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光鲜宅女 > 第四十三话

第四十三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alan.

    易臻的英文名,这点夏琋很清楚,但这位婊气十足的伊娃,就不大好猜了。

    是他曾经提到过的九年前女友?

    还是陪他从年少轻狂到老成持重的红颜知己?

    又或者国外留学时期的固定炮.友?

    ………………可能性都很大诶。

    可翻翻易臻其他信息,以及别的通讯软件里面的联系人、聊天记录,除了她自己,他没有和任何女人撩骚过的蛛丝马迹,所以这位伊娃应该是个不速之客。

    算了,不管是哪种揣测,她的存在,对她来说,都是一个或大或小的威胁,必须把这种苗头扼杀在泥土里,永不见天日。

    很想你?

    呕。

    可惜我家老驴只想我诶。

    夏琋翘起了二郎腿,拿高了易臻手机,给这个不知从哪窜出来的小贱人回消息。

    她模仿着易臻简单高冷的语气:「好,哪」

    连标点符号都没加,她男人的固定打字习惯,她比谁都知晓。

    对方反应神速,堪比火箭上天,似是一早就在心里挑好了地点:「玉陵一品,好吗,有些想念那的自助餐」

    玉陵一品,宁市数一数二的大酒店,自带高档自助餐厅,人均一千多,吃饱喝足思□□,还能去隔壁楼里办卡开房();<a href="http://www.lewenwu.com/books/25/25402/" target="_blank">末世叠加战场</a>。

    ……想得还挺周到啊。

    那我就去会会你咯,夏琋摩拳擦掌,好像易臻的手机变成了这个ewa,她往死里敲字:「时间」

    「明天中午12点:d」再过来的内容,末尾还加了大大的笑脸卖萌。

    笑成这样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嘴多大吗?

    夏琋冷哼一声,回了句“好,到时门口见”,她明天一定要让这女的笑不出来,不然她夏琋爸爸的名号从此改名为夏琋粑粑。

    易臻洗澡出来前,夏琋用自己的手机把这段短信记录利索拍下,然后删了个精光,不留一抹痕迹。

    **

    翌日,夏琋特意回了趟501闺房,把压箱底的战衣战靴全都拿了出来,摊满地板,精挑细选。

    她平常收藏了不少“战斗装备”,有应付男人的,也有针对女人的。

    比如现在脚上这双cl红底鞋,恨天高似利刃,撅下来就能杀人。

    买这鞋的初始原因,是为了去参加前男友的婚宴。她还为此搭配了一条黑色蕾丝修身裙,走进会场时,她浓妆艳抹,气焰煞四方,仿佛来参加葬礼的女王。

    当时小矮人俞悦就在她身边,一直不自在叨叨:敢不敢穿低点的鞋子,你他妈要漫步云端啊。

    以防露馅,夏琋刻意踩点到玉陵一品大酒店。

    昨晚那个女人的短信,每一个字眼、每一个标点都在*地发骚,叫嚣着我好想见你哦,所以她绝对会提前到场,静候易臻。

    果不其然,专用于供应自助餐的玉兰厅旋转门外,有位女士随意凭栏而立。

    夏琋觉得,她应该就是伊娃。

    夏琋驻足观察起来,她穿着白衬衣,牛仔裤,臂挽棕色手袋,非常简洁随性的美式扮相。

    微风将她的齐肩发轻轻拂起,像柔软的缎。

    她一点也不在意头顶的炎日,所以也注定了她的肌肤并不白皙,是均匀的蜜色。

    可这并非什么减分项,因为她的身形轮廓都极为漂亮,日光之下,她整个人仿佛裹上了一层融融的健康的琥珀。

    不得不承认,易臻选女人的眼光真心不错,不管眼前这位,还是她自己。

    夏琋在心里感叹加变相自夸,撩了把浓密漆黑的鬈发,迎上前去。

    走近后,这位伊娃小姐被她尽收眼底。

    她五官清妍大气,反正和她不是一个类型。

    如果她夏琋是曼珠沙华,那么伊娃一定是一株白牡丹。

    她脸上的妆淡到像是根本没化。她是美的,足够让她自信的美,但她不像夏琋这类女人,恣意张扬,热衷于将这种美扩大化,只任其自然挥洒,腹有诗书气自华。

    暗暗在心底较量一番,夏琋停在她面前,她不先发制人,只是礼貌地打招呼:“你好。”

    柔声轻语,好为自己接下来富有伤害力的开场白作铺垫();<a href="http://www.lewenwu.com/books/25/25404/" target="_blank">[快穿]金牌攻略</a>。

    伊娃看向她,眼底闪过几分陌生迷茫:“你好,请问什么事?”

    夏琋挑起嘴角,笑吟吟的,话里藏刀,刀刀要害:“你好,我是易臻的女友,他和我说有位朋友回国,想一起吃顿饭。可惜他今天加班,抽不出身,只能嘱托我来作陪,请您吃顿便饭,他让我和您说声抱歉。”

    伊娃恍惚了一下,继而顿悟。

    “原来是这样,”她莞尔一笑,伸出一只手,自在端庄:“很高兴认识你,请问怎么称呼?”

    “夏琋。”

    “夏小姐,我是陆清漪,易臻的大学同学,叫我清漪就好。”

    伊娃彬彬有礼,讲话流畅,中文咬字也标致清晰。

    她指头柴瘦,是福气女人的手相,指甲也修理的干干净净。

    呵,至于跟我炫耀你们认识得够久么,还不是让我这样的大美比后来居上。

    夏琋也抬手与她交握,笑意更甚:“你们还是老朋友,那我更要好好招待你了。”

    **

    玉兰厅里,人来人往。

    两个赏心悦目各有千秋的女士,并肩站在一起挑选佳肴,吸引了不少过路食客的目光。

    夏琋有意无意地与她闲谈,想从中套取信息:“陆小姐,你是哪天回国的?”

    陆——小姐,套什么近乎,鬼才叫你清漪咧。

    “上周,”陆清漪夹高一只海虾,递过去询问夏琋:“这个你吃吗?”

    “你吃呀,”夏琋客气地推就:“我喜欢的,我自己会拿的。”

    陆清漪微笑,把那只虾子放回自己碗里:“我没什么主见,以前吃自助都是别人帮我选好,我负责吃就可以了。”

    来了,要来了,就是这种feel。

    夏琋心头一凝,血液开始翻腾,耳边隐约奏响了撕逼的号角,就由陆清漪这句话挑起。

    “是么,”夏琋抿抿唇:“那陆小姐一定让男人很有成就感,连吃东西这点小事,都要他们手把手带着。”

    陆清漪小幅度摆手:“哪有,其实这样一点也不好,主要看对方愿意,不然肯定受不了。”

    夏琋托着碟子,郁郁寡欢:“看来陆小姐的男友对你很体贴,哪像我家老易,也就每天早上起床给我弄个早饭,还不准许我在床上吃。”

    “哈哈,”闻言,陆清漪轻轻一笑:“他一向这样。”

    靠,看来陆清漪绝逼和易臻睡过,还享用过他亲手做的早点。

    夏琋真想翻个白眼,但碍于颜面上的好看得体,她淡笑启唇:“看来陆小姐和易臻真的很熟啊。”

    “还好吧,毕竟认识十年了。”陆清漪轻描淡写,继续高举岁月悠久大旗,生怕夏琋看不见。

    “……”

    这一刻,夏琋完全确认了眼前这位陆小婊的真实身份,她肯定就是易臻说过的那个九年前女友。

    有点堵心,但不能就此服软();<a href="http://www.lewenwu.com/books/25/25403/" target="_blank">僵尸小姐修神记</a>。

    夏琋用公夹捡出来一只扇贝,认真端详一番,又放回了原处。

    陆清漪注意到她的动作,问:“夏小姐不吃么?这里海鲜一向不错。”

    “嗯,我知道,只是,”夏琋惋惜不已:“这扇贝不新鲜了,再好吃的东西,时间放久了,也无人问津了。”

    “是啊。”陆清漪欣然应允,去了旁边饮品区,在一桌鲜丽的鸡尾酒面前流连不定。

    夏琋跟过去,体贴道:“陆小姐想喝酒就喝吧,等吃完了车摆在这,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陆清漪婉转回绝着,吩咐吧台后边的服务生小哥给她倒了杯五谷杂粮汁:“酒偶尔喝喝蛮好的,贪杯就不行了,长此以往看的话,还是果汁杂粮开水一类的饮料,对身体更加有益。”

    才吞她一子,就被反将一军。

    夏琋暗自深呼吸,这个陆清漪,绝非良善之辈。

    可她夏琋是什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她就是那个小魔头。

    两人一并搬着自己挑选的成果和暗斗的道具回桌。

    夏琋小口小口优雅吃着,一边继续自己的套话大业,问:“陆小姐这次回国是做什么呢。”

    陆清漪若有所思,眉宇间笼上少许愁云:“家里出了点状况,被临时喊回国了。”

    出事了就来找前男友?装可怜求安慰?还是要借钱填空子?

    看你一身价值不菲,也不像欠债缺钱的样子。

    夏琋立马摆出关切备至的模样,小声问:“怎么了?要紧吗?有没有什么我能帮到的地方,毕竟你是易臻的老同学。”

    “没事,”陆清漪弯起唇角,神采恬淡:“出国太久了,回来一趟,物是人非,就想找人叙个旧罢了。”

    然后叙到床上去旧情复燃?别痴心妄想了。

    夏琋捏起叉子,慢条斯理地卷着盘子里的意大利面,如同要把陆清漪的纯良脸绞烂:“没事的,陆小姐,我们留个号码,以后有什么不高兴,可以随时找我聊。”

    再让我嗨皮一下。

    夏琋在心里默默补充。

    “可以啊,”陆清漪旋即应允,转口就道:“就怕发到易臻手机上去了。”

    夏琋胸中一紧,她什么意思?不过下一秒,她就理解了陆清漪的话里有话,看来她已经猜到昨晚的短消息是夏琋在和她周旋。

    夏琋装傻:“怎么会,我和他手机都是分开的,我们非常尊重彼此的私人空间。”

    陆清漪抿了口果汁,恍然大悟:“难怪,夏小姐成了an都不自知,”她从容自若地笑了笑:“抱歉,我不太喜欢用中文说那个词,有点不好听。”

    an?

    欺负她英语只有四级,以为她不懂?

    夏琋搭在湿巾上的指节发紧,不想再假惺惺明枪暗箭,勾唇直言:“小三,是吗?没什么难听的,直接说吧,你没和易臻分手么?”

    陆清漪望向她,言之凿凿:“不,是他没和我分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