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66章 洁癖医生的侦探剧(三)

第66章 洁癖医生的侦探剧(三)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徐晓荼来之前以为陈立果只是感冒了。

    但当她看见陈立果憔悴成这般模样的时候,却有些怀疑陈立果是不是只是感冒。

    陈立果穿着睡衣,手里捧着一杯热水,即便是如此不舒服,他也没有邀请徐晓荼坐沙发,而是陪着徐晓荼一起坐在坚硬的木凳上。

    徐晓荼坐定,从包里拿出一个袋子,那个袋子是专门用来收集证据的塑料袋,此时里面放着一只黑色的袜子。

    看到这熟悉的袜子,陈立果的脸色不大好,他喝了口水后,淡淡道:“你怎么就知道这袜子是我的?”

    徐晓荼露出有点尴尬的表情,然后又掏出一个口袋,那一个口袋里装着另一样证物——一张照片。

    陈立果拿过那证物一看,嘴唇立刻抿成一条紧绷的直线();。

    那张照片上的人物显然就是陈立果,而且是正在穿鞋的他,照片例的陈立果坐在床边正低着头穿着袜子,□□的脚被拍摄的一览无余,他的脚和他的手一样漂亮,脚趾圆润,指甲如同贝壳一般整齐,还带着淡淡的粉色,正微微蜷着,让人莫名的想伸出手摸一摸。

    陈立果:“……”

    徐晓荼看着陈立果的表情越来越难看,表情也越发尴尬。她完全可以想象,如果是自己被偷拍的照片出现在凶杀案现场,自己该是一种何等卧槽的心情,更不用说苏云止这种有洁癖的人了。

    徐晓荼干笑一声,道:“这照片……可能是之前照的。”

    陈立果说:“之前?”

    徐晓荼道:“大概……你还记得你袜子什么时候丢的么?”

    其实陈立果发现的时候,他袜子内裤都丢的差不多了,最坑爹的是他丢东西的时候系统没有提醒他,而是等他自己都发现了,系统才冒出来那么一句。

    陈立果无奈道:“你再帮我看看屋子里有没有监视器吧。”

    徐晓荼听到陈立果这话,立马从包里掏出了仪器——她显然是早就准备好了。

    陈立果虽然不喜欢外人在自己家到处走动,可现在也没得选择,他看着徐晓荼在家里转了好几圈,却什么都没找到。

    徐晓荼露出疑惑之色,按照她的猜想,再怎么样也得从陈立果家找出七八个摄像机吧,没想到还真没有……看来这袜子,还真是之前丢的。

    徐晓荼没找到摄像机,便回到了桌子旁。

    陈立果端着杯子又喝了一口水。

    徐晓荼的眸子凝视了陈立果片刻,忽的道:“苏医生,你是出什么事了么?”

    陈立果皱眉:“我没事。”

    苏云止在撒谎。徐晓荼立马做出了判断,苏云止穿的睡衣比较宽松,他在抬手之时,露出了一段白洁的手臂。徐晓荼清清楚楚的看见他的手臂之上,全是大大小小的红痕,有的是淤痕,有的却是揉搓过度导致的。

    徐晓荼自己就是做警察的,她对这些事情很清楚,所以在看到那些痕迹,再联系苏云止有洁癖的这件事,脑海里立刻勾画出一副比较糟糕的画面。

    这莫非就是苏云止发烧的原因?徐晓荼握紧了水杯,按理说,她发现了破绽,应该继续追问下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但面对眼前这般神态脆弱的男人,她却觉得如果自己还继续追问,似乎有些残忍。

    陈立果见徐晓荼半晌不说话,表情里带上了些许疑惑,他迟疑的叫了声:“徐警官?”

    徐晓荼咬了咬牙,似乎下定了决心,她低低道:“苏医生,其实……那些死掉的人,都有一个共通之处。”

    陈立果没想到徐晓荼会突然提起案情来,他说:“什么?”

    徐晓荼说:“这是我们警方内部的消息,希望你能保密……那些死去的人,都是gay。”

    陈立果哑然。

    徐晓荼继续艰涩道:“而且都……感染了hiv。”

    陈立果浑身一颤,他说:“什么?!”

    徐晓荼一边透露案情,一边仔细的观察着陈立果的表情,她说:“已经确定是团伙作案,这一个月间发生的命案,我们抓到了好几个凶手,但都无法收监();。”

    陈立果已经猜到了不能收监的原因:“他们也是……”

    徐晓荼长叹一声:“没错。”

    陈立果嘴唇已经被抿的发白,他看着徐晓荼,勉强的笑了笑,然后道:“失陪一下。”

    徐晓荼看见陈立果踉跄着进了厕所,片刻后,厕所里传来呕吐的声音。

    徐晓荼看到陈立果这种反应,心中的猜想几乎已全然被证实,她想到苏云止遇到的事,心里竟是有些难过。

    厕所里接着响起了水声,似乎是陈立果想要洗个澡,徐晓荼喝了口水,很有耐心的等待着。

    二十分钟后,陈立果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他露在外面的手已经被揉搓的发红,完全可以由之联想到他身上的肌肤会怎样。

    徐晓荼也不再兜圈子,道:“苏医生,我可以冒昧的问一下你的性向么?”

    陈立果本就在发烧,这会儿洗了二十分钟的澡,看样子已经快虚脱了,他坐在徐晓荼对面,头发还在滴水,脸色苍白的模样让徐晓荼看了也心生怜惜。

    有些人,生出来就是该被人疼爱的。

    陈立果说:“我不是。”他刚才在厕所里和系统确认了一遍关于苏云止身份的问题,苏云止有严重洁癖,但他也交过女朋友,虽然很快就分手了,不过他对男人完全没有兴趣。

    徐晓荼说:“那……你……”

    陈立果知道徐晓荼想问什么,他咬牙切齿道:“你觉得如果我患了hiv,还能上手术台?”

    徐晓荼忘了这茬,一时间哑然。

    陈立果道:“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盯上我,那群人……简直、简直就是变态。”

    徐晓荼敏锐道:“你遇到了什么事?”

    陈立果垂下头,看着手里的玻璃水杯,没说话。

    徐晓荼道:“苏医生,现在每个月死上三四个人,已经引起全城的恐慌了,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提供给我一些线索……”

    不知是不是徐晓荼的错觉,在她说完这话之后,她看见陈立果的眸子里荡起一抹水光,像一个委屈的孩子,明明没做错事,却被家长责怪。徐晓荼见状心一软,几乎就想着算了,不要再逼他了。

    哪知她刚生出这样的心思,就听陈立果道:“嗯,我又遇到了他们。”

    徐晓荼瞪眼。

    陈立果三言两语,将他的遭遇说了出来。他苍白的脸上,因为羞耻浮起一抹红晕,他说完之后,道:“就是这些,没有其他的了。”

    徐晓荼咽了咽口水,虽然陈立果的描述极其简单,但她已经完全可以想象出他到底遭遇了什么,徐晓荼说:“抱歉……我不是故意想让你想起来,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陈立果恹恹道:“前天。”

    徐晓荼道:“那、那你还记得其他的细节么?比如车的走向……”

    陈立果的确是让系统记了路线,但这个辣鸡系统回头才和他说,路线太复杂了,他没记住——平时里衣柜有什么衣服他是怎么记住的();!

    于是陈立果只能摇头:“我当时在毯子里,什么都不记得。”

    徐晓荼觉得自己要挖掘陈立果的这些记忆是很残忍的事,但她却不得不做,她说:“那……你还记得犯人的特征么?”

    陈立果道:“我没有看见他,听声音……他似乎是个年轻的男性。”

    这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所获了,徐晓荼有些失望,她并未表现出来,而是开始安慰陈立果。

    陈立果说:“你们的案子有头绪了么?”

    徐晓荼苦笑摇头:“这……我也不怕和你直说,这件案子,恐怕和上层人物有牵连。”

    也难怪当初有人跟踪陈立果的时候,她一派出人手,跟踪的人就不见了。

    陈立果说:“那你安全么?”

    徐晓荼道:“我是女人,他们的目标都是男人,应该是安全的。”——如果不触碰到他们的核心信息的话。

    陈立果说:“辛苦了。”

    徐晓荼习惯了各式各样难缠的罪犯,刁钻蛮横的证人和家属,遇到陈立果这样配合又有礼貌的,简直是受宠若惊,她说:“没有,没有,保护公民的安全是警察的义务,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好好休息,我不打扰你了。”

    陈立果说:“嗯,注意安全。”

    徐晓荼连声称好,火急火燎的走了。

    陈立果看着她的背影,轻轻叹了声。

    陈立果病了一周才总算彻底痊愈,这一周期间陈立果的家门口每到吃饭的时候就会有人送来一个食盒。

    陈立果还特意蹲守了一下,却发现食盒是餐厅外卖送来的,说是有人下单。

    陈立果问他下单的人是谁,那人一脸莫名其妙:“不就是你么?这个电话不是你的?”

    陈立果知道从他这里问不出什么,于是便将这件事告诉了徐晓荼。

    徐晓荼查过之后,有点无奈的说:“他们系统那边显示就是你下的单子。”

    陈立果说:“不能查银行流水?”

    徐晓荼叹气:“银行流水也是你……”

    陈立果:“……”他赶紧去看了看自己的□□余额,发现自己□□上凭白多了六位数。

    陈立果说:“能查到给我汇款的人么。”

    徐晓荼摇头。

    给陈立果汇款的是个国外账户,目前账户已经被注销,完全没有一点头绪。

    陈立果只吃过一次食盒里的食物,之后就连拿都没有拿。

    那边好像也不在乎陈立果吃不吃,反正如果没人取,一个小时之后,就会有快递人员提走。

    病好后,陈立果又回到了医院上班。

    这会儿正好是暑假,有不少大学里来实习的年轻护士,这群小姑娘来的时候陈立果正好请假,这次他一回去,就受到了小姑娘们热切目光的追随。

    陈立果被盯的后背发毛,他回到办公室后,对着护士长道:“今年来实习的怎么那么多();。”

    护士长道:“我哪儿知道,因为就业困难?”

    陈立果无法,只能乖乖的在办公室里待着。

    不过就算他在办公室里装死,那群小姑娘显然还是不想放过他,到处打听他的消息,在知道他未婚还没有女朋友后,态度更热切了。

    陈立果被这群小姑娘骚扰的有点头疼。

    护士长却笑道:“都是那么漂亮的小花儿,真不考虑一下?”

    陈立果道:“花儿太娇了,怕养不活。”

    护士长道:“好吧。”护士长今年三十四岁,有个七岁的女儿,平时挺照顾陈立果。

    陈立果忽的想起了什么,他问了句:“怎么最近没看到你老公来接你?”

    护士长正在整理资料,听到这话,动作顿了顿,随即笑道:“他最近忙,没时间来天天接我。”

    陈立果哦了一声,也没多想什么。

    回到医院的第二天,陈立果就上了手术台,今天是场大手术,不出意外要做整整一天。

    陈立果有系统这个金手指,完全不用担心出错,于是他又开始在脑海里补剧。

    不过这次陈立果没有补海绵宝宝了,他开始补侦探剧。

    先补的是金田一少年事件簿,陈立果看着看着,就有点受不了了,他说:“好恐怖啊,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系统面无表情:“凶手是那个红发女人。”

    陈立果:“……”

    系统说:“是情杀。”

    陈立果恍惚间又回到了被系统剧透一脸的某个时候,只不过那时候系统给他剧透的是泡沫剧,这会儿剧透的是侦探剧——两种剧被剧透的杀伤力显然不一样。

    陈立果生气了,他说:“你那么能咋不给我剧透一下这个世界的凶手呢?”

    系统:“……”

    陈立果说:“再剧透我一头瞌死在手术台上。”

    系统:“……”

    没有系统的骚扰,陈立果很满足的看了整整一天的剧。

    下午下手术台的时候,陈立果脚都是软的,他一揭开口罩,整张脸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汗水,里衣已经完全被浸湿了。

    旁边的副手看见了,讶道:“苏医生你没事吧?”

    陈立果摇摇头,道:“没事。”

    他赶紧清理赶紧换好衣服,出去要了瓶葡萄糖补充体力。

    一边喝着葡萄糖,一边漫不经心的看着病历,陈立果道:“你说那凶手到底是图什么啊。”

    系统说我哪儿知道。

    陈立果结合徐晓荼同他说的一些内容,猛然生出一种恐怖的联想,他浑身颤道:“该不会是那凶手被感染了hiv,所以才这么报复社会的?”

    系统愣道:“啊?”

    陈立果说:“我他娘的被他那么摸,是不是也危险了?();!”想到这儿,陈立果的鼻尖冒出冷汗。

    系统迟疑的说:“不会吧……”

    陈立果咬牙道:“我得去查查。”而且最近不能接手术了。

    但让人头疼的是,整个医疗系统的圈子其实不大,陈立果如果在本市里查hiv相关项目,那估计不到一天他身边的人就全知道了。

    所以他只能想着请个假,去隔壁市检查。

    hiv有三个月的窗口期,这期间就算感染了,也无法查证,陈立果越想越慌,他道:“统儿,我好慌。”

    系统没好气的说:“慌个屁,我不是给你开了金手指么!”

    陈立果说:“啥金手指啊。”

    系统说:“你不是可以看见细菌么?!”

    陈立果机智的指出了系统的错误,他说:“细菌和病毒又不一样。”

    系统冷漠的说:“现在一样了。”

    陈立果:“……”可以,系统真是越来越霸道总裁了。

    反正系统是高科技产物,他说能看到就能看到吧,陈立果先去找几个病人试验了一下,发现他的确是能看到病毒。

    比如一个得了传染性病毒的病人,他说话的时候,嘴边就会有相同颜色的病毒溢出,而那病毒的模样和该病毒的模型一样——只是大了好几十倍。

    陈立果看的头皮发麻,浑身上下都难受死了。

    然后陈立果又对照着检查了自己,发现自己并没有感染上什么不该染的病。这下总算能松口气。

    陈立果现在真是恨死了那个犯人,他的身份明明就该是围观全程凶案的无辜路人甲,现在却莫名其妙的参与了进去,而且看起来随时可能被炮灰。

    这个月初一开始,又有了一起凶案,民众们的恐慌已经到达了极点,警察们的压力也到了极致。

    就在这时候,网上突然开始曝出大量关于死者的信息。

    整整半年,每个月平均三个死者,十几个被害人的信息全被发布在了网上。

    可以看得出,发这些信息的人准备的非常充分,死者生前的一切都被曝光在了民众面前。

    一开始看到这些信息的民众们都是愤怒的,觉得这有辱死者。但民众们在看完了这些死者生前的所作所为后,居然开始有声音为凶手叫好。

    之前徐晓荼给陈立果说的事情得到了证实,这些死者全部都是同性恋,并且在知道了自己染上hiv的同时,继续和他人性丨交。

    其中有个骗婚的人渣甚至还感染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

    陈立果看这些资料看的毛骨悚然。

    网民的情绪极易煽动,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网上那些原本同情的声音就被淹没,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骂声。

    陈立果看了一会儿人就把网页关了,他干笑道:“统儿啊,我现在有个很不妙的联想。”

    系统说:“嗯?”

    陈立果翘着键盘,道:“你说,要是现在那群人随便杀一个人,是不是那个人有嘴都说不清了?”

    系统说:“……你很有想法,看来是能活到十五集的();。”

    陈立果却有点笑不出来。

    陈立果的猜想很快就得到了证实,这件事曝光的第二天,就有个年轻男性死在了凶手的手下。

    这次他遇害后,不但没有得到同情,反而引起了民众的冷嘲热讽。

    “啊,一定是生活不检点才被杀掉的吧。”

    “肯定染了hiv还*,死了也活该。”

    “这种人是社会败类,法律制裁不了他,就让其他人来制裁。”

    陈立果决定之后几天都不上网了。

    这件事在社会上闹的沸沸扬扬,医院里也到处有人讨论。

    护士长在看到新闻后,笑道:“这些人真是活该。”

    陈立果一愣,他迟疑道:“你也是这么觉得?”他一直觉得护士长是个温和派的。

    护士长说:“对啊,这还不活该么?要是人人都像苏医生你一样自爱,就不会有那么多惨剧发生了。”

    陈立果苦笑:“人人都像我也不一定是好事。”

    护士长却摇着头,她非常认真的说:“没有哦,苏医生是我见过的,最干净,最干净的人。”

    陈立果居然被她夸的有点后背发凉。

    他说:“嗯……是么。”

    护士道点头,道:“对啊。”

    陈立果抿着唇,不吭声了。

    网上曝出受害者信息这件事,给警察也带来了极大的压力。特别是受害人家属的质疑,让徐晓荼的日子越来越难过。

    陈立果主观意愿是很愿意帮徐晓荼的忙的。

    但他在这个世界实在是自身难保,就算有系统的金手指都不好使。

    曝光事件发生后的第三天,那个戴着面具的变态又来找陈立果了,当陈立果推开自家的大门,看见那个变态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转身就跑。

    当然,那个变态没让陈立果跑掉,守在大门旁边的两个男人直接把陈立果拖了一回来,一人制住他的手脚,一人用手帕捂着他的嘴,让他连求救的话都没能说出来。

    “好久不见。”变态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黝黑的眸子从面具那头露出。

    陈立果唔唔的叫着,不断挣扎。

    那变态说:“你要是再扭,我就在这里把你操了。”

    陈立果:“……”他的身体瞬间僵住,一动也不敢动。

    变态满意于陈立果的乖巧,他伸出手摸了摸陈立果的脸颊,笑道:“我是来同你道歉的。”

    陈立果躲开了变态的手,他嘴巴被放开,狼狈的喘息了几声:“滚开,别碰我。”

    那变态道:“嗯,希望你原谅我();。”

    陈立果咬牙切齿:“原谅你什么?!原谅你把我绑走?”

    变态语气无辜:“这件事我又没做错,为什么要你原谅?”

    陈立果:“……”

    变态说:“只是我手底下有几个人不听话,把你的照片和东西偷走了。”

    陈立果立马想起了出现在凶杀案现场的证物,他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变态淡淡道:“我从来都不想做什么。”

    陈立果根本不信,他咬着牙:“那你可以滚了么?”

    变态说:“这么久没见我,难道你就不想我?”他的手指轻轻的点了点陈立果的嘴唇,让陈立果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

    他脸色瞬间苍白,强行镇定:“住手!”

    那变态淡笑道:“我和你一样,喜欢白色的东西,嗯,准确是说,是越干净漂亮的东西我越喜欢。”

    陈立果低低喘息着。

    变态继续道:“你就很干净,我很喜欢。”

    陈立果说:“那些人都是你杀的?”

    他本以为变态会坦然承认,却不料他居然摇了摇头,他说:“我不会杀他们,太脏了。”

    陈立果说:“那幕后黑手到底是谁?”那个组织总要有一个发起人吧。

    变态笑道:“你想知道?”

    陈立果很想点头说:对啊对啊,你快点告诉我,告诉我我就可以趁着还没领便当赶紧走了,但他还是口嫌体正直的说:“不想。”

    变态说:“哦,好吧。”

    陈立果:“……”所以你就不说啦?大兄弟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也不会是不是陈立果的小眼神太过渴望,居然把变态也逗笑了,他道:“想知道可以,但你得用东西来换。”

    陈立果心中含泪,心想大爷,我就只有这清白的身子肉偿给你了。

    哪知变态说:“我想要你那条白色黑边的内裤。”

    陈立果:“……”那是他第二喜欢的!!贼舒服!!还是纯棉的!!!死变态!!!

    变态说:“换不换?”

    陈立果:“……”唉,居然有点舍不得。

    变态满意的看着陈立果的整张脸都羞的通红,他很有耐心的又问了一遍,最终看到陈立果艰难的点了点头。

    变态说:“你自己给我拿过来。”

    一直压制住陈立果的两人松了手,陈立果满脸羞恼之色,但碍于无力反抗,只能走向了自己卧室的衣柜,不情愿的拉开了柜子。

    柜子里是一条条摆放的非常整齐的内裤。

    陈立果咬着牙立在柜子面前,迟迟没有动手。

    变态站在他身后催促:“快点啊。”

    陈立果的耳朵尖都红了,他抖着手,把手伸向内裤,然后取了出来();。

    变态说:“给我吧。”他语气里暗含的兴奋连陈立果都听得出来。

    陈立果转身,一直低着头,咬牙道:“你会告诉我凶手是谁吧。”

    变态说:“当然。”

    陈立果抖着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变态。

    变态没有直接接过来,而是欣赏了片刻陈立果的窘态,直到陈立果受不了马上要爆发,他才伸手拿起那条白净的内裤,然后亲了一口。

    虽然隔着面具,但陈立果却依然有种自己被羞辱的感觉,他咬牙切齿的骂了声变态。

    变态耸耸肩,好似并不介意这个称呼,他说:“我告诉你,其中一个是刘明太。”

    “谁?”陈立果一脸茫然。

    变态被陈立果这茫然的表情取悦,他道:“你不用管是谁,告诉那个和你交好的女警察就行。”

    陈立果说:“那其他人呢。”他没有忽略变态说的是其中之一。

    变态说:“其他人?我今天不想告诉你。”

    陈立果抿唇。

    变态说:“等我有其他想要的东西了,再来和你换。”

    陈立果说:“你……”他整张脸涨得通红。

    变态低低的笑道:“真可爱。”

    陈立果看起来很生气,但再生气也无法撼动眼前的人一分一毫。

    还未等陈立果反应过来,旁边站着的像保镖一样的人就再次按住了陈立果,且蒙住了陈立果的眼睛。

    一双手掐住了陈立果的下巴,然后温热的唇贴了上来。

    这个吻非常的温柔,但当舌头伸入陈立果口腔的时候,陈立果却不由自主的想要干呕,他呜呜的抗议着,那人不为所动,直到陈立果的挣扎逐渐弱了下来,他才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陈立果身体发软,已经是说不出话来,他被带向那人的怀里,肆意揉捏着腰肢。

    “嗯,真难忍。”那人道,“但是值得等待。”

    陈立果说:“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想要杀死他,对于眼前的人来说应该是件非常简单的事,但他却像逗弄宠物一样,看着陈立果恐慌、无措。

    那人道:“我要得到你的一切。”

    陈立果心口一颤,差点脱口而出:这就是你在我马桶上装摄像头的理由?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那人见陈立果被刺激的不轻,知道有些事情不能讲陈立果逼的太急,他说:“宝贝,好好休息。”

    然后制住陈立果的两人松了手,和面具人一起离开。

    陈立果看见他们走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了个澡,然后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给家里做了个大扫除,边拖地边骂街:“这年头的反派能不能有点素质?进屋子都不脱鞋的啊?我家地板那么白,被他们踩成什么样了!”

    系统:“……重点是这个?”

    陈立果说:“不然是哪个?”

    系统:“你不应该先告诉徐晓荼那个名字?”

    陈立果:“……”他拖地的动作停了停,有点心虚的说,“是叫刘什么来着……刘,刘……??”

    系统:“……”陈立果,你这种人在侦探剧里活两集都嫌多();。

    陈立果虽然没记住,但好歹系统是记住了,他咬牙切齿的告诉陈立果是刘明太。

    陈立果噢了一声,赶紧去打了个电话,怕自己待会儿又忘记了。

    徐晓荼没想到能接到陈立果的电话,她有点受宠若惊道:“苏医生,有什么事么?”

    陈立果说:“刚才有人来了我家。”

    徐晓荼一听,警惕道:“什么情况?苏医生你没受伤吧?”

    陈立果说:“没有,他……他告诉了一个名字。”

    徐晓荼说:“嗯?”

    陈立果说:“他说刘明太是凶手。”

    电话那头瞬间安静了,连呼吸声也听不见,陈立果喂喂了喂喂了好几句,在他以为徐晓荼把电话挂了的时候,才听到徐晓荼艰涩道:“你、你能再和我说一遍么?那个凶手叫什么?”

    陈立果说:“刘明太。”

    徐晓荼:“……”

    陈立果疑惑道:“怎么?这个人是谁?”

    徐晓荼说:“这件事,你告诉我一个人就行了,千万,千万不要告诉其他人。”

    陈立果说:“他很厉害?”

    徐晓荼丧气低声道:“警局高层。”

    陈立果哦了一声,不算太惊讶。

    徐晓荼道:“我会密切注意的……苏医生,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有事给我打电话。”

    陈立果点头称好。他记得原来的世界,徐晓荼查到了这个案子和警局的上层有牵连不久后,就出意外死掉了。

    这次早点提醒她,结果会不会有所改变?

    陈立果思索着,就听到徐晓荼说:“这件事不简单,苏医生你就别参合进来了。”

    陈立果说好。

    徐晓荼又迟疑道:“能冒昧的问一下,那个人为什么要把信息苏医生么?”

    陈立果:“……”我怎么好意思和你说,我拿内裤和他换的。

    徐晓荼见陈立果不说话,知道陈立果是不会回答了,她苦笑着说:“那苏医生知道那个人的身份么?”

    陈立果说:“不知道。”

    徐晓荼道:“嗯,既然这样我也不为难苏医生了,最近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陈立果道:“好。”徐晓荼反复重申让他最近注意安全,难不成是警方得到什么消息,那个组织又要出动了?但是……以那个组织杀人的目标选择的标准来看,应该不会定到他身上啊。

    不过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