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光鲜宅女 > 第四十二话

第四十二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夏琋话罢,整个客厅静谧了两秒。

    易臻疑惑:“什么是沙漠风暴?”

    夏琋翻了个白眼:“少装纯了,我们情侣之间简单点可以吗?”

    易臻失笑,握拳到嘴边,轻咳了一下:“你懂得不少。”

    “彼此彼此啰,”夏琋歪头扬眼:“玩不玩?”

    易臻敛睫,瞟了眼那只积木塔:“我怕你吃亏。”

    夏琋换手搭腮,嚣张气焰简直要从眼角眉梢漫出来:“我吃亏?我可是抽积木老手();!”

    “行。”

    “说好了啊,不准反悔,你输了一定要帮我拍情侣装。”

    “嗯,”易臻淡淡应下,提出自己的条件:“可以拍,但我不想露面,也不想摆什么乱七八糟的pose。”

    这已经是质的飞跃了好吗!

    夏琋心跳加快,只想赶快趁胜追击、拍板定案。她一手指天,信誓旦旦许诺:“你站我旁边就可以!我会把你的脸马赛克,才不给别人舔屏!”

    易臻颔首,把公文包丢到沙发上,盘腿坐到了夏琋旁边,示意开始。

    夏琋来回晃着小木锤:“谁先敲?”

    “你决定。”

    “不如石头剪刀布?”撑腮的手转到下巴,夏琋笑眯眯望向他。

    “好。”

    “我们玩个特别点的石头剪刀布。”她不掩一点狡黠的坏心思,撩得人心痒痒。

    “嗯?”

    夏琋“啊”了一下:“这个叫舌尖上的剪刀石头布,我们就像平时接吻一样,嘴巴闭上贴在一起,但是一定要闭上眼,口令哼出来之后立刻反应,微微张开嘴是布,抿紧嘴是石头,出舌头就是剪刀。”

    易臻心服口服:“花样真多。”

    “我都说了啊,”夏琋轻咬大拇指,无辜晃脑袋:“我们生活太平淡,跟清水白纸似的,早晚要腻乏,所有我得想办法往里头加点颜料。”

    “难道不是为了拍情侣装?”易臻目光透析。

    “也算啦,一箭双雕嘛。”夏琋倾身上前,勾住他脖子,小口微张:“玩不玩嘛?”

    她玲珑的躯体在纱裙里若隐若现,易臻喉结轻滚,把她拉到自己面前,很近的地方:“陪你玩。”

    “这个只跟你玩过哦。”夏琋轻声哄诱他。

    易臻看进她眼底,幽夜一般冷森森的:“风暴呢,跟谁玩过?”

    “也没玩过,打算在你身上开荒,”夏琋盯着他答,真挚火热:“不过……那得看你今天能不能赢我。”

    夏琋紧闭上眼,把自己送过去:“来吧,三局两胜,我们石头剪刀布,我负责哼口令。”

    第一轮,还不熟练,夏琋出了剪刀,易臻石头,易臻赢。

    张开眼,易臻在笑:“我就知道,你这么迫不及待。”

    夏琋拍打了两下他胸膛,也嘻嘻哈哈笑得快要仰倒:“你故意的吧,你好过分!”

    第二轮,夏琋出了布,易臻还是石头,夏琋赢。

    “啦啦啦你输啦!”夏琋扭扭腰,大声给自己鼓掌,恨不能再从地上蹦起来跳一支桑巴。

    易臻在她下巴掐了一下:“我让你的。”

    “管你让不让,反正是我赢了。”她耀武扬威。

    第三轮,嘴巴里猝不及防就撞上了,两个人都出了剪刀。

    只是这一句没法再轻易结束和判定成绩,夏琋刚要分开彼此,又被男人强行揽了回去,舌尖卷在一起,缠绵地接吻……

    夏琋不自觉换了跪姿,拥紧男人颈项,亲得难舍难分……

    皮肤在升温,肩胛骨都快被易臻紧实的臂弯压散架了,她变成了揉了水的烂软橡皮泥,随时要被他黏和到自己身躯里();。

    夏琋费力地找到了一点氧气,哼唧:“还抽不抽积木了。”

    “不抽了。”易臻喘息急促,拥着她躺下,覆在她身上,继续亲吻她脖子、耳根,身后有植物垂坠的叶片,不断在她头顶轻刮。

    “那我的照片怎么办呢,月底就要上新了。”夏琋在迷乱中揪住了唯一的理智,如此嘟囔道。

    “做完再说。”易臻闷闷回。

    “不行,”夏琋乱扭身子,像条滑腻腻的鱼,不受控制:“这个不处理好,我一点做.爱的心情都没有,特别低落。”

    “帮你拍。”易臻恨恨咬牙。

    帮你拍???

    谢天谢地谢谢妈妈!

    他终于同意了……tat

    幸福来得非常突然,但也在意料之中。

    夏琋望向洁白的天花板,得意洋洋地弯了弯眼,果然啊,男人这种生物,一精虫上脑就没办法正常思考,她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她才不是什么抽积木老手,也不会什么沙漠风暴,只是清楚预见到,易臻肯定连第一关的石头剪刀布都过不了。

    “真的呀?”夏琋故作惊讶:“你说的?”

    “玩了这么多花样,”他的气息烫在她颈侧,像一柄烧过的刀,就架在那,随时能置她于死地:“不就是为了这个。”

    “你怎么能这样想我?”夏琋手在他背上轻抚,感受着他蓄势待发的、石块一样紧绷的肌肉,一面用身体回应她的“小驴”。

    察觉到女人刻意为之的贴近,易臻手上的动作更重了,他捻得她轻吁不止,而后在她肩头啃了一口:“信不信我今天干哭你。”

    “我好怕哦……唔!”夏琋贱兮兮的,没回完,就被男人挺身而入。

    ……

    ……

    仿佛在不稳的湖心小舟上荡着,夏琋仰脸看向上方交错的枝杈和青叶:“老驴,我们这样好像野战。”

    “野战?”易臻被她的话逗得轻笑了下:“野战这会你已经死了。”

    “怎么死的。”

    “被碾死的。”

    “原来你是车啊,”夏琋一手摩挲着他头发,一手摸到他小腹:“我能踩刹车吗?”

    “你踩了试试。”

    “那油门呢,是不是还会加速?”

    话音刚落——夏琋就切身感受到了身上这辆车故意展示给她的速度与激情……

    下面都要着火了,她开始推他肩膀,呜咽求饶:“嗯……你轻点……我要求减速!我吃不消……”

    却没料到易臻动作更猛,还冷不丁回给她一句:“不是看不上我这个牌子的车吗?”

    夏琋:“……”

    这坏蛋凯迪拉克();!居然这么记仇!

    ……

    ……

    事后。

    缭乱的地毯,横七竖八的零散积木,堪比车祸现场。

    夏琋腿软得不行,完全不想起身,最后只能被男人捞去卫生间洗澡。

    临睡前,易臻倚在床头看书,又回到那个严肃清冷的模样。

    哼,衣冠禽兽。

    夏琋端详他半晌,翻了个身,靠到他怀里,甜丝丝地说:“谢谢你愿意陪我拍照。”

    “嗯。”易臻视线没离开书页,眉心微蹙,很是专注,但还是顺手圈住了她。

    夏琋撂开他手臂,摸到自己枕头下面,急促地叫他:“老驴!老驴!”

    易臻转眼瞥她。

    夏琋眨巴眨巴眼,神秘道:“我决定给你一个临时惊喜,作为你同意拍照的报酬。”

    “嗯。”

    “将——”夏琋给自己动作配音,陡然拎出两袋跳跳糖,悬在他眼前,用另一只手弹了弹,噼啪作响:“我感觉自己要起风了,你能提供沙地吗?”

    易臻定睛,看清了她手里的东西。他哑然失笑,终究还是长叹了一口气。

    **

    月底,夏琋的网店限量发售了三款夏日情侣装,每一套只卖520件。

    因为事先并未通知,所以这期上新完全是意外惊喜。

    点开链接里面的商品详情,所有图片均由夏琋和另一位高大男性所拍摄,夏琋颜值高,男模身材好,取景有在海边的,也有在小巷的;调色走日系风,日光恰好,每张图都有一种独具一格的通透质感,很是清新养目。

    唯一的缺憾就是,男主人公的脸都被一只doge大头给遮住了,夏琋还郑重其事地给这期情侣装主题起了个很应景也很卡哇伊的名字——

    【我の柴犬先生】

    成交记录蹭蹭上涨,客服忙得不可开交。

    粉丝们纷纷在微博长图下面评价猜测着这位“柴犬先生”的真实身份:

    ——我赌一包辣条,他绝对不是普通的男模,看傻嗨看他的眼神就知道,特别像大话西游里面朱茵的眼神,亮晶晶,充满小女人气息

    ——我仿佛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拜拜]祝99

    ——[doge][doeg]傻hi,原来你男人是只狗

    ——能痛快点露脸吗,我晚上都睡不好了

    ——光看*都很帅,老夏你变了,以前齐麟还给我们看,现在这位都舍不得给我们看一眼了[微笑][微笑]

    ——我一脚就踢翻了这盆doge粮

    ……

    没几个小时,就有好事的知情者开小号在评论里爆料:

    ——傻嗨现男友,农大动物医学院易臻教授,不谢[微笑]

    这条微博很快被赞到热门,一群八卦的女粉丝们马上回复她,自己也跟着它所提供的信息继续挖料,最后直接把整个评论区弄得像乌烟瘴气的群聊:

    ——真的吗,多扒点啊

    ——你们还记得夏琋以前说要去农大上课的事情么,难道是那时候勾搭上的

    ——教授,是不是很老?

    ——老个毛啊,这个易臻好年轻好帅啊啊啊啊啊我刚才去农大附属动物医院官网名医版块挖到了他两寸照片还是副院长啊啊啊啊啊[图片]

    ——我艹();!真的好帅

    ——帅炸了!!!

    ——第一次看到网红教授cp...0.0好罕见啊...

    ——兽医么,傻嗨现在男友好有爱心

    ——典型的郎才女貌,不对,郎也有貌

    ——傻嗨,快出来删评论!你男人被扒了!一群母狼在虎视眈眈[doge](当然不包括我……就怪了)

    ——好违和啊,这种组合,不能接受_(:3」∠)_网红不是应该和富二代小开之流的在一起么……

    ——违和什么,明明超般配,傻嗨那么傻,就要学霸来提升后代智商

    ——作为易教授的学生,我不得不隆重介绍一下:易臻,年方三十一,高学历海归,优秀帅气,为人低调,讲课风趣幽默,我们私下都称呼他“动医吴彦祖”,是全院女生心中可望不可即的男神[白眼]呵呵傻嗨,万万没想到,被你横刀夺爱[泪]虽然有点不爽有点嫉妒,但仍旧祝福你们[心]

    ——我次奥,好棒啊,有种嫁女儿的欣慰感是怎么回事

    ——日,猝不及防就被塞了一嘴皇家进口高端狗粮[抓狂]

    ……

    夏琋洗完澡出来,拿起手机翻微博,就看见评论里炸开了锅,

    天呐,我的妈,这是什么神发展啊。到底是谁,始料未及地就曝光了她老公的个人信息?

    不得不佩服这群女人炸天的好奇心和行动力,都马赛克成这样了,她的老驴怎么还是被她们扒得底裤都不剩。

    夏琋几根手指几乎要飞起来,一条条清着有关易臻的微博,见大家都没要收尾甚至于愈演愈烈的架势,夏琋赶紧发了条微博封口:

    就一个表情:[嘘]

    欲盖弥彰。

    可爱的粉丝们瞬间心领神会,在下面一直队形“[害羞]好的,我们不说”。

    夏琋这才抹了把额角汗珠,长松一口气。

    再摸摸后背,麻蛋,澡都白洗了。

    平息了这场微博风波,夏琋擦着头发回到书房,望向还在电脑后面编书的男人:“我洗完啦,你去洗澡吧。”

    易臻起身走来,明亮的荧幕光从他面孔上游移开去,他的五官湮入灰暗,一下子变得更加深刻英挺();。

    夏琋突地想起了自己微博里那些评论,目光一直抓着他,舍不得放一丝一毫。

    不知为何,夏琋有些羞涩,脸颊煮熟了,身体里咕嘟咕嘟冒着泡的,全是少女味儿的心花怒放。

    他真的好好看啊……

    见夏琋一直呆傻痴像个二愣子一样站那注视他,擦肩而过的瞬间,易臻抬手,在她头顶大力揉了一下。

    “嗳,你这人……”一头秀发瞬间从柔顺水藻沦为蓬乱杂草,夏琋瞬间清醒,追过去敲他:“为什么要弄乱我头发!”

    易臻停步:“大晚上的,弄那么整洁好看给谁看?”

    夏琋扬起下巴:“给你看咯。”

    “呵。”易臻轻笑,对她的马屁不予置评。

    夏琋故意搓搓手,掌心热乎乎的贴到他两颊:“我今天衣服卖得不错。”

    “嗯。”

    “过阵子给你回扣。”

    “哦。”

    “不是嗯就是哦,你家大宝贝赚钱,你不为她发自肺腑的开心吗?”

    “一般吧。”易臻一本正经答。

    “哼。”夏琋从鼻子里出气,松了手,蹦回电脑桌后面的座椅,晃着手背吆喝男人走:“我就知道柴犬嘴里吐不出象牙,你滚去洗澡吧,不要出现在我眼前。”

    易臻走后,夏琋无所事事,索性戴上耳机,调出电脑里的电音外文歌,跟着节奏和情绪兴奋抖腿。

    没一会,眼边上一个东西亮了亮。

    夏琋敛神,喔,是老驴的手机。

    夏琋把自己手机换右手拿,左手去捞起了易臻的手机,直接用指纹解锁,屏幕跳出来的瞬间,她险些笑出声,易臻居然把他俩一张合照废片设成了墙纸。

    没错,是张废片。

    照片里,易臻长身玉立,泰然自若,而夏琋就站在他身畔,偏头对他做了个格外夸张狰狞几乎能丑陋到她人生极限的鬼脸。

    她一时兴起,没想到被俞悦笑哈哈抓拍了下来。

    易臻到底什么恶趣味啊?喜欢收藏她这种挫照?不是设成来电显示,就锁屏壁纸?!

    夏琋在心里冷哼,又微妙窃喜。

    本期上新主题就不应该叫“我的柴犬先生”,应该叫“我那热衷于黑我一百年的先生”。

    夏琋继续掂高了手机细瞧,她注意到信息上面挂了个红红的小圈。易臻所有的软件提示都干干净净,所以这个小“1”被衬托得更加醒目。

    夏琋不假思索点进去看,下一秒就如同被点了穴,僵在那里。

    是一个未曾保存的陌生号码。

    她的眉心一下子皱得很深,不由按开短信,想要再次确认里面的内容:

    “alan,我回国了,很想你,我们见一面吧。ev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