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15章 英俊的断腿小军师(二)

第15章 英俊的断腿小军师(二)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马赛克一出,原本应该血肉模糊的画面变成了一片模糊。

    陈立果坐在轮椅上,神色是一贯的淡漠。

    燕景衣倒也没想到陈立果的反应居然如此平淡,就好似没有看到眼前这些鲜血淋漓的画面。他看了陈立果一眼,心中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小瞧这个军师了。

    二人不再交谈,在这纷纷大雪中,却形成了一种诡异的默契。

    半个时辰后,刑罚结束了,已经没了声息的探子被军士拖了下去。

    此时陈立果浑身都冷透了,他的眉间发梢还挂着点点雪花,唇色已经冷的有些发紫了,可他坐在轮椅上的背脊却依旧挺直,就好似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无法让他弯下腰一般。

    燕景衣突然对眼前的人生了兴趣。

    陈立果并不知道自己装逼装出事了,如果按照原来的走向,嵇熵会咋看到这些探子受刑后,直接吐出来,然后晕倒在雪地里。

    但陈立果没有,因为他啥血肉都没看见,只看到了一片和谐的马赛克。

    燕景衣道:“嵇大人,外面风雪大,我送你回去吧。”

    陈立果微微颔首,道:“有劳三殿下了。”

    燕景衣笑了笑,他道:“嵇大人客气。”

    说完,便推着陈立果回了帐篷。

    帐篷里烧着火盆,十分的暖和,燕景衣将轮椅推到床边,问道:“嵇大人可要记得更衣,风雪湿了衣服,小心着凉。”

    陈立果点点头。

    燕景衣道:“那我便先出去了。”

    陈立果道:“乐棋,去送送殿下。”

    站在一旁一直不敢说话的小厮乐棋说了声是,起身将三皇子送出了帐篷。

    片刻后,小厮回到了帐篷里,他眼泪汪汪的看着陈立果,显然是被欺负了。

    陈立果看着这小孩儿眼睛含泪的模样,觉得可爱又可怜,他道:“怎么了?”

    乐棋摇摇头,却是不肯说。

    陈立果道:“你若还将我当做大人,便好好的告诉我。”

    乐棋闻言,这才结结巴巴的将刚才帐篷外面发生的事给陈立果说了。原来他将燕景衣送回他所在的帐篷时,竟是被人当着燕景衣的面调戏了。这军中本就没有女子,小厮长得清秀可人,也难怪有人对他动了歪心思。但这人却是故意当着燕景衣的面轻薄小厮,显然,他想真正想侮辱的人,可不是乐棋,而是乐棋身后的主人,嵇熵。

    陈立果听完了小厮抽抽噎噎的描述,他的耳朵泛起一层薄红,似乎是有些羞恼,他道:“别和这些粗人计较,再忍几月,待开春了我们就回去。”

    小厮可怜巴巴的点点头();。

    陈立果看着小厮这惹人怜惜的样子,心中默默道,放过这个孩子,有什么冲我来……

    大雪连绵,以畜牧为生的东戎今年饿死了不少人,眼见开春还久,却已无粮草,便发动了这场战争。

    只是燕国上下全民尚武,反应迅速的派出了主战的大将和跟军的皇子。

    今年身为三皇子的燕景衣年龄不过十七,未及加冠之年却已是军中常客。他在军事上的天赋极高,因此皇帝对他十分看重。

    陈立果身体的主人嵇熵,是二皇子强行塞进军中的,因此不受燕景衣待见也是正常的事。按照原来世界的轨迹,嵇熵虽然身体稍弱,但也可以下地行走,只是不知为什么陈立果传到这里……腿就不能动了。

    陈立果问系统,系统也表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陈立果总觉得这是系统的阴谋——为了让自己不和男人在一起的阴谋!

    然而没有了腿陈立果就会放弃自己的梦想吗?不!他不会的!他是个有梦想的人!

    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陈立果回帐篷后换了干净的衣物,又喝了乐棋熬的粥,进入了甜美的梦乡之中。

    第二天,雪停了。

    陈立果是被帐篷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闹醒的,他朦朦胧胧的睁开眼,被眼前站着的人吓了一大跳。

    “三殿下?”平日里燕景衣都对嵇熵很客气,二人关系绝没有好到可以不打招呼互相串帐篷的地步。

    燕景衣看着陈立果的表情有点奇怪,他道:“嵇大人可是醒了?”

    陈立果每次起床都要懵一会儿,这次也不例外,他乖乖的点了点头,道:“醒了。”

    燕景衣道:“陈将军邀嵇大人有要事相商。”

    陈立果道:“哦……”

    燕景衣看着陈立果呆呆的模样,笑了,他道:“平日里倒是看不见嵇大人这模样。”

    陈立果还是没反应过来,他条件反射的想要坐起来,却发现下身用不上力,他停顿了片刻,才想起自己的腿不行了。

    “在下知道了。”陈立果脑袋终于清醒了,他道:“可否劳烦三殿下唤乐棋进来?”

    燕景衣若无其事道:“你那个小厮暂时来不了,我来帮你吧。”

    陈立果这么矜持的人,怎么好意思和一个没成年的小可爱单处呢,于是他赶紧推辞了几句。

    哪知燕景衣却像是下定了主意,根本无视了陈立果的推辞之语。他道:“嵇大人,陈将军急着呢,你我二人都是男子,无需避嫌,难道是嵇大人对我有什么意见?”

    陈立果似有些苦恼,但在燕景衣的坚持下,他还是道了声好。

    于是燕景衣边去给陈立果拿了衣服,准备帮陈立果换上。

    在褪去衣物的时候,陈立果有些不好意思,他垂下眸子,避开了燕景衣的目光。

    燕景衣的眼神停留在了陈立果无力的双腿之上,这双腿比常人的腿要更白更细,但并不畸形,若不是无力的垂在床上,恐怕燕景衣都不会相信陈立果真的不能行走了。

    燕景衣将陈立果从床上抱起,开始帮他换衣服。

    陈立果背靠着燕景衣,只感到燕景衣的气息笼罩了自己,他有些不自在,去感到燕景衣凑到了自己的耳边,轻轻的道了句:“嵇大人可会感到疼?”

    陈立果道:“没感觉();。”

    燕景衣道:“是么。”他话语落下,竟是将手伸到了陈立果的腰间,然后重重的摩挲了一下。

    陈立果浑身猛地一抖,厉声道:“你做什么?!”

    燕景衣若无其事的笑笑:“没想到嵇大人这般敏感。”

    陈立果:“……”

    燕景衣又道:“嵇大人已经二十有四,可想过娶妻一事?”他们这个时代,十七八岁娶妻已是很晚了,可嵇熵因为身体的缘故,至今未婚。

    陈立果冷冷道:“这就不老三殿下费心了。”

    燕景衣似笑非笑,他道:“我这是关心嵇大人……”

    陈立果道见衣服穿的差不多了,便一把打开了燕景衣的手:“谢殿下关心,不过嵇某自己的事情,自己有分寸。”

    燕景衣也不在乎陈立果那不善的态度,若他是个男人,被人这般询问,恐怕也是不会给人好脸色的。

    燕景衣的手被打开之后,便站在了床边,看着陈立果艰难的一个一个的扣着扣子,他的眼神里全是趣味,好似找到了什么有意思的玩具。

    被这般不善的目光盯着,陈立果不由的感到了——兴奋和刺激,他对系统道:“系统啊,系统啊,我这腿真的没救了吗?”

    系统道:“你要干什么?”

    陈立果羞涩道:“你没发现人家三殿下对我有点意思么……”

    系统冷笑:“我觉得他只是在想个办法把你逼走。”

    陈立果:“咦?那如果我不走呢。”

    系统:“……”

    陈立果:“那他是不是真的要对我,做……点什么呢,啊,好害怕呢~~~”

    系统:“滚!!!收起你语尾的波浪线!!!”

    陈立果“嘻嘻嘻。”

    系统:“……”他好烦。

    陈立果扣上了最后一颗扣子,仰着头冷淡的道了声:“走吧,殿下。”

    燕景衣弯下腰,再次将陈立果抱起,这次他没有直接将陈立果放下,而是故意嗅了嗅陈立果的发梢,柔声道:“不知嵇大人用的哪种熏香?”

    陈立果脸红了,他不想告诉燕景衣他已经半个月没洗头,所以他道:“没用过。”

    燕景衣看着陈立果脸上那一抹似乎是因为屈辱和羞耻染上的红晕,心情更好了,他道:“哦?那这味道便是嵇大人的体香了?”

    陈立果:“……”兄弟,你别闻了,我真的不好意思了。

    燕景衣见陈立果微微皱眉,似乎有要爆发的倾向,却是直接将陈立果放到了轮椅上,他道:“走吧,嵇大人。”

    陈立果:“……”走走走!

    燕景衣推着陈立果,二人慢慢的行出了帐篷,往陈将军所在的主帐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