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翌日,夏琋照常去检查发货情况,考虑到灰崽在医院被护士姐姐照看妥当,她先去了趟工厂仓库。

    偌大的库房里,十来个小伙子正在打包。

    夏琋当即掏出神器,像苹果机拍全景照那样,扫描记录下整间仓库热火朝天的工作情况。

    接着,镜头再慢慢转回到自己这边……

    夏琋特意穿着这期销量第二的一字肩上衣,她把墨镜抬到额上,随意撩了两下长发,望向摄像头,巧笑如花:

    “嗨,大家好啊。”

    她矫揉造作地压着舌头,嗲声嗲气,较之志玲姐姐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们看到我身后了吗——我现在在仓库,又提前过来帮你们看发货情况了,”夏琋的手指轻擦过领口与肩头的交界:

    “我现在身上这件一字领上衣,你们有没有买?之前介绍过,这个领口是松紧的,下摆很松,宽肩窄肩高矮胖瘦全都能hold住,尤其木耳边的设计,特别甜美对吧。”

    夏琋快步走到一位身材高挑的打包小哥旁边:“上一期你们评论里面都说还要看打包员,所以我特意找了个更帅的,给你们过过眼瘾。”

    “小张,小张,跟我微博的美女们笑一个,好不好?”夏琋扬眸,无限期待地望着小哥。

    小哥害羞,不敢面对镜头,始终坑着头,夏琋不得不在他后腰拧了一把,迫使小哥仰脸,露出一个比哭还扭曲的笑。

    藏在下面的小动作,相机根本拍不到,画面里只有夏琋闪动的眼光,亲和的微笑。

    苦笑完,小哥立刻低头,马不停蹄扯胶带,黏纸箱。

    夏琋把相机拉近到他手上的动作:“所以大家不要着急哦,我们都在很用心地发货呢。”

    ……

    稍作剪辑,夏琋回到客服办公区蹭wifi传视频。

    干客服工作的多是小姑娘,一见顶头上司来了,纷纷从台机后面站起身来,直呼“夏姐”。

    “坐坐坐,全都给我坐下!”夏琋把手里的蓝色纸袋搁到第一张电脑桌上:“我刚刚路过巴黎贝甜,给你们带了一堆酸奶,先别忙了,休息一下,补充体力。”

    “哦对,刚刚让你们坐下的是不是,”夏琋皱了下鼻头,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似的:“都别动!这些酸奶,将由你们的美丽老板——我,亲自颁发到你们手上。”

    老板戏真多……年轻的小女孩们全都窃窃笑起来,感激地接过上司发来的犒劳饮品。

    ……

    监工完毕,夏琋驾着自己的白色小cayman打道回府,哦不,回医院。

    自打易臻在微信上和她“撕破脸”之后,夏琋彻底放弃当一朵清纯无辜小白莲,重新抹回正红色唇膏,厚涂,要多张扬有多张扬。

    窈窕地走到输液区,夏琋找到安置灰崽的笼子,抽了张凳子坐定。

    她瞄向给金毛扎针的小护士,招手:“早呀,小彤();。”

    护士回神,讶异地打量起这个陌生的浓妆女人,直到后者摘下墨镜,她才认出她是夏琋:“……夏……小姐?”

    夏琋勾唇:“对啊。”

    “你今天……好漂亮啊。”朱唇玉肌,冶艳得扎眼。

    “谢谢哦,”夏琋四处张望:“你们易院长呢,来了吗?”

    小护士小幅度摆头:“没有,他今天去学校上课了,”她摸摸手里的金毛:“过会应该会来一趟,这狗要动手术,挺复杂的。”

    “喔,喔……”夏琋若有所思点头:“那我在这等他。”

    小护士将狗抱回笼子:“行吧,”转头见夏琋挑着灰崽下巴摩挲,忙说:“灰崽恢复得不错,今早吃东西了,过两三天就能出院啦。”

    “不是吧这么快?!”

    “……”

    “等它拆线了再出院。”

    “……行……”

    输液管里,药水缓慢滴着。无聊得紧,夏琋拿出手机刷微博。

    刚刚在厂里拍摄的视频已经有一千多条评论,夏琋随手翻了几条热门:

    ——小哥好甜,求联系方式!

    已婚。

    ——这么受,肯定有男友[doge]

    别自我安慰了。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期衣服并不好看吗?

    没错,只有你一个人眼睛不好使。

    ——夏哥好美啊[心][心]

    就喜欢你这种总说大实话的。

    ——我怎么觉得夏琋又长得不一样了。

    因为你每天都是一成不变的丑啊!

    ——出个卷发教程吧。

    伸手党求放过,老子视频图片直播出过三次,转过十次!手残不会卷头发就拉倒了,搜微博也不会嘛?

    ——我们傻嗨怎么辣么好看[拜拜]已弯成蚊香_(:3」∠)_

    ——赞我满520我就去跟打包小哥告白。

    ——傻hi傻hi!!快告诉我们,今天用的什么牌子什么色号的唇膏?

    ——不敢说傻嗨美,怕被赞到明年。

    ……

    傻嗨你二妹啊,夏琋扶额,当年为了找到能完美音译“夏琋”的英文,她翻遍英汉词典,又和外语系朋友商量,最后才精心定下shahi这一英文名。

    发音也恰如其分,[?ɑ:\'hi:]

    可她没想到的是,粤语里有一种叫“傻hi”的说法,相当于普通话里面的“傻逼”,不断有粉丝指出后,夏琋再也没法装成视若无睹,索性顺水推舟转发出来博粉丝一笑,于是大家乐成一团,从此……就这么愉快地称呼下去了();。

    ——除去p图,自黑也是当代网红的重要生存法则之一。夏琋只能把握时机,哪怕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

    内心戏再多,夏琋还是只挑了问唇膏色号的那条热评转发回答,“是ysl方管01喔~”

    垂眼翻着再一次汹涌而来的评论,夏琋隐约察觉身边多了个人,她抬头,是个从未见过的白净微胖男人。

    “你好,”见夏琋注意到自己,男人一时有点无措:“嗨,你好,我看你在这坐好久了。”

    夏琋在心里翻眼:要不要再给这位小姐一杯白兰地?

    “有什么事?”夏琋微微一笑,问。

    男人挠挠后脑勺:“没什么事,这只英短你的吗?”

    他惶恐地找着话题:“我带我家猫来做绝育……”

    “是。”红唇微启,夏琋吝啬地吐出一个字。

    “因为第一次带猫来做手术……什么都不懂,见到猫友就想交流两句。”

    “是吗。”

    “那……可以加个微信吗?”

    兄弟啊,你这种举动和那些脱裤子就上的男人有什么区别?夏琋不答话。

    就在此时,门边闪过一个影子,身高腿长的。

    夏琋眼尖,旋即辨认出是易臻。

    身后的小护士叫住他:“易院,这儿!”

    易臻止步,转而往这边走。他对夏琋视而不见,径自停在那只金毛的笼子前,蹲下身查看。

    早已料到他会是这个反应,夏琋撩了下刘海,笑出一口贝齿,回答面前的男人:“可以呀。”

    她突如其来的烂漫笑容几乎让他眩晕:“是吗?”

    夏琋抿了抿唇,微微蹙眉,为难道:“可是,我亲哥不允许我随便加陌生异性的微信呢。长兄如父,你得先问问他。”

    “那……我怎么问他?”男人雀跃不已。

    有梨涡停在夏琋唇边:“你加他微信问一问好了,他在医院工作,”夏琋打开微信,翻出易臻的个人资料页,扬手给那人看:“防止他不通过,你就说是患者家属,他应该会加的。”

    “这样合适么?会不会打扰到令兄?”

    “没关系的,他人很好,你好好和他说。你先拍下来,他白天工作忙,晚上再加他好了。”

    “好的!可以!”男人赶紧调出相机拍摄。

    夏琋诚意满满地调出自己的二维码:“这是我的微信,你也一起拍下好了,如果我哥哥同意,我就加你。”

    待男人拍完,夏琋起身,搭上包:“我先走了,等你哦——对了,我叫夏琋,夏天的夏,希望的希。”

    她报了个半假名,转身离去,乌黑发亮的鬈发随着她的走姿在背后浮动,极具风情。

    到门边时,夏琋回首,瞟了眼蹲那专注查看金毛病情的易臻。

    哼,敢在微信上惹我,让你也不好过();。

    **

    当晚,易臻回到家,刚要上跑步机锻炼,就被接连作响的微信提醒给烦到了。

    他打开,是个大白头像的人加他,网名也叫“大白”,他连续发来了三条加好友申请。

    ——医生,你好,我是患者家属,有急事想找你。

    ——你妹妹让我加你的。

    ——请问在吗,打扰到您真心不好意思。

    态度不错,而易臻碰巧有几个堂妹表妹,他以为是哪位亲戚家女儿介绍过来的宠物主人,顺手点了同意。

    接着,微信对话框里的内容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大白:医生你好,我真的很想认识你妹妹,我对她一见钟情了。

    大白:可以同意我加她的微信吗??

    大白:她说她家教很严,加异性要得到你的允许才可以,我真的很着急,我第一次对一个女孩这么挂念。

    大白:希望你能同意。

    大白:对不住,大晚上的打扰你了,我真的太焦急,我真的真的很想追求你妹妹,我是真心的,请你相信我。

    大白:医生哥哥,你还在吗?

    易臻:……

    沉默片刻,易臻不动声色回:请问是哪个妹妹?

    大白:你亲妹。

    易臻无言。

    他是独生子,没有兄弟姐妹。但很快,有个猜想在他心里逐渐明晰。

    而对方也当即证明了这个揣测的准确性。

    大白补充道:夏希。

    易臻再度无言。

    男人的胸膛急剧起伏了一下,少顷,他回道:你加吧,但她精神状态不太好,最近刚从脑科医院出院。

    这下轮到大白同志无语了。

    两分钟后,大白:那我再考虑一下。

    易臻放下手机,回归跑步机,快跑几步后,越想越窝火,他关掉电子屏,重新拿起手机,把那位大白和自己的聊天记录全部截图。

    一张张传给“shahi宝宝”后,他说:有意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501的卧室传出猖狂大笑,几乎要刺破天花板。

    夏琋环紧抱枕,快活地翻滚,有意思,当然很有意思啦,她都快笑出腹肌啦。

    暴躁吧,愤怒吧,让她痛快地作死吧,这可不是破罐子破摔。

    喜欢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反感亦是一种深刻。

    无论如何,易臻都无法忽略她了,他的心里已有她夏琋的一席之地,哪怕这个位置的名字叫作“讨厌对象”,那也没关系。

    知道吗,所有极端情绪的来源,都是在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