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68章 洁癖医生的侦探剧(五)

第68章 洁癖医生的侦探剧(五)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没有内裤的陈立果心情很糟糕的度过了几天。

    这种心情持续到某天快递员给他送来了一个箱子,陈立果打开箱子一看,发现里面全是整整齐齐的新内裤。

    有同事看着陈立果验收的快递,还同他开玩笑道:“苏医生还会在网上买内衣穿啊。”

    陈立果沉着脸色没说话,但总算是心情好了点——不过以苏云止的人设来说,这快递还是不能要。

    于是他把内裤全扔了,当天下班重新去买了内裤。

    杀害护士长丈夫的凶手很快被警丨察找到。但让陈立果和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人居然是医院的患者,曾经在医院治疗过。

    凶手来指认凶杀案现场的时候,护士长也来了。

    她穿着便装,神色冷漠,看着犯人指认完现场被警察带走。

    陈立果想要安慰,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口。护士长却主动同他说了话,她说:“苏医生,以后也要干干净净的,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

    这句话说的有点莫名其妙,陈立果只当她是心情太糟说话语无伦次,他点头道:“嗯……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护士长淡淡道:“随便找份工做做吧,毕竟我还要养家。”

    陈立果能帮忙的地方不多,闻言便道:“我也去问问我的朋友,有合适的工作给你打电话。”

    “谢谢苏医生。”护士长漫不经心道,“那我先回去了。”

    陈立果点头说好。待护士长走了之后,陈立果才想起,来看凶案现场的护士长从头到尾没有露出一点悲伤之色,眼神甚至可以说得上漠然。他也没有细想其中关节,只当是护士长悲伤过度麻木了。

    之前陈立果用一抽屉的内裤,换来了第二个凶手的名字。

    他把这个名字告诉徐晓荼的时候,徐晓荼的反应特别激烈,她说:“你说什么?他是凶手??苏医生你确定??”

    陈立果被质疑的莫名其妙说:“怎么了?”这个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么?

    徐晓荼道:“不可能啊——他怎么可能是凶手之一!”

    陈立果说:“为什么不可能?”

    徐晓荼苦笑:“如果他也是凶手,那我……”当真是无话可说。

    陈立果说:“嗯,你先查查看吧。”

    徐晓荼对他道了谢,依旧非常自觉的没有询问他为什么会知道凶手的名字,倒也免去了陈立果另外想借口的麻烦。

    陈立果挂断电话后,上网查了这个名字,然后他发现这个人还真是不一般。

    热衷于慈善事业,年年为hiv捐款,收养hiv的儿童……怎么看都是一副菩萨心肠。

    陈立果看着网页照片上的男人,和徐晓荼一样觉得的不可思议。这样一个一辈子都在为改变hiv患者处境的人,为什么会故意勾起民众对这种疾病的厌恶,给社会带来如此恶劣的影响?

    也难怪徐晓荼在电话里那么惊讶。

    陈立果并不怀疑是变态骗了他,因为那变态就算不告诉陈立果答案,他也毫无办法,所以变态完全没有必要撒谎();。

    几日之后,徐晓荼约陈立果出去吃饭。

    吃饭的地方是个挺干净的小餐厅,但干净只是从别人看来,陈立果眼里全世界都是一样的脏,五颜六色好像天边的烟花。

    在徐晓荼没来之前,陈立果认认真真的把碗筷消毒了好几次,用自己带的消毒毛巾擦了凳子,才缓缓入座。

    天气已经入秋开始转凉,但依旧有些热。

    徐晓荼从外面走进来,脸上身上全是汗水,她走到陈立果在的桌子,在他对面坐下后狠狠的灌好几杯凉水。

    陈立果和她打了个招呼,等着她把气喘匀。

    “我还以为苏医生会拒绝和我见面呢。”徐晓荼苦笑道。

    陈立果说:“嗯?”他一向表现的很友善啊,为什么命运之女会这样想?

    徐晓荼耸肩:“我认识的好几个有洁癖的,都不肯在外面吃饭。”

    陈立果心道其实我也不想吃,但活活饿死怎么看都是一种比较惨的死法。

    徐晓荼喘过气后,先点了菜,才开始慢慢的和陈立果说事情。

    这个小餐厅的人很少,每一桌都有帘子隔断,即便如此,徐晓荼还是将声音压到了最低,她说:“我查到了。”

    陈立果并不惊讶,在命运之女进门的时候,他就知道她肯定有了收获——不然她脑袋上的进度条不会到了六十多。

    徐晓荼说:“那人的确有问题。”

    陈立果双手交叠在一起,安静的听着。

    徐晓荼继续道:“我们之前查案的方向,一直是错的。”因为这些案件里,对hiv患者的明显恶意,导致徐晓荼他们查的方向是对hiv有敌意的群体。在查案的过程中,时不时也会出现一些不太明显的证据,来证实这一观点。不过现在换种角度来看,这些证据反而更像是诱饵,将警方引入一个完全错误的方向。

    如果不是陈立果说出了那个名字,有谁会想到,一个为hiv事业做出了如此多贡献的人,会是那个极端杀人组织的成员之一?

    徐晓荼一边同陈立果说,一边用手指沾着茶水在桌子上画出了一个图标:“若是你看见衣服上有这个图标的人,一定要离远些。”

    陈立果心道就算没有图标他也不想靠近陌生人。

    徐晓荼说:“我查到了不少东西,不是很安全……所以这大概是最后一次和你见面。”

    陈立果说:“很危险?”

    徐晓荼叹气:“这案子不简单。”那些人的目的,绝不只是如此,只是她目前还没有寻到最终的答案。

    徐晓荼又递给陈立果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邮箱地址,她说:“以后有什么事情,发在这个邮箱里吧,我担心的我的电话出什么情况。”一旦陈立果给她提供消息的这件事情败露,陈立果绝对会有危险。

    陈立果收下纸条。

    徐晓荼长叹一声:“等这段时间忙过了,我一定要好好休息。”

    从徐晓荼的脸就能看出,她这段时间实在是不轻松,面容憔悴也就罢了,嘴上还有好几个大燎泡,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

    陈立果忽的想起了什么,他说:“你男朋友呢?”他没记错命运之女是有男朋友的,虽然这兄弟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存在感,连他的名字陈立果都没记住。

    徐晓荼说:“他?他比我还忙,算了吧!”

    陈立果只能说:“嗯,注意身体。”

    徐晓荼长长的叹气:“苏医生有女朋友了么?要是谁能追到你,真是她的福气。”

    陈立果笑了笑,并不接话。

    二人吃完饭后就散了,陈立果回了家,徐晓荼则回了警局。

    第二天陈立果有场手术,所以早早便上床睡觉,也没去多想什么。

    早上起床,系统提示陈立果命运之女的完成度又涨了,而且涨了不少,看来是发现了重要的线索。

    他一边听系统汇报,一边开车到了医院。

    今天是个大手术,陈立果从中午做到了夜幕降临,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体力有些透支,整个人手脚发软。

    他换下了手术服,走进办公室才发现其他人都已经下班,办公室里空无一人。

    “好累。”陈立果浑身都没力气,在椅子上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条巧克力,慢慢的撕开正准备放进嘴里,忽的听到敲门声。

    “谁?进来。”这会儿医院白班的医生应该都走了,或许是值班护士吧,陈立果也没多想。

    敲门声停住,门吱嘎一声被人推开,那个陈立果已经非常熟悉的声音传来:“宝贝今天累坏了?”

    陈立果浑身一僵,扭头看到了面具变态,他震惊道:“你为什么在这儿?”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面具变态朝着陈立果走来,看着他防备的模样,却莫名的想笑,他道,“一个星期不见,想我没有?”

    陈立果很想说:“我想你把内裤还给我。”但转念一想,自己内裤也不知道□□了些啥,就算还给他了,他估计也是不敢穿的。

    面具人在陈立果对面坐下,笑道:“就没有一点想我?”

    陈立果沉着脸色,什么都没说,起身就要出去,但到了门口才发现有人守着。

    “这里是医院!!”陈立果怒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只是想你了而已。”面具人慢慢道,“过来,亲亲我。”

    陈立果露出厌恶之色。

    面具人眼里的笑意逐渐淡了下来,他说:“或者我就在这里上了你?”

    陈立果咬牙道:“你疯了么?这里是医院,医院!!!”

    那人却理也不理,继续自顾自道:“你是比较喜欢办公室,还是手术台?我都喜欢……想看你脱得精光,只穿着一件外套做手术的样子。”

    陈立果气的浑身发抖,但又无可奈何。

    面具人道:“过来。”

    陈立果很不想过去,但又隐约感到面具人不是在开玩笑,如果真的把他惹毛了,他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事情。到时候吃亏的还是陈立果——这次他是发自内心的不想做,他眼里全是五颜六色的菌群,如果这时候还能有兴致那就奇怪了();。

    陈立果磨磨蹭蹭的走过去,最后被一把拉住手腕,直接按到在了办公桌上。

    “你做什么?!”陈立果刚做完手术,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他咬牙道,“放开我——别在这里乱来。”

    面具人笑眯眯的看着陈立果,亲了亲他的颈项,哑声道:“医生,我生病了,你帮我看看好不好?”

    陈立果咬牙瞪他。

    面具人却被陈立果的目光瞪的更兴奋,他伸出舌头重重的舔了舔陈立果眼角的泪痣,看着陈立果不愿意的扭头,却有挣扎不开,他说:“医生……”

    然后陈立果的手被带向了某个不知何时硬起的部位,他说:“这里好硬好疼,医生,我是不是生病了,你能不能帮我治疗一下?”

    陈立果冷漠道:“你这个肿瘤的体积这么大,想来是个恶性肿瘤,切了吧。”

    面具人没想到陈立果居然会同他开玩笑,噗嗤一声笑了,他低低道:“好啊,就用医生的身体帮我切吧。”

    他说完,居然就真的要脱陈立果的衣服。

    陈立果的魂都要吓飞了,他开始不要命一样的挣扎,那力度让面具人都有些惊讶。

    “怎么了?”面具人道,“就那么不愿意?”

    陈立果道:“别在这里——别在这里做这种事!!”妈的满眼五颜六色,真□□了是会活活看萎的好吗。

    面具人道:“回家就可以?”

    陈立果吃喘吁吁的不说话,最后有些似乎有些绝望的妥协了;“别在这里……”

    面具人道:“好,我们回家。”他说走就走,直接横抱起陈立果就往外走去。

    陈立果身上还穿着白大褂,他道:“衣服——我要换衣服,我自己能走!”

    这次面具人没有理会陈立果的拒绝,直到到了车里,陈立果才停止了他的抗议。

    陈立果气呼呼的坐在车里,面具人坐在他旁边。

    回家的路上,两人闲聊了起来——说是闲聊,倒是更像面具人的自言自语。

    陈立果也从中得知他今天之所以会突然出现,似乎是因为一个很难处理的问题被处理掉了,心情愉快之下,直接来找了陈立果。

    陈立果表情疲惫,嘴唇紧紧抿着,任谁都能看出他的心情多么糟糕。

    车到达了陈立果的住所,停好之后面具人同陈立果一起下了车。

    面具人道:“走吧,宝贝,带我回家。”

    陈立果瞅了他一眼,没说话。

    进屋的那一刻,陈立果总算是浑身都放松了,他看着干净的屋子,恨不得立刻去洗个澡睡觉。

    但面具人兴致高昂,肯定不会让陈立果就这么跑掉,他说:“去洗个澡?”

    陈立果道:“……我、我今天很累。”言下之意,便是他不想再做多余的运动。

    面具人完全无视了陈立果的拒绝,继续道:“你先还是我先?”他今天就要拆开这份礼物——至于礼物高不高兴,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见陈立果不答,面具人道:“我先去吧();。”

    他说完这话,动作自然的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英俊至极的脸。

    陈立果:“……”咦,居然这么帅,好好好,你去洗,洗快点啊。

    面具人道:“我叫程行歌。”

    程行歌,苏云止,这两人的名字倒是挺般配的,陈立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程行歌开始一件件的脱衣服。

    陈立果:“……”他就喜欢一言不合就脱衣服的。

    在程行歌把裤子脱掉之后,陈立果忽然发现他穿的内裤有点眼熟,仔细一看,发现那内裤分明就是自己的:“……你!”

    程行歌道:“宝贝的内裤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勒的慌。”

    陈立果:“……”

    然后他不管陈立果难看的脸上,自顾自的进了浴室。

    陈立果坐在客厅里发呆,和他一起思考人生的还有系统。

    陈立果说:“你不是说他不帅么?”

    系统说:“对啊。”

    陈立果说:“你乱说,他明明那么帅!”害的他每次被调戏的时候,脑补的都是一张看了就能软的脸。

    系统说:“你对一个程序的审美观还有多高要求?”

    陈立果说:“那我在你眼里好看么?”

    系统说:“你脸都没有哪里来的好看不好看。”

    陈立果:“……”

    陈立果发着呆,程行歌已经洗完出来了,他就下身围了一圈浴巾,走到陈立果面前道:“去吧,宝贝。”

    陈立果低低道:“能不能……”

    他话还没说话,程行歌就缓缓道:“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洗澡,我们就直接开始。”

    陈立果:“……”

    程行歌说:“你还有十分钟。”

    看来是没有选择的余地了,陈立果洗个澡上床,还是直接上床之间做出了抉择,沉着脸色进了浴室。

    水声响起,洗去了身上的汗水和污渍,陈立果看着镜中自己朦胧的面容,嘴角挂起一个苦涩的微笑:“为什么是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然而和他苦涩的表情不相配的时他飞速的动作——看那样子,真是恨不得冲一下水就立刻出去。

    系统默默的回忆起了自己在马赛克里渡过的一个月,竟是有些心酸。

    程行歌以为陈立果会磨蹭很久才出来,却没想到他居然速战速决,不过十分钟就解决了问题。

    陈立果穿着浴衣,□□在外面的脚踝和手腕格外吸引人的目光,至少程行歌的眼神,一下子就黏在了上面。

    陈立果抿着唇,站在离程行歌不远初用毛巾擦拭着头发。

    程行歌转身打开了自己携带的一个小箱子,从里面掏出了一套全新的白大褂。

    陈立果:“……”城里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程行歌道:“宝贝,穿上吧。”

    陈立果咬牙切齿道:“你有病?”

    程行歌被骂了也不争气,眨眨眼睛重复一遍:“穿上吧,不然我来帮你。”

    陈立果无法,只能上前接过白衣,正准备先穿内裤,就被程行歌按住了手脚,他哑声道:“一件就够了。”

    陈立果再也忍不住,他直接挥开了程行歌的手,怒道:“你到底想做什么?!”都是姓陈的,你事情咋这么多呢?!

    程行歌慢慢道:“还是我帮你穿?”——傻子都听得出他语气里的迫不及待。

    无奈之下,陈立果只好光着身体只穿了一件白大褂,一穿上,程行歌就要他站起来。

    陈立果已经搞不懂程行歌到底想做什么了,他刚在程行歌面前站好,就被横抱起来,重重的扔到了床上。

    陈立果头目目眩,抬头看到了俯视自己的程行歌,他道:“宝贝,你好漂亮。”他低下头,珍重的吻主了陈立果的唇。

    陈立果在程行歌的怀里不断挣扎,却很快失去了力气,他的嘴唇被吻的鲜红,眼里也浮出雾气,更是显得撩人。

    程行歌再也忍耐不足,一点点拆开了自己期待已久的礼物。

    原本白色整洁的医生服被揉的乱七八糟,同样乱七八糟的还有陈立果。

    他的身体初经人事,却没有得到一点怜惜。

    程行歌看着他崩溃的哭泣,哀戚的求饶,脸上不曾出现一点动容。

    最后陈立果快要晕过去的时候,他听到了快门响起的声音,这声音让陈立果勉强挤出了些力气,哀求道:“不要拍……不要……”

    “放心。”程行歌允诺,“我不会给别人看的。”他的宝贝是他一个人的,别人看都别想看。

    陈立果想要蜷缩起开,可是大开的双丨腿却没有一点力气,某种液体顺着他的腿根往下流,让他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泣音。

    这一幕,全都被收入了照相机里。

    程行歌期待了好久的礼物,果然没让他失望,若不是考虑苏云止的身体,他觉得自己能做到第二天早上。

    到底是有些心疼,他终是在陈立果的啜泣中听了下来——当然,这是他自以为的体贴,其实陈立果已然虚脱了,连求饶的话都吐不出口。

    如果真的做到了第二天,也不知道会不会猝死。

    反正第二天陈立果是到下午才睁开了眼睛,睁眼后对系统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是谁,我从哪儿来,到哪儿去。”

    系统:“……你是智商也被做掉了?”

    陈立果说:“不行,脑子里全是浆糊,我叫什么名字来着。”

    系统:“……”

    把陈立果搞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居然还没走,正坐在客厅里看报纸,身上穿着陈立果的衣服——想来内裤也是陈立果的。

    听到陈立果起床的声音,程行歌开口第一句就把陈立果吓尿了,他说:“亲爱的,你想去a国结婚还是b国?”

    陈立果:“……???”

    程行歌道:“我是个很保守的人,只要和人发生了关系,就要和他过一辈子的,你也是吧?”他一边说,一边露出灿烂的笑容,那白洁的牙齿在陈立果看来莫名的有点渗人();。

    陈立果:“你在胡说什么,什么过一辈子。”还有,一个保守的人,会天天惦记着别人的内裤么?

    程行歌说:“既然要过一辈子,那肯定是要结婚的,我喜欢b国一点,那里天气更温和。”

    陈立果头晕目眩,差点栽倒在地,他真怀疑要是他现在对眼前的人说:“我不会和你结婚的,你滚吧。”会不会立刻被砍死。

    程行歌道:“你觉得呢?”

    陈立果咬牙道:“我们两人之间,是正常的恋爱关系?”

    程行歌坦然的说了声是啊。

    陈立果:“……你难道不认为,这从头到尾都是你对我的强迫?!”

    程行歌认认真真的说:“你昨天也射了好几次呢。”

    陈立果老脸一红,但面上还是咬牙切齿的样子,他说:“被强丨奸的对象从中获得了快感,所以这就不是强丨奸了?”

    程行歌的表情居然有点委屈。

    陈立果心想你个死变态委屈个屁啊,他都还没委屈好吗!!!

    程行歌说:“那你要怎么样?”

    其实光看面容,程行歌估计要比陈立果年轻好几岁,可他一旦戴上面具遮住了那俊美的容颜,上位者的气质就凸显了出来。

    陈立果说:“——别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但这个提议,被程行歌淡定的否决了,他说:“不可能。”

    陈立果暴躁道:“为什么不可能?”

    程行歌说:“因为我们注定要在一起。”

    陈立果说:“为什么?”

    程行歌说:“我们发生关系了。”他说的如此坦然,坦然让陈立果生出一种他说的是真理的荒谬之感。

    陈立果冷笑道:“做过了就要在一起?谁告诉你的?”

    程行歌不答,目光定定的看着陈立果。

    陈立果冷漠道:“是不是我和其他人做了,你就不来找我了。”

    程行歌道:“你不会的。”

    陈立果冷笑:“你怎么知道我不会?”

    程行歌道:“你怕脏。”

    陈立果哑然,他的确不会——不想将人带回家,就意味着他不会同人在外面发生关系,那些五颜六色的细菌那么扫胃口,长的再好看陈立果也不会有兴趣。

    程行歌道:“看吧,我说对了。”

    陈立果丧失了和他争辩的力气,他叹了口气,转身道:“随便你吧。”

    程行歌看着陈立果的背景,轻轻的舔了舔嘴唇。眼前的人接受不了也没关系,他有很多时间,他可以等();。

    其实陈立果一直有些好奇,是什么原因让程行歌突然对他做了这些事。

    直到又过了几天,媒体上突然出现了爆炸性的新闻,他才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新闻的内容是某个高层重要人物,被人发现死在了家里的过道里,凶手被迅速的缉拿归案——和众人猜想的那般一样,他也是个hiv患者。

    “他该死。”被捕时,那人对着媒体咆哮,“他把这病传染给了多少人?我就是被他毁了的,他死有余辜,死有余辜!!!”

    这个死去的上层人物在民众中的公开形象一直不错。但突如其来的命案却让他的名誉顷刻间化为泡影。

    与此同时,网上开始疯传各种关于这个上层人物的黑历史。

    陈立果有种直觉,这件事情的发生,和前几天程行歌的异常有关。

    就在陈立果抱着此种怀疑之时,他又收到了徐晓荼的电子邮件。和以前的保平安不同,徐晓荼这次在电子邮件里简单的说了点事情。

    说她查到了不该查的东西,处境非常危险,她害怕会牵连陈立果,让他最近千万小心。遇到奇怪的陌生人一定要躲的远远的。

    然而陈立果的生活中并未出现什么危险——他后来才知道,想找他麻烦的人,都被程行歌处理掉了。

    命运之女的情况不妙,陈立果也有点慌,他是帮不上忙的,想来想去,他的身边似乎就只有程行歌能护着徐晓荼。

    但向程行歌求助,他真的会帮忙么?陈立果也不敢确定。

    抱着微弱的希望,陈立果还是向程行歌求助了。

    程行歌在电话里听到陈立果艰难的请求,态度很平淡,他说:“你是真的很在乎那个小警察啊。”

    陈立果艰涩道:“她……毕竟帮了我不少。”

    程行歌说:“哦?你惦念她就只是因为这个?”

    “不然呢?”陈立果有些恼火,他说:“我对她没有男女之情,她也是有男朋友的。”

    程行歌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他说:“我当然知道。”不然你以为,你还能和她继续交流?

    程行歌继续道:“帮她可以,不过你得先告诉她,让她早点和她男朋友分手。”

    陈立果疑惑道:“为什么?”

    程行歌说:“因为她男朋友也是那个杀人组织中的一员。”

    陈立果一听背脊发凉,他身边熟悉的女性就那么一两个,没想到这种低概率时间都被他给撞上了。

    程行歌说:“嗯,我会护着她,让她去查吧。”查清楚了,也没什么不好的,反正他想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陈立果没想到程行歌答应的如此简单,既没有提什么条件,更没有对他做出要求。就好像他们两人真的是在恋爱中的恋人,提个请求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陈立果在和程行歌通话完成后,立刻给徐晓荼去了邮寄。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徐晓荼居然回了句:“我早就知道他不对了,谢谢你的提醒,苏医生,你帮了我太多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陈立果心道你早点把案子破了,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

    因为那个高层是某一派的重要人物,他的死亡对于政局来说可以是个巨大的变化();。

    本来弱势的另一派突然异军突起,迅速占领了舆论的制高点,媒体也开始有了导向性。

    或许是陈立果知道太多的真相,这时候他竟是隐隐约约的看出了局势的走向。

    媒体倒向一边后,那个死去的高层人物背景就被挖掘的更多了,贪污受贿的后情接二连三的被曝光,可以说只要是他干过的违法的事,都被一点点的公布了出来。

    该派的领头人受到这件事的严重影响,被迫暂时下野。

    然后陈立果就在电视里看到了程行歌。

    程行歌很低调,可他的身份却变成了某派的支持者,无数的记者围着他,闪光灯闪的刺目,程行歌面无表情的坐进了车里。

    陈立果人都看傻了。

    和他一起查房的护士疑惑道:“苏医生?”

    陈立果道:“那人是谁?”

    护士朝电视里看了眼,笑道:“这人不是特别有钱的那个富豪么?”

    陈立果:“……富豪?”

    护士笑道:“对啊,很低调……要不是这次事情出来,大概也没多少人知道他吧。”

    陈立果:“……”

    护士道:“医生?你没事吧?”

    陈立果勉强的笑了笑,他道:“我没事。”

    护士道:“你最近脸色好差啊,是不是没休息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可千万不要生病了。”

    陈立果嗯了声,整个人看起来却有点魂不守舍,他觉得事情真是越来越复杂了。程行歌和这个组织是什么关系?支持者?还是操控者。他显然是这一系列时间的受益人,可如果他是这个组织的支持者,又为什么要暴露这个组织的组织者的有关信息呢。

    陈立果想了一会儿,理不出头绪,他难过的对系统说:“下次能选个不用智商用武力的世界么?”

    系统:“……”

    陈立果说:“我想不通啊啊啊啊。”

    系统说:“没关系,命运之女比你强,她能想通就行。”

    陈立果说:“啊?她想通了?完成度多少了?”

    系统说:“八十了。”

    又不知不觉的涨了十多点,看来她离真相又近了。

    陈立果:“围观的吃瓜群众真是特别的欣慰。”

    系统冷漠脸。

    陈立果说:“为了庆祝,今天晚上吃好吃的去!”他打定主意准备做大餐补补脑,还在思考着晚上的菜单,下班时却又出了意外。

    ——陈立果差点又被人捅了腰子,这次捅他的人是个熟人,没错,就是从医院里离开,正在休息的护士长。

    被救下来的时候,陈立果艰难的想,这个世界的人真是好暴躁,说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