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五分钟后,夏琋大失所望。

    因为易臻的车是凯迪拉克srx,黑乎乎的大笨车。

    作为一个长年混迹超跑小开阶层的女人,这车在夏琋眼里,也就比满大街的出租稍微好一点。

    她隐约期待易臻是个隐形二代的美好畅想瞬间落空。

    夏琋坐上副驾驶,心理落差带来的后遗症便是,一路上的索然无味。

    两人没有交谈,易臻安静开车,夏琋安静发呆。

    去农大的那段路,三步一个交通灯,出了名的堵。等红灯的时候,夏琋懒散地望向窗外,暮春的阳光被叶片切割成碎片,淋满地面。

    今日无风,空气暖烘烘的,醺得人直犯困。

    夏琋决定和易臻说几句话提精神,她掉头问:“易医生,你车上有歌吗?”

    易臻腾出一只手,按开音乐。

    车内音响忽然传出一连串嗲里嗲气的萝莉音,似乎是在用日文报数。

    夏琋:“……”

    什么鬼?

    夏琋:“可以换一首吗?”

    易臻:“嗯。”

    夏琋稍稍前倾上身,按下切歌按钮。

    “aiueokashi*a//sashisu……”

    夏琋:“……”

    这他妈不是花泽香菜的《sparade》吗?易臻听这个?

    再切();。

    《神様の神様》??

    继续切。

    《恋爱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为什么都是这种软妹甜音歌?夏琋感觉不太好了,她斜了眼易臻,后者还是面无异常地握着方向盘。

    喂,车里全是这种音乐,你都没有羞耻心的吗?

    夏琋放弃切歌,绝望地停在一首鹿乃的曲子上面。

    本以为易臻会听那种古典轻音乐,万万没想到……

    难道易臻是个萝莉控怪蜀黍?

    如棉花糖一般甜腻的哼唱里,夏琋手扶额头,慢慢吞开口:“看来……你很喜欢听日文歌啊。”

    绿灯了,易臻转动方向盘,右拐:“不是我听的。”

    夏琋下意识问:“那你车里怎么有?”

    隔壁座半天都没有声音,夏琋偏头去看,男人只给她一个冷峻的侧容,双唇紧闭,脸上写满“老子懒得回答”。

    夏琋不再追问,脑海里随即掀起一场推理风暴。

    不是他自己听,难不成是为了某个女人才在车里弄这些歌?

    女朋友?不会吧……易臻刚买二手房,这年头谁会买二手房结婚?有女友的话,按照易臻这个岁数,也该同居了,可这几天根本就没女人住过来。

    就算女友比较传统,结婚了才睡一起,但易臻刚搬家,起码也该过来看一眼照拂着点吧?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家连一双女人拖鞋都、没、有!

    还是说,易臻有个私生女?不应该,易臻才三十出头,如果他刚成年就犯事儿,私生女也就看喜羊羊熊出没的年纪,怎么可能对这些日文歌如数家珍。更何况,车里不见一点小孩子待过的痕迹。

    那么,就只剩最后一个可能性了——

    易臻特地下载这些歌制造假象,用来迷惑每一个见色起意想要搭他车勾引他的莺莺燕燕幺蛾子?

    ……没错了。

    就是这个!

    所以她被当成好戏耍对象了?这点小伎俩也想忽悠她知难而退?

    做梦。

    前一秒还因为小破车乏味无比的夏琋瞬间斗志昂扬,她的双眸弯成甜美月牙:“以前大学宅在宿舍,喜欢看动漫,所以也跟着喜欢这些歌。”

    她伴着调子,装模作样哼了两句:“回去我也下几首,重温一下少女心。”

    “现在这首我最好听了。”夏琋尽量圆着刚刚自己疯狂切歌的诡异举动。

    易臻依然不置一词。

    再过一个路口就是农大,夏琋果断换话题:“灰崽手术需要多久?”

    易臻大老爷总算纡尊降贵讲话了:“一个小时左右();。”

    看来还是得从畜生身上下手。

    夏琋:“以后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易臻打开左转向灯:“术后再说。”

    车子穿过马路,缓缓驶入农大,门卫一见是熟悉的车牌,赶紧升起横杆。

    易臻把车开到附近一片露天停车场,他的驾驶技术不错,流畅地倒库,都不需要调整,一次到位。

    易臻熄火下车,去后座拎公文包,夏琋也飞快拔掉安全带跟出去,她还故意绕到易臻身边问:“易医生,我要在车上等你吗?”

    易臻居高临下打量她,回:“你都出来了还要我把你赶回去么。”

    夏琋瞥瞥脚下的水泥地,作后知后觉状:“对哦……不是的,我只是怕在副驾问你你会听不清。”

    “现在听到了,”易臻关上后座门:“我不带猫去办公楼了,你在车里等我。”

    啊?

    “上车。”两个字,听起来像命令,不容反驳。

    “……”

    夏琋认命回头,鼓嘴又吐气,她想要在农大校园刷存在感的计划完全落空,她连晚上要去农大论坛开小号发帖的标题都想好了,「你们看到今天和易老师走在一起的那个美女了吗」

    以八卦舆论为载体,一传十,十传百,众口铄金,三人成虎,她和易臻的绯闻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

    最可恨的是,易臻还亦步亦趋走在她后面,一直送、不,逼着她上车,不容许她有任何反悔赖皮的机会。

    夏琋重新坐回副驾驶座,再面对易臻时,她早已换回端庄微笑。

    易臻搭着车门,没马上走。

    夏琋觉得有点不对劲,但还是僵硬地扬唇:“快去快回,我在这看灰崽。”

    易臻目不转睛看着她:“你知道你刚才唱得都不在调子上么?”

    “??”

    男人扯出一个很淡的笑:“不是真心喜欢的东西,不要勉强自己,很不好看。”

    话罢,他不轻不重地带上门,走了。

    夏琋:“………………………………”

    靠靠靠靠靠靠!!!!!她想要追出去理论一番,结果连扳几次把手都没用,车已经上锁。

    所以,拉仇恨没关系,记得替自己铺好后路就行。

    望着易臻翩翩远去的潇洒背影,夏琋气不打一处来,烂人开破车!她抬腿蹬了下前板,嘶——好痛!她忘了自己脚底还有伤……

    呜呜,夏琋欲哭无泪。

    **

    再回动物医院,夏琋的脸像被煤炭熏过一样黑。

    两个兽医助理给灰崽检查血常规,吸入麻醉,待灰崽逐渐丧失意识,再剃掉她肚子上的毛。

    全程,夏琋都抱臂坐在一旁的高脚凳上,冷漠无比,仿佛她和这只猫毫无关系();。

    直到易臻换上一身绿色手术服从更衣间走出来时,夏琋的神情才稍微有点波动。

    易臻戴着口罩,只露出锐利的眉眼,他不发一言,周身气质阴郁而清冷。

    他越过夏琋,吩咐一个护士把手术协议拿过来,给她签字。

    夏琋抬起纸板子细看,上面除了宠物信息和手术信息以外就是委托内容:

    “我作为宠物主人(或主人委托的能够承担法律责任的受委托人)同意并委托农业大学附属动物医院为上述宠物实行上述麻醉或手术……”

    手术种类?

    视线往上,全身麻醉、子宫卵巢病理摘除。

    哎呦……看着都疼,夏琋不禁揉揉小腹。

    她抬头看向背对着自己整理器械的男人:“为什么要签这个,你们不能保证手术成功吗?”

    在一旁将灰崽五花大绑的护士解释道:“固定流程,都要签的。放心吧,子宫摘除是小手术,和绝育差不多,易院通常都不做的。”

    易院通常……都不做dei?

    夏琋心里咯噔一下,也就是说,易臻今天一反常态来临幸这种小手术了?

    咦,为什么呢?难道说,因为是她的猫,所以他要亲自上阵?

    小砸,很口嫌体正直嘛。

    夏琋签完字,简直快憋不住嘴角的得意了,她点点脚尖,说:“嘻嘻,易医生,谢谢你噢,特意为我和灰崽上手术台。”

    她着重强调了下“特意为我”四个大字。

    易臻没搭理她,径直走进手术室,顺手就拉上帘子,把夏琋完全阻隔在视线之外。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夏琋坐在外面,转着椅子,百无聊赖地等。

    怎么办,知道易臻搞特殊化假公济私之后,早上的那些怒气荡然无存了呢。夏琋打开微信,跳到朋友圈,敲字:

    「喜欢还装作不喜欢,和不喜欢还装作喜欢,有区别吗?都是欺骗,谁比谁更高尚?」

    嘿嘿,发送。

    气死你,就是要气死你。

    她还特别为这段话配了一张灰崽大头照,防止对方不感兴趣直接略过。

    猫哎,他总会停留一下的吧。

    此外,考虑到易贱男可能会屏蔽她的朋友圈,她又把这句话复制粘贴到自己的签名档里。

    反正他早晚会看到。

    **

    灰崽的手术进展很顺利,易臻建议住院,每天有专业护士清理伤口、涂药和吊水,比自己在家处理要好得多。

    灰崽慢慢从麻醉中清醒,摇头晃脑的,很是滑稽可爱,夏琋围着她,拍了一大堆照片和小视频,发给俞悦,告诉她她闺女一切安好。

    凑近灰崽拍小视频时,夏琋悄悄侧目,只见易臻独自一人站在操作台前();。他已经脱掉一只乳胶手套,垂眸在看手机。

    他看手机了!

    夏琋别过头去,偷着乐,她都能脑补到易臻看见她那条状态之后的青白脸色。

    安顿好灰崽,夏琋热忱地感谢了一番办公室里所有医护人员,提上包轻快地蹦跶下楼。

    **

    晚上,夏琋刷完副本,查完淘宝,倒回床上玩手机。

    首先,要给微博上所有艾特她的新款买家秀点赞,如果有漂亮苗条妹子,那是一定要转发的。

    接着打开微信,果不其然,朋友圈一大堆提醒,夏琋点开,唰唰翻过去。

    鼎业顾总:这年头还有内涵的美女不多了。

    林岳:老夏,怎么,又为哪位情伤了?

    小萱萱dora:琋琋,这句话我好有同感~

    子非鱼:又发毛神经啊??

    ……

    he:/微笑

    既往都咎:没有谁比谁更高尚,这世界就这样。

    等一下!夏琋的食指顿住,她看到了什么,he?夏琋赶紧拨回去,真的是他!

    ……可是只回了一个最原始的微笑表情。

    就一个微笑?

    夏琋正襟危坐,来回左右看看找找,没错。

    讲真,这个脸,在夏琋最厌恶表情排行里位居榜首,经年不变。在她看来,它充满讽刺意味,能轻易激怒一个人。

    难道在上了年纪的人眼里,是友善的表达?

    夏琋想要确认,索性跑去微信和易臻对峙。她先发了个微笑脸,尔后问:「这个笑是什么意思呀?」

    几分钟后,he破天荒地回她:「就是你理解的意思」

    她理解的意思?所以到底是什么意思?夏琋头大,急需再作深思熟虑,但她不想显得自己太弱,只客气地跳到别的话题上面:“今天你能亲自为灰崽做手术,我很感谢。”

    又过去几分钟,接二连三的回复跳出来:

    he:「不用谢」

    he:「通过你第一天在办公室的反应,我认为你有很严重的医闹倾向」

    he:「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才亲自手术」

    he:「想太多并非好事,女孩子稍微有点自尊心吧」

    he:「/微笑」

    ……

    ……

    ……

    夏琋和手机屏幕面面相觑,十几秒后,她魂飞魄散栽回床上,狂蹬被子捂耳朵:

    她不听她不听,解释就是掩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