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14章 英俊的断腿小军师(一)

第14章 英俊的断腿小军师(一)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陈立果醒来的时候,只觉的全身上下都在痛。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听到床边传来隐隐错错的哭泣声,还有人在叫着:“大夫,大夫,我家大人没事吧?”

    然后一个老者的声音回应:“嵇大人病症并不严重,只是大人身子太弱,于常人而言的风寒对大人也十分严重();。”

    那人听了这话,又哭了起来,陈立果被这哭声吵的更没力气,脑子昏昏沉沉竟是又晕了过去。这一晕,就是两天。

    待陈立果再从黑暗中醒来时,却不知身边人竟是已经开始谣传身体的主人是不是快不行了……

    而在昏迷的这几日里,陈立果也知道了这个世界他需要达成的目标。

    这个世界所处古代,此时正四国分立,战火连绵。陈立果身体的主人名唤嵇熵,是驰名四国的一名军师,而他要改变命运的对象,便他所在国家燕国的小公主,燕之瑶。

    燕之瑶命运多舛,她的母妃是个婢女,因此身份极低,在当朝之中毫无地位。燕国的皇帝野心极大,也有与野心相匹的能力和手段,他从十四岁起便开始了征战之旅,在三十二岁的那年,便将相邻两国收入囊中。

    而与此同时,燕之瑶悲惨的命运却刚刚开始,自幼被欺辱的她,却因为身份地位被送去他国联姻。

    联姻之人便是敌国帝王,那帝王起初待她还不错,但随着燕国铁蹄入境,对燕之瑶的态度也每况愈下,最后甚至以不贞为名修了燕之瑶。

    燕之瑶已是腹中有孕,她苦苦哀求也未能让那帝王改变主意,于是怀着孕的她就这么被赶入了深山古寺,七月之后诞下了一个皇子。

    而此时燕之瑶丈夫的国家在她哥哥的的攻打下竟是灭了国……而燕之瑶生下的皇子,便成了这个国家皇族复国的最后希望。

    陈立果看完这些燕之瑶的这些经历,就默默的流下了同情泪水——这姑娘比冉童彤过的还惨啊。

    收拾好了这些记忆,陈立果便从昏迷中醒来了。

    第二次醒来,耳边又响起了少年喜极而泣的声音:“嵇大人,您终于醒了。”

    陈立果抬了抬眼皮,有气无力的嗯了声。

    少年道:“您要喝水么?我给您准备了粥。”

    陈立果慢慢的点了点头。

    少年见状,将陈立果扶起靠在了床头,转身出去给陈立果端水了。

    陈立果靠坐在床头,总觉的有哪里不对劲,他认真研究了一会儿,脸色瞬间白了:“系统……我怎么感觉不到我的腿?”

    系统装死。

    陈立果:“记忆里可没说嵇熵是个瘸子!!!”

    系统:“也没说他不是瘸子。”

    陈立果:“……”竟是不能反驳。

    系统:“腿都瘸了,就好好的完成任务,别想些有的没的。”

    陈立果深深的道:“腿瘸了?”

    系统:“哼。”

    陈立果故意气系统:“那我岂不是不能完成很多姿势了?”

    系统:“……”

    陈立果:“老树盘根?观音坐莲?老汉推车?”

    系统:“……”

    陈立果正打算继续调戏系统,便听到门口传来了开门声,原来是个那个可爱的小厮给他端水回来了();。

    小厮小心翼翼的看着陈立果,道:“嵇大人,三殿下来看您了……”

    陈立果正欲说话,便觉的喉咙一阵发痒,他抑制不住的咳嗽起来,结果没咳两声就喷出一口鲜血。

    小厮似乎已经习惯了,急忙递给陈立果手绢。

    陈立果:“……”慢慢的用手绢擦干净了嘴角的血迹,又努力的提了提气,结果说出来的话还是细弱蚊声,“请殿下进来。”

    小厮眼泪汪汪的看着陈立果:“可、可是大人……您的身体……”

    陈立果也觉的自己快落气了,但鉴于他以往的经验,他离死还有很远,于是他道:“无碍。”

    小厮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眼泪汪汪的出去了。

    片刻后,屋外走入一个身着战甲的少年,这少年看起来年纪最多十七八岁,还带着些青涩的眉目上已经可以看到成年男人的冷硬,他叫了一声:“嵇大人。”

    这人……便是今后燕国的帝王了,果然虽然年纪还小,但已依稀可见其身上的王者气息。

    陈立果脸色惨白如纸,轻轻笑道:“三殿下。”

    “嵇大人的身体可有好些?”三殿下燕景衣问道。

    “已好许多了。”陈立果平静道。

    燕景衣闻言似乎有些不悦,他道:“嵇大人明明才醒来,为何就告诉我已经好许多了?”

    陈立果:“……”

    燕景衣道:“嵇大人莫非以为景衣不近人情到了这种地步?”

    陈立果苦笑两声,他道:“属下说不过殿下。”

    燕景衣灿然一笑,他不笑的时候冷硬的像一块岩石,笑起来却又如同化掉坚冰的春风,让人的心也跟着暖了起来。

    燕景衣道:“嵇大人可要好好恢复身体,不然我二哥可不会放过我。”

    陈立果这具身体本是二皇子的门徒,后来二皇子失德也失了民心,嵇熵才依附到了三皇子的门下。

    只是从头到尾,嵇熵和三皇子的关系都算不得密切,二人不过是普通的幕僚关系罢了——偶尔还会相互猜忌。

    这次嵇熵生病,便是因为二皇子命令嵇熵来边疆军队里,号称辅佐,实则监视三皇子。

    嵇熵身体弱,边境这艰苦的环境再加上三皇子的一点点刁难,很快就让嵇熵病倒了,而在此时陈立果则是接受了改写命运的任务。

    “谢三皇子的关心。”陈立果语气淡淡,不卑不亢,虽然气息虚,可气势上并未有丝毫退缩。

    “哦,如此便好。”三皇子似笑非笑的看着陈立果,道,“既然嵇大人已是恢复的差不多,那便与我一同出去看看军中是如何处理那些抓出来的探子的?能抓住这些探子,还多亏了嵇大人的帮忙呢。”

    陈立果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三皇子,就在燕景衣以为陈立果会拒绝的时候,却见他薄唇轻起,淡淡的道了声好。

    在一旁等候的小厮闻言瞪大了双眼,他显然不赞同三皇子的提议,但碍于自己的身份,却又不能替陈立果说出拒绝的话来();。

    燕景衣见陈立果竟是答应了他的邀请,也不啰嗦,抬手便做了个请的姿势。

    陈立果平静道:“在下起不了身,还有劳三皇子帮在下一把。”

    燕景衣看了眼床边的轮椅,微微点点头,便走近床铺将床上的人抱了起来。这是燕景衣和嵇熵第一次相处的如此亲近。

    燕景衣抱起床上之人后才发现,这人竟是轻的好似一片纸,恐怕还不如柴房里的一捆柴。他的衣间还有一股淡淡的中药味,燕景衣本是第一次闻到这味道,可心中莫名的觉的这味道有些熟悉……

    “殿下?”陈立果见燕景衣抱起自己后,就没了反应,微微皱眉喊了一声。

    燕景衣这才看了陈立果一眼,若无其事的将他放到了轮椅上。

    外面一片冰天雪地,小厮害怕陈立果再着凉,找了厚厚的披风将陈立果裹了个严实,陈立果本就身形薄弱,被披风一裹更显得格外较小。

    燕景衣眸子微微下瞥,若无其事的看了陈立果一眼。

    然而陈立果被燕景衣推出了帐篷不到三秒他就后悔自己不该装这个逼了,外面太冷了,他一出来就觉的自己牙齿都在打哆嗦,但碍于形象只能憋着。

    小厮在陈立国身后举着伞,他担忧道:“嵇大人……这外面这么冷……”

    陈立果:“无事。”好冷啊啊啊,感觉屁股都要和轮椅冻上了!!!

    “走吧,嵇大人。”燕景衣就没那么多怜惜的情绪了。

    陈立果微微颔首,坐在轮椅上被燕景衣推向了刑场。

    此时正值隆冬,纷纷扬扬的大雪将整片大地都覆盖成了茫茫白色,陈立果的轮椅在雪地里划出两道明显的雪痕。

    还未到刑场,陈立果便听到了被行刑的探子凄惨的叫声。

    “嵇大人。”燕景衣声音淡淡,他道:“你来的时候可刚刚好,赶上这大雪的天气,正好可以看看我军中独有的刑罚。”

    陈立果不说话。

    燕景衣道:“将人的身体以雪冻伤,再以热水灌之,那人便可以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坏死……”

    陈立果眸子动了动。

    燕景衣道:“受刑之人可以活过整个冬天,直到春天来临,才能如愿死亡。”

    陈立果道:“好法子。”

    燕景衣道:“哦?朝中都说嵇大人最为仁慈,你竟是对这些探子没有怜悯之心?”

    陈立果冷冷道:“我军中多少兄弟死在探子手上,他们受到这些刑罚,难道不该?”

    燕景衣道:“我倒是小看嵇大人了。”

    陈立果冷哼一声,赶紧叫系统启动马赛克——马赛克乃是系统一大人性功能,是根据时代发展特别衍生出的系统,凡世宿主要求的,过于血丨腥、暴丨力的画面都会帮宿主打上马赛克,这也是让宿主能更好的融入世界。

    系统:“……你不是挺能的吗?”

    陈立果:“别说了,我听他说的都觉得好疼,赶紧马赛克走起。”

    系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