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意外负伤,好在伤口很小,用碘酒浇过之后,夏琋随便贴张创可贴就随它去了。

    对她来说,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

    她被释放出来啦。

    不过夏琋今天没那么心急了,她可不能再像前一晚一样,一加上微信就迫不及待地去刷存在感。

    她甚至有点庆幸被拉黑,这样易臻才没有察觉到她是那样的急不可耐。

    她今天一时大意,透露了知道自己已被关小黑屋的讯息。

    其实没关系,倘若易臻问起来的话,她就说灰崽突发意外状况发消息向他求助才发现的好了。

    底下么,敌不动,我不动。

    微信的地位已经被灰崽取代,再说了,有肥猫那么大一只砝码在手上,她还愁每天和易臻无交集?

    这般思索着,夏琋桀桀笑,双手竖起手机,点开he的朋友圈。

    朋友圈是个好东西,可以帮助大多数初识的人,用最快的方式大概了解彼此。

    兴趣爱好、工作环境、生活态度等方面的信息,在这里多多少少能汲取到。

    夏琋乱晃的腿顿住。

    ??

    咦,没内容?

    易臻没有朋友圈,还不是那种对外屏蔽的无内容,是真的没有发布过一条状态。

    难道说,易臻给了她一个压根不用的小号?

    不像啊。

    夏琋突然有点无从下手。

    易臻这个人……还真是把自己藏得很严实啊。

    可惜夏琋一丁点儿也不想知难而退,这嚣张的神秘感啊,反而更加激发起她的好奇心和征服欲。

    没办法从易臻的朋友圈入手,夏琋决定在自己的朋友圈下功夫();。

    她调出一张以前和俞悦、灰崽的(已p)合影,输入内容:“大鱼鱼出差,把她家生病的猫咪托付给我啦,而我又把它托付给更可靠的人啦。小家伙,早点康复,我们都爱你。”

    撩汉第一要义,夸他,要夸到点子上。

    发出去没多久,scc林岳秒赞。

    夏琋叹气,还超跑俱乐部,表现的比他那辆兰博基尼底盘还low。

    红星集团张总头一个回复:夏美女果真人美心美/大拇指/大拇指

    四十岁人说话都这样磕碜?

    表面上的好朋友,内里实为死对头、同为网红的周蜜咪回复:这猫猫好萌喔/可爱

    吐,夏琋翻了个出神入化的白眼。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夏琋上剑三撸日常。日常过程中,她强迫自己别去看手机,心不在焉的关系,休闲的游戏时光愣是给了她度日如年的漫长感受。

    交掉任务,她再次打开朋友圈。

    除了一些小开老总“好姐妹”的点赞和评论,这条状态所针对的对象,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

    意料之中。

    另外有两个烦人精居然在她评论下来打情骂俏起来了。

    林岳回复周蜜咪:mimi/亲亲

    周密咪回复scc林岳:林总/可爱

    林岳回复周蜜咪:mimi最近在忙什么,好久不见了。

    周蜜咪回复scc林岳:忙着弄网店呢,现在生意不好做/委屈

    林岳回复周蜜咪:什么时候来北京玩,放松放松/色

    周蜜咪回复scc林岳:好呀,林总记得要请客喔。

    ……公然在她评论里约炮吗,太猖狂了吧。夏琋果断凑上去捣蛋,回复林岳:小林子,上海迪士尼要开了,你之前答应说弄几张票给我玩的,还算数吗?

    小林子这个称谓,立马把她和周蜜咪划开等级,夏琋都能想到那小贱人捏着手机咬牙切齿的模样了。

    林岳的注意力果然很快被拉过来,他回复夏琋:夏大美女的委托,小生怎敢不从,明天记得看手机短信。

    shahi宝宝回复scc林岳:好噢~

    她还特意在“好噢”后面加了个emoji满意脸,很是挑衅。

    周蜜咪完全没有了声音。

    k.o.

    夏琋握拳,在心底配音。

    短暂的胜利之后是无尽的空虚,尤其是在易臻毫无反应的情况下。

    夏琋操纵“沫小卿”上马,在漫山遍野的花丛里奔跑,漫无目的。

    一个小时后,夏琋接到俞悦电话,她估计刚忙完,看到状态第一时间就跑来质问她又把灰崽nen哪去了。

    夏琋告诉她在易臻那,请放心,而且还极尽浮夸地向友人描述了易臻住的地方什么样();。

    俞悦下结论:“我就说他是易仙人。”

    夏琋:“那我也要抓手掌心来,碾成凡人。”

    俞悦:“刚把爹。”

    夏琋:“等我好消息。”

    临睡前,夏琋又瞄了眼手机,he同志还是没动静。

    她打开百度,搜了下“he”,氦的意思。

    百科内容如下:“氦(helium),为稀有气体的一种。元素名来源于希腊文,原意是“太阳”……氦在通常情况下为无色、无味的气体,是唯一不能在标准大气压下固化的物质。氦是最不活泼的元素。氦的应用主要是作为保护气体、气冷式核反应堆的工作流体和超低温冷冻剂。”

    全篇就记住了“无色无味”“不活泼”“冷”“超低温”这几个字。

    这不正是易臻吗?

    一点意思也没有,他还挺有自知之明。

    夏琋带着一点小郁卒,一点对明天的小期待,进入梦乡。

    **

    翌日,每天都睡到日上三竿的夏琋,再一次起了个大早。

    延续着昨天的清纯路线打扮好,夏琋不忙出门,停在玄关前,把耳朵贴到门板上,仔细聆听对面动静。

    她要在合适的时间,开门“偶遇”,搭个顺风车。

    轿车、沙发、客房,这类狭小的空间,最容易滋生奸.情。

    顺便还能打探打探易臻的经济实力具体到什么程度。

    穷玩车,富玩表。易臻身上无一首饰,只能退而求其次看他开的是什么小车车啦。

    外面隐约动静,来了!夏琋昂首挺胸整理裙摆,抬高小挎包,打开门。

    果然是他。

    夏琋在一瞬间摆出诧异眼色,继而浅笑:“早啊,易医生。”

    易臻看向他:“早。”

    他一手拎着宠物箱,一手提公文包,此外还有只黄色纸袋被他一并卡在拿包的同一只手里。

    易臻今天穿的白衬衣,噢,白衬衣,如果说西装是验证男人气场的法宝,那白衬衣一定是检验男神气质的神器。

    毫无疑问,易臻把白衬衣穿得很标致,剪裁得当,干净清爽,就像一株沐浴晨光的小白杨。

    “灰崽怎么样了?”深知易臻这人不适合唠家常拉拢感情,夏琋当即直奔主题。

    “还是没精神,”易臻回:“做完手术应该会好很多。”

    “今天是你主刀吗?”夏琋小步子慢吞吞“追”过去。千万、千万不能显得她很刻意。

    易臻:“嗯。”

    两人一道下楼,一前一后。

    夏琋问:“你这会去医院吗?”

    “先去趟学校();。”

    “我正准备去医院呢,”夏琋装作不经意提起,其实她早就查过百度地图了,农大附属动物医院就在农大边上,无论如何,他们都顺路,易臻逃不掉也躲不了:“正好顺路哎。”

    易臻没回话。

    夏琋皱眉,难道他完全不打算带她一程?

    她赶紧拿出b方案,注视着易臻后脑勺:“昨天谢谢你,不然我肯定得失血过多身亡。”

    她打趣着,让一切都显得自然而随意。

    ——还记得吗?我脚伤了,好严重的!伤到根本踩不动油门刹车啦!我自己开车肯定要出事故!

    tat

    她今天特地没穿高跟鞋表示自己伤势严重。

    面前徐步下楼的男人步伐一顿,淡漠地接受了她的致谢:“没事。”

    继续走。

    夏琋压抑着烦躁,笑道:“过会我带灰崽过去,还是你带灰崽过去?”

    她皮笑肉不笑,反正易臻看不到。

    易臻稍微回头,牵扯着好看的颈线:“我带你们过去。”

    夏琋以为自己没听清,往前连走两步,离易臻更近,确认着:“你要带我和灰崽去医院?”

    “恩。”易臻稀松平常应着。

    可这个字却在夏琋身体里掀起惊涛骇浪,本来她都绝望成一片死海了,却没料到柳暗花明。

    她平稳心绪,乘胜追击,温柔道谢:“那再谢谢你了。”

    因为之前两步的追赶,两人这会几乎并排同行。

    夏琋决定再度加深自己的价值,她瞄瞄易臻手里卡着的纸袋:“你拿包方便吗?”

    易臻视线平直:“没事。”

    “你让我搭顺风车,我也帮你负担一点吧,猫包本来就重。”

    “好。”易臻这回没有拒绝她,只是把拎包的手递过来:“你拿这个纸袋好了。”

    还挺怜香惜玉,给了她一个最轻的,夏琋欣然接过,问:“这里面是早饭吗?”

    易臻没有作答。

    夏琋把纸袋提高几分:“还蛮……”

    香?

    唔,好臭。

    夏琋差点被熏出眼泪。

    “是猫的粪便。”易臻轻描淡写。

    夏琋恨不能马上把纸袋子抛出十丈远,但碍于易臻在旁边,她不得不装出爱猫人士的模样,关切地问:“灰崽还拉稀吗?”

    易臻挑眉:“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什么人啊这是,夏琋胃里翻涌,她突然间意识到,眼前的男人,虽然是灰崽的救星,但绝逼是她的煞星。

    毋庸置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