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18章 英俊的断腿小军师(五)

第18章 英俊的断腿小军师(五)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陈立果躺在床上,看着燕景衣的脸逐渐朝着他靠了过来。

    “三殿下自重。”他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红晕,也不知是羞恼还是愤怒,“这种玩笑实在是不好笑。”

    “若我说,我没有开玩笑呢。”似乎是觉的逗弄眼前的人格外有趣,燕景衣竟是直接坐到陈立果身边,伸手直接按住了陈立果的肩膀();。

    陈立果本就双腿不便,被燕景衣这么一按,更是动弹不得,他咬牙道:“殿下若是再这样……我就……叫人了!”

    燕景衣道:“嵇大人想叫,自然是可叫的,不过如果你的仆人侍卫闯进来看到这样一幕——不知嵇大人该如何在二殿下那里交代?”

    陈立果浑身抖的厉害,他深吸一口气,似乎在平复自己的心情,随后冷漠道:“殿下到底想怎样。”

    燕景衣道:“嵇大人知道,我向来是个爱才的人。”

    陈立果冷笑:“三殿下就是这样爱才的?”

    燕景衣的目光有如实质一般,从陈立果的颈项滑入了陈立果胸丨膛,他说:“别人家的人才,爱法自然不同……嵇大人,您看呢。”

    陈立果凝视着三殿下英俊的面容,笑容里没有一丝的温度,他说:“三殿下真的以为使出这种法子,我便会离开二殿下投奔于你?”

    燕景衣的眸子也想笑意全无,他说:“不然呢。”

    陈立果说:“你做梦。”

    燕景衣听到陈立果拒绝的如此果断,原本按在陈立果肩膀上的手一下子便掐住了陈立果的颈项。

    陈立果被燕景衣掐的喘不过气,不住的想要挣扎。

    燕景衣根本不手软,他逗弄陈立果的模样,像是在逗弄一只有趣的小动物。

    陈立果眼前发黑,却感到燕景衣的手一颗颗的解开了自己胸前的扣子,燕景衣卡住他颈项的那只手好似铁铸的一半,让他根本无力撼动。

    燕景衣轻轻松松的褪去了陈立果的衣衫,他看着陈立果瘦弱的胸膛,轻轻的叫了声:“嵇大人。”

    陈立果的眼角溢出生理性的泪水,双手死死的抓住了燕景衣的手,可他的力气于燕景衣,无异于蚍蜉撼大树。

    燕景衣居高临下的看着陈立果,他的眼神里没什么怜惜,更多的一种带着恶意的趣味,他低低的唤着,嵇大人,然后轻声询问陈立果是否还要再考虑一下。

    陈立果还有一丝神志在,虽然他想,但他知道自己决不能轻易的就范——当他所扮演的人物,在不正确的时间,以主观意愿改变了该人物命运的走向,那他是会被抽离出这个世界的。这是陈立果在前几个世界得出的结论,十分让人不愉快的结论。

    至于主观意愿和被动的度在哪里,几乎全是系统判定。

    所以陈立果这会儿被燕景衣掐的跟只鸡似得,还得和系统商量。

    陈立果:“我要死了,我要死了——系统!”

    系统不冷不淡的哦了声。

    陈立果双眼含泪:“我真的要被掐死了。”

    系统:“他不会杀你。”

    陈立果已经挣扎不动了,他道:“万一他失手了呢?!”

    系统道:“我负责。”

    陈立果:“……”

    系统一般情况下还是满靠谱的,不靠谱的那个从来都是陈立果,他说陈立果不会被燕景衣活活掐死,陈立果就真的不会被燕景衣活活掐死。

    燕景衣真的收了手,他看着陈立果白皙的颈项上出现了一圈明显的掐痕,不但不觉的愧疚,反而笑了起来,他叫了声:“嵇大人();。”

    这声嵇大人叫的缠绵悱恻,让陈立果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含着泪水,很想对燕景衣说:大哥,你要上就上吧,搞这些花样是要加钱的。

    “怎么哭了。”燕景衣的手指抚过陈立果的眼角,低笑道:“真可爱。”

    陈立果:“……”就算你这么夸我我也不会高兴的。

    燕景衣道:“嵇大人,你可要再考虑考虑,这次我松了手,下一次……可不一定了。”

    陈立果冷笑一声,他的声音因为嗓子的原因听起来无比的沙哑,他道:“劳三殿下费心了。”

    燕景衣瞥眉,看起来有些苦恼。他说:“嵇大人,你怎么总是为难我呢。”

    这模样,就好像受了大委屈的那个人真的是他一样,陈立果咬牙道:“你做梦。”

    燕景衣的笑意淡去了,他低头看着陈立果白皙的胸膛,在陈立果还未反应过来时,便直接低下了头——一口咬在了陈立果的咽喉上。

    这一口咬的丝毫不留情面,陈立果疼的浑身发抖,颈项被迫扬起,好似一只濒死的天鹅。

    好在燕景衣也没有要直接将陈立果咬死的意思,他咬破了皮后,便收了口,饶有兴趣的盯着那个牙印看了一会儿,随后翻身下了床。

    陈立果:“……”大兄弟,你掐也掐了,咬也咬了,肉戏呢?你别告诉我就这么完了!!!

    燕景衣道:“今天,就先放过你。”

    陈立果:“!!!!”亏惨了!

    燕景衣道:“我再给大人几日时间好好考虑。”

    陈立果一脸生无可恋。

    燕景衣道:“若大人还是想不明白——到时我再来指点指点。”

    陈立果闻言,竟是有些哽咽。

    燕景衣道:“那我便先告辞了。”

    陈立果听到了开门关门的声音,他心中只剩下一个悲凉的想法: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在陈立果沉寂在无法自拔的悲伤中时,他那贴身小厮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的钻进了屋子。

    乐棋看到陈立果身上的牙印和散乱在床铺上的衣物,第一时间便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抖着声音叫了声:“大人。”

    陈立果这才从悲痛中惊醒,他道:“他走了?”

    乐棋轻轻的点了点头,他说:“大人……需要我帮您叫大夫吗?”

    陈立果沉重的摇头,他说:“为我备些热水,我要沐浴。”

    乐棋也不敢多问,转身出去了。

    片刻后,他备好了热水,将陈立果送入了浴池后,非常自觉的退了出去。

    陈立果坐在浴池里,周围是一片烟雾缭绕,他的双腿无力,颈项带着掐痕和咬痕,还满目悲凉之色……

    陈立果用清水洗着身体,自言自语道:“我好脏,我该怎么办,我觉的自己好脏……”

    他看着水流从肩膀上划过,微微哽咽:“我这样残破的身子……”

    系统:“……”

    陈立果:“系统你为什么不说话();。”

    系统:“因为我不能说脏话。”

    陈立果立刻表情一变,满目凄凉:“你、就连你也要嫌弃我吗?我、我倒不如死了算了!”

    系统:“赶紧趁热。”

    陈立果:“嘻嘻嘻骗你的,我才舍不得死。”

    系统:“……”

    陈立果:“哎呀他力气好大啊,我脖子上的牙印也挺整齐的,啧啧,看看这武孔有力的两颗门牙!”

    系统:“……”

    陈立果:“接吻的时候一定很爽。”

    系统:“……”他真的好烦。

    陈立果一个人闲的没事儿就喜欢调戏系统,系统无话可说的时候,是他心情最愉快的时候。

    陈立果说:“你后悔当初选择的是我了吗。”

    他在他原来的世界被一辆货车撞到,本已是必死的结局,却被系统拉入了这些奇奇怪怪的世界,系统对他说,只要满足一定完成度,他就可以复活。

    一开始陈立果是很积极的,但他后来认真想了想,回去能怎么样呢,回去了他期着盼着十几年的人说不定早就把他忘了。所以其实他现在所在的世界,也挺好的。

    系统:“可以退货我早就退了。”

    陈立果:“三无产品,概不包退。”

    这个澡,陈立果一边和系统唠嗑一边洗,所以花的时间略长。

    就在站在浴室外的乐棋担心他家大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准备冲进来的时候,陈立果淡淡的唤道:“乐棋。”

    乐棋哎了了一声。

    陈立果道:“进来吧。”

    乐棋这才进来,看到了背对着他的陈立果,他看着陈立果的背影,竟是从这背影之中看出几分萧瑟的味道,他小心翼翼的叫了声:“大人?”

    陈立果说:“嗯,出去吧。”

    “是。”乐棋走过来,把陈立果抚上了轮椅,推到了寝室。

    陈立果一路上都半闭着眼,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

    乐棋道:“大人……”

    陈立果道:“说。”

    乐棋道:“您、您恨三殿下吗?”

    陈立果不咸不淡的看了乐棋一眼:“恨他作甚。”

    乐棋道:“他这么对您……”

    陈立果自嘲似得笑了笑,他道:“若我是三殿下的幕僚,还得夸赞一声他的手段,只可惜我不是——”

    乐棋听的懵懂。

    陈立果道:“我只恨择错明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