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64章 洁癖医生的侦探剧(一)

第64章 洁癖医生的侦探剧(一)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陈立果睁开眼睛,便看到了一间洁白的屋子。

    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地板,白色的家具——这个屋子里所有东西都是白色的。

    阳光透过窗户射入,照射在白色的屋子里,刺的人眼睛生疼,陈立果赶紧走过去把窗帘拉上,这种刺目的感觉才总算好了些。

    陈立果看着周遭的白色,有点悚然的感觉,他道:“统儿,我穿成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系统懒懒道:“还在下载资料。”

    陈立果闻言,便摸索着去了厕所。

    进入厕所后,他在厕所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穿成的人。那是个看起来有些格外禁欲的英俊男人,头发梳理的十分整齐,衣服的扣子扣到了最上面一颗,眼神淡漠,眼角却偏偏有一颗泪痣,凭白多了种勾人的味道。

    陈立果条件反射的摸了摸脸,才发现自己手上带着一双白色的手套,他道:“统儿,好了没,我好慌。”

    系统说:“好了();。”

    然后陈立果闭上眼,接收了系统穿来的关于这个世界的走向。

    陈立果穿的这个人,在这个世界是个名叫苏云止的医生,医术高明,收入不菲,长得还好看,唯一美中不足就是他有严重的洁癖。

    洁癖到什么地步呢,他家里几乎所有东西都用的是白色的。

    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女则是一名警察,她参与到了一桩杀人案的调查中,结果越查越深,竟是发现了一个杀人组织的存在——于是,命运之女成了杀人组织的猎杀目标,不但没有找出真凶,反而还惨死刀下。

    陈立果在看这些记忆的时候心情很复杂,因为他眼前几乎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是一片马赛克。他心中道:这个剧要是放在他原来的世界是要被和谐的……

    陈立果:“我有个问题。”

    系统说:“你问。”

    陈立果说:“你让我一个眼睛里都是马赛克的人怎么去做手术?”

    系统冷漠的说:“说的好像我不给你开金手指你就会开机甲了一样。”

    陈立果:“……”说的很有道理,感谢金手指,感谢系统。

    陈立果说:“好吧,我现在该干点啥。”

    系统说:“你今天有场大手术,如果你继续磨蹭下去,就迟到了。”

    陈立果:“……”唉,劳苦的命啊。

    陈立果拿了家里的钥匙出了门,去车库里取车时,还想着会不会车也是白色,好在这医生还可以勉强治疗一下——车好歹是黑的。

    陈立果运气不错,去医院的路上没遇几个红灯,到达医院时刚好掐着时间到。

    护士道:“苏医生,你终于来了。”

    陈立果态度冷淡的点点头,没说话。

    护士道:“那病人出了点问题,说又不想做手术了。”

    陈立果低头翻着病历的手微微一顿,道:“怎么回事?”

    护士道:“他家里不知道听信了什么谣言,非说不做手术病也能好,我们都劝了一上午了,一点用都没有。”

    陈立果说:“带我去看看。”

    护士把陈立果领到了病房,还未走进去,就听到里面女人传来的神神叨叨的声音,那女人道:“上天保佑,上天保佑,我们家做了这么多好事,你一定不会出事的。”

    陈立果对护士使了个眼神,护士很有默契的帮他把门推开了。

    陈立果走进去,看到了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病人,和站在旁边的家属,他道:“确定不做手术?”

    那家属道:“当然不做了,你们就是想骗我儿子上手术台,我们才不会上当。”

    陈立果点头,转身对着护士道:“准备给他们办出院手续。”

    那家属一愣,似乎完全没有料到陈立果这般干脆。

    护士有点迟疑,但看着陈立果冷淡的表情,她还是转过身出门去了。

    家属道:“你、你就来说这个的?”

    陈立果说:“对啊();。”

    女家属有点坐不住,她道:“你怎么不像别人那样劝劝我们?”

    陈立果表情依旧冷淡,他淡淡道:“生病的又不是我,我劝你们做什么。”

    家属:“……”

    陈立果说:“不过我有点东西给你们看。”

    家属警惕的说:“什么东西。”

    陈立果递给他们一叠照片。

    家属接过来越看脸色越黑,他们道:“这是什么?”

    陈立果说:“这是病人病症早期和晚期的区别。”他故意选了些特别狰狞的病灶照片。

    病人家属看完之后,整个屋子都安静了下来。

    陈立果对着他们展颜一笑:“出院愉快。”

    全病房:“……”

    陈立果转身出门,在拉门把手的时候,他很不情愿的从兜里掏出了一块手帕,搭在把手上后才用手拉了上去。

    刚才说是去准备出院手续的护士站在门口,小心翼翼道:“苏医生,这是违反规定的吧。”

    陈立果瞅了这姑娘一眼,道:“他们可以去投诉我啊。”

    护士:“……”

    陈立果什么话都没说就回了自己办公室,没过一会儿就听到护士来说那床病人又愿意做手术了,并且要求立刻马上做。

    陈立果冷漠道:“真当医院是他们家?想做就做?我没看错他妈刚刚还在给他削苹果吃?”

    护士哑然。

    陈立果说:“给他们另外安排时间。”

    护士只能说好。

    陈立果第一次当医生,感觉自己已经完美融入了这个职业,甚至身后都长了两只长长长的翅膀,下一刻就要达到天堂。

    陈立果说:“我已经迫不及待的要上手术台啦啦啦啦。”

    系统懒得理陈立果。

    下午两点,陈立果开始了他生命中的第一台手术,然而他很快就发现,这手术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因为他眼前一片马赛克,身体也不是自己在操控。

    陈立果:“……我好无聊。”

    系统说:“你想干嘛?”

    陈立果想了想道:“来几集海绵宝宝?”

    系统:“……”

    陈立果说:“我还要在这里站八个小时呢!!!”

    系统一声不吭的开始给陈立果放海绵宝宝,陈立果得到了系统的爱露出满足的表情。

    看了八个小时的海绵宝宝,陈立果下手术台的时候整个人都要虚脱了,他皱着眉头正洗着手,就听到身边的护士道:“苏医生,你今天下班这么晚,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陈立果被叮嘱的有点莫名其妙,他道:“难道不应该是我来关心你的安全问题?”

    护士笑眯眯道:“苏医生可比我危险();。”

    陈立果:“……”

    护士又道:“而且我今天值夜班,明天早上才回去呢。”

    陈立果点点头,道:“辛苦了。”他把手洗干净又烘干,从兜里取了双干净的手套慢慢戴上。

    护士看着陈立果的动作并不奇怪,做医生的一般都有点洁癖,只是眼前这位苏医生的洁癖比较严重罢了。

    不过苏云止的身高长相在医院里都是数一数二的,再加上他为人绅士,就算他有点洁癖,在整个医院里人气依旧很高。

    陈立果戴好手套,走出了消毒室。

    下班后,陈立果开车回了家,停了车之后没有直接回家里,而是去了就近一个超市。

    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陈立果正准备拿点蔬菜和肉晚上回去做饭,就听到系统温柔的发腻的声音传来,他说:“为了防止你崩人设,我给你准备了另外一个金手指。”

    陈立果一脸懵逼:“啥?”

    系统说:“细菌可见能力。”

    陈立果:“………………”系统话音刚落,陈立果的世界就变样了,他眼前原本洁净的商品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肉眼可见的各种细菌,看的陈立果这个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人都浑身发麻,最恐怖的是,只要他一伸手碰到那商品,就能看见细菌朝着自己手上蔓延。

    陈立果:“……统儿,我觉得我还是给你省点能量,把这个功能省了吧。”

    系统说:“为了宿主的安全,我什么都肯做,这点能量算个屁。”

    陈立果:“……”好像身体被掏空。

    有了这个能力的结果就是,陈立果在超市转了几圈,原本满满的食欲全没了,看见什么都不想用手拿,最后勉强选了一包没那么多细菌的面条阴沉着脸去结账。

    然而结账的时候陈立果又遇到了麻烦,他发现钱包里全是全七八糟,看起来格外狰狞的菌群。

    陈立果:“……咱商量一下成不。”

    系统不理陈立果。

    陈立果泪流满面:“我以后一定天天洗袜子和内裤。”

    系统还是不说话。

    陈立果说:“再也不调戏你了。”

    系统呵呵。

    陈立果对系统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然而这些行为都没什么卵用,系统是铁了心要让陈立果明白什么叫做“肮脏的人类”。

    陈立果觉得系统是成功的,因为现在就算一个裸丨体美男站在他的面前,他估计也是完完全全没有反应的。啊,人类这肮脏的*。

    回家的路上,陈立果全程阴脸。但他走着走着,忽的觉得有点不对劲,扭头朝身后望了望,却发现身后并没有人。

    陈立果说:“哎?我怎么觉得有人在跟着我。”

    系统说:“细菌一直在跟着你。”

    陈立果:“……”

    这种被跟着的感觉让陈立果加快了脚步,但直到他到家,都没有什么奇怪的人出来();。

    回家之后陈立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认认真真,干干净净的洗了个澡。

    看着那些细菌从自己身上被冲走,陈立果体会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愉悦感,他说:“第一次洗澡洗的这么开心。”

    系统:“……”

    洗完澡,陈立果本来想用浴巾擦一擦,但他发现浴巾上也全是细菌,于是只能站在浴室里等着自然风干,陈立果看着满屋子的细菌,哭着道:“统儿啊,这在家里能帮我把细菌屏蔽了不?”

    系统没吭声。

    陈立果泪流满面道:“我们的爱情,终于走到尽头了吗?”

    系统想了想,觉得如果他不帮陈立果屏蔽一下,极有可能一晚上都沉浸在陈立果的碎碎念里,所以他道:“只是在家里啊。”

    陈立果嗯了声。

    下一秒,屋子就恢复了整洁,陈立果扑倒在沙发上,用脸蹭着沙发:“啊啊啊啊,眼不见心不烦啊。”

    他起身去把面煮了,又打开电视开始看。

    新闻上正在播报一起连环凶杀案,主持人说死掉的都是年轻的男性,让民众们尽量不要在晚间出门,一定要注意安全。

    陈立果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周遭一片漆黑。

    陈立果按了下客厅里控制日光灯的开关,头顶上的灯并没有反应。

    陈立果挠了挠头,嘟囔一句:“停电了么,还是跳闸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门口,正欲开门,系统却道:“等等。”

    陈立果说:“怎么了?”

    系统说:“你去阳台上看看其他家有没有电。”

    陈立果去了阳台,发现同楼的人家里的灯还在亮着,他说:“是跳闸了?”

    现在正值夏天,跳闸似乎是很正常的事,陈立果也没多想什么,系统却道:“感觉不对头,你还是别急着出门直接报警吧。”

    陈立果心中一悚:“门外有人?”

    系统说:“嗯,男的。”

    陈立果咽了咽口水,拿起电话赶紧报警。

    二十分钟后,警察来了,陈立果这才开门出去,他脸色不太好看,白皙的脸上浮着一层淡淡的红晕,像是中暑了一样。

    出警的警察里有个年轻小伙子,看到陈立果皱着眉头的模样,脸上也红了一下,好在此时光线够暗,没人看出他的异样,他道:“是你报的警?”

    陈立果点头:“有人把我家电闸拉了。”

    一起出警的中年警察道:“我们检查一下监控。”

    两人联系了物业,很快就拿到了监控录像,在看到一个戴着口罩,提着背包的男人把陈立果家的电闸拉掉的时候,两人的脸都沉了下来。

    那年轻警察松了口气,道:“你还好没开门……”

    陈立果也在感谢系统的警惕,他道:“嗯,觉得不对……这人是想入室盗窃?”

    年轻警察干笑了一下:“大概吧();。”

    中年警察对着陈立果叮嘱道:“你最近小心一点,晚上不要到处乱跑,明天来警局做个笔录。”

    陈立果点头称好。

    年轻警察对着陈立果欲言又止,但碍于前辈在场,他还是什么都没说,直到最后离开的时候,才小声的对着陈立果道了句:“一定要小心,那凶手是个变态。”

    陈立果说:“谢谢。”

    警察们这才走了。

    陈立果知道这肯定不是入室抢劫,如果是入室抢劫,绝对不会把目标定在一个壮年男性身上,而是会针对单身女性。想到新闻上播的那些内容,陈立果有点后怕,他道:“统儿,还好有你在,不然我就又要穿去其他世界了!”

    系统:“……”我怎么舍得让你在这个世界直接穿走呢,亲爱的。

    陈立果重新开了空调,这次他睡觉的时候,整晚没关灯。

    第二天,陈立果请了个假去警局做笔录。

    招待他的是个女警察,在陈立果描述了具体情况后,又询问了陈立果一些问题,比如身高,年龄,有没有女朋友……

    在知道陈立果是个脑科医生的时,她的表情非常兴奋,道:“医生啊,我最喜欢医生了!”

    陈立果平时都是个挺有绅士风度的人,但他在这个世界实在是绅士不起来,因为眼前这个妹子身上脸上都是满满的细菌,他连看都不想多看。

    女警察正满脸兴奋,陈立果身后忽的响起了一个声音,那声音道:“小泽,这人是干嘛来的?”

    “徐姐,他昨天遇到点事,今天来做笔录。”女警察小泽道,“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休息么?”

    徐姐走到陈立果的面前,道:“嗯,有点事。”

    陈立果没想到自己和命运之女这么快就能见面——没错,被小泽叫做徐姐的人,就是命运之女。

    徐姐全名徐晓荼,当警察已经当了六年了,是个挺有责任心的警察,而且能力也强,若是没有遇到那些事情,职业生涯应该会很顺畅。

    徐晓荼看了陈立果一眼,眼前一亮,道:“长得不错啊。”

    陈立果:“……”又一个豪放派的。

    小泽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你别放心上,徐姐对谁都这样的。”

    徐晓荼道:“放屁,长得丑的我对他可不这样。”

    小泽:“……”

    徐晓荼道:“下了班千万记得早点回家,最近不太平——长成你这样的,就更不安全了。”

    陈立果撇撇眉头,还是道了谢。

    小泽该问的都问的差不多,这才恋恋不舍的把陈立果放走了。

    陈立果走后,小泽担忧道:“什么时候才能抓到犯人啊,这都第几个了。”

    徐晓荼吐了口气,她道:“我怀疑犯人不止一个();。”

    小泽说:“不止一个?!”

    徐晓荼点头,她道:“最糟糕的情况,是他们是一个团体……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

    小泽略微一想,就浑身发毛,她说:“徐姐,你说会不会出现被害人已经被抓走,但是我们还没发现的情况?”

    徐晓荼道:“很有可能。”

    小泽叹气:“一想到那么好看的男孩子……唉,算了,不说了。”

    徐晓荼回忆了一下刚才离去的陈立果,低低道:“我倒是觉得,刚才那个人,有可能成为我们的突破口。”

    小泽一愣。

    徐晓荼说:“这么优质的男人,职业还是医生,你说,他们舍得放过?”

    小泽瞪眼:“那他岂不是危险了?”

    徐晓荼道:“我们现在还没有证据……”

    小泽露出不赞同的神色。

    陈立果看到命运之女的那一刻,就知道这妹子肯定不是个好糊弄的。他有点愁,道:“统儿啊,咱是不是得帮她抓到凶手才能解决?”

    系统说:“大概吧。”

    陈立果说:“……完蛋,我最讨厌看的就是侦探片了。”特别是自己是被害人的那种。

    陈立果出了警局,也没回家,直接去了医院。

    今天他虽然没有手术,但却有几个病人需要检查。

    可以说现在医院时陈立果最不想去的地方没有之一,因为那里的细菌真是又大又多,还五颜六色的,有好多陈立果见都没见过的品种。

    这下子不用系统提醒,陈立果都乖乖的戴着手套,根本不愿意用手碰一下这些小生物。

    同科室的医生问陈立果上午去哪儿了,陈立果说他去警局做了个笔录。

    那医生一听,讶道:“苏医生,出什么事了,怎么跑到警察局去了?”

    陈立果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下,然后告诉女医生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同事们一听都有点后背发凉,其实陈立果自己也是,如果没有系统提醒——他估计自己已经穿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了。

    陈立果也知道这个世界不太平,所以出事之后的好几天他都格外小心,随时注意身后有没有人跟着,家里的门也是进门就反锁。

    但该来的事情还是得来,就在陈立果出事一个星期后,他所在的小区就出了命案。

    这次死的还是个年轻男性,不过二十多岁,死状凄惨,死前还被人侵犯过。

    陈立果被警察找上门来的时候一脸茫然,在听到警察描述的具体案情后,他差点没当场吐出来。

    来询问的警察见陈立果表情难看,面上流露出一点同情,他又询问了陈立果最近有没有看见什么可疑的人,有没有收到什么可疑的东西。

    陈立果摇着头,说:“没有,自从那天发生那件事后,我一直很小心……”却没想到凶手将目标指向了其他人。

    警察道:“那你对这个人有印象么?”他将一张照片给陈立果看了();。

    陈立果接过来瞅了瞅,发现是个戴着面具的男人,背着旅行包的男人,他仔细的回忆了一下,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人,便道:“没有……怎么了?”

    警察道:“哦,好吧。”

    陈立果叹气:“真希望凶手早点被抓到。”

    警察点点头:“嗯,我们都这么希望。”

    警察走后,陈立顺手关了门。二十分钟,他家的门铃又响了。

    陈立果在猫眼里看了看,发现居然是命运之女,他开了门,道:“怎么了?”

    命运之女徐晓荼道:“我们来询问一下情况……”

    陈立果愣了:“你们不是刚问完么?”

    徐晓荼一脸茫然:“什么刚问完?”

    陈立果说:“对啊,你们的同事不是刚走……等、等,刚才那个人不是警察?”

    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难看的脸色。

    陈立果:“……”这群人真会玩儿。

    徐晓荼皱起眉头,她道:“我可以进去坐坐么?”

    陈立果说:“请。”

    徐晓荼进了屋子,眼里露出一丝惊讶,显然是被陈立果这满屋子的白色吓到了,她说:“你有洁癖?”

    陈立果说:“轻微。”

    徐晓荼不太相信陈立果口中的轻微,能把屋子全部装修成白色的人,怎么看都不像只有轻微的洁癖吧。

    这一想法,在她发现陈立果邀请他坐的是椅子,而不是沙发后,完全得到了证实。

    徐晓荼也不介意,直接坐到了椅子上,陈立果去厨房端了杯水,放到她的面前。

    徐晓荼道:“刚才那个人都问了你些什么?”

    陈立果说:“他问我没有见过一张照片。”

    徐晓荼说:“什么照片。”

    陈立果简单的描述了一下照片的内容,然后表明自己完全没有见过。

    徐晓荼越听眉头皱的越紧,她说:“最近如果有什么异常,一定要报警。”

    陈立果道:“凶手还没有抓到么?”

    徐晓荼长叹一口气,回了陈立果一个他没有想到的答案,她说:“凶手?凶手早就抓到了。”

    陈立果:“……”

    徐晓荼道:“这个案子,我不能和你详细说,总而言之,你自己千万小心。”

    陈立果点头说好。

    徐晓荼道:“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以后有事情,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陈立果道:“谢谢。”

    徐晓荼站起来,向陈立果告辞,她的眉头紧紧皱着,看起来心情非常的糟糕。

    陈立果在她离开后,迅速的去厕所拿了抹布,把她站过的地方,坐过的地方,触碰过的地方统统清洁了一遍();。

    系统说:“你还好?”

    陈立果打了个哆嗦,道:“你要把我玩坏了……”虽然在家里是看不见细菌的,可他就是觉得到处都是细菌。

    系统:“……”很好,他对陈立果的反应很满意,他就不信都这样了,陈立果还能和其他男人乱搞,哼。

    陈立果已经完全猜出了他家系统的险恶用心,但他也没办法啊,总感觉到处都是细菌,怎么看怎么起鸡皮疙瘩,想不在乎都不行。

    陈立果小区的这一桩凶杀案,破解的十分迅速,一月不到,凶手就落网。正是那个装成警察来找陈立果询问的人。

    但这人落网,却没有让陈立果感到一丝轻松,因为他发现自己被跟踪了。

    一开始陈立果还以为这只是自己的错觉,但后来那人竟是不再掩饰自己的行踪,戴着面具站在离陈立果不远的地方,就这么沉默的看着他。

    陈立果被他看的发毛,他道:“你是谁?跟着我做什么?”

    那人并不回答,只要陈立果转身来找他,他就会拔腿就跑,那速度陈立果根本跟不上。

    陈立果也试图报警,可每次警方一派人过来,那人就不见了,陈立果甚至都怀疑他是不是能得到警局的消息。

    而最让陈立果感到恐惧的,是这个人戴的面具,和之前那个假装警察的凶手拿着的照片上面的一模一样。

    陈立果不知道这面具到底意味着什么。

    又有一天被跟踪之后,陈立果有小情绪了,他回家之后委屈的对系统说:“系统,你让我一个连侦探剧都不看的人穿到这种世界,有意思吗?”

    系统说:“有啊。”

    陈立果说:“啥意思?”

    系统说:“因为这种剧里搞基的人最少啊,而且一搞好像就要死人。”

    陈立果迷之沉默了几秒,不得不承认系统说的是对的。

    陈立果:“你到底研究了多少世界。”

    系统说:“那要看你让我看了多久的马赛克。”每次眼前一出现马赛克,系统就开始研究该给陈立果找个怎样的世界。

    陈立果:“……哦,那应该是真的挺久的。”

    系统:“……”你还有脸说。

    不过系统辛勤的劳动终于有了回报,他在这个世界为陈立果选择的身份就注定了陈立果似乎和不可描述无缘,毕竟陈立果现在和人接触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啊啊啊啊离我远点好多细菌好多细菌啊啊啊啊。

    陈立果说:“但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你不觉得我这种人设,是活不到结局的吗?”医生,洁癖,高冷,被人跟踪,怎么看都死的比较快。

    系统安慰他说:“没事,你还有我呢。”

    陈立果觉得他对系统基本没剩下啥信任。

    因为被迫参与到案情里,陈立果精神跟着憔悴了许多,连他同事都看出来了。

    有人问到:“苏医生,你怎么都有黑眼圈了,最近没睡好?”

    陈立果苦笑:“有点();。”

    那人没想到陈立果居然承认了,他道:“苏医生你没事吧?出什么事了?”

    陈立果无精打采道:“天太热了。”

    那人闻言,只能安慰了陈立果几句。

    跟踪陈立果的人,差不多是每周出现一次,简直像是故意在加深陈立果的记忆一样,陈立果报警几次无果后,只能学会自己无视这人,每次下班就直接回家。

    但这还是给陈立果带来的不少的烦恼。

    之前陈立果做手术的病人今天出院,家属特别感谢陈立果,特意给陈立果提了几箱水果过来。

    陈立果接过来后就给科室里的人分了,他现在不回家,都不敢在外面吃东西——谁能看见食物上五颜六色的细菌还能毫无障碍的吃下去?

    当然,陈立果不知道的是,因为他种种行为,其他人私底下都在传苏医生的洁癖又严重了的传闻。

    夏日,艳阳高照,陈立果坐在办公室里看病历。

    说是看病历,倒不如说在发呆,这次系统给他开的金手指贼大,不出意外的话他即将成为这个世界最伟大的脑科医生——前提是不死在犯人手上。

    陈立果感觉自己就好像一个穿进侦探小说的路人甲,随时随地可能被炮灰。

    “医生。”和陈立果关系不错的护士长敲了敲门,道:“有你的快递。”

    陈立果皱眉:“快递?”

    护士长道:“对啊,我帮你拿过来了。”她手里捏着个文件袋,走过来放到了陈立果的面前。

    陈立果拿起快递晃了晃,感觉没什么重量,他道:“谢谢。”

    护士长笑道:“客气,买的什么东西?”

    陈立果道:“不知道……”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自己最近没有买快递啊。

    护士长道:“那我先走了,午饭见。”

    陈立果嗯了一声,随手拿起美工刀,将快递裁开了。

    文件袋被打开,掉落出一张张照片,陈立果弯下腰,将照片捡起,翻到了正面。

    陈立果在看清了照片上到底是什么后,瞬间失去了语言。

    文件袋里,每一张照片上都是他,走路的他,吃饭的他,皱眉的他,睡觉的他……还有,洗澡的他。

    陈立果脸色难看至极,他说:“系统,我觉得我活不过第十二集了。”

    系统冷漠脸:“现在已经十三集了。”

    陈立果哇的一声就哭了,道:“你就坦白和我说吧,这个世界是不是有一百多集?”

    系统说:“我觉得只有最多不过八十多集。”

    天啦噜,八十多集的侦探剧,那得死多少人啊!

    陈立果心里流着血,眼里流着泪,却还得保持面瘫,将照片一张张的收好,然后打电话报警。

    有事找警察——不然还能怎么办呢?!他又不是福尔摩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