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光鲜宅女 > 第五五十五话

第五五十五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兑奖,好吧,兑奖。

    她不是言而无信的人。

    夏琋拣起地上那张红桃2,半趴了上身,朝着易臻徐徐爬过去。

    那个用纸牌拼出来的爱心,也被她膝盖的磨蹭弄乱了,她停在席地而坐的男人面前,勾起唇角,放低腰背,慢慢靠了过去。

    易臻稍适一怔,因为夏琋一点点接近的地方,并非他的脸颊,而是唇心。

    她温热的呼吸,铺洒在他鼻端,还有隐隐约约的香气。

    指节不自觉收紧,喉咙发干,若不是碍于屋内还有旁人,易臻真想把她直接按进自己怀里,亲得她不能自已。

    夏琋闭上了眼,她离男人的嘴唇只有指节的距离,却没有再上前。

    易臻目不转睛盯着她,她极近的脸,她的睫毛黑鸦鸦的,如蝶羽般轻轻颤动,似乎有些动情。

    他下巴微收,想化被动为主动,接受他应得的战利品,却没料到——

    下一刻,夏琋突然把手上捏着的扑克牌挡在他俩嘴唇中间,他只触到一片清凉。

    夏琋陡然睁开眼,隔着纸牌,用力“亲”了他一口。

    嗯嘛一声,清脆响亮。

    哈哈哈,夏琋笑着滚回原处,再坐直看向他时,她已是一脸得意和神气。

    易臻望了她几秒,不禁失笑:“这算什么?”

    “这是大于等于脸颊吻,小于等于亲嘴巴的奖励方式。”夏琋答得合情合理。

    “呵。”他轻笑。

    “你不喜欢吗?”夏琋把手里的纸牌隔空弹给他。

    易臻打量着她,一本正经答:“喜欢,但不满足。”

    “哪能一次性给全,以后还有机会,循序渐进,再接再厉,”夏琋两手举到胸前,轻拍了两下掌:“刚才表现不错,加十分。”

    易臻长叹了一声,想再回给夏琋点什么,走廊里传来门栓的响动,俞悦要出来了。

    **

    通宵斗地主计划没有能顺利实现。

    八点多,俞悦身体不适,提前告辞。她拉肚子情况有点严重,易臻回自己屋里拿了瓶盐酸小檗碱片给她服用,也没能缓解分毫。

    送走俞悦,夏琋瞄了眼墙上的时钟,问身边的易臻:“咦?你不回去吗?”

    易臻回道:“我们出去逛逛吧。”

    “嗯?”

    “去个地方。”

    “又去个地方?这次去哪,”夏琋隔空指他眼睛:“不准跟我卖关子,不然我不去哦,还赶你走。

    夏琋的身体不停使唤,脸颊红了个透。

    她攀着易臻两肩,由着他亲,她好喜欢好喜欢这样纵情的接吻,近乎惩罚的嗫咬。

    他的舌头,卷走了她的魂魄,全身只剩酥酥麻麻的轻,耳朵里填满他加重的喘息,格外热,特别痒,挠在她心上,擒在她肉上。

    易臻眼色渐浓渐深,他把她抬高了,也抵得更紧,他的手游走到她最软弱私密的地方,缓慢地蹭动。

    湿漉漉,滑腻腻,是她现在的身体和心情,他的手不停往里面去,又压又揉,时轻缓时用力,她没了半分力气,跟着要往下掉。

    好在他及时托住她,他硬实的腿和腹部夹得她有点疼,刚要嘟囔两句,男人俯低了头,在她耳边轻语。

    “想我吗?”他的鼻尖蹭着她,热息皆是逗弄。

    夏琋弯唇一笑:“那你想我吗?”

    “想不想我?”他有些气愤地咬她耳廓,把痛感和快意交叠在一块,只为了威胁和折磨她。

    “我才不想呢。”夏琋偏不给他他希望的答案。

    “那你是想死。”他恨恨道。

    “是你想死我了吧。”她唇角弧度愈发上扬,得意洋洋。

    易臻长吸一口气,直接掀掉了夏琋睡裙,把她抱回床上,毫不迟疑地架高她双腿,侵占她,也让她食用自己,反复吞吐着他最重要的东西,咬她小腿,迫使她近乎投降的呢喃和濡意不断往外溢,他这段时间的意难平,才能得到尽情的纾解。

    ……

    ……

    一场酣战,夏琋心满意足,裸着靠在易臻身边,指端无意识地在他胸口打转。

    他握住她极其不安分的小手,尔后十指紧扣,不再有动作。

    易臻掌心好暖,夏琋瞄了眼他们两个人彼此交握的手,咬了咬唇,问了个纠结许久才好不容易说出口的问题:

    “今天在桥上,又被你蒙混过关混过去了,但我现在还是想问,你爱我吗?”

    易臻闻言,轻叹一息。

    “你叹什么气!”她想松了手去敲他,可五指仍然被他牢牢攥着,一分一厘都松不了。

    “夏琋,”易臻唤她名字:“我爱你这三个字,是从来没办法在床上,餐厅,电影院,或者某条短信里表述清楚的,必须用以后所有的事物和时间来证明,明白吗?”

    “不明白!”她又变回了那个无理取闹的小女孩:“我现在就要你……”

    “我爱你,”易臻打断她,并拥紧了她,不管她是否惊讶和无措,也要像嵌进身体一般拥抱她,轻轻说着:“很爱你。”

    易臻过去看过一部电影,一对夫妇坐在车里,妻子控诉丈夫从不说爱她,但丈夫告诉他,我娶你那天说过了,如果有变,我会通知你。

    所以,烦人又可爱的姑娘,我可能远比你想象的,或者我所能意识到的,还要爱你。把说这些的时间省下来,我能为你做更多事,只想你用心体会和通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