

    大鱼在,易臻在,父母还未得知,一觉醒来,她最担心的事情都都没有发生,还有比这更好的早上吗?

    “你看不到了();。”她故作轻快对易臻说道,又想哭又想笑,声音一度哽咽。

    “看不到什么?”易臻淡淡问。

    “看不到让你对我印象更差的东西了,网上全都删了,没有了。”

    “哦。”

    “你不好奇吗?”

    “好奇什么。”

    “好奇那些东西,我不想让你看见的那些。”

    “为什么要看那些,”易臻瞄她一眼:“你就在我旁边,我自己会看。”

    “什么?”

    “我不太信别人嘴里的东西。”

    “……”

    他轻描淡写一句话,却让夏琋感受到了彻头彻尾的放松,如同跑进了铺洒日光的云层,全身心都是软绵绵的洁净和温暖。

    她真的不能再躺倒在这里了,她要站起来。

    在哪里跌跤,就从哪里爬起来,然后光明正大地,坦坦荡荡地,转过身,走回去,一步步走回去,去战斗,去反击,去重生。

    **

    和父母通完电话,详细解释清楚原委让他们别担心之后,俞悦赶来了她这。

    她今天直接翘班,就是为了陪夏琋去处理后续事项。

    夏琋回到自己屋,花一小时给自己化了一套完整精致的妆容,她还翻出一条干练的黑色长裙,气势汹汹的,像个要去斩妖除魔的修女。

    易臻也已经起床了,他穿梭在厨房餐厅,气定神闲地热牛奶,过于冷静的态度令俞悦都感到诧异,但她也没多问。

    吃早餐时,易臻问:“你们下面打算怎么做?”

    俞悦和夏琋用叉子分享着同一个鸡蛋甜摊饼,答道:“先去报案,如果派出所不受理,就去找律师。”

    “有认识的律师么,擅长处理网络侵权官司的。”

    “不知道,我想带夏琋去安信,昨天上网搜过,是省里最好的律师事务所。”

    “哦,那,”易臻抿了口牛奶:“我有朋友在那上班,叫徐瑶,回头我跟她联系下,你们过去直接找她。”

    “嗯,”夏琋点头,接而愧疚撑腮:“你下午就赶紧去学校吧,都拖累你工作了。”

    易臻看她片刻,应下了。

    出发之前,夏琋捏着一只很大的医用口罩,在妆镜前站了许久。

    最终还是把它丢进了垃圾篓,头也不回下楼,走到了外面,立于穹顶之下。

    **

    安信律师事务所位于宁市第一写字楼之中,整间事务所窗明几净,足足占用了两层楼办公。

    夏琋和俞悦到那之后,还没来得及和易臻推荐的那位徐律师通上话,她已经在前台处等着了。

    徐律师生得白净,五官不算多标志,但极有味道。

    她的穿着打扮是典型的ol风,白衬衣,灰色阔腿裤,短发发尾的内扣也被处理的恰到好处,看上去干净得体();。

    见到夏琋二人,她稍适一愣,即刻便迎上前去。

    “你好,徐瑶,”她莞尔一笑,自我介绍也和人一样干脆利落:“是这的主任。”

    主……主任?

    主任应该是最高层大律师了吧……

    夏琋曾有耳闻。

    “你的事我已经从易先生那里做过一些简单了解,我们进去详谈,”她领着夏俞二人,信步往里走,顺便招呼路过的一个年轻女孩:“小宁,倒两杯茶到我办公室。”

    一开始夏琋还有些不自在,走得畏畏缩缩,惧怕跟人有目光接触,担心被认出来。

    但几十步下去,她发现,走廊两旁格子间、办公室的男男女女们都异常忙碌,接电话的接电话,理资料的理资料,有的对着电脑飞快敲字,还有的在复印机那一脸焦头烂额地等着。

    鲜有人真正会去注意她。

    慢慢的,她也挺起了胸,目不斜视,走自己的。

    身畔的徐瑶留意到她动作神态上的细微变化,笑了笑说:“夏小姐,别太在意别人背后怎么看我们,怎么说我们,那些比我们忙,还比我们强的人,其实都懶得提起我们。”

    “对啊,”俞悦深以为然:“语言上的巨人,多数都是行动上的矮子,越是自卑的卢瑟,越是要靠口头之快来逞能,说得不就是那些人。”

    ……

    与此同时。

    易臻在家里接到了宗池的第二个电话。

    夜里三点多的时候,宗池就查出了第一个发布者的详细地址和个人信息。

    那人的确谨慎地使用了代理ip,显示的地方是美国加州,但他的实际地址在同省苏市,与宁市相距不到三百公里。

    “是一个四十二岁的中年男人,叫纪天齐,家住苏市平江区,家境普通,工薪阶层,和我是同行,你认得吗?”

    易臻回:“不认识。”

    “你家小网红呢。”

    “应该也不认识。”一听是普通人,他就知道她肯定不认识,也不想认识。

    “那我继续查。”

    几个小时后,也就是宗池的又一次来电,他已经把这个人的底细摸得很详尽了。

    电话那边的宗池,兴奋得像是探寻到一个宇宙大发现:

    “我把他最近的通话记录,聊天内容都调出来看了看,没什么异常,应该是双方都很谨慎,每一次联络都用外面的公用电话,也不发短信。不过还是被我揪出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就是他自己有个小工作室,十来个人,专做网络水军。上周他的私人银行账户,有过一笔二十万的进账,事发之后,也就是今早,又来了三十万,之前二十万应该是预付金,今天是尾款。有人专门托他发这视频,再推广出去,摆明要把你女人名声往死里搞臭啊。”

    宗池顿了顿:“这两笔钱,都来自同一个地方,同一个人,我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幕后主使,但她时常出入的地方,跟我们同城。如果我没查错,当然肯定也不会错,这人就在华冕集团上班,总经理秘书,三十六岁,叫顾玉柔,你们认识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