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65章 洁癖医生的侦探剧(二)

第65章 洁癖医生的侦探剧(二)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警察来的很快。

    命运之女徐晓荼就是出警人员,她带着之前来过陈立果家的那个小警察,检查了寄给陈立果的那些照片。

    越看眉头皱的越紧,徐晓荼道:“看着情况必须去你家里一趟。”

    陈立果神色疲惫,带着隐忍的愤怒,他道:“好。”

    实在是没办法将这件事置之不理,陈立果只能又请了半天假准备把警察带回家看看。

    同科室的医生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到警察来了,也能猜到这绝非什么好事。

    护士长担忧的看着陈立果,道:“医生,是快递出了什么问题么?”

    陈立果笑的有些勉强,他道:“没事的。”

    护士长道:“你……还好吧?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陈立果道:“没事,只是有点热。”

    和主任请好假,陈立果开着带着两个警察回了家。

    徐晓荼一直知道陈立果被人跟踪的事情,她也专门派了人守着陈立果。但非常奇怪的是,只要她派出警员,那跟踪陈立果的人就会消失。若不是知道陈立果绝不会用这种事情开玩笑,她甚至都怀疑被人跟踪是陈立果多疑而产生的幻觉。

    徐晓荼捏着照片,手心有点发汗。

    陈立果开车的时候情绪明显有些烦躁,他似乎想要点根烟,但拿出来又放回去了();。

    是怕脏么?徐晓荼看着陈立果的侧脸沉思着,这个人又有什么特质,吸引了凶手呢?而且不像以往犯罪那般粗暴,而是做了这些多余的事……或者说,她根本想错了方向,盯上陈立果的人和那群犯人其实没有关系?

    在漫长的沉默中,三人到达了陈立果的住所。

    陈立果停好车,转头看向徐晓荼,语气略微有些艰涩,他道:“那些照片……你要带回警察局?”

    徐晓荼一愣,随即明白陈立果这是怕自己*泄露,她点头道:“是的,这些都是物证,不过如果你介意,我可以只带回一部分,或者对证物做一些处理。”

    陈立果说:“只带回去一部分吧。”

    徐晓荼想到了自己刚才看到的某些照片,不由的有些脸红。

    那些照片虽然露骨,但其实并未照到关键部位——不,准确的说,拍摄到关键部位的照片都没寄给陈立果。

    在照片里,完全可以将陈立果整个人一览无余。

    白皙的肌肤,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大腿和那双漂亮的可以去做手模的手,无一不在书写出男丨色二字。

    陈立果虽然看起来有些瘦,但脱光衣服之后显露的身形其实非常匀称,可以看到薄薄的腹肌以及漂亮的人鱼线,有几张他弯腰的照片,更是能将他臀部优美的线条一览无余。

    照片上的色气,和他平时禁欲冷漠的模样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探寻更多——即便徐晓荼是个女人,却也有同样的想法,如此想来,那些人将目标定在这个医生身上,似乎也并不奇怪了。

    陈立果走在前面,不然他一定会看到徐晓荼的脸上浮起一片红晕。

    掏钥匙钥匙开门时,陈立果还是没忍住先用塑料袋包起来的消毒毛巾先擦了擦钥匙。

    他的动作徐晓荼都看在眼里,心中不由想到陈立果说他自己是轻微洁癖这件事,果然是在撒谎。

    房门打开,露出和之前一样整洁的白色屋子。

    陈立果找了鞋,放到地上,自己先进了客厅。

    徐晓荼和小警察换好鞋走进去,第一个检查的地方就是浴室。

    陈立果的浴室也是白色的,白色的浴缸,白色的洗手台,白色的马桶——什么都是白色的,灯一打开,有些明晃晃的刺眼。

    徐晓荼一边检查,一边和陈立果闲聊:“苏医生,屋子里这么感觉,平日里你做清洁一定很麻烦吧。”

    陈立果心不在焉的回答:“还好,住的地方不算大。”

    徐晓荼道:“你一个人住?”

    陈立果道:“嗯。”

    徐晓荼道:“就没想过找个女朋友帮你做卫生?”

    陈立果站在门边,双手抱胸,淡淡道:“没时间。”

    也对,医生都挺忙。

    浴室不大,徐晓荼很快就从里面找到了几个针孔摄像头,最让她惊讶的不是这里有摄像头,而是这些摄像头的数量。

    不大的浴室里足足有八个摄像头——她已经难以想象陈立果家里到底有多少了。

    陈立果看着徐晓荼手里的小东西,脸色难看极了,他道:“怎么这么多();。”

    徐晓荼耸肩:“你家里可能更多——我们得借助专业仪器寻找。”

    陈立果咬牙道:“装了多久了?”

    徐晓荼道:“我怀疑是凶杀案之后不久……估计快有一个多月了。”

    一个月多,该泄露的*都泄露的差不多了。

    陈立果有些丧气:“那怎么办。”

    徐晓荼环视了陈立果家一圈:“先把摄像头找出来吧……不然你也睡不安稳。”

    陈立果只能说好。

    徐晓荼道:“不过,可能会把你家弄的有点乱。”

    这话说完,徐晓荼就看见陈立果的神色立马紧张了起来,他说:“有多乱。”

    徐晓荼说:“那得看他们都安在了哪里。”

    陈立果神色非常无奈的说了声好。

    这时候,就算陈立果再有洁癖也得忍,但他一想到那些密密麻麻的细菌被带进屋子,就浑身发麻——虽然在家里是看不见的,但他已经有惯性了。

    陈立果说:“统儿,我已经看见了死神吹起的号角。”

    系统说:“放心,这才十三集。”

    陈立果:“……”我他娘的也就只能活十三集。

    徐晓荼的手下将仪器带过来,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

    这半个小时间,徐晓荼问了陈立果很多问题,包括跟踪他的那个变态,以及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陈立果心想被一个戴面具的变态跟踪还不够异常么,他也不能直说,但回答问题时显得格外没精神。

    徐晓荼见他回答的毫无兴趣,只好息了从陈立果这里再挖些消息的想法。

    警员带来仪器来后,徐晓荼花了两个小时彻底的清理了陈立果的屋子,他们一共从陈立果的家里找到了五十多个摄像头——这才八十平米的房子。

    最让陈立果受不了的是,连马桶里面都有一个。

    陈立果:“爱一个人,就连他拉屎都要看。”

    系统:“……”

    陈立果说:“不然你根本猜不出他今天到底吃了什么。”

    系统:“……你能闭嘴么?”

    陈立果:“作为一个马上要死的人,我拒绝不让我多说几句台词。”

    系统:“……”

    所有的摄像头被找到了后,面容最憔悴的那个人不是工作的警察,而是陈立果,他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徐晓荼看见陈立果的神色,也大概猜出了他的心情,她有些同情道:“别担心,我们会查的。”

    陈立果说:“怎么查?”

    徐晓荼说:“先查查快递的来源……”

    陈立果说:“有多大的概率查到?”

    徐晓荼面色略微有点尴尬,她说:“嗯,这个,也要看运气();。”

    陈立果简直想拉住徐晓荼的手,哭着对她说自己还想多活几集,但鉴于徐晓荼自己好像也没活过结局,陈立果只能忍了,表情依旧冷淡中带着疲惫,他说:“谢谢你们了。”

    徐晓荼叹气:“别担心,一定会找到凶手的。”

    陈立果心想那时候我的尸体化成灰了。

    徐晓荼拿着照片又安慰了陈立果几句,才和她的同事一起离开,这几个警察离开的时候对陈立果都是一脸同情,陈立果觉得他们的眼神好像在说:吃顿好吃的吧,反正你也活不了几天了。

    陈立果:“……”这个世界对他充满了恶意。

    陈立果在几人走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认认真真的打扫了卫生,然后更加认真的洗了个澡,最后躺在床上研究自己的照片。

    那几张照的比较暴露的照片徐晓荼都给陈立果留下了,陈立果道:“这张不错。”

    系统:“……”

    陈立果说:“还是自己的身体好看。”

    系统对陈立果无话可说。

    陈立果难过道:“他们都好脏。”

    系统:“……”

    陈立果呜呜呜的哭了起来:“只有我自己是干净的。”他完全不想去上班了,天天看着那些细菌真是一点食欲都没有,唉,算了吧,反正这个世界他好像也活不长了。

    在哀愁中,陈立果沉沉的睡去。

    照片时间发生之后,陈立果这边总算消停了一个星期。

    这个星期没有人跟踪他,他也没有再感受到死亡带来的威胁。然而就在陈立果以为自己就此安全了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件很恐怖的事。

    陈立果:“妈的,我最喜欢的白色内裤去哪了?”他翻遍了衣柜,都没有找到自己经常穿的那条内裤。

    陈立果毛骨悚然道:“统儿,我昨天是把它收进来了吧。”

    系统说:“收了。”

    陈立果说:“我记得一起收起来的还有那双黑色袜子……”他一边念叨,一边继续翻,然后崩溃的发现自己那双黑色袜子也不见了。

    陈立果:“……我是出现幻觉了么?”

    系统说:“没有。”

    陈立果说:“……我真不见了白色内裤和黑色袜子?”

    系统沉默了几秒钟,幽幽道:“还有一条灰色和深蓝色的内裤,袜子好像丢了三四双……”

    陈立果:“你的记忆力平时就用在这里了吗?”

    系统:“……你有意见?”

    陈立果:“没有。”

    陈立果一想到自己的内裤和袜子被人偷走了,就不由自主的颤抖:“他们会不会染好多细菌上去。”

    系统:“……”重点是这个么?

    陈立果说:“不要啊啊啊啊,那是我最喜欢的一条();!纯棉的!松紧刚刚好!”

    系统咬牙切齿道:“你觉得重点是这个么?”

    陈立果说:“不然呢?”

    系统说:“重点不该是他进了你的屋子?”

    陈立果说:“……对哦,带了好多细菌回来。”

    系统:“……”让这弱智死了算了。

    然而,就像要故意打系统的脸一样,陈立果露出了一个凄艳的笑容,他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在骂我傻?呵……我有什么办法,我在这个世界里,就是个苦苦挣扎的炮灰……”

    系统:“……”

    陈立果说:“你把我弄到这么个世界里来,真的不考虑补偿我一下么?”

    系统有点心虚,其实每个系统都应该给宿主寻找最好完成任务的世界,但因为他的私心,他给陈立果选择了这个难度特别高,目前还没有人成功过的侦探世界,他说:“你想要什么补偿?”

    陈立果一听到有补偿,立马精神了:“我还没想到!你要记住啊,你欠我的。”

    系统:“……”

    陈立果挽袖子,长叹一声:“感觉可以安心的去下一个世界了呢。”

    系统:“……”呢个屁。

    然后陈炮灰先生在和系统达成协议的第二天,就遭遇了凶手们。

    嗯,对,是凶手们,不是凶手。

    他在下夜班的路上,被三个男人直接绑起来了。

    陈立果下车之后,直接被人捂住了嘴,他第一个反应是:兄弟我不叫,你别用手捂我的嘴,好脏!!!

    那凶手显然没有意识到陈立果的想法,依旧将陈立果的嘴捂的死死的。

    然后另外两个人过来,直接把陈立果手脚一绑,塞进了一亮车里。

    陈立果眼睛被黑布蒙起,嘴巴也无法说话,就这么被带向了未知的地点。

    陈立果在心中流泪:“我还是死在了十三集的片尾。”

    系统:“……可能是十四集的开头?”

    陈立果:“……”完全没被安慰到谢谢。

    车开了很久,陈立果一直叫系统记着路线。系统说他只能尽量,陈立果说:“你记我每天穿的衣服都记得住,这点事情对你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吗?”

    系统说:“你能别提你的衣服了么?”

    和系统的对话,缓解了陈立果的恐惧和不适感,他被人抬起,走了长长一段路,然后放到了一张柔软的地毯上。

    陈立果呜咽一声,想要挣扎,却感到一根冰凉的手指,轻轻的抵上了自己的额头。

    那根手指从额头,滑到鼻尖,滑到嘴唇,滑到下巴,好像在测量着眼前的货物是否能够让他满意。

    陈立果浑身僵硬,他感到那手指轻轻的撕开了贴在他嘴上的胶带。

    陈立果哑声道:“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手指的主人按住了陈立果的唇,一个低沉沙哑的男声传到了陈立果的耳边,他说:“别说话();。”

    陈立果:“……”听说声音好听的男人都是大胖子。

    陈立果:“统儿,这人啥样?”

    系统说:“很丑。”

    陈立果:“……有多丑?”

    系统想了想道:“比xx还丑。”

    xx上个世界陈立果车队里的一个男人,那是真的丑的有点过分,陈立果一代入那张脸,整个人就不好了,他说:“我好惨啊啊啊啊。”

    系统:“……”真不想听陈立果的声音。

    然而叫陈立果宝贝的男人并不知道陈立果此时剧烈的心理活动,他抬起了陈立果的下巴,满意的扫视着陈立果修长颈项,他道:“乖孩子,别怕。”

    陈立果咽了咽口水,他道:“别碰我,你到底是谁——”

    那人并不回答,他的手指微微一动,便挑开了陈立果系着的衬衫扣子。

    陈立果:“……”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好多细菌啊啊啊啊啊。

    那人看着陈立果的身体瑟瑟发抖,似乎是被陈立果的这种反应取悦了,他缓缓的抚摸着陈立果的颈项,道:“放心,我现在……还不会动你。”

    陈立果咬着牙一言不发。

    那人道:“还不到时候。”

    陈立果察觉了那人的企图,崩溃道:“别用你的脏手我!!!”

    然后陈立果就被无情的剥光了,他躺在柔软的地毯上,被人摸了个爽。

    戴着面具的人满意的看着在自己面前展开的这具属于青年的身体,柔韧的腰丨肢被迫弯起诱人的弧度,白皙的肌肤之上全是细细的汗珠,红润的嘴唇抿起一条紧绷的弧线——唯有在逼的狠了的时候,才会发出那么一两声诱丨人的轻吟。

    真是绝景。

    面具人发出低低的笑声,他说:“真漂亮。”

    陈立果来这个世界第一次爽到,他眼睛被蒙住既看不见那人的脸,也看不见满世界随处可见的细菌。

    陈立果:“……”仔细想想居然有点小开心。

    这样的事情持续了很久,直到陈立果身体彻底没有力气了,那人才停下。

    陈立果浑身上下都是汗水,躺在地上胸膛剧烈起伏,除了最后一步之外……那人几乎将所有能做的事都做了。

    那人见陈立果这般狼狈,心情似乎更好了,他说:“真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陈立果很想问是哪一天,但他知道自己就算是问了,大概也得不到答案。

    最后一切结束的时候,陈立果被人用一张毯子裹了起来,放进车里,就这么送回了家中。

    陈立果昏昏沉沉,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陈立果手机上有十几个未接来电,全是医院打来的,他头疼欲裂,踉跄着从床上爬起来,先给医院回了电话();。

    “苏医生你没事吧?”给陈立果打电话的护士长语气里全是担忧,她道:“给你打了个十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

    陈立果一开口嗓子跟叫了一晚上似得——哦,他的确是叫了一晚上,他道:“嗯,生病了。”

    护士长道:“严重么?听你嗓子好像挺严重的样子,要不要到医院来挂个点滴?”

    陈立果昏昏沉沉的说:“我没事,吃点药就行。”

    护士长又劝了陈立果几句,但见他态度坚持,便只好叹了口气道:“好吧,你在家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打我电话啊。”

    陈立果应了声好,隔一会儿便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阵的忙音。

    陈立果又躺回床上发了一会儿呆,才起来找药吃。

    陈立果的身份苏云止在这个世界是个孤儿,他原本的家庭条件不错,但在他上大学的时候,父母双双死于一场空难。

    他爷爷奶奶的那一辈人走的也早,只剩下个外婆,却已远居国外。

    可以说,除了医院,苏云止和这个世界几乎没有联系,就算消失了,也不会有人穷尽一生寻找。

    陈立果吃了药,又睡了一觉,这才感觉稍微好了点。

    他从床上爬起来后,毫不意外的在自己身上看到了斑斑点点的红痕。

    陈立果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身体,哽咽道:“我好脏,好脏……我再也不干净了……”

    系统说:“……”

    陈立果说:“但他玷污了我的*,却别想得到我的灵魂,我的灵魂依旧纯净。”

    系统说:“完了没?”

    陈立果说:“再给我十分钟。”

    系统:“……”

    然后系统就眼睁睁的看着陈立果卡着时钟自怨自艾了十分钟,十分钟一到就火速去洗了个澡,一边洗一边骂:“妈的王八蛋,就知道占老子便宜,占便宜就算了,还不让老子看他的脸!”

    系统:“……”

    陈立果继续说:“看一眼又怎么了?少几斤肉?我是那种看了你的脸就去警察局揭发你的人么?”说完这句话,陈立果安静了两秒,然后妥协道,“好吧,我是。”

    系统:“……”

    陈立果洗完澡,一边咳嗽一边又吃了次药,他坐在沙发上,刚打开电视就看到了头条新闻:某某男性今日清晨裸死公园。

    陈立果:“……”感觉看到了明天的自己怎么办。

    不过他转念一想,道:“这是不是反面说明了昨天那个变态不是凶手?”

    系统说:“他们万一是个组织呢。”

    陈立果:“……有道理。”

    陈立果从昨天晚上起就没吃什么东西,这会儿已经很饿,可却又没力气做饭,他正饿的心慌,门铃适时的响了起来。

    陈立果咳嗽着去开门,生病让他警惕心下降了,他也没看猫眼,直接开了门。

    开门之后,陈立果就看见门口放着一个食盒,上面还有一张纸条,纸条上的瘦金字体很漂亮,写着四个大字:好好吃饭();。

    陈立果盯着那食盒看了好一会儿,转身回屋子里拿了张纸巾,放在食盒的把手上将食盒提了进来。

    打开食盒,陈立果惊奇的发现里面全是他喜欢的食物,他一盘一盘的取出来,最底下是一盒还带着温度的蔬菜粥。

    陈立果说:“你觉得他会在里面下毒么?”

    系统说:“要弄死你还用得着下毒?”

    陈立果流下两滴哀怨的泪水,他说:“万一他觉得这个死法比较适合我呢?”

    系统说:“那你可以选择不吃。”

    陈立果说:“不吃不是中国人。”

    系统:“……”

    做好了心理建设,陈立果拿了筷子就开吃。

    不得不说,这些菜肴都做的非常精致,很适合生病的人,陈立果一口气干掉了大半,感觉自己终于没有那种要虚脱的感觉了。

    陈立果咳嗽着,把盒子一个个的放好,想了想,直接把食盒从楼上扔了下去——当然,他仔细看了路上没有行人。

    按照苏云止的人设,他大概是不会吃这些东西的,其实将食盒拿出回来已经有点崩人设了,但陈立果也不在乎——妈的反正都是死,早崩早结束。

    把食盒扔下去之后,陈立果的手机立马来了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那短信只有三个字:真不乖。

    陈立果看到这三个字,莫名的想到了昨天发生的一切,身体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陈立果回了一个:你这个恶心的变态!!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那边道:没礼貌要被惩罚的哦。

    陈立果回道:给我滚!!

    那边道:我给你半个月养好身体。

    陈立果没忍住,直接拨了这个电话号码,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拨过去居然提示是个空号。

    陈立果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若不是昨天还和这个人有接触,他真的觉得是闹鬼了。

    悄无声息的进他家也就算了,还偷走了他的内裤和袜子,派人将他逮过去又送回来,手机竟然是个空号……

    陈立果的手指在110三个数字上摩挲了片刻。

    那头竟是像猜到了陈立果要干什么,居然问了一句:你要报警么?

    陈立果手又是一抖。

    就在陈立果手抖的瞬间,大量彩信从那边发了过来。

    彩信的内容让陈立果白了脸色——没错,就是他,只不过这一次换成了昨晚的他。

    躺在地毯上的青年美的好像一副油画,他蜷缩着身体,身上处处都是暧昧的痕迹,任谁都不会相信也没被人做到最后一步。

    束缚他的绳索甚至也成了艺术构造的一环,手机中的图片全部在渲染着一种被亵渎的圣洁的美。

    陈立果盯着这些图片看了好久,默默的按了保存键……真好看,嘻嘻嘻嘻();。

    那头似乎在给陈立果消化的时间,半个小时后,才来了下一条消息:你不会想其他人看到吧。

    陈立果心想,哼,我恨不得全世界来见证我的美。

    但他还是给那边回了个:恶心!!!你到底想怎么样?!

    那头被陈立果慌乱的态度取悦了,他说:因为你是特殊的。

    陈立果被夸的有点不好意思。

    那头又道:别生气,我对你并没有恶意。

    陈立果暗暗道,大兄弟,你这撩人手法不行啊,这要换了真的苏云止,还不得被你撩爆炸了。

    那头道:我不会让人伤害你的,好好休息。

    这是最后一条,那头便没有了动静。

    陈立果捏着手机,坐在床边发呆。

    系统说:“你怎么了?”

    陈立果幽幽道:“我就像黑夜里……”

    系统道:“嗯?”

    陈立果说:“黑夜里闪亮的萤火虫,无法阻止我的美丽吸引他人……”

    系统:“……早点睡,别想太多。”

    陈立果:“……”你就不能给点面子么?

    他最后睡觉的时候,又吃了一次药,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但是到了第二天,陈立果的感冒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年轻人就是这样,不病一点问题都没有,一生起病来就是大病一场。

    陈立果咳嗽头晕发烧,他早上起床的时候差点没从床上栽倒下去。

    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他压根不想去医院。

    去医院=要打点滴=要睡病=要和细菌亲密接触。一想到医院病床上那密密麻麻的菌群,陈立果宁愿死在家里。

    于是他一动不动,在床上躺了半天的尸。

    中午的时候,又有人来按他家的门铃,陈立果慢吞吞的挪过去,毫不意外的看到了一个放在门口的食盒,这次食盒上面还挂着一包药。

    陈立果怀疑那个变态又在他家里装了摄像头。

    陈立果吸着鼻涕,把药和吃的都拿进了屋子,他再矜持感觉下一刻自己就要死在家里……

    那药全是些市面上见得到的普通药品,也没有开封,陈立果检查了一下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就直接吃了。

    没想到药的效果还挺好的,不过一个小时陈立果就没有再发烧。

    不过烧虽然退了,可陈立果身上依旧没什么力气,他咳嗽着给医院去了个电话,说他还要请几天假。

    医院那边很干脆的允了陈立果的假期,陈立果的主任还问陈立果严不严重,要是严重可千万别拖,早点来医院打点滴。

    陈立果谢了主任的好意,把电话挂了。

    刚吃下去的药这会儿起了作用,陈立果脑袋越来越晕,最后实在是撑不住,倒在床上睡了过去,一睡睡了半天();。

    也不知是不是生病了的人都会特别的脆弱,陈立果梦到了他好久没有梦到过的人,还梦到他对自己说:“我要结婚了。”

    这句话再陈立果在脑海里已经回忆了几百次,就算过了那么多个世界,他依旧是记得一清二楚,甚至能记起那人脸上温柔的表情。

    陈立果又听到自己语气艰涩的祝福他。

    那人听了这话,展颜一笑,他说:“陈立果,谢谢你,你是我最好的兄弟。”

    然后尖锐的刹车声响起,陈立果的梦到这里就醒了过来。

    他猛烈的咳嗽着,咳的肺都好像要从胸腔里掉出来,他勉强从床上爬起来,端起一杯水咕咚咕咚的喝下去,感觉才好了些。

    陈立果坐在沙发上,道:“统儿,我回去之后,是回到车祸发生之前么?”

    系统说:“对的。”

    陈立果说:“前多久?”

    系统说:“十分钟吧。”

    陈立果舒了口气,他说:“好吧。”十分钟,不能阻止他的婚礼,却能阻止他和自己的死亡——若不是为了推开他,自己也不会被货车撞到。

    不过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没有被车撞到,他也不会有机会穿这么多世界。

    陈立果去厨房烧了壶热水,正想泡点牛奶喝,他的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的是徐晓荼的号码。

    “喂。”陈立果接通电话。

    徐晓荼听到陈立果沙哑的声音,道:“苏医生,你生病了?”

    陈立果嗯了声。

    徐晓荼道:“啊……那不实在是不好意思打扰你,只是我们这边发现了一点线索,好像和你有关系。”

    陈立果皱着眉头:“什么线索。”

    徐晓荼迟疑道:“你……你的一只袜子,好像在案发现场被发现了。”

    陈立果:“……什么?”

    徐晓荼也觉得有点荒谬,她重复了一遍:“你的一只袜子,黑色的,出现在了案发现场。”

    陈立果:“……”

    徐晓荼道:“苏医生?”

    陈立果无奈道:“我的确是丢过袜子。”还不止一只。

    徐晓荼道:“我知道,我没有怀疑你……只是想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陈立果奄奄一息,但还是得应付命运之女,他说:“你来吧,我正好有些事情想同你说。”

    徐晓荼得到了陈立果的同意,心情高涨的哎了一声,说:“好,我马上过来。”

    陈立果挂断电话,咳着把牛奶喝了。

    一个小时后,徐晓荼到达了陈立果家,开门的第一眼她就被陈立果憔悴的模样惊呆了,她道:“苏医生,你还好吧?”

    陈立果苦笑一声:“死不了,进来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