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30章 英俊的断腿小军师(十七)

第30章 英俊的断腿小军师(十七)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六月初三,宜嫁娶,忌出行。

    陈立果早早的便醒了,只是他醒来之时,燕景衣已不在他的身边。

    陈立果不紧不慢的穿衣洗漱后,便开始等着燕之瑶的到来。

    太阳升到正空,眼见就要到正午,陈立果的门被敲响,他放下手上的书道了声进来。

    燕之瑶推门而入,面色紧张,她道:“嵇大人,走吧。”

    陈立果微微颔首。

    燕之瑶也不敢多耽搁,她抓的便是燕景衣大婚,其他人放松对陈立果看管的时机,这个机会只有一个,一旦错过,就再也没有了。

    陈立果被燕之瑶推着出了门,却发现门口看管的宫人们都不见了踪影。

    燕之瑶看出了陈立果的惊讶,嘲讽的笑道:“皇上大婚,底下的人自然是要庆祝一番,现在大概在好吃好喝着吧。”

    陈立果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燕之瑶咬牙切齿道:“我还道那人对大人你有几分真心,没想到他一边关着大人,一边却又要娶别的女子。”

    陈立果神色淡淡:“圣上大婚,这不该是好事么。”

    燕之瑶愤愤道:“我替大人不平!”

    陈立果摇摇头。道:“走吧,过去的事不要再提。”

    燕之瑶闻言便息了声();。

    陈立果被燕之瑶推着走的时候,发现关他的地方竟是一个宫人都没有,他明显的感觉到了某种奇怪的违和感,眼皮也跟着跳了起来,他迟疑道:“之瑶……这里为何一个人都没有?”

    燕之瑶道:“他特意为这里的人摆了宴,这会儿刚到正午,想必是正在吃宴吧。”

    陈立果皱眉:“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劲。”

    燕之瑶道:“大人,你别担心了,我都计划好了。”

    就在说话之际,二人却已到了一个偏僻之地,见到了来接他们的男子——燕之瑶的丈夫,那名陈立果至今不知道名字的侍卫。

    侍卫显然也很紧张,他道:“出来了?”

    燕之瑶点点头:“快些吧。”她又扭头看向陈立果,“大人,委屈你了。”

    陈立果道:“不碍事。”

    那侍卫面前听着一辆装满酒罐的小车,他道:“请大人藏到车里,我们将你推着出去。”

    陈立果点头道好。

    侍卫见陈立果同意了,便将他抱起,然后小心翼翼的送入小车的夹层之中。

    待又将车伪装了一遍之后,三人便上了路。

    皇上大婚,宫中按理说该是十分热闹,但此时三人行走在路上,却见宫人寥寥无几。

    陈立果躺在车里居然有点紧张,他道:“系统,我好紧张怎么办。”

    系统:“深呼吸。”

    陈立果:“……”他发现系统真是越来越会冷场了。

    沉默几秒后,陈立果很快找回了状态,又开始噼里啪啦的和系统唠嗑,系统被他说的不堪其扰,一直在思考要怎么回总部让研发部门研究研究屏蔽功能。

    就这样一路有惊无险的到了宫门,侍卫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通行证,递给了看守的人。

    看守的人看了看通行证,又看了看侍卫和燕之瑶,点头道:“走吧。”

    三人均是松了口气,侍卫推着小车便出了宫门……

    陈立果安静的在小车里等着,他听到已出宫门,心道应该是没事了。

    小车一直往前行着,也不知是不是太过紧张,出了宫门之后,燕之瑶和侍卫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直到小车停下,都寂寥无声。

    车停下后,陈立果躺着的隔间也被打开,他被一双手扶住肩膀,慢慢的抱出了小车里。

    陈立果一开始还以为抱他的人是侍卫,然而当他看清楚了来人的面容时,却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燕景衣一身大红喜服,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他虽然在笑着,但眼神里没什么笑意,反而凉的吓人,他说:“子卿,你在这里做什么。”

    陈立果环顾四周,没有看到燕之瑶和她的丈夫……想来也是被燕景衣抓起来了,他叹了口气,道:“不要为难他们。”

    燕景衣道:“为难谁。”

    陈立果道:“她毕竟是你的妹妹。”

    燕景衣声冷如冰:“妹妹?我可没这样的妹妹,呵……子卿,我待你不好吗?你为何想着要逃呢();。”

    陈立果眨了眨眼睛,忽然计上心头,他冷笑一声,道:“皇上都要成亲了,还个挂记我这个废人做什么。”

    燕景衣本来是有理的那方,可被陈立果这么一问,他的脸上出现些尴尬和无措:“你听我解释。”

    陈立果:“好,你解释。”

    燕景衣把陈立果牢牢的抱进怀里,在他耳边轻轻道:“我就算成了亲,也不会碰她的。”

    陈立果淡淡道:“那我便想问一句,皇上你不碰皇后,子嗣该如何解决?”

    燕景衣面色一僵。

    陈立果冷笑:“难道就这样,你还要留下我。”

    燕景衣抱着陈立果的动作越发用力,简直像是要把陈立果揉进他的身体里,他咬牙道:“就算这样,我也不放你走。”

    陈立果连道了几声好,神色疲惫不堪,他说:“放下我吧,我不走了。”

    燕景衣并不肯放手。

    陈立果道:“放了之瑶他们,我答应你,我再也不走了。”他说这话时,眼神之中是一片死寂,就好像想通了许多事。

    得到了陈立果的承诺,燕景衣本该是要高兴的,可他却一点都笑不出来,不但笑不出来,甚至隐隐觉的眼眶有些发潮。

    他是皇帝,若嵇熵是女子,他可以娶他未后,尊宠一生。但嵇熵却是个男人,这便注定了,他没办法给他一个名分。

    “子卿。”燕景衣在起初知道嵇熵要逃的时候,是十分愤怒的,他甚至想好了怎么责罚嵇熵,但被眼前人这般质问,燕景衣心中发虚,原本蓬勃的怒气,此时已寥寥无几。

    陈立果在他怀里,犹如死了一般,睁着无神的眼睛,一动不动。

    燕景衣身边的宫人低低的催促:“皇上,婚宴要开始了。”

    燕景衣咬紧了牙,低头吻上了陈立果的唇。

    这个吻无比的粗暴,直到将陈立果的嘴唇吻出了血,才放开。而一吻结束之后,燕景衣也恢复了往日的淡然,他说:“把嵇大人送回住所。”

    陈立果哑声道:“不要伤害燕之瑶。”

    燕景衣淡淡道:“我不会伤害她,我要你看着她诞下孩子。”

    陈立果:“……”你太体贴了,我喜欢你。

    燕景衣道:“只有看到了她的孩子,我看你才会彻彻底底的死了心。”

    说完,他把陈立果放到了早已备好的轮椅上,转身离去了。

    陈立果看着他的背影,沉默的犹如一尊雕像。

    宫人小心道:“嵇大人,咱们回去吧。”

    陈立果冷漠:“回哪里。”

    宫人道:“自然是回住所。”

    陈立果冷笑:“我若是说不,你会听我的?”

    宫人讪讪,还是推着陈立果往住所的方向去了。

    没逃掉,陈立果也不伤心,他对着系统道:“你看我刚才的演技,给几分?();!”

    系统:“及格。”

    陈立果怒了:“才及格?!我眼眶里含着的泪水,看着燕景衣欲言又止的表情,在他转身后那一抹神伤——你不给满分我就和你没完。”

    系统:“你能怎么没完?”

    陈立果:“嘻嘻。”

    系统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陈立果果然是能和他没完的,在意识里说话万全不费力气,所以系统被陈立果源源不断的废话折磨的觉的自己就要系统错乱的时候,他终于绝望的改了口,他说:“给你演技八十八。”

    陈立果:“就八十八?”

    系统屈辱道:“剩下以六六六的形式发送。”

    陈立果满意了。

    系统如果有脸,绝对能看出他的脸上此时是一脸的绝望,为什么别人家的宿主都那么可爱,就他家的那么难搞。

    陈立果盘算道:“我觉得等燕之瑶孩子生了,咱就能走了。”

    系统:“差不多吧。”

    陈立果道:“下个世界已经准备好了?”

    系统:“嗯。”

    陈立果:“我还是和这个世界一样美丽吗?”

    系统:“呵呵,你会很帅。”

    陈立果十分敏锐的察觉了系统语气里暗含的某种意味,他怀疑道:“你不会故意整我吧。”

    系统:“我不是那种系统。”

    陈立果:“真的?”

    系统真诚道:“真的。”

    但陈立果总感觉系统有点不太靠谱,直到他到了下一个世界后,他才发现系统没骗他,他果然是很帅的,就是帅的太过头了。

    燕景衣今日大婚,陈立果本以为他晚上肯定不会过来了,结果半夜的时候,他居然醉醺醺的溜了过来,溜过来之后躺在陈立果的身边,也没做什么,就是死死的抱着他。

    陈立果没心没肺,该吃吃,该睡睡,一点没被燕景衣影响,瞬间入睡后,半夜还打起了小小的呼噜。

    一夜无眠的燕景衣看着陈立果安然的睡颜心情真是十分的复杂。

    第二天,又是一个晴朗的天气,陈立果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却被眼前一张大脸吓了一跳。

    燕景衣两眼发青,胡子拉碴,眼睛里还充满了血丝,若是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渣人的那个是陈立果呢……

    陈立果看着燕景衣这副严重睡眠不足的模样,莫名的心虚,打了个招呼:“早啊。”

    燕景衣啥话也没说,张嘴就往陈立果下巴上来了一口。

    陈立果哎哟一声,被咬的有点委屈。

    燕景衣怒道:“你这个没心没肺的。”

    陈立果:“……”对不起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睡觉的。

    燕景衣长叹一声,似乎拿陈立果有点没办法,他坐起来,道:“子卿,你一点也不把我成亲这件事放在心上吗?”

    陈立果立马换了副面孔,他冷漠的笑道:“莫非我放在心上了,皇上你便不去成亲了?”

    燕景衣哑然();。

    陈立果道:“无法改变之事,就算再怎么伤心又能如何呢。”他说的淡然,但神色之间全是悲苦之意,燕景衣看在眼里,心脏疼的好似被人用力捏住。

    燕景衣低低道:“子卿,我——”

    陈立果淡淡的打断了他,他道:“皇上不去上朝么?”

    燕景衣道:“你待我回来,我同你细说。”

    他说完便起身唤了宫人,穿好朝服离去了。

    然而他这一走,便走了几个月。

    陈立果是后来才知道,燕景衣娶的那个皇后是当朝大臣的独女,自然非常受宠,燕景衣王位未稳,急需朝中助力。

    而皇后在新婚当夜独守新房,由此知道了嵇熵的存在。而之后,她以自己父亲的势力威胁燕景衣,让他不再到嵇熵之处。

    守着陈立果的宫人,显然比他自己还要担心他的处境。

    陈立果一开始还有点想念燕景衣,后面就习惯了——反正他还有他左手右手两个男朋友呢。

    就在混吃等死的日子里,陈立果终于迎来了燕之瑶的生产。

    燕之瑶生产的过程很顺利,诞下之后才发现是一对双胞胎。

    陈立果见到这两个孩子,也看到燕之瑶头顶上的进度条,蹭蹭蹭的到了九十九。

    燕之瑶说:“嵇大人,你给这两个孩子取个名字吧?”

    陈立果却拒绝了,他说:“我取不合适,还是你们夫妇自己想吧,之瑶,你可还有什么想要完成的事?”

    燕之瑶苦笑:“我已经觉得自己很幸福,只是……担心嵇大人你呀。”

    陈立果本来想摸摸这姑娘的脑袋,又想起现在是古代,这个动作恐怕很不合适,他道:“之瑶,我很好啊。”

    燕之瑶哪里会信。

    陈立果说:“我真都很好。”除了没有性生活。

    燕之瑶却低低的哭了起来,她说:“嵇大人,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对你呢。”

    陈立果:“……”唉,他并不能解释清楚自己的确很好。反正除了他自己,其他人都觉的他过得挺惨的。

    陈立果想了想,认真道:“之瑶,人如饮水,冷暖自知,我是心悦他的。”

    燕之瑶一愣。

    陈立果道:“能这样待在他的身边,我很满足了。”

    燕之瑶闻言瞪大眼睛,她似乎不相信陈立果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但看陈立果的表情,却又不似作家。

    陈立果道:“所以,你不要担心我了。”

    燕之瑶显然并不太相信,她说:“大人,你真的喜欢他么?”

    陈立果点头:“不然我为何会一直乖乖的被他关着?”

    燕之瑶脸红:“我、我还以为是我的缘故呢();。”

    陈立果道:“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你们之前不是打算回到乡下么?我过几日便叫他送你们回去。”

    燕之瑶道:“可是,大人,我还是担心你……”

    陈立果故作无奈,他道:“我有什么好让你担心的,反而是我要担心你。”他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枚簪子,“我本想在你大婚之日还给你……却……罢了,今日予你,也是一样的。”

    燕之瑶看到那枚原本属于自己的簪子,瞪大眼睛:“大人,你是在哪里找到的。”

    陈立果笑的温柔:“我叫他替我寻的。”

    燕之瑶接过簪子,细心的放进怀里,她说:“大人,你真的过的开心嘛?”

    陈立果说:“自然是开心的。”

    二人又畅谈了些趣事,直到陈立果身体乏了,才提出要走,他知道他和燕之瑶大概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因为那姑娘头上的进度条已经到了九十九。

    回宫之后,时隔几月陈立果才求见了一次燕景衣。

    燕景衣没有见他,只是叫人送信过来问有什么事,陈立果便简单的把燕之瑶的事情说了一下,大意便是希望燕景衣送燕之瑶回老家。

    燕景衣很简单的同意了。

    陈立果便开始等待最后一日的到来。

    燕之瑶做完月子后,便回了乡,期间大概花了半年的时间。

    这半年里陈立果和燕景衣只见过一次面,只是两人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

    虽然燕景衣的目光里都是话,可陈立果却没把自己的眼睛从手上的书里移开。

    直到月上树梢,陈立果才淡淡道:“时候不早了,皇上回去吧。”

    燕景衣问他:“你想走吗,子卿。”

    陈立果道:“不走了。”

    燕景衣似乎有些高兴,他说:“等我。”

    陈立果看着他的背影,生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惆怅,他知道……这个分手炮,估计是打不成了。

    燕之瑶回乡了,系统提示他完成度到达了百分之百。

    陈立果当时正躺在床上啃苹果,听到这声音高兴的差点没从床上跳起来,然而高兴完了之后,又莫名的有些失落。

    系统本以为他是对这个世界投入太深,其实每个宿主都有可能出现世界参与度太高,导致不想离开的情况,他正欲劝说几句,却发现陈立果的目光十分诡异的停留在了某个柜子上。

    系统想了两秒,待他想起柜子里是什么东西后,他的脸黑了。

    陈立果:“统统~~~”

    系统咬牙切齿:“世界不同,不能携带物品。”

    陈立果眼泪汪汪:“你不是说完成几个世界后,可以携带一些不影响其他世界的东西离开吗?”

    系统愤怒道:“所以你就想带那个??”

    陈立果坦然道:“对啊();。”

    系统觉的自己就要被陈立果气疯了,他怒道:“你就不能带点有意义的东西吗?!”

    陈立果也生气了:“这个怎么没意义了?”

    系统:“……”

    陈立果:“它陪我度过了多少个寂寞的夜晚啊!”

    系统:“……”

    陈立果:“我从来没见过做工如此精致,感觉这么好的!”

    系统:“……”

    陈立果:“还是和田玉的!可贵了!”

    系统:“……算了,随便你吧。”

    没错,陈立果想带走的,就是那一盒子玉势。

    陈立果见系统妥协了,笑眯眯道:“我就知道统统最好了。”

    系统:“呵呵。”

    于是陈立果干脆利落的翻身下床,坐上轮椅把柜子打开,将装着玉势的盒子抱进了怀里,然后笑的跟个傻子似得躺回了床上。

    系统:“……”他真是没眼看这个人了。

    陈立果抱着盒子,大手一挥:“走!”

    系统便开始进行这个世界的结算。

    片刻后,叮的一声,陈立果感到自己的灵魂从*里分离了出来,他看着身下嵇熵的身体,道了声:“再见,谢谢你了呀。”

    随后便被拉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待陈立果从另外一个世界苏醒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寻找某个应该很显眼的盒子,但是找了半天,他都发现,没有,没有盒子。

    陈立果质问道:“系统,盒子呢?”

    系统:“好像出了点错,没能带过来。”

    陈立果:“……”我会相信是因为出了错?

    系统:“这是真的。”

    陈立果:“我要投诉,我要投诉!!!”

    系统闻言在心中冷笑,我没投诉你,你还要投诉我!

    陈立果没找到盒子,伤心了,难过了,闹小情绪了,他哭着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你不是爱我的那个系统。”

    系统直接装死当做没听见。

    陈立果抽泣几声,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说:“哎,你没带过来,那盒子岂不是被嵇熵抱在怀里?”

    系统:“对啊。”

    陈立果:“……”他真想知道,当燕景衣看到嵇熵抱着玉势的尸体里,该露出怎样一副表情。

    系统见陈立果还在纠结那玉势,赶紧转移话题:“你还做不做任务啊。”

    陈立果:“做做做做。”

    系统赶紧给陈立果的脑袋里输入了目标,深怕他再想起不该想的东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