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11章 扒一扒那个喜欢我的妹夫(十一)

第11章 扒一扒那个喜欢我的妹夫(十一)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在系统的阻挠下,陈立果想回冉青空的身边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是冉青空显然比陈立果急,他使尽了手段,就是想要陈立果乖乖的回到他的身边。

    离开岳池之后,陈立果开始了漫长的找工作之旅,他并不敢离开冉童彤太远,又因为身边只有一张身份证,所以找工作的目标几乎都是些对学历没有要求的职位。比如便利店和超市,亦或者餐厅服务员。

    但只要陈立果找到了工作,不出三天他工作就要黄,要么是有人来故意找他的碴,要么就是他的老板莫名其妙的把他辞退了。

    这种事情一多,陈立果的生活就变得糟糕了起来。

    “老板,今天徐先生把旅馆退了,我看他……似乎是准备在公园将就一晚上。”报告的人小心翼翼的观察者冉青空的神色,尽量斟酌着说辞,他道,“您看,我们要不要去……给他送点东西?”

    冉青空低着头处理着文件,听到下属这话,神色不变:“让他去。”

    下属简装心中一颤,小心低声道:“可是老板,公园那边的治安不是很好……”

    冉青空道:“派几个人守着他。”

    下属哎了一声。

    冉青空抬了抬眸子:“你很多担心他?”

    下属倒吸一口凉气,急忙解释:“老板,我真没这个意思,只是怕徐先生出个什么意外。”其实他和徐文悠是点头之交,在大概知道徐文悠身上发生的事情后,心中对徐文悠充满了同情。

    “嗯。”冉青空应了一声,便不说话了。

    下属识趣的转身退了出去。

    待下属退出了,冉青空气的差点没把桌子掀了,他眼神阴郁的思考着下属刚才所描述的陈立果近况,耳畔回荡的却是陈立果的那句:“冉哥,你永远都是我的冉哥。”

    若不是此时正值盛夏,陈立果可能早就横尸街头了。

    他坐在公园的椅子上,承受着蚊群的骚扰,觉的自己仿佛是一颗在寒风中独自摇曳的小白菜,鼻子一酸差点没哭出声。

    陈立果:“难道以后我就住这里了?”

    系统:“你还可以选择快餐店。”

    陈立果:“你为什么那么熟练啊。”

    系统:“……”

    陈立果:“你能告诉我,那个所谓的冉童彤命运的意外到底是什么么?”

    系统道:“不能。”

    陈立果:“我怎么觉的你是在骗我呢?为了让我离开冉青空你真是不折手段……”

    系统呵呵一声,干脆无视了陈立果。

    陈立果嘟囔几句,只觉得自己委屈极了,这一个月他什么工作都没找到,身上的钱也快花完了,已然是到了流落街头的地步。最惨的是,冉青空居然还没有要把他抓回去的意思……这日子还怎么过啊!

    随着时间渐晚,公园里的人也越来越少,陈立果坐在椅子上,啃着一根白水冰棍儿,没吃晚饭的肚子咕咕叫了两声。

    “好饿啊();。”见公园的人走的差不多了,陈立果才躺到了椅子上,他看着头顶上漫天繁星,感受着热风的温度,就这么慢慢的生出了睡意。

    陈立果并不知道在他睡着后,有人特意来看了他。

    冉青空就站在离陈立果不远处,沉默前方蜷缩在椅子上的陈立果。他没有走过去,就这么站在原地,点起了一根烟。

    陈立果是真的瘦了,虽然身上的衣服还算干净,但也能看出狼狈的味道。他蜷缩在坚硬的木质椅子上,即便是睡着了,眉头也是微微皱着。

    看着这个模样的陈立果,冉青空突然有些疑惑了,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对陈立果如此残忍呢。他明明想要好好的疼惜他,可为何却走到了这个地步。

    公园里的蚊虫很多,冉青空在这里站了一会儿,便被咬了好几个包。可以想象陈立果在这里睡一晚,会有多难受。

    冉青空熄了手上的烟,转身走了。

    第二天,陈立果迷迷糊糊的从椅子上爬起来只觉的全身都没什么力气,他咳嗽了几声,才发现自己嗓子哑了。

    “我好难受。”陈立果一摸自己额头,发现自己额头烫的吓人。

    系统道:“去医院?”

    陈立果:“没钱。”

    系统:“……”

    不知是不是陈立果的错觉,他隐约听到系统长长、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才道:“随便你吧。”

    陈立果脑袋有点迟钝,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系统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陈立果踉跄着起身,去附近的厕所洗了个冷水脸,然后一边咳一边往外走,结果出厕所的时候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

    “没长眼睛啊?”那人脾气很大,被陈立果一撞就火了。

    “不好意思。”陈立果没什么精神,哑着嗓子道歉:“不太舒服……”

    那人以一种不善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陈立果,在看出陈立果身体状况不太好的时候,眼神之中便流露出异样,他道:“哦,不舒服啊?”

    陈立果含糊的唔了声,转身就打算走,却被那人一把抓住了手臂。

    “需不需要我送你去医院?”那人道。

    “不用了,谢谢。”陈立果被这人的目光盯的很不舒服,想要甩开抓着自己的手。

    “别这么急嘛。”那人笑了,“你撞的我这么疼,哪能说走就走?”

    陈立果:“……你想怎么样?”

    那人道:“我也不要多了,你就赔我五百块钱吧。”

    陈立果:“……”

    那人道:“怎么样?”

    陈立果心想什么怎么样,我要是有五百块钱会遇到你这么个垃圾?他身体状况不好,连带着心情也不好,一把直接甩开了那人的手:“不怎么样。”

    那人冷笑道:“这里这么偏僻,又没有摄像头,怕是你出了什么事,都没人知道吧?”

    陈立果面无表情的环视了一下四周,赞同道:“有道理。”

    ……

    二十分钟后,陈立果惨白着一张脸色从厕所离开了();。

    他的模样比进厕所时更加苍白,下巴上还带着点点淤痕,显然是和人发生了冲突。

    因为怕被陈立果发现,所以冉青空留下的人都没有跟着进厕所,眼见二十分钟过去了陈立果都还没出来,在有人耐不住要进去的时候,便看到了神色萎靡的陈立果。

    “厕所里怎么了?”冉青空的属下见到陈立果的模样就慌了,要是在他眼皮子底下陈立果出了什么意外,他老板还不得把他生撕了……

    在陈立果离开后,几个看着他的赶紧进了厕所,结果刚一进去,就被里面的情形惊呆了。

    只见一个浑身光裸的男人躺在厕所的地板上,脸上全是血迹,显然被打的不轻。

    众人:“……”

    “救、救命啊……”那人看到有人进厕所了,赶紧求救,“帮我报警,有人抢劫我!”

    众人:“……”走吧,咱什么都没看见。

    陈立果本来已经穷的要去搬砖了,结果瞌睡遇到枕头,又从那人身上摸到了三百块钱。

    三百块钱啊!又能吃几天的饭了!

    陈立果一边摇摇晃晃的走,一边想,但是他约走脚越软,还没到公园门口就走不动了。无奈之下,陈立果只好停下了脚步,虚弱的坐到了路边。

    因为发烧,陈立果脸上挂满了冷汗,他的耳朵嗡嗡作响,眼前的景物也由彩色变成了黑白。眼见陈立果就要倒下,却被一双手扶住了。

    “文悠!”朦朦胧胧的声音传来,陈立果隐约分辨出声音的主人到底是谁。

    “好难受……”陈立果心中的憋着的委屈终于爆发了,他缩在那人怀里,低低道:“我好难受。”

    “不难受了,乖,我们这就去医院。”冉青空将陈立果抱了起来,几步走向了停在一旁的车。

    陈丽开着空调,和外面的闷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陈立果舒服的叹了口气,彻彻底底的晕了过去。

    陈立果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了。他睁开眼睛,觉的浑身都酸疼难忍。

    “咳咳咳。”不由自主的咳了起来,陈立果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完全陌生的屋子里,右手扎着点滴。

    昏迷之前,陈立果记得他听到了冉青空的声音,他慢慢的从床上爬起来,看见自己身上的脏衣服已经换掉了。

    陈立果:“系统……”

    系统:“嗯?”

    陈立果:“是空空救了我吗?”

    系统:“……空空?”

    陈立果:“冉青空!”

    系统:“……嗯。”

    陈立果:“他还帮我换了衣服?”

    系统:“……嗯。”

    陈立果脸红了:“有点不好意思呢。”

    系统:“……”给我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