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22章 英俊的断腿小军师(九)

第22章 英俊的断腿小军师(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好酒好菜,还有佳人相伴,此生不虚也——这是陈立果脑子里想的。

    他受了这般委屈,竟是也能面不改色的同自己交谈,这个人,倒真是有点意思——这是燕景衣脑子里想的。

    于是两个脑电波完全不同的人,居然莫名其妙的达成了一致。

    酒是好酒,肉也是好肉,陈立果并未有要说话的意思,两人沉默对饮,倒是燕景衣先坐不住了,他道:“嵇大人。”

    陈立果淡淡的嗯了声。

    “嵇大人在已是数十日未去上朝,前两日我的父皇正巧问起你的事……”燕景衣道。

    陈立果哦了一声,依旧是满目冷淡。

    燕景衣笑了:“嵇大人就不想问问我父皇问了些什么?”

    陈立果冷冷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燕景衣眉头一挑。

    陈立果又道:“三殿下的目的,不是已经达到了吗。”

    燕景衣说:“我什么目的。”

    陈立果冷笑一声,不说话了。

    燕景衣凝视了陈立果的面容后,抚掌大笑:“不愧是嵇大人。”

    陈立果垂眸:“想来陛下已对二殿下寒了心。”

    燕景衣笑了笑,转动了一下桌上的酒杯,淡淡道:“我父皇从军四十年,最恨的便是连属下都护不住的废物。”

    陈立果冷漠道:“三殿下的所作所为也让人不齿。”

    燕景衣淡淡道:“能把敌人毁了,是种本事。”

    陈立果沉默了,又伸手夹了块鹅肉,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燕景衣心情很好,便开始痛同陈立果闲聊一些军中趣事。

    燕景衣虽然年龄不大,但也在军中待了不少时光,说出来的一些事,即便是陈立果想装出一副冷硬的模样,眼神却还是止不住的柔和。

    燕景衣观察着陈立果的面容,看到他眼角的笑意,莫名的便想到了那一晚,一时间竟是有些口干舌燥。

    陈立果听的十分开心,于是不知不觉中,一只烤鹅居然被他吃了大半。

    燕景衣见到气氛愈佳,突然道:“嵇大人真的不考虑一下投于我门下?”

    陈立果一愣,便听到燕景衣继续道:“若是嵇大人跟了我,我必然以礼相待。”他这声以礼相待说的轻极了,不像是劝解,反而更像是戏弄。

    陈立果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燕景衣道:“嵇大人?”

    陈立果张了张嘴,话还在嘴边,便感到喉头一阵腥甜();。

    燕景衣看到陈立果的反应,道:“嵇大人这是还要拒绝我?”

    陈立果:“呕!”

    燕景衣躲闪不及,被陈立果一口鲜血喷到了身上,他呆愣片刻,才反应了过来,急忙站起扶住陈立果:“你没事吧!”

    陈立果虚弱的摇头——他果然是不该吃肉的。

    燕景衣看着自己染红的衣衫,赶紧叫守在门外的乐棋去叫大夫,自己则是将陈立果抱到了床上。

    因为这一口血,之前那祥和美好的气氛全都一扫而空。

    陈立果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吐血,燕景衣眉头紧皱的站在旁边。

    大夫显然是府上常客了,来的很快,还未帮陈立果把脉,只是扫了一眼便道:“大人是又吃荤食了?”

    陈立果:“……”唉,被发现了。

    大夫道:“我之前不是告诉过大人,以大人的身体,现在不宜吃荤食吗?”

    陈立果一脸死相。

    燕景衣在旁听了二人对话,皱眉道:“怎么回事。”

    大夫并不是认识三殿下,于是将陈立果的身体状况简单的说了一下。

    燕景衣听到陈立果说他不能吃荤食的时候,有些生气:“你为何不同我早说?”

    陈立果:“……”因为我想吃。

    “你是故意气我?还是怕我对你做些什么?”燕景衣声音冷如冰霜。

    陈立果奄奄一息。

    燕景衣冷笑道:“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你吐血了我就会放过你吧。”

    陈立果闻言深深的闭上了眼,心中一片凄凉,他很想对着燕景衣说一句,大兄弟,你活这么好,我怎么舍得让你……放过我。

    燕景衣原本不错的心情,被陈立果这口血全都喷干净了,他什么话也没说,转身便推门而出,留下面面相觑的陈立果和一脸懵逼的大夫。

    大夫问:“嵇大人这是……”

    陈立果:“咳咳咳咳。”媳妇生气了怎么办。

    大夫:“……”

    因为吐血,陈立果不得不又在床上静养了几天,正巧他之前打招呼的当铺也在某日下午传来了消息,说是有人拿着他描述的簪子去典当,掌柜的将那人拖住了,让陈立果赶紧去。

    陈立果叫了乐棋,迅速的赶到了当铺。

    “嵇大人,您来了。”伙计在门口看到陈立果,几步上前后低声道,“那人就在里面,正想走呢,被掌柜的留住了。”

    陈立果道:“多谢。”

    那伙计摸头笑道:“嵇大人太客气了,像这种仆人,抓住了就该送去官府,发配个几千里。”

    二人一边说,一边进了里屋。

    一进屋子,陈立果便看到一个神情紧张的中年女人坐在椅子上,见到他进来,满脸的紧张瞬间化为了惊恐。

    她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陈立果看了她一眼,并不想答话,只是叫掌柜的将簪子给他();。

    掌柜把簪子递给陈立果,陈立果拿过来一看,确认了这的确是燕之瑶生母的遗物,他淡淡道:“你好大的胆子。”

    不过一句话,便让那仆人瞬间跪在了地上,不住的磕头求饶:“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奴婢,奴婢也是一时鬼迷心窍。”

    掌柜的之前还对陈立果所说之事心存怀疑,见到这奴仆的反应,便多信了几分,他道:“嵇大人,要我帮您报官吗?”

    陈立果摇摇头:“多谢掌柜,不知掌柜可否给发个方便,我想通这贱婢单独聊聊。”

    掌柜很是识趣的道了声好,转身走出去了。

    那仆人低着头,还在求饶。

    陈立果道:“若是当当今圣上知道了你们欺压公主,你说会诛你几族?”

    仆人闻言放声大哭,哪里还有在燕之瑶面前的神气。

    陈立果道:“我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仆人听到这句话,急忙擦干净了眼泪,几步跪走到陈立果身边,拉住他的衣角:“大人仁慈,大人仁慈。”

    “拿开你的手。”陈立果冷冷道。

    仆人唰的一下将手缩了回去。

    陈立果道:“这簪子,就暂时留在我这里吧。”

    仆人磕着头,听着陈立果的吩咐,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命是握在陈立果手上,陈立果要她生,她便生,要她死,她便死。

    陈立果道:“公主在宫中过的如何?”

    仆人正想撒几句谎,便听到陈立果冷呵:“说实话。”

    仆人哭丧着脸低声道:“过、过的着实……不太好。”

    一个不受宠的年少公主,在势利的宫中,过的不好也是正常的,眼前这仆人能抢到公主的簪子,想来说不定比公主的处境还要强上几分。

    陈立果道:“那你便给我好好照顾着公主。”

    仆人磕头称是。

    陈立果说:“若是我下次见到公主的时,她又瘦了,我看你这条命也不用要了。”

    仆人哭着说定然如此,定然如此。

    陈立果点头:“去吧。”

    仆人惊愕道:“大、大人不罚我?”

    陈立果面无表情:“罚你?罚你便罚的是死罪,你要我如何罚你?”

    仆人不敢多说什么,又朝着陈立果猛磕几个头,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门外的掌柜见到此景有些惊讶:“嵇大人不罚这仆人?”

    陈立果微笑:“既然她知错了,便先饶她一次吧。”

    掌柜的闻言,感叹道:“大人真是仁慈。”

    陈立果笑了笑,并不说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