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光鲜宅女 > 第四十一话

第四十一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七月初,整个苏省都在下雨,细细密密,四处泛着潮湿的青草气。今年的雨季似乎格外漫长,新闻上反复播报着各地的抗洪救灾进展。

    早上天空还放着亮,不像是会转差的光景,可刚拍完几张新买的瓶瓶罐罐,修好做成图文并茂的推荐后,窗外又响起淅淅沥沥的声音。

    夏琋瞟了眼阳台上水淋淋的鲜亮叶子,也不知道她家老驴有没有带伞。

    把两张长图上传到微博,夏琋跳到微信,正要给易臻发消息关切询问下,但转念一想,问什么问,不管他有没有带,她今天这个伞都送定了。

    事情已经过去快一个月,早被一*后浪拍死在前滩上,更何况,历经此番锤炼,她已亭亭,无忧亦无惧();。

    夏琋对自家男人每天的动向掌握得很清楚,比如说这会,易臻绝对在动医上门诊。

    不作迟疑,夏琋换了身鲜色长裙,站在镜子前面梳着锦缎一样乌黑发亮的头发。

    她发现自己这段时间好像更加生动漂亮了。

    她大概也成了一株被他灌溉的植物,随时能开出花朵来,荷尔蒙就是最好的营养剂。

    到了小动物办公室,夏琋珊珊往里走。

    她行不回头,裙摆已经湿了一片,但那摇曳生姿的气场却不少一分。

    雨天还无所顾忌穿长裙的,也只有她夏琋。

    似乎没料到每天恨不得长在家里床上的懒宅包会突然闯过来,易臻稍许一愣,瞟了夏琋一眼,才继续同身边的宠物主人说起话来。

    几个护士和医助自然也瞅见了夏琋,想到上个月还在四处分享黑她的桃色消息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他们一时有些尴尬。

    小彤隐隐不安地迎上去,留意到她手上并无任何宠物相关物品,她问:“夏小姐,今天过来有什么事呀?”

    “没什么事,”夏琋小幅度掂了掂手里的黑色折叠伞,媚声回:“给我男人送伞呀。”

    男、男人?

    小彤回头环视全场,寻找着有可能的异性,小声八卦:“谁呀……”

    “你说呢。”夏琋勾唇一笑,很是得意,一脸的昭然若揭。

    “我们易院……?”

    “对啊——”她拉长了尾音,接着就飘飘然越过尚在懵逼状态的小彤,溜去了易臻身边,似一卷轻快的风。

    易臻客气地与一个怀抱泰迪的老太太道别,转向夏琋:“你怎么过来了?”

    “下雨呀,”她眼神像火,将男人从头顶打量到脚底:“把我们老驴淋坏了怎么办?我会心疼的。”

    易臻瞥了眼她手里的伞,玩味一笑:“你以为我是你?”

    夏琋展眉:“我怎么了。”

    “出门不带脑子。”

    “……”夏琋无语一秒,天经地义回:“我男人有脑子就行啊,家里两个人都有脑子,每天都在思维风暴灵魂碰撞,那得多累啊。”

    易臻笑意更深,她那点看似不足挂齿的小聪明,却总能让他会心一乐。

    工作时间,不好和她多作纠缠,尤其这女人一聊上就没完。易臻正色,提足往里面储药室里走。

    夏琋也毫不避讳地跟过去,像条摇摆的尾巴。

    “闲杂人等进来干嘛,”易臻等在柜子前,偏头看她,佯作凶人:“出去待着。”

    夏琋抿着唇笑,梨涡深深:“你得把我风吹雨打不辞辛劳送来的伞收下啊,不然我才不走。”

    易臻接过去:“行,在外面等我,下班一起吃午饭。”

    “好——吧。”夏琋答应得一副勉强样();。

    她扭头要走,又回过身来,凑到男人眼下:“这儿没人,不如你亲我一下?”

    易臻扫了眼外面,人影憧憧,当即拒绝:“不行,像什么样子。”

    “那我亲你一下?”

    “不行,出去。”易臻不为所动。

    “不亲就不亲。”

    夏琋皱鼻子,不屑地嗤了声,转身掏出手机,边走,边劈啪啪啪打了一行字。

    -

    易臻刚打开柜门,白大褂兜里的手机就震了一下,他拿出来一看,夏琋发来的:

    「不亲我就不跟你吃午饭了!」

    易臻忍俊不禁,很快,他的唇角愈发上扬。

    因为一秒后,这条消息就消失不见。

    屏幕中央,一条灰色的系统提示取而代之——

    「“你的小母驴”撤回了一条消息并亲了你一口」

    **

    中午吃完饭,送走夏琋,易臻再回到医院,整间办公室的所有小辈都如同亲眼所见什么明星劲爆大新闻一般,窃窃私语,八卦得不行。

    易臻面不改色看遗留的病历。

    午休时,有个年轻的女兽医实在没忍住,问易臻:“老师,你怎么会找了个……网红当女朋友啊?还是有过负.面.消息的?”

    小彤在一旁扯她白大褂,让她切勿多言。

    易臻从电脑后面抬起头来,看向她,目光沉静:“她是你女朋友吗?”

    女兽医一下子没领会他的意思:“……啊?”

    “是你女朋友吗?”易臻又重复了一遍,不怒自威。

    女兽医被他看着有些瑟缩吞吐:“不、不是啊。”

    “不是你女友,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话罢便收回视线,继续手边的工作。

    一时间,整间办公室的人心里,都生腾出一股难言的赧然。

    **

    没两天,夏琋开始为七月新款犯愁。

    这段时间,光是六月的上新都把她忙得够呛,所以本月她打算少出一些,但看了几件打板样衣,和别家比起来都大同小异,毫无新鲜感。

    上个月销量速增,好评如潮,如果这一期突然一落千丈,肯定要沦为同行笑柄。

    夏琋的自尊心绝对不容许这种事在她身上发生。

    所以一整天,她都在家翻各种日杂,找灵感。

    凑巧的是,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她翻到了一个街头情侣装主题文章,拍摄讲述了日本街头一些非常有趣新潮的情侣扮相。

    相较于许多中国男人上了年纪后就不修边幅的现象,日本人不论老少,都相当重视个人外形,要么花里胡哨得乱中有序,要么简洁利落到养心悦目。

    所以日本的时装取向与风格,对服饰一行的从业者来说,也很具备参考价值();。

    夏琋把那两页拍下来,发到了工作室群里,提议道:不如七月这期就做2—3套情侣装,限量发售,怎么样?

    [设计小哥]景行:好,我现在就去画,老大果然是恋爱了……_(:3」∠)_

    [摄影高人]大鱼:好啊,很好的创意,还要马上找男模,找了男模还要磨合,你们厂里又没男装经验。

    听出了俞悦的反讽,夏琋打字反驳。

    [全宇宙最美boss]夏老板:你说的我都考虑到了,没男装经验我就去找刑叔他们厂好了,他前几天还打电话问我忙不忙得过来要不要劳动力,肯定是没订单急得慌,正好他那男装做的也多。

    [全宇宙最美boss]夏老板:至于男模,嘿嘿,不需要磨合。

    俞悦心领神会:你不会要找易仙人吧?

    夏琋回:对啊。

    俞悦:你做梦吧,他不会答应的,找他还不如借个陌生鲜肉来。

    夏琋:我山人自有妙计。

    俞悦:行,小行先画,大家觉得合适,就去老刑那打版,做几件样衣出来看看,你搞定易仙人,下周末,我们就开拍。

    夏琋:ok

    四天后,情侣装样衣已经成型,到了夏琋手里。女款是polo连衣短裙,男款是立领文艺衬衣,分浅灰和纯白两色,全棉的料子,很干透舒爽,适合夏季。

    夏琋很满意,在易臻下班回家前,就穿在了身上。

    门铃一响,她就多解开领口一颗扣子,露出大片白嫩的锁骨,撩了撩长发去迎接易臻。

    plana:阿谀奉承。

    易臻一换好鞋,夏琋就像八爪鱼一样缠住他,娇滴滴问他:“老驴,我这身好看吗?”

    “还行。”男人扫了她两眼,想把她从身上扒下来。

    她死贴着他,顽若磐石,蹭到他耳边,呵气说:“很好看对吗?这是我店铺这期的情侣装哦,还有个颜色一样的男款,你也陪我一起穿好不好?”

    易臻托高女人赖在他身前的屁股,拉开与她的间距,蹙了蹙眉,回:“又打什么小算盘?”

    “就是想跟你穿情侣装啊。”夏琋拽拽他领口,装无辜。

    易臻一脸洞悉:“以前怎么不穿?”

    “突然想到了呗,假如你穿的很帅很帅的话,我就会很自豪啊,做了这么适合我男人的衣服,当然你这种脸蛋身材,穿什么衣服不好看呢。就穿一下看看嘛,我们难得穿一次情侣装,如果真的很般配,我肯定想要多拍照留念啊。”

    易臻微察秋毫地笑了下:“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知道你的图谋不轨了。”

    “我怎么就图谋不轨了?这是我的上进心!事业心!你一定会无条件支持的,对吗?”

    “noway.”易臻不假思索地吐了句英文,就把夏琋放回地面();。

    夏琋:“……”

    planb:以物换物。

    晚上洗完澡,易臻在看新闻,夏琋屁颠屁颠跑到他身边坐下,一把环住他手臂:“老驴,这样,我们做个交换好不好?”

    “嗯?”易臻全神贯注盯着大荧幕,心不在焉回道。

    夏琋拿手在他眼前晃晃:“你答应和我拍这期情侣装,我以后永远不乱丢衣物,在家也好好打扫,把房间收拾的井井有条,游戏也少玩,空闲都拿来陪你,可以吗?”

    “不用,去玩自己的,我现在只想好好看球。”易臻目不斜视。

    夏琋:“……”

    夏琋咬牙切齿跳下沙发,大步流星迈出去几步,又不甘心地气势汹汹折回来,隔着吊带睡衣,托着胸前两坨在他眼前嚣张乱晃:

    “看看看看看看看啊不就是看球的吗我他妈两个球呢让你看个够!”

    怕惹到奇怪的报复,夏琋作恶完就一溜烟窜开了。

    易臻目送这家伙消失在房间拐角,不由摇头失笑。

    planc:激将法。

    吃饭途中,夏琋右手捏筷子扒饭,左手拿手机,一脸严肃,专心致志地来回刮着屏幕。

    易臻用筷子尾狠敲了一下她手腕。

    嗷——

    夏琋小声呼痛,缩手轻揉:“你干嘛?好疼。”

    易臻冷冷呵斥:“专心吃饭。”

    “我在忙工作呢,时间都要不够了。”夏琋快把眉毛撇成八字,委屈吧唧。

    “吃完再说。”

    “要不你帮我选选,这两个小模特,一个十九岁,一个二十二,都很帅,身材又好,好难选哦。你觉得哪个跟我站在一起比较般配?别看他们旁边的女人,或者把他们旁边的女人脑补成我。”夏琋把手机笑眯眯推到男人眼皮子底下。

    她特意选了几张姿势都很暧昧狎昵的情侣写真照,就是为了刺激易臻的神经,把他身体里的血全置换成镇江老陈醋。

    易臻凝神翻了下那几张图,尔后煞有介事评价道:“都不配,你太老。”

    “靠,你要脸吗?”夏琋难以置信:“你也配说我老?”

    易臻好整以暇驳回来:“男人四十都是一枝花。”

    “哈,哈,哈,”夏琋冷笑三声:“行啊,那又怎么样,也敌不过我们女人如狼似虎坐地吸土,别到时脸上再像朵花儿,下面还是力不从心,笑掉大牙。”

    易臻轻笑:“你说这种话不心虚么?”

    “我心虚什么?”

    “不想打击你,”易臻陡改厉色,直接把夏琋手机放到她再怎么伸手也绝对够不到的地方:“吃饭。”

    夏琋:“……”

    咦,话题怎么都快偏到南天门去了?而且为什么最后被激到的反倒是她?

    pland:苦肉计();。

    下午午休,易臻上班漱口洗脸,夏琋靠在盥洗室门边,扶着门框,唉声叹气。

    易臻擦完脸,把毛巾晾回架子,走回来停在她身前,捏了捏她下巴:“老在这叹什么气。”

    夏琋揉着一只眼睛:“你都不知道,我出事那会儿,那个对我落井下石的周蜜咪,她都有男友天天陪她拍视频秀恩爱吸粉……呜……她们好多网红都有,我就是想你陪我拍两套衣服而已,快得很,一个下午就能解决,我们去人少的地方,绝对不会被认识你的人看见……到现在有些黑子天天在我微博下面嘲讽我,说我爆出了那个视频,都没男人要我了tat。”

    “我就在旁边。你只靠自己的能力吸粉,比她们厉害多了,”易臻顺手揉了下她脑袋:“我先去上班了。”

    夏琋:“……”

    跺脚!跺脚!

    **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四……完全蔫吧了。

    当晚,夏琋上微信和自己的御用摄影师诉苦:

    shahi宝宝:我真是日了狗了,接连四个方案都行不通,本来我还胸有成竹,没想到,易臻那么难搞,他铁了心不想和我拍。

    子非鱼:我都说还不如找男模,易臻那个性格像是会当拍照再被挂网上供人观赏的吗?完全不可能。

    shahi宝宝:到时把他脸马赛克就是了,我本来也不打算给别的小婊砸舔他俊俏的小脸蛋,问题是他连*都不想贡献,他是不是我男人啊,一点也不为我着想。

    子非鱼:只能说,个人性格不同。

    夏琋暗暗在心里捏拳,回复俞悦:呵呵,既然如此,我只能使出我的杀手锏了。

    俞悦:什么?

    夏琋:等成功了再告诉你。

    **

    第二天傍晚,易臻下班回来。

    家里不同以往的昏暗,有些不对劲,他照常换好鞋拐回客厅,就见茶几上堆了个巨大的叠叠高积木。

    夏琋穿着近乎半透明的白色低胸雪纺吊带裙,坐在茶几边边上,她肘部撑桌,手搭着腮,含春带笑,直勾勾盯着他。

    仿佛有月光淋满了全身,她就像个小仙女一样,不,不是小仙女,仙女不会有这样生动到骨子里的媚态,她应该是妖怪幻化而来的。

    “这东西哪来的?”易臻驻足,与她隔桌相对,敛目示意桌上的叠叠高。

    夏琋勾起一边唇角:“老驴,我觉得呢,我们生活实在太平淡了,不如玩个小游戏吧。”

    易臻扬眉,有点兴趣:“你说。”

    夏琋勾了勾快要滑落的肩带,拈起手边的小木锤:“我们玩抽积木,谁先弄倒这一大片,就要接受惩罚。”

    她晃着手腕,轻轻叩击那只完整的积木塔:“谁先弄倒积木,就算谁输了。若是你先倒了,就得陪我拍情侣套装,我要是输了……”

    她浓密的睫毛慢悠悠扬起,眼神如糖丝儿一般黏腻勾人:

    “今晚就让你体验一下沙漠风暴,怎么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