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光鲜宅女 > 第五十二话

第五十二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话音刚落,夏琋在他的钳制里,逐渐硬起了身体。

    她不再有动作,两颊通红,用近于咒骂的眼光注视他:“易臻,你只会来这一套吗?这就是你求和解释的方式?你知道尊重人吗?”

    易臻勾了勾嘴角,但没有一点笑意,反而让他看上去更冷冽也更认真:“我也想把话说明白,但你听吗?”

    “听与不听,是我的自由,”夏琋胸脯起伏:“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那只能这个姿势说了。”易臻修长的腿贴着她,又加重了几分力量。

    夏琋:“……”

    她不是没有想象和期待过,在某一天,某一时刻,能和易臻有一次庄重的会晤与对峙。

    她也考虑到类似当下的情形,她像个植物人病患,而他是外科医生,神志清晰理智,眼神似手术刀,简单粗暴。她丝毫不占上风,比起求和,易臻更像是要来和她打一场实力悬殊的仗,逼迫她投降。

    这感觉并不好。

    夏琋别开视线:“你越这样我越不想谈。你说的话,每一个字,我更不会过心,我们已经分手了。”

    身体的紧绷和女人一成不变的态度让易臻有些烦闷,他松了夏琋一只手腕,解开衬衣领口的一颗纽扣:“是么,那为什么还来加我微信?”

    夏琋拧紧了眉心:“是你那个养女来找我的,我们打了个赌。”

    易臻不让寸步,“她找你,你可以不理她。”

    夏琋:“……”

    “夏琋,我们相处得不长,但也不算短,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了,”易臻一眨不眨地望着她:“我很反感这种藕断丝连。”

    夏琋的脑子要炸:“我藕断丝连?你呢,你那前女友,你的养女,就不是藕断丝连?我们已经分手,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我死缠烂打,来打扰我的生活就不是藕断丝连?”

    “所以我今天过来,把该说的话说完,你不接受,我卖掉房子立刻走人,”易臻又放开了她另一只手,慢慢归还她想要的温和与平等:“你一直拒绝沟通,我只能用这种方式。”

    他顿了顿,补充道:“这是最后一次。”

    夏琋没了声音,因为他说得很决绝,相当决绝。像告诫,也像临别,把写着“决定权”的匕首硬塞到她手里,逼问她要不要割断他们之间的最后一根交集。他不给她任何喘息的空隙、挽回的余地。

    当她还在为自己那些伤在他皮毛之上的、小小的狠历刀片而沾沾自喜的时候,易臻早已押上全部,孤注一掷。

    也是这一刻,夏琋意识到一个可怕的事实,她和易臻,都在借鉴彼此的方式,相互刺激和折磨——她学到了他的冷硬,他对她赌上了自己,他们失去了自我,变成了对方,只为推动这段感情的持续发展,又或者,能够撇清关系。

    从此不再见面。

    夏琋凝望着易臻,他还是那个样子,她喜欢又讨厌的样子。

    她鼻头发酸,突然有点难过。

    难过于,他俩之间,明明有着一场尔虞我诈、精彩绝伦的开场,可发展到现在,他们应付彼此的方式竟变得这样怪异而拙劣,就和所有差劲、幼稚、愚蠢、濒临诀别的小情侣一样,荒唐可笑。”

    夏琋立刻打脸:“才不是你指使的。”

    易臻轻笑,默认不语。他在想,他和夏琋的这两个多月,并没有白处。

    “你和陆清漪就那么分了,米娅怎么办,我觉得她还挺可爱的,”夏琋眼光渺茫:“小孩是无辜的,你和陆清漪太草率了。”

    “年轻气盛吧,以为一切顺利,没想太多后顾之忧,”易臻神情肃然,口气也有些发涩,仿佛在努力找一个能让夏琋接受、也能说服自己的理由:“米娅这个小孩,很快就要成年了。再过几年,她都和你差不多大了。”

    夏琋凝视着对面的男人,他平铺直叙,罕见地对她敞开心扉,并且不做保留地将一些线条,一些轮廓,渐渐往她的心墙上描绘和勾勒。

    她似乎已经能脑补出他二十多岁的样子,以及那些一页页翻过去的图像,她不曾参与过的青稚年华。

    夏琋突然想起陆清漪对她妈妈的那番说辞,心口升腾起一股无名火,也学起这女人告状:“你知道陆清漪私自来找过你吗?我妈那天过来,她还跟我妈说她是你在国外的女朋友。”

    易臻淡着声,回了句与重点毫不相关的话:“没想到你分手了还对我这么关注。”

    夏琋心跳漏拍,回斥道:“………………是我妈告诉我的好吗??又不是我想知道的。我只是同情你,觉得你很可笑,瞎了眼一样,喜欢这种女人这么多年。”

    她本以为易臻会为立刻自己辩驳什么,以证实当初的自己眼光不赖。可他没有,只郑重认同道:“嗯,我三个多月前才恢复视力。”

    夏琋:“……”

    怎么办,她一点都不生气了,她在心里竭力刮着火石,还想要烧出点东西来,可不行,她试了好多遍,什么都引不燃。

    她只能摆摆嘴巴上的气势:“你以为你说一两句讨好我的好听话,我就会跟你复合吗?”

    易臻回:”我从未这样认为,只是过来把话说清楚。”

    “好了,我也听完了,估计都不止五分钟了,对你够宽容了吧,”夏琋再次起身,抓起旁边椅子上的包:“我现在要出门,毕竟楼下有人在等。”

    易臻跟过去,拉住她小臂,迫使她回头看他:“真不考虑回来?”

    “回哪,回你身边吗?”

    “嗯。”他不假思索。

    “你做梦,”夏琋昂着头看他,像只意气风发的小花孔雀:“轻易放跑的东西,哪有那么容易回去?”

    易臻扣着她手腕,不容置喙:“那不要去见别的男人。”

    夏琋困惑眨眼:“我去见一位追求者,跟他吃饭,为什么还要得到一个无关紧要的男人的同意?”

    易臻似乎已经摸透了她矫揉造作到无极限的往昔风范,而且甘愿陪她作:“行,你告诉我,怎么样你才不会去见别人?”

    “你也追我啊,追到手,你就有资格提要求了,大家公平竞争。”她歪着头,看似打商量,实则是引诱。

    “其实不公平,夏琋,你喜欢我。”易臻说得十拿九稳。

    夏琋真真在心里要笑得直不起腰,她冲他挑了挑眉:“这么自信啊,那我只给你两周。两周内,如果你没追到我,我们真的不要再见了,这个提议不错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