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20章 英俊的断腿小军师(七)

第20章 英俊的断腿小军师(七)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燕景衣显然是被陈立果的反应气到了,他双目如冰,声音也冷的吓人:“嵇大人,看来你对我很有意见啊。”

    陈立果把之前吃的东西全吐出来了,这才感觉胃好受一点,他看到燕景衣气成这样,连忙咳嗽几声做出一副虚弱不堪重负的模样。

    燕景衣冷笑:“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了?”

    陈立果还未反应过来,燕景衣就一只手将他抱起,然后转身重重的摔到了床上。

    陈立果此时完美的融入了场景,只觉的心中悲伤难忍,不由的对系统悄悄说了句:“我现在像不像小说里写得破布娃娃。”

    系统:“……”他就知道陈立果之前说不调戏他的话是在放屁。

    陈立果:“我都要被自己的演技感动了。”

    看着一步步靠近的燕景衣,陈立果做出一副心中惊恐,又强做镇定的模样。

    燕景衣就喜欢陈立果这故作坚强的样子,他嗤笑一声,声音里充满了恶意的味道:“嵇大人,你可是怕了?”

    陈立果咬牙冷笑:“士可杀不可辱,三殿下为何如此?”

    燕景衣不答,他的目光好似要将陈立果整个人剥光,从陈立果的脸庞一点点的往下挪,停留在了陈立果无力的双腿上。

    燕景衣慢慢道:“我再给嵇大人一次考虑的机会。”

    陈立果的眼里似乎有些绝望,他被燕景衣的目光刺的十分不舒服,想要蜷缩起身体,可却因为腿部的缘故,只能在床上缓慢移动。

    燕景衣看着陈立果动作,没有阻止他,也没有移开目光,他说:“二殿下既然已经相信我们有染——嵇大人,那今日,我们便让这件事成为事实吧。”

    陈立果脸色煞白,他的头发和衣衫都十分散乱,眼神里又全是绝望的味道,这般模样,竟是让燕景衣品出一种奇异的风情。

    眼前的人已经很瘦了,皮肤也白的不像样,燕景衣只是微微一掐,便在他的下颚上留下了青色的手印,也不知若是情丨欲沾上了这样一具身体,看着他在自己身丨下哭泣喘息,又该是何等的美妙。

    若说之前燕景衣只是以此法威胁陈立果,那么现在,他则是真的对陈立果动了欲丨念。

    陈立果浑身都在微微颤抖,在燕景衣的眼里他显然是在害怕,于是燕景衣伸手扶住了陈立果的肩膀,便想要褪去他的衣衫。

    陈立果死死的咬着牙,因为他过度用力,整张脸都显得格外紧绷,他伸出手抓住了燕景衣的手,燕景衣感到那双手冰凉无比,没有一点温度。

    燕景衣眸子微垂:“嵇大人改变主意了?”

    “三殿下——”陈立果声音抖的厉害,他的身份可以承受邢囚,可以承受死亡,却无法接受被三殿下这般对待。

    燕景衣道以为陈立果是要同他妥协了,不知为何,他心中竟是生出一丝小小的遗憾。

    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陈立果惨白着脸色,最后居然什么话也没说,而是就这么躺在床上,默默的侧过了脸。

    这是另一种妥协?燕景衣的心中,莫名的生出些许烦躁,他强行将陈立果的脸扭了过来,冷冷道:“我那哥哥,真的值得你这般效忠?”

    陈立果眸子里此时只剩下一片冷淡的坚定,他说:“我嵇家三代均为忠良,背信弃义之事,恕我实在无法行之();。”

    三殿下轻声道了句好,他的手指轻轻的在陈立果脸颊上摩挲,好似在摸什么质量极好的绸缎,动作充满了色丨情的味道。

    陈立果闭上了眼睛。

    “嵇大人,既然如此,我便不客气了。”燕景衣居高临下的凝视着陈立果,他扶着陈立果的脸颊,一字一顿道,“好好睁眼看着,看着你是怎么被我操丨弄的。”

    这一夜注定是漫长的一夜。

    小厮乐棋提着刚熬好的粥守在门外,然而直到热气腾腾的粥彻底的冷下来,他也未曾听到他家大人唤他进去。

    月已当空。

    乐棋听到了屋子里传来细细密密的哭声,这声音是他大人发出来的,听起来如此的陌生,就好似被逼到了绝境,只能绝望的啜泣。

    乐棋也不是孩子了,他自然知道这声音是什么意思,三殿下的声音也隐隐错错的传了过来,乐棋恍惚中听到他的低低的笑着,似乎满足极了。

    随后一声突然拔高的惨叫,使得乐棋手里的粥碗掉到了地上,他整个人都呆在了门口,想走,却挪不动步子。

    “好好睁开眼,认真的看着。”男人的声音又低又沉,听的人耳朵发痒。

    “不——不——”大人平时温润的声音,竟是带上了妩媚,那哭音甚至让乐棋幻想出了他家大人那张满是泪痕的面庞。

    乐棋猛地发现了什么,浑身一僵,他听着这些声音……竟是有了反应。

    这、这是不对的,乐棋心想,可他却像是一尊雕像,浑身上下都僵硬无比,一步也走不动。

    声音一直持续到了天亮。

    一切都归于平静时,乐棋感到自己的灵魂仿佛从*里飞了出来,他听到开门声,茫然扭头后看到三殿下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燕景衣的神色中有着餍足后满意,他瞟了乐棋一眼,淡淡道:“去打些热水。”

    “你、你答应我不伤害大人的。”乐棋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胆子,竟是出口质问了三殿下,他的脑子已经被那些声音弄蒙了,只想将最想说的话说出口。

    燕景衣笑了笑:“我什么时候伤了他?”

    乐棋整张脸都涨红了。

    燕景衣道:“他叫的那么开心,你难道没有听见?”

    乐棋怒道:“你、你胡说八道,大人明明是不愿意的。”

    “哦?不愿意?”燕景衣眸子里依旧带着凉凉的笑意,他说,“知道他不愿意,你又那么关心他,为何不来救他?”

    乐棋哑然,一张脸被这句话刺的惨白。

    “他挣扎的厉害了。”燕景衣道,“但是有什么用呢?”

    乐棋的眼泪流了下来,他低下头,看着摔碎在地上的粥碗。

    “你若是给我好好做事。”燕景衣道,“我或许还能好好待他,若是你给我出了什么岔子——你不会想大街小巷都知道我和他的事吧?”

    乐棋再也说不出话,他直到现在,才明白自己与虎谋皮是多么的愚蠢();。

    “热水。”燕景衣重复了一遍,又转身回去了。

    乐棋神魂出窍,却还是麻木的移动着身体,为屋内两人备了热水。

    他站在门外,看着燕景衣把热水端进去,终是浑身发软,就这么跪倒在了地上。

    陈立果好久没有睡的这么踏实了,他一觉睡到了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只觉的神清气爽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梦想。

    这时候燕景衣已经不在了,不过他的身体被好好清理过,所以除某个部位略微有点不适之外

    一切都很完美。

    “新的一天,新的早晨,系统,早安啊。”陈立果很精神的冲系统打招呼。

    系统:“……”

    陈立果也不在乎系统不理他,他坐在床上回味了一下昨天的一夜,感叹:“八块腹肌公狗腰,腿长胸大活还好。”

    系统:“……”

    陈立果:“爽!”

    系统:“……”

    陈立果:“统统你怎么不说话?”

    系统:“……统统?”

    陈立果:“系统,昵称统统。”

    系统:“……”他不由的想起了天国的冉青空。

    陈立果:“唉……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我的腿不大好使。”

    系统:“……”等你到了下一个世界,你就会发现,你不好使的还有很多部位。

    陈立果并不知道系统已经咬牙切齿恨不得弄死他了,他知道自己爽是爽了,正事还是得做的,理了理思绪道:“外国使臣是不是快来了?”

    系统:“对。”也亏得他还记得这事。

    陈立果道:“嗯,是时候去帮帮受苦的小公主了。”

    他打了个哈欠,懒懒的叫了声:“乐棋。”

    片刻后,眼睛肿成核桃的乐棋从门口走了进来,他也不敢抬头看向陈立果,只是低低道:“大人有什么吩咐?”

    陈立果说:“备车,我要出门走走。”

    乐棋猛地瞪眼,他想要说什么,但还是没说出口,最后一言不发的出去了。

    陈立果道:“这孩子真是挺可爱的。”

    系统:“他把你卖给了燕景衣。”

    陈立果听到这句话,有点羞涩的说:“哦,那我找个机会谢谢他。”

    系统:“……”现在流的泪都是当初脑子里进的水,他到底为什么会选这人当宿主。

    陈立果整个人满面红光,精神抖擞,仿佛生命达到了大和谐,以至于乐棋进来的时候,都以为他家大人回光返照了。

    陈立果见乐棋表情不对,才稍微收敛了一下,又换回了悲伤哀愁的模样,他说:“走吧,乐棋,我要去个地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