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28章 英俊的断腿小军师(十五)

第28章 英俊的断腿小军师(十五)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听到这句说笑,燕景衣倒是真的笑了起来,他冷冷道:“朕倒也好奇,这燕国之中,还能有谁,说朕是在说笑?”

    陈立果语气平平道:“皇上一言九鼎,臣实在是不信,皇上所言都是为了骗臣。”

    不过片刻,二人之间没了你我,只见君臣。

    燕景衣道:“过来。”

    陈立果抿唇,滑动轮椅到了燕景衣的面前。

    燕景衣居高临下的看着陈立果,他的眼神里没什么温度,看起来很是薄凉,他冷冷的吐出两个字:“跪下。”

    因为身体的缘故,陈立果向来是免了跪礼,可燕景衣今日却出口要他跪下。陈立果垂了头,艰难的用手移动着身体,折腾了许久,才终是用那双无力的腿,跪倒在了地上();。

    “嵇大人。”燕景衣说,“朕对你很失望。”

    “臣只想知道,臣到底是让陛下失望了。”陈立果神色依旧淡漠,不为所动。

    “你既是喜欢惠歌,为何不求她嫁给你?反而要让她被贬为庶人?”燕景衣的语气中暗含怒火,他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一个事实,一个非常糟糕的,却让他必须接受的事实。

    “臣对惠歌公主只有怜惜,并无爱意。”陈立果道。

    “哦?”燕景衣似笑非笑,他说:“既然你们并无男女私情,那这又是什么?”

    他说着,将一枚簪子扔到了陈立果面前。

    陈立果定睛一看,才发现那簪子竟是惠歌公主母亲的遗物,是他从当铺里找回来的物件。他本想在惠歌大婚之日,将此物作为一个惊喜送予她,却不想竟是被燕景衣发现了。

    “是乐棋?”陈立果抬头问了一句。

    燕景衣冷冷道:“不是他,你身边的探子,比你想象中的多。”言下之意,便是陈立果虽然刻意避开了乐棋,但他每次进宫同惠歌相见,都被燕景衣看在了眼里。

    陈立果为燕之瑶做的一切,在燕景衣的眼里,便成了让他无法接受的日久生情。

    “陛下到底想说些什么?”陈立果看出燕景衣气的不轻,轻叹一口气。

    “你为何不娶妻。”看见陈立果一副油盐不进,泰然处之的模样,燕景衣心里的火气更旺了,他勉强忍下,冷冷发问。

    “臣身体残疾,就算成了亲,也只会拖累他人。”无论是神态亦或者语气,陈立果在说这话的时候都十分平淡,就好像在说着别人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燕景衣冷冷的笑了笑,他又重复了一遍,“原来是这样。”

    还未等陈立果反应过来,却见他猛地抬手,竟是将桌子上所有的奏折都挥到了地上:“嵇熵,朕居然没有看出你竟是这样想的。”

    陈立果正难受的跪在地上,便被燕景衣拉住手腕一提,整个人都送入了他的怀中。

    “陛下!”陈立果猛地瞪大眼睛,整个人都被燕景衣死死的抱住。

    “朕道为什么你要帮燕之瑶……呵,说来也好笑,我竟是当你要取了贬为庶人的她。”燕景衣说,“朕怎么就没想到,你这样的人,怎么会趁人之危。”

    陈立果脸色发白,强做镇定:“陛下到底什么意思。”

    “你知道她喜欢她身边的一个侍卫吧?”燕景衣抚摸着陈立果的脸颊,在他耳边低叹,“你可知道她已将身子给了他?”

    陈立果怒道:“陛下请自重!”

    “自重?”燕景衣哈哈大笑,一下子将陈立果放到了原本摆着奏折的书桌上,他看着陈立果因为惊怒交加,变得通红的脸颊,狠狠道,“你说若是燕之瑶知道了你这副模样,会不会先让你自重?”

    陈立果浑身一颤,这句话似乎刺到了他的死穴。

    “嵇熵啊嵇熵,你聪明一世,竟是也能干出这等愚蠢的事。”燕景衣一点点解开了嵇熵的衣扣,他说,“没错,她没死,还活的好好的,你是不是很高兴?”

    嵇熵无力的推拒着眼前之人,可他瘦弱的身体,根本无法拒绝燕景衣的动作,燕景衣褪去了他的衣衫,强迫着他打开的身体();。

    “不要——”身下之人在悲鸣着,拒绝着。

    燕景衣说:“嵇熵,朕要你看着她穿上嫁衣,看着她入了洞房。”

    陈立果哀鸣一声,被燕景衣进入了身体。

    燕景衣说:“朕还要你看着她富贵一生,儿孙满堂,朕要看看,到最后,你到底是悔还是不悔!”

    书房外的宫人们,额头上都泌出一层冷汗,他们听着隐隐错错的哀泣声和呻丨吟声,简直恨不得堵上耳朵

    宫里知道太多事情绝不是好事,特别还是这种皇帝不愿意让更多人知道的秘闻。

    太阳落下又升起,站了一夜的宫人们,听到书房里传出一句:来人,拿张长毯过来。

    毯子送进去后,不到片刻,便看见皇上面无表情的从书房里走了出来,怀里还抱着个人形,显然是前一日进屋之人。

    “打扫干净了。”皇上漫不经心的吩咐,“再备些热汤。”

    待皇上去了寝宫后,守在书房的所有宫人们都被召集起来,仔细吩咐,说是吩咐,倒不如说是警告:若是让宫里传出一点相关的传闻,他们的小命,就别想要了。

    陈立果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三分之一,不,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睡觉。

    他被燕景衣操了一顿,昏迷了,又被唤了回来,再操一顿,又晕了,他甚至怀疑,他现在就算醒过来,还得再次晕过去。

    事实证明,陈立果是真的想多了,因为他压根没有醒过来的机会——燕景衣不知使了什么法子,居然让他浑浑噩噩了十几日,这十几日里陈立果的脑子都是一团浆糊,他感觉自己身体是醒了,可是意识却又是模糊的,燕景衣叫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这种感觉很是诡异,陈立果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催眠了。

    等很久之后,陈立果问系统,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系统还不把他弄醒。系统沉默了一会儿后,说:“我觉得不说话的你挺好的。”

    陈立果:“……”

    系统:“而且当时燕之瑶的状况也挺好的。”

    陈立果:“……”系统再爱我一次。

    当你不但有一个凶狠的敌人,还有一个不太愿意救你的队友时,情况基本就很糟糕了。

    陈立果维持了十几天类似于灵魂出窍的状态后,终于恢复了一些意识。

    然而当意识缓慢恢复后,陈立果却生出一种悚然之感,因为他什么都看不见,身上则是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耳旁传来敲锣打鼓吹唢呐的声音——这些声音构成了一曲喜乐,听起来本该喜庆又热闹。

    陈立果张了张嘴,发现自己说不出一句话,只能发出轻微的呜咽。

    待又过了一会儿,身体几乎全部恢复了知觉,陈立果感到自己好像被装在一个轿子里,正摇摇晃晃的移动着。

    陈立果奄奄一息道:“系统,我是不是把燕景衣惹毛了。”

    系统:“……”

    陈立果抽泣:“他是不是准备把我抬去埋了。”

    系统:“对。”

    陈立果:“……卧槽不是吧。”

    系统意味深长的说了句:“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还未等陈立果反应过来,便听到自己周围响起一个女子刺耳的高唱:“迎新娘!”

    下一刻,陈立果的眼睛明显感觉到了光感,他的两只手都被人扶住,然后几乎是整个人都被硬生生的提了起来——就像提一个玩偶似得。

    “跨火盆——”听到这句话,陈立果再迟钝也反应过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猛地瞪眼,脑子里出现了不可能的假设——难道,他是在参加婚礼?

    古代的婚礼,本该是繁琐且漫长的,但陈立果参加的这个,显然是简化了许多的程序,跨过火盆之后,他便被人强行架着走了很长一段路,然后一个声音响起“一拜天地。”

    陈立果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想该不会是燕景衣突然脑子出了问题,强行要将什么人嫁给他吧!

    但还未等陈立果相出个理所当然,三拜便很快结束了,虽然全程都是有人架着陈立果进行跪拜,但陈立果还是有种从懵逼到难过,从难过到愤怒的心情转变。

    陈立果:“妈的,燕景衣就是个智障!”

    系统:“……”

    陈立果:“再和不和他好了!”

    系统:“……”

    陈立果想了想,又觉得自己有点亏,便改了口:“再最后和他好一次,打个分手炮就走。”

    系统:“……”

    陈立果:“宝宝,你咋又不说话了。”

    系统:“我累了。”

    陈立果还想说什么,就听到了一声:“送入洞房——”

    他心中十分泄气,只想着等会儿怎么和那姑娘解释,他一个男的不在乎名节,倒是可怜了那个被他连累的女孩。

    这段时间,陈立果身上的药效也散去了许多,他被送到床上坐下后,便低低的问道:“有人吗?”

    没人回答。

    是新娘子太羞涩不敢说话?陈立果有些疑惑,又问了一遍:“有人吗?”

    还是没人回答,但陈立果却猛地感到眼前一亮,好似蒙住他的眼睛的黑布被人挑开,他一时间适应不了强光,瞬间有些泪眼朦胧。

    但当眼睛适应了光纤,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时,陈立果整个人都惊呆了。

    燕景衣站在他的面前——这不是最让他惊讶的,最让他惊讶的是,燕景衣穿着一身喜服。正言笑晏晏的看着他。

    陈立果:“???”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燕景衣并不说话,只是转身去拿了桌子上的酒,倒了两杯后,递给了陈立果一杯。

    陈立果看着燕景衣手上的酒,半晌都未曾动作。

    燕景衣轻轻道:“子卿。”

    子卿是嵇熵的字号,燕景衣从未交叫,今日一出口,那低沉的声音便让陈立果的身体微微发麻,他咽了口口水。

    燕景衣道:“我知道你生气,但今日是你我大喜之日,其他仪式已是省了许多,只是这合卺酒却是万万不能省的();。”

    燕景衣说了这些,陈立果才发现自己竟是也穿着一身喜服——只是燕景衣穿的是新郎的,他穿的是新娘的。

    摆放在桌边的铜镜虽然算不得清晰,但也映照出一张显得有些妩媚的脸庞,平日里温雅的一张脸,却因为那一抹胭脂,一笔描眉,显得娇艳动人起来。

    陈立果心想果然化妆是女人的第二生命。

    燕景衣见陈立果不说话,便坐到了他的旁边,他说:“今日双喜临门。”

    陈立果道:“双喜?”

    燕景衣微笑:“燕之瑶大婚。”

    陈立果第一反应是他的份子钱还没送出去,第二反应是燕之瑶结婚是不是他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第□□应才是——燕之瑶结婚,为啥他穿着喜服。

    燕景衣道:“我叫人好好算了算,今日的确是个好日子,既然如此,不如我们的婚礼,同她一起办了。”

    陈立果:“……”这就是燕景衣为什么要迷晕他十几天的原因?就是因为他选个好日子?这个理由他决不能接受!这礼服他不喜欢这个款式!他要自己选!

    燕景衣道:“子卿,喝酒吧。”

    陈立果这才从愤愤不平中缓过来,他看着面前身穿红衣,眼角眉梢都是柔情的燕景衣,只觉得怎么都看不厌,于是他伸出手,握住了那一杯合卺酒。

    酒自然是好酒,虽然有些烈,陈立果因为身体问题,许久未曾碰酒水,这一沾,便红了一张脸。

    他说:“你这是何必。”

    燕景衣道:“过了今日,你便是我的人,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怪不得我。”

    陈立果叹气:“我从未怪你。”

    “我知道,我知道。”燕景衣轻轻的舔去了陈立果嘴角的酒渍,语气又柔又软,“子卿以国为家……”

    陈立果微微喘息,竟是觉得身体开始发热,他很快就想到那酒里肯定是放了什么东西,才让他这般动情。

    燕景衣说:“子卿,我好欢喜。”

    陈立果身体无力,被燕景衣伸手一推,就倒在了床上,他低咳一声,道:“我不明白。”

    “我也不明白的。”燕景衣覆了上去,用早已准备好的红绸将陈立果的手束缚在了头顶,然后认真道,“明明当初只是觉得有趣,为何尝了味道后,却三年都没有忘掉。”

    陈立果撇过头,咬住了唇。

    燕景衣说:“我想大概是没尝够——可回来了,尝够了,却更舍不得放手了,子卿,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是圣上。”陈立果淡淡道:“怎么办,还用得着别人同你出主意。”

    “也对。”燕景衣道,“所以,子卿你不会怪我吧?”

    陈立果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他说的淡然,可这话在燕景衣耳朵里,却多了些讽刺的味道。

    嵇熵,这个本可以在朝堂之上大放异彩之人,却是被他毁了,他不但夺了他的身体,还要抹去他的存在。

    燕景衣说:“你不恨?”

    陈立果道:“恨什么?”

    燕景衣道:“恨我,恨大燕,恨毁了你的世道();。”

    陈立果沉默了下来,心里默默的想,明明是你的锅,人家世道是无辜的好吗。

    燕景衣道:“你为何不说话。”

    陈立果说:“我不恨。”他说的坦然,这也的确是他心中真实的情感,可就是这样的态度,却让燕景衣有些无法忍受。

    你毁了一个人,自然是不可能奢求得到他的爱,可是恨呢,竟是连恨也得不到。一时间,燕景衣恨极了眼前人的淡然。

    不过很快,燕景衣便笑了起来,他说:“子卿,那便让我来看看,你到底能有多宽容吧。”

    合卺酒在身体里发酵,红浪翻滚,好似良宵。

    陈立果灵肉合一,脑子里已是一片混沌,燕景衣吻着他的唇,低低的唤着,子卿,子卿。

    陈立果被这名字唤回了几分神志,他想,他到底不是嵇熵不是子卿,所以,只能在心中暗叹,有性生活的日子贼他娘的爽。

    陈立果想到如果他回到了原来的世界,也能对着某个人拍拍胸膛,自信的说:“老子和其他人爽了,老子不稀罕你了。”

    燕景衣并不知道陈立果脑子里胡思乱想了什么,他恨不得将眼前人的血肉都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让他一刻也不能离开。

    *一夜,日上三竿。

    陈立果是被燕景衣吻醒的,他醒来后整个人还有些懵,知道燕景衣把他抱起来,才慢慢恢复了精神。

    “子卿。”燕景衣摸着陈立果的脸颊,柔声道,“昨夜可开心?”

    陈立果不语,脸上却浮起一抹红晕。

    燕景衣见状笑道:“我还有礼物送给你。”

    陈立果有种不妙的感觉。

    燕景衣道:“你等着。”

    说完,他把陈立果放到了床上,然后起身走到了离床不远的一个柜子面前。

    陈立果:“……”卧槽,他猜到剧情了。

    燕景衣抬起手,打开了柜子的门,陈立果还未看到柜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便听到了那里传来的声音。

    那是燕之瑶低低的哭声,听的陈立果十分的心疼。

    陈立果僵在了床上。

    燕景衣转头看着他,笑着叫他:“子卿。”

    陈立果没理燕景衣,他叫了声:“……系统。”

    系统:“……嗯?”

    陈立果:“……燕之瑶还没满十八吧,看见这些东西不是都该要马赛克的吗。”

    系统:“她没看见。”

    陈立果:“……那……”

    系统斩钉截铁道:“她听见了。”

    陈立果:“……”

    系统道:“目前没有针对音频的马赛克();。”

    陈立果:“……”哦豁。

    陈立果很难过,难过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燕景衣自然是看出了陈立果很难过的,他走过去,抱起了陈立果,道:“子卿,你可有什么想对她说的?”

    陈立果终于还是将话说了出来,他说:“之瑶,别哭了,我是自愿的。”说出这句话,陈立果是冒着很大风险的,因为一旦系统判定他的这句话有违嵇熵这个人物的原型,那他便会被抽离这个世界。

    幸运的是,陈立果还在这儿。

    陈立果说:“我是喜欢他的……之瑶……”

    燕之瑶似乎听不见陈立果说什么了,她不停的呜呜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陈立果道:“把她放开吧。”

    燕景衣竟是很听陈立果的话,就这样把燕之瑶放开了。

    燕之瑶脱了束缚,却站不起来,她跪在地上,捂住脸抖着身体。

    陈立果说:“乖,别哭了。”他正想着该如何安慰受到严重刺激的燕之瑶,却不料燕之瑶竟是直接站起,朝着他的和燕景衣所在的位置吐了口口水,她骂道:“恶心!”

    陈立果:“……”你别这样啊,你这样我要哭的。

    燕之瑶见陈立果脸色惨白,表情却越发的不屑,她冷冷道:“我之前便听闻你与我皇兄有染,我只当是有人诽谤你的谣言,却是没想到——嵇熵,你居然是这种出卖身体的人。”

    陈立果:“……”演过了太多的剧本,却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剧情的发展。

    燕之瑶冷漠的笑了,她说:“多谢皇兄让我看清了这人的恶心面目。”

    陈立果默默的看了燕景衣一眼,见他虽然是一副淡定的模样,眼里却还是透出震惊,显然他也没料到燕之瑶能出这么一幕。原本想象中这对苦命鸳鸯抱头痛哭的场景完全就是在做梦。

    陈立果见燕景衣的目光扫过来,立马做出个委屈和受伤的表情。

    燕景衣眼神一转,怒道:“滚出去。”

    燕之瑶一愣,随即点头称是,直接退了出去。

    待燕之瑶出去了,陈立果才幽幽的说了句:“我早说过,我不喜欢她的。”

    燕景衣似乎有些尴尬,他干咳一声:“那你为何留下她的簪子?”

    陈立果长叹:“我只当她是妹妹来疼,那簪子也是她托我寻的。”

    燕景衣:“……”

    陈立果痛苦道:“你为何要这么对我?为何要让她知道这件事?难道你非要将我毁了……才甘心吗。”

    燕景衣稍微沉默了一下,才缓缓道:“我并未想到……”

    陈立果苦笑一声,一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他道:“罢了罢了,我早就被你毁了。”

    燕景衣见他神色凄苦,伸手重重的抱住了陈立果,低低道:“你莫气,我只是想让你们断了关系……没想到,她是个这样的人。”

    陈立果很是敏感的听出了燕景衣语气里对燕之瑶的厌恶之意,他急忙道:“你不要为难她,别忘了你之前答应我的,让她富贵一生,儿孙满堂();。”

    燕景衣道:“我答应你的,自然会做到。”

    陈立果松了口气。

    燕景衣说:“只是她辱你这事,我却不能就这么算了。”

    陈立果心道别啊,你都辱我那么多次了,我还不是算了,给我穿女装都不和我商量一下,我也会有小情绪的好吗。

    陈立果道:“算了吧。”

    燕景衣摸了摸陈立果的脸颊,正欲说什么却感到陈立果脸颊的温度不对,他再一摸,却发现陈立果发烧了。

    燕景衣道:“你有些发热,我去大夫,你在床上好好躺着。”

    陈立果没有回话,他的确是有点倦意,便乖乖的躺在了床上。

    燕景衣出门后,陈立果又问了系统几句,他道:“系统,这次的命运之女怎么那么不可爱……”

    系统懒懒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天灾除外。”

    陈立果:“……嗯?”

    系统道:“我是改变命运的系统,所以无论是好人坏人,只要付出的代价够多,便能改变命运。”

    陈立果叹气,他还是有点接受不了燕之瑶如此巨大的转变。

    系统道:“好好受着吧,日子长着呢。”

    陈立果像是被点醒了似得,立马点头称是:“对啊,还有那么多漂亮男人没睡呢。”

    系统:“?????”

    一提到男人,陈立果就觉得疲惫的灵魂再次充满了力量,他说:“等我回到原来世界,我一定要和他们炫耀!他们会嫉妒死我的!”

    系统:“……”失策了。

    燕景衣走的快,回来的也快,回来的时候带了个大夫,给陈立果把了把脉。

    大夫也是个老中医了,不过片刻时间就诊断结束,然后开了不少药材。

    陈立果在旁边看了眼,发现那些药材全是补肾的。

    系统意味深长的说:“小小年纪,肾不行啊。”

    陈立果:“……”

    大夫走前,还小声的嘱咐了燕景衣几句,陈立果竖着耳朵听见了,大致是说……房事上要节制——不!!!听到这句话陈立果立刻激动了,他简直想站起来,做两百个深蹲表示自己很强壮,完全不虚,并不需要房事节制这种东西。但是陈立果连站都站不起来,于是他只能扶着胸口,弱柳扶风的生着闷气,然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还在和大夫说话的燕景衣怒了,他道:“你不是说没事吗?”

    大夫瞪大眼睛,他刚才摸脉确实没事啊,但在燕景衣面前,他哪敢说这个,赶紧又给陈立果诊断了一遍。

    这次的结果是——极怒攻心。

    燕景衣想了想,便觉得陈立果定然因为不好意思,不想让外人知道他们的关系才会这般生气,他叹了口气,道:“罢了,你开了药先下去吧,我再想想办法。”看来房事,果然还是要节制,不能将他逼太紧了。

    昏迷中的陈立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