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31章 不想做Alpha的Alapha(一)

第31章 不想做Alpha的Alapha(一)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陈立果之前一直怀疑系统对他有意见。

    到了这个世界后,陈立果不但确定了系统对他有意见,而且他发现这意见还挺大的。

    上上个世界,他穿过去的时候被人揍了,上个世界,他穿过去的时候在生重病,这个世界身体倒是没问题了,问题出现在悲惨的处境——陈立果在逃亡。

    陈立果:“你有意见就对我说,好歹我们也是伙伴关系,不要这么互相伤害嘛。”

    系统:“我也不想的。”

    陈立果:“你咋不想了。”

    系统:“要是你不花那点时间去拿那个盒子,时间说不定就刚好岔开了。”

    陈立果:“……所以怪我咯?”

    系统不说话。

    陈立果:“而且重点是,盒子你也没给我带过来啊!”

    系统怒道:“带过来又怎么样,难道你要带着那个盒子逃亡吗!”

    陈立果理直气壮:“我可以把盒子卖了凑点路费钱啊!”

    系统发现自己居然无言以对。

    说归谁,陈立果还是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自己肩膀上的灰尘。

    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个被追杀的倒霉少将。

    根据系统的介绍,这个世界十分的特别,分为a和omega三个性别。其中最强的处在社会顶层的是alpha,比较中庸的是beta,而主要负责繁殖,身体较弱则是omega。

    abo这三种性别是不分男女的,男的可以是omega,女的也能是alpha。

    陈立果身为少将,性别自然是alpha,此时他还未对自己的性别有着充分的认识,完全没有意识到系统的险恶用心。

    陈立果在这个世界的名字叫陆云棋,年仅三十岁便做到了少将军衔,可见他能力有多么的优秀。即便是在军队中众多的alpha里,也是佼佼者。

    他待命出征,却在星战中被自己最信任的手下出卖,此时正在被几十个星球的星盗追杀。

    和陆云棋所在的万星盟所敌对的便是星盗势力,这些星际盗贼并不似一般的小偷,他们不但有自己的军队,还有几十个附属星球生存繁衍,有着发达的科技作为后盾,即便是万星盟也拿他们没办法。

    陆云棋被追杀的最狼狈的时候,就是陈立果穿过来的时候。

    陈立果摸了摸自己憋的不行的肚子,无奈道:“我几天没吃饭了。”

    系统算了算:“三天吧?”

    陈立果:“……”

    系统:“哦,再过两个小时就是四天了。”

    陈立果:“……”

    他虽然很想同系统理论一番,但若是他真的这么做了,等理论完了之后估计他就该换个世界了();。

    陈立果只能想着先去找点食物。

    星际时代,垃圾都是智能化处理,就算陈立果想掏垃圾桶都没地方去。

    陈立果在周围逛了一圈,总算找到了个公共厕所。

    进到厕所里,他就被镜子里的人惊呆了。

    只见镜子里出现了一个表情冷漠的男人,虽然外表有些狼狈,却依旧掩盖不住他的风华,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还有那双泛着冷光的狭长丹凤眼,没有一处不在体现纯男性的魅力。

    陈立果:“……好帅啊,系统,我决定原谅你了。”

    系统没说话。

    陈立果一边感慨,一边把脸洗了洗,然后大致清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

    待做完这些,陈立果转身就找了个人稍微多点的地方。

    “不好意思,女士。”面前的男人英俊的脸上稍微带着些窘迫,耳朵也露出可爱的红晕,他说的有些小心,“我出了些意外,请、请问您可以借我一些星际币吗?只要十个就好。”

    “出什么事了么?”被拦下的女孩露出惊讶的表情,她看着这个犹如落难王子般的男人,心中有着同情,又有些莫名的兴奋,“需要我帮您报警吗?”

    “不用报警。”男子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我家就在不远处,只是出了些意外……唉……”他似乎不太好意思说出了什么事,脸上又露出羞愧之色。

    不过是十个星币而已,女孩没有再多问,便将钱递给了他,还反复重申如果需要帮助,一定要说出来,她一定会尽量帮忙。

    陈立果腼腆的笑了笑,表达谢意之后便离开了。

    就这么早了几个人,陈立果很快就吃到了一顿热腾腾的午饭。

    感到饿的快要萎缩的胃部终于复活,陈立果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他叹道:“感觉好多了,系统,接下来是去哪里?”

    系统道:“他准备偷渡去白棉星,那里有可以接应他的人。”

    陈立果应了声好,脑海里便开始规划偷渡的路线。

    这次他要改变命运的一人,是一个omega妹子,她隐藏了自己的真实性别,以beta的身份混入了军队里,凭借自己惊人的天赋,当上了一名十分有名的军医。然而在一次意外中,她的omega身份暴露,被一个alpha强行标记,从此失去了她本该拥有的一切。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更加悲惨,想要逃跑的她几度被alpha抓回,最后生下了一个孩子……而在孩子出生后,那个同她在一起的alpha却不幸战死,她则过上了风云飘摇的日子。

    陈立果是很乐意帮这样自立自强的妹子的,但是问题是,他现在得想个办法,早点回到万星盟那边,而不是在星盗的地盘上亡命逃亡。

    偷渡的渡口,是用来运货物的。

    天公不作美,在陈立果溜到渡口的时候,天空中开始飘洒淅淅沥沥的小雨。

    陈立果看着小雨不由的哽咽出声:“我真可怜。”

    系统:“……”

    陈立果:“别人家的宿主,一穿越就躺在床上,我一穿越就在外面捡垃圾。”

    系统:“……”

    陈立果道:“不对,我垃圾都没得捡();。”

    系统表示他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陈立果本来就已经被雨淋的很难过了,当他发现运送的货物是海鲜时,他心中的悲伤到达了极限。

    “为什么是海鲜。”陈立果悲伤道,“道理我都懂,可为什么是海鲜?”

    系统:“海鲜怎么了?”

    陈立果:“我对海鲜过敏。”

    系统:“这身体又不是你的……再说我怎么记得你吃海鲜粥吃的可开心了”

    被戳穿的陈立果感到很难过:“……”

    系统:“如果你实在是不乐意,你可以考虑游过去。”

    陈立果:“……”然后他在半路就可以去其他世界挂号了。

    被系统点破后,陈立果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上了船,他这具身体的素质果然逆天,从偷溜进港口到进入货仓,都没被人发现。

    陈立果躺在一堆鱿鱼里,觉的自己差不多已经废了。一想到他还要在这些鱿鱼里躺个几天,甚至会吃鱿鱼度日,他差点没难过的哭出声。

    但再怎么想哭,日子还是要过的,陈立果躺在一堆新鲜的鱿鱼里,假装自己也是一只大鱿鱼。

    就这么艰难的熬了两天,陈立果实在是忍不了了,他从货仓里偷偷溜了出来,在船上找了两个苹果和一些水,想补充一下自己的体力。

    就在陈立果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啃苹果的时候,他却突然闻到了了一股浓郁的烤鸡味,这味道香极了,陈立果只是闻了两口,就很没有出息的流出了口水。

    “好香啊。”陈立果对着系统嘟囔,“我好想吃烤鸡。”

    系统没理他。

    陈立果知道这时候自己不应该被美食所惑,但这味道实在是太香了,香的他整个人都有点发晕.

    陈立果:“他们在烤什么鸡,这鸡肉味怎么这么香。”

    实在是没忍住,陈立果顺着味道就找了个过去,但他很快却发现,这味道并不是这艘货船上发出来的,而是旁边一艘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巨轮上发出的。

    此时巨轮正缓缓的跟在货船后面,远看便知道这艘船绝对不是一般的游船。

    陈立果闻烤鸡味闻的脑袋有点懵,等到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居然发现自己从货船上溜到了巨轮之上,而期间的过程他完全不记得了。

    陈立果躲在角落里脸色发黑:“系统,我怎么到这里了。”

    系统怒道:“我还想问你呢,我叫了你这么久你都不理我。”

    这时候陈立果再怎么迟钝,也发现这味道不不对劲了,他苦着脸道:“那怎么办。”他发现货轮已经走远了。

    系统:“我管你!”

    陈立果:“系统爸爸再爱我一次。”

    他一边同系统对话,一边慢慢的寻找着味道的来源,然而在陈立果纠结这到底是烤的什么鸡这么香的时候,突然寻到的真相让他整个人都崩溃了。

    烤鸡味不是烤鸡发出的,而是两个人发出的,具体是哪个不知,因为这两个人正在热吻();。

    陈立果找到源头后,眼泪缓缓的流出眼眶:“套路,这都是套路,这个人的世界都是变态吗,为什么用会这个味道做香水。”

    系统明显察觉了不对。

    陈立果在知道烤鸡味不是鸡是人之后,整个人都陷入了低落中,再香有什么用啊,人又不能吃。

    他心中失望的叹气,起身正准备开溜,却悚然的发现原本正在热吻的两人此时只剩下了一人,而那人正以一种惊恐的眼神望向陈立果所在的方向。

    陈立果猛地起身,心道不好——他被发现了。

    这个念头刚一闪过,陈立果的身边便响起了一声枪响。

    陈立果拔腿便跑,那人紧追其后,两人身体素质相当,一时间竟是不相上下。

    然而到底是在别人家的地盘,动静太大,追捕陈立果的人也越来越多,无奈之下,陈立果只好选择跳水,然而在他手已经扶到船的栏杆的时候,他听到“嘭”的一声巨响,自己的身体似乎被什么东西紧紧包裹住——随即是电流通过身体的剧痛。

    不过片刻之间,陈立果就无力的倒在了地上,他意识到这是一张电网。

    一只穿着靴子的脚踩到了陈立果的背上,随之而来的是,稍微淡了些的烤鸡味,陈立果勉强抬头,看到了一张很是漂亮的脸,那张脸的主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陆少校,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

    陈立果之前看的时候,这人的脸正好被挡住,陈立果一时间没认出来,不过现在他可是看的清楚——这人好像是一个很有名的星盗头子啊。

    陈立果心中痛哭流涕:“系统,我是不是又要穿了?”

    系统:“可能。”

    陈立果一脸死相。

    安其罗——就是这星盗,看着陈立果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笑的更加灿烂:“看来少校是嫌弃我手下的效率太低,竟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陈立果:“……”

    “来人。”安其罗脸上的笑意淡去,只余下一片冷意,“好好招待一下少校。”

    话语落下,便有人走过来给陈立果的手脚上都上了镣铐。

    然后陈立果就被人送进一间小屋子,狠狠的用鞭子抽了一顿。陈立果被抽一下,就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一次:“叫你想吃烤鸡,叫你想吃烤鸡,这下连鱿鱼都没得吃了。”

    系统:“……”他实在不知道自家这个宿主到底是聪明还是蠢。

    被打了一顿,又被晾了一天一夜后,陈立果凭借着自己强悍的身体素质,依旧是一点昏迷的迹象都没有,他在此过程中无论别人问什么都一言不发。

    到后面反而是审问陈立果的人有些疲惫,把他一个人关在了屋子里,自己出去歇了口气。

    当门再次被打开,这次进来的却是安其罗。

    此时陈立果双手被吊起,衣衫破损,身上到处都是鞭痕,嘴唇因为疼痛变得有些发白,那双原本漂亮的丹凤眼,此时也隐隐透出些水光。

    安其罗用鞭子抬起了陈立果的脸,他笑道:“若少校不是个alpha,我恐怕也会对少校动心。”

    陈立果抿紧了唇,并不说话();。

    安其罗笑道:“如何,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是什么感觉?”

    陈立果知道安其罗口中的那个他,指的是背叛陆云棋的一个手下,他冷冷道:“一定是你骗了他。”

    安其罗笑的灿烂,道:“是么?艾伯西就在船上,少校可要见见他?”

    陈立果浑身微微一紧。

    安其罗凑到陈立果的耳边,轻轻道:“他还是一个omega。”

    陈立果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似乎完全不信安其罗说的话,他道:“你撒谎。”

    安其罗也不解释,拿出通讯器按了几个号码,说了几句话后,便挂上了。

    很快,便有人推开了门,那人便是安其罗口中的艾伯西。

    “少校?!”艾伯西万万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自家长官,他一直以为他逃掉了,却没想到竟是被安其罗抓住了。

    “让我们来猜猜,可爱的少校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艘船上?”安其罗用鞭子拍打着陈立果的脸,他笑道:“是意外?还是为了挽救他眼中失足的手下?”

    “为什么。”陈立果觉的虽然自己随时有可能去下一个世界,但还是十分配合的扮演着陆云棋的角色,他眼中的悲痛和疑惑让艾伯西的心中一震,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为什么?”安其罗道,“大概是因为,我是艾伯西的亲哥哥吧。”

    陈立果被真相所震惊,但他终究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抿着的唇更紧了。

    “我可爱的少校。”安其罗似乎兴奋了起来,他身上的烤鸡味越来越浓郁,浓的陈立果脑袋又有点晕了。

    “是不是很难过?”安其罗在陈立果耳边低语,仿佛在享受陈立果的绝望,他笑道,“没关系,你会发现——啊!”

    陈立果还没等安其罗话说完,被烤鸡味道熏的实在是受不了的他一口就朝着安其罗咬了过去。

    安其罗也没想到陈立果突然发现,躲闪不及被陈立果一口咬到了下巴。

    “啪。”一个耳光狠狠的帅到了陈立果的脸上,安其罗被陈立果气的脸色发青,他冷冷道,“看来少校还没有认清楚自己的处境。”

    陈立果看着他的脸,笑了:“你的弟弟是omega伪装的beta,那我是不是可以合理怀疑,你也是omega伪装成的alpha?”

    安其罗下巴上还带着牙印,他显然要被陈立果气疯了,咬牙道:“少校好胆识,我倒要看看,你能笑到什么时候。”

    陈立果收敛了笑容,恢复了冷漠的表情。

    “走了,艾伯西。”安其罗唤道。

    艾伯西目光游离,小声道:“哥哥,我还想同少校说些话……”

    安其罗冷冷瞪了一眼艾伯西,他道:“好自为之。”说完他便推门而去,还重重砸了门。

    艾伯西愧疚的看着陈立果,叫了一声少校。

    陈立果淡淡道:“不必再叫我少校,我已经不是你的上司了。”

    艾伯西眼里泪光闪烁,他说:“少校,不要这样……是我对不起你,你、你为什么不逃呢,你能逃掉的呀();。”

    陈立果麻木的想,谁叫你哥哥一身烤鸡味,把我勾引过来了呢。

    艾伯西哽咽道:“我们是不可能的,少校——你知道,我是星盗。”

    哦,忘了说,之前陆云棋一直对艾伯西有意,虽然艾伯西是个beta。

    陈立果一脸木然,心中默默的想,他喜欢这个可以正常搞基的世界。

    艾伯西说:“少校,对不起。”

    陈立果疲惫的闭了眼,不再说话。

    艾伯西的眼泪流了出来,他上千抱住了陈立果,口中发出微微的啜泣声,然而陈立果却始终不再回应。

    艾伯西虽然不愿,但他和陈立果早已没了未来,悲伤也要,哭泣也罢,结束之后他还是要离开陈立果。

    虽然他在离开之前,在陈立果耳边轻轻保证自己一定会帮他,但陈立果在心中表示他更愿意直接穿越去另外一个世界。

    接下来的几天,陈立果都过的十分凄惨,也就只有上厕所的时候会被放下来,平时都是一直吊着,吃的喝的倒是没亏待他——他终于不用再吃鱿鱼了。

    就这么过了大概一周,即便是陈立果,精神也变得有些萎靡,那个性格阴晴不定的安其罗又来看了他,这次他满脸幸灾乐祸,见到奄奄一息的陈立果,他笑道:“我亲爱的少校,你真应该感谢我,本来我们想要了你的命,但上帝仁慈……有人把你买了过去。”

    陈立果并不答话。

    安其罗道:“你是不是很高兴?”

    陈立果慢慢抬头,看着他的脸轻轻道了声:“你是omega吧。”

    安其罗眸光一冷。

    陈立果断然道:“你就是omega。”

    “啪。”又是一个耳光,安其罗脸色铁青,看模样时恨不得咬碎陈立果的喉咙让他闭嘴。

    陈立果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迹,温柔的笑着:“我不知道你用什么办法改变了自己的性别……你说,若是让其他人知道了这件事?”

    安其罗冷冷道:“有谁会听你的胡言乱语,况且——。”他说到这里,冷冷的笑了起来,“你很快就会知道,我是怎么改变的性别了。”

    陈立果面色沉沉。

    安其罗高声道:“来人,将少校装起来。”

    他话语落下,门外走进两个人,这两人手里提着一个箱子,看起来刚好放的进一个人的样子。

    陈立果手脚上都带着特殊的镣铐,根本无力反抗,很快便被像装货物一样,装进了箱子里。

    安其罗看着他,冷笑:“看见你这副模样,我那个可怜的弟弟一定会很伤心吧。”

    陈立果嘴巴上也被戴上了口枷,所以此时并不能说话。

    “好运,我的少校。”陈立果感到一股气体喷到了自己的鼻间,他脑袋一晕,便失去了只觉。

    安其罗满意的看着陈立果闭上眼,他亲手将箱子盖好,向手下吩咐道:“装好了,给秦医生送过去吧。”

    两个手下称了声好,抬起箱子走出了门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