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1 房间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早上八点,陈立果被闹钟闹醒了。(g d o w n)

    他迷迷糊糊起来的时候,周佚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陈立果穿好衣服去洗脸刷牙,慢吞吞的走到桌子边上,周佚看见他便放下手中的报纸,道:“快点吃,不然又要迟到了。”

    陈立果嗯了一声,然后习惯性的凑过去亲了周佚一口。

    周佚由着陈立果撒娇,顺手撸了一把他的毛。

    每天的早餐都不一样,今天是周佚自己做的包子。包子皮薄馅大,肉质鲜美,馅是特意买来的粮食猪肉香且不腻。还有自己打的豆浆煎的薄饼,豆香浓郁口感绵长,薄饼酥脆又甜又香,陈立果一口一个包子,吃了三屉还想继续拿。

    这时周佚轻飘飘的来了句:“又胖了哦。”

    陈立果:“……”

    周佚说:“十二斤了。”

    陈立果的眼泪差点没落下来,他和周佚结婚之后,体重就蹭蹭蹭往上涨,反观周佚,还是那鲜明的八块腹肌,几乎就没有任何变化。

    陈立果一手捂着脸一手还想摸包子,说:“你不爱我了么。”

    周佚慢慢的说:“不管我爱不爱,这包子你都不能吃了。”这包子虽然不大,但一屉也有五个,早饭吃十五个不算少了。

    陈立果无奈的把想要摸包子的手收了回来。

    周佚说:“午饭我准备好了。”

    陈立果一听到午饭,身后的尾巴就开始摇啊摇,周佚的厨艺让他觉得每天吃饭的时刻都幸福的让人流泪。

    周佚说:“有时候我会想。”

    陈立果:“(⊙v⊙)嗯?”

    周佚说:“你到底爱的是我的厨艺还是我的人。”

    陈立果:“……”亲爱的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小姑娘感觉的烦恼。

    周佚叹了口气。

    陈立果恋恋不舍的看着桌子上剩下的包子和薄饼,泪光闪闪的看着周佚,说:“亲爱的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呢,我肯定是爱的你的人,就算你没有这样的厨艺,我也……”

    周佚说:“你也?”

    陈立果:“真的不可兼得吗?”

    周佚看了陈立果一眼,什么话也没说,起身走了。

    陈立果的脸皱了起来,他看出周佚似乎是真的在生气。

    周佚生气的时候从来不说,陈立果却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感觉到,因为周佚会把他的情绪表现在食物上面。

    中午的糖醋小排没了,尖椒鸡没了,油炸小黄鱼也没了,只剩下一盒白白绿绿看起来毫无食欲的沙拉。

    陈立果拿到饭盒的时候震惊了,翻来覆去好几遍才确定自己没有拿错盒饭。

    周佚也没来找他,于是陈立果苦着脸屁颠屁颠的去了办公室。

    周佚坐在办公室里还在看文件,见陈立果来了头也不抬。

    陈立果腆着脸靠近了周佚说:“宝儿,你生气了?”

    周佚语气冷淡道:“这里是公司,谁是你宝贝?”

    陈立果心中哀伤无比,心想昨天还叫人家小甜甜,这才一晚上呢,就拔吊无情了。

    陈立果说:“佚佚,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周佚说:“哪里错了?”

    陈立果说:“我爱的是你,无论你厨艺好不好我都爱的是你啊!”

    周佚闻言淡淡的笑了,说:“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陈立果这才想起自己手里还拿了个饭盒……拿着饭盒说这话,好像没啥可信度。

    然而陈立果灵机一动,说:“我来和你一起吃饭啊!”

    周佚说:“行,你吃。”

    然后周佚就叫秘书把他的午饭拿进来了。

    周佚的午饭当然不会是一盒沙拉,陈立果流着口水看周佚的桌子上摆好了热腾腾的四菜一汤。但是无论陈立果怎么流口水,周佚都没有要叫陈立果一起吃的意思。

    周佚夹了一块鱼肉,那鱼肉晶莹剔透,一看就鲜嫩软滑,想来放进嘴里无需咀嚼,就能品出其中鲜美滋味。

    陈立果咽了咽口水,吃了口沙拉。

    周佚又把筷子伸向了烤的金黄的小羊排,那羊排陈立果吃过,外酥里嫩,肉质鲜美,嚼在嘴里就是满口的羊羔的鲜和孜然的香。

    陈立果又吃了一口沙拉。

    一顿饭四十分钟,陈立果吃的□□,周佚全程冷漠脸,即便是陈立果的表情似乎都要哭出来了,也不曾露出动摇之色,更不打算和陈立果分享他的任何食物。

    吃完饭,周佚说:“我约了健身教练。”

    陈立果:“……”他们家里就有健身室,只是他一直懒着没用。

    周佚说:“准备给你制定一个训练计划。”

    陈立果终于忍不住了,说:“你就是嫌我胖了对不对呜呜呜。”

    周佚不为所动,冷淡道:“不练出八块腹肌,就别想吃我的做的菜了。”

    陈立果抱着他的沙拉盒子哭着跑了出去。

    周佚看着陈立果的背影,轻哼了一声。

    晚上下班,周佚开车陈立果坐在副驾驶。

    因为中午的午饭是沙拉,所以陈立果一天都没啥精神,下班的时候更是已经饿的肚子咕咕叫。

    要是平时周佚肯定早就给他买点东西垫垫肚子了,但今天周佚在闹脾气,所以陈立果就啥也没得吃,饿了一下午还得饿着回家,也不知道晚饭有没有的吃。

    到家后,周佚坐在客厅里就继续开始处理文件,陈立果眼巴巴的看着他,说:“媳妇儿,你真不做晚饭啦?”

    周佚说:“媳妇累了,不想做。”

    陈立果说:“那、那我去做!”

    周佚瞅了陈立果一眼,没吭声。

    于是陈立果转身去了厨房,给自己系上了围裙。

    陈立果自从和周佚同居之后就很少做饭了,手艺生疏了不少,他一剁着葱花一边想他家佚佚在生什么气呢,难不成真的是因为自己胖了,可是日子过的这么开心胖了也是正常的呀……

    想着想着陈立果就有点走神,一刀切到了自己的手指上。

    好在伤口不深,陈立果也没太在意,用嘴随便吸了吸就作罢。

    快到七点的时候,陈立果的饭做好了,他把菜一盘盘的端到桌子上,热情的呼唤道:“媳妇儿,来吃饭了。”

    周佚放下手中的工作,慢慢的坐下桌子面前。

    陈立果笑眯眯的给他添饭,说:“多吃点啊宝宝。”

    周佚的眼神从陈立果的手指上滑过,眉头微微瞥起,说:“手怎么伤到了?”

    陈立果说:“啊,没事,小伤。”

    周佚说:“小伤?”

    陈立果说:“真的没事。”他又去亲了亲周佚的脸颊。

    周佚眉头皱的更紧了,说:“为什么不贴个创口贴?”

    陈立果说:“小伤啦……真的没事,都没流血了。”

    周佚:“……”

    陈立果说:“不用管我,吃饭吃饭。”

    陈立果的手艺自然没有周佚的好,但也在可以吃的范围内,不知是不是因为周佚在生气,所以连晚饭也吃的特别少。

    陈立果看着明显没有食欲的周佚,有点无措,说:“媳妇,你别生气了。”

    周佚说:“你怎么看出我在生气的?”

    陈立果说:“你都不做饭了……”

    周佚说:“是不是只有在我不做饭的时候你才能发现我在生气?”

    陈立果语塞。

    周佚说:“陈立果。”

    陈立果眼巴巴的看着周佚。

    周佚说:“你知不知道我在气什么?”

    陈立果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可是想来想去,他也没觉得自己做了特别会惹周佚生气的事情呀,所以直到现在都有些一头雾水。

    此时周佚这么问,陈立果只好乖乖的摇了摇头。

    周佚低低叹气,他说:“我是在气,为什么你都不能发现我在生气。”

    陈立果瞪眼道:“难不成你气了我好多次了?”

    周佚说:“……”

    陈立果小心翼翼道:“比如?”

    周佚说:“比如上次你为什么要背着我出去吃夜宵。”

    陈立果:“……”所以归根结果,重点还是你嫌我长胖了吗。

    周佚一看陈立果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说:“我没嫌你长胖——就算你变成地中海了我也喜欢。”

    陈立果感动的说:“真的?”

    周佚说:“真的。”

    陈立果抱着周佚呜呜呜感动的哭了起来。

    然后周佚说:“我变成地中海了你会喜欢我吗?”

    陈立果说:“不怕,我们可以留光头。”

    周佚:“……”

    陈立果摸着周佚一头浓密的黑发,表情颇为痴迷的说:“你不会秃的,就算是我秃了,你也而不会秃的。”

    周佚:“……”对啊,我秃了辣的是你的眼睛。

    于是周佚又生气了,他发现陈立果有时候真的挺能惹人生气的。

    晚饭结束,周佚决定继续冷战,当然,这种冷战大概是他单方面的,因为陈立果的情绪很高昂,在浴室洗澡的时候还拿着话筒高歌了一曲。

    周佚躺在床上,心情很不妙。

    过了一会儿,陈立果神神秘秘的走了过来,说:“佚佚,我有个惊喜给你。”

    周佚说:“什么?”

    陈立果咦嘻嘻嘻的笑了一声,然后去床头柜里掏啊掏,掏出来一个盒子。

    周佚看着陈立果手里的盒子,没说话。

    陈立果微笑着把盒子打开,周佚看到了盒子里的东西。

    只见那个笔记本大小的盒子里放着各种各样的情/趣玩具,有手/铐,尾巴,等等等等。

    陈立果垂着头,耳朵尖红了,说:“你要不要啊。”

    周佚:“乖,过来。”

    陈立果这才慢吞吞的走过去。

    周佚接过了陈立果手里的盒子,慢慢的翻了翻里面的东西,然后说:“果果,我不是因为气你长胖了,我是气你总是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

    陈立果的眼神湿漉漉,像只正在认错的小狗。

    周佚亲亲他的眼睛,说:“每次只有我不做饭了,你才知道我生气了。”

    陈立果靠进了周佚的怀里,慢慢的说:“你要是不喜欢我做什么,你就说出来,我以后改好不好。”

    周佚说:“哦,那我不喜欢你妹妹来找你玩。”

    陈立果:“……”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背着你出去和她吃夜宵的原因啊亲爱的。

    周佚看着陈立果苦恼的表情,低低的笑起来,说:“好了,我开玩笑的。”

    外人面前的周佚,和陈立果面前的周佚,的确有着很大的不同。

    在陈立果面前的周佚会生气,会皱眉,会耍小性子,不是那个完美的绅士。

    可就是这样的周佚,陈立果却爱的不得了。

    陈立果咬了一口周佚的下巴,含糊着说:“好啦好啦,亲爱的别气了,以后什么事都会问你的。”

    周佚说:“这还差不多。”

    两人气氛温馨的躺在一起,然后周佚说:“所以你要不要解释一下,你什么时候买的这些东西?”

    陈立果一脸无辜,说:“我偷偷在网上买的。”

    周佚说:“嗯……其实我有也有个秘密。”

    陈立果说:“什么秘密?”

    周佚说:“明天告诉你。”

    陈立果给周佚这些玩具的时候,还以为今天会度过一个性/福的夜晚。

    然而周佚却什么都没做,抱着陈立果睡了。

    陈立果睡的时候还在感动的想,他果然爱的是我的灵魂而不是我的**。

    结果第二天,周佚告诉陈立果今天休假。

    陈立果说:“可是今天星期五呀。”

    周佚冷静的说:“我是老板,我说休假就休假。”

    陈立果:“……那我们休假干什么呢?”

    周佚说:“我要带你去个地方。”

    陈立果一听到这句话,内心就冒起了无数的粉红泡泡,他想周佚给他准备了什么浪漫的惊喜呢,好期待啊……

    吃过早饭周佚开着车载着陈立果到了郊区,停在了一栋别墅外面。

    陈立果有点懵,说:“我们要在这里度假吗?”

    周佚微笑着说:“对啊。”

    陈立果看着周佚的笑容莫名的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周佚说:“果果,进来啊。”

    陈立果慢慢的走进了屋子里,一进屋整个人就呆住了。

    只见别墅客厅中央,放着一个巨大的鸟笼,这个鸟笼和他当圣子时被恶魔关进去的那个一模一样。

    陈立果:“……”

    周佚扶着陈立果的肩,问:“喜欢吗?”

    陈立果走过去,摸了摸笼子,说:“什么材料的。”

    周佚说:“合金的。”

    陈立果吸了吸口水:“多少钱啊。”

    周佚说:“不贵。”他家亲爱的关注的重点总是那么新奇。

    陈立果眼睛里全是星星,他说:“真好看。”

    周佚说:“晚上就睡在里面?”

    陈立果一脸傻笑的说:“好啊好啊。”

    接着周佚又带着陈立果上楼看了其他的东西,陈立果在二楼找到了陆之扬那个世界里,陆之扬准备的游戏室。

    周佚完美的记忆力帮他完美还原了那个游戏室,陈立果甚至还看到了那只可爱的小木马。

    陈立果在楼下的时候脸就开始红了,这会儿更是红的像个熟透的苹果。

    周佚捏着他的脸说:“这会儿知道不好意思了?”

    陈立果没吭声,脑子里想的却是昨天他送给周佚的那些玩意儿果然是……小儿科。

    周佚也不急,就笑眯眯的看着陈立果。

    陈立果沉默了一会儿,才小声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准备这些东西的?”

    周佚说:“半年了吧。”

    这些东西工程量其实蛮大的,而且需要保密**,所以进度不算太快,半年前他就开始着手设计,上个星期才完工。

    周佚问:“喜欢吗?”

    陈立果细如蚊声:“喜欢。”

    周佚说:“大声点,听不见。”

    陈立果于是大声的吼了出来,他说:“老子喜欢死了!”

    周佚噗嗤一声,眉宇之间全是盈盈笑意。

    既然都请了几天的假来这里,那不试试就说不过去了。

    两人当天晚上就开始尝试各种玩法,最后陈立果觉得自己再玩就要死了,才被周佚抱进笼子里睡了。

    第三天早晨陈立果起来发现自己脚上多了条链子,他盯着那链子瞅了一会儿,才叫道:“佚佚,你人呢?”

    周佚楼上走下来,说:“醒了?”

    陈立果眼巴巴的看着他:“饿了。”

    周佚面露无奈之色,他说:“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陈立果一脸懵逼,说:“我说什么?”

    周佚说:“你脚上多的东西你没看见?”

    陈立果说:“哦这个啊,这个什么材质的,贵吗?”

    周佚:“……”他就知道。

    陈立果见周佚又在叹气,这才察觉了什么,赶紧换了个态度,说:“你要做什么,周佚,我明明那么相信你,你却这么对我。”

    然而周佚全然没有了继续演下去的兴趣,他摸了摸陈立果的头,说:“行啦,吃早饭去。”

    陈立果拖着他的链子就吃早饭去了。

    吃饭的时候陈立果才知道这链子是铂金的,他一听立马露出心疼之色,说:“怎么用这么贵的材料,我看铁就挺好的啊。”

    周佚说:“我要给你最好的。”

    陈立果捧着链子,心中满是感动,连带着饭都多吃了一碗。

    吃完饭,两人又开始尝试其他的玩法。

    不得不说,周佚的记忆力简直是帮了大忙,他在整个别墅里还原了许多场景,几乎每个房间就代表一个世界。

    陈立果甚至还看到了那一盒他心心念念的玉/势。

    陈立果抱着玉/势说:“当时你看到这东西时心情怎么样啊?”

    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周佚就是一肚子的气,他说:“你还好意思说?我当时就像把你抓回来狠狠操一顿。”

    陈立果哭着说:“你这不是操了吗?”

    周佚说:“还没解气。”

    他当时真的是被气惨了,如果不是陈立果穿走了,那陈立果肯定要被他好好的收拾一顿。

    陈立果闻言一脸无辜的看着周佚。

    “所以。”周佚看着陈立果手上的盒子,咧开嘴笑了,“想试试吗?”

    陈立果:“……”为什么有点怕。

    晚上的时候,别墅里就传来了各种“不要啊,我错了,爸爸放过我。”等等一系列不堪入耳的声音。

    几天时间,陈立果真的是想起来就觉得肾疼,最后他离开的时候还是被周佚抱着上车的。

    “呜呜呜。”在车上哽咽着的陈立果说周佚太过分了,自己受不了了还要继续。

    周佚说:“那我们过几个月再来。”

    陈立果一听这话,立马道:“几个月?”

    周佚说:“不然半年?”

    陈立果一脸大义凛然,说:“这些东西你花了不少钱吧,既然花了钱那就要用上啊,不然放着在这儿沉灰多浪费。”

    周佚说:“那你觉得多久合适?”

    陈立果掰了掰手指:“一个月?”

    周佚沉默的点了根烟。

    陈立过说:“四十天,不能更长了!”

    周佚拍了陈立果的脑袋一下,说:“到时候别哭着求我。”

    陈立果说:“我才不会……哎哟别碰我的腰要断了要断了。”

    周佚笑骂了一句。

    陈立果说:“佚佚啊,你怎么想到弄这些东西的。”

    周佚说:“因为怕你无聊。”经历了那么多精彩的世界,看过了那么多美丽的风景,回归现实后,会不会反而觉得现实太过平淡呢。

    陈立果说:“不无聊啊,虽然吃大餐很开心,但总不能每天都吃嘛。”清粥小菜又如何,只要和他心爱的佚佚在一起,吃什么他都很高兴。

    周佚软化了眉眼。

    陈立果说:“走啦走啦,这几天都要喝粥了,哎,屁股好疼啊。”

    周佚笑了笑:“我下次轻点。”

    陈立果嘟囔着:“轻也没用啊,都叫你别磨了,都要破皮了。”他说着话,靠在周佚的肩膀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此时窗外晨光初现,陈立果靠着周佚的肩膀的表情满足的好像是自己靠着全世界。

    陈立果的面容沐浴在淡色的阳光中,周佚看着他的脸,低下头给了他一个绵长的亲吻。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总算撸出来了,没啦没啦,彻底没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