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33章 不想做Alpha的Alpha(三)

第33章 不想做Alpha的Alpha(三)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陈立果躺在床上装尸体。

    被秦步月“注射”了药剂之后的几天,他都是在床上渡过的。

    alpha的身体素质果然逆天,断掉的肋骨居然在随便缠了点绷带,没有用药的情况下自己就长好了。

    而在这段休息的时间里,秦步月没有再折腾陈立果,甚至可以说他没发疯的时候,看起来还有几分羞涩。

    陈立果说:“我就喜欢这个类型的,真可爱。”

    系统:“……你哪个类型的不喜欢?”

    陈立果:“你这个类型的。”

    系统:“……”

    陈立果惆怅道:“就是发起疯来有点害怕。”

    系统在心中冷冷道,你丫被打断的肋骨不是才好吗!

    陈立果咂嘴:“他好清纯好不做做作,和外面的妖艳贱丨货好不一样。”

    系统心想你是不是脑袋被打坏了。

    “陆少将。”这边还在说着秦步月,那边他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只见秦步月手里端着食物,推开门后便朝着陈立果走了进来。

    托盘上的食物散发出诱人的香味,陈立果惊奇的发现秦步月带来的东西全是他喜欢吃的。

    秦步月将餐盘放到了陈立果的面前。

    陈立果看向秦步月的目光有些疑惑,前几日他吃的都是营养剂,今天为什么秦步月突然给他做了什么食物,难道其中有什么阴谋();。

    秦步月依旧是笑意盈盈的模样,他柔声道:“吃吧,我没在里面放其他东西。”

    陈立果想了想,觉的秦步月似乎也没有理由骗他,于是他便放心大胆的拿起来吃了。

    秦步月沉默的坐在旁边看着陈立果吃着食物,他的目光在陈立果身上来回扫视,最终停留在了陈立果还包裹着绷带的腹部。

    “已经过了六天了。”秦步月忽然道。

    陈立果吃饭的动作微微一顿,面上露出警惕之色。

    秦步月见状,微笑道:“陆少将放心,那药只会用一次。”

    陈立果抿唇,显然并不相信秦步月的话。

    秦步月无奈的摊了摊手,做出无辜的表情:“我没必要骗你的。”

    的确,以现在的情况,秦步月想对做什么,他似乎都反抗不了——这么一想想,居然还有点小兴奋呢。

    陈立果面无表情的把饭吃完了。

    秦步月微笑着看着他,忽然伸出手在陈立果的嘴角点了一下。

    陈立果条件反射的后退,秦步月却无辜道:“有饭粒。”说完,他舌头一舔,便将那饭粒卷入了嘴里。

    陈立果微微皱眉。

    秦步月微笑道:“这饭菜可合陆少将的口味?”

    陈立果没说话,他突然觉的身体似乎有些不适。

    秦步月见他有些困惑,便笑了:“那我便再等等。”

    很快,陈立果就知道秦步月是什么意思了——妈的,他的菊花好痒啊,陈立果:“卑鄙。”

    秦步月眨眼道:“我也没想到陆少将居然这么容易相信我。”

    陈立果:“……”我错了,你果然和外面那些妖艳贱丨货差不多。

    就在秦步月说话的时候,陈立果却是已经浑身都是冷汗了,他咬紧牙关硬撑着,却看见秦步月又开始在他面前脱衣服。

    这次秦步月脱得十分干净,连裤衩子都没留下,他虽然平时里穿着白大褂,带着一副眼镜,怎么看都很斯文。

    可衣服一脱,便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腹肌居然又比陈立果多了两块。

    陈立果对此表示严重不服。

    秦步月道:“尝尝alpha的滋味,好像也不错。”

    陈立果重重的喘息着,他在用全部意志力去阻止自己的失态。

    秦步月淡淡道:“你不用忍,这药,没人忍得了。”他说完这话,便给了陈立果一个缠绵的吻——和第一次同他陈立果的打斗不同,这次他倒是十分的温柔。

    陈立果粗重的喘息着,想要推拒,身上却没了力气。

    秦步月眼神痴迷的看着陈立果,他轻轻道:“陆少将,我好喜欢你。”

    陈立果:“……”好巧,我也好喜欢自己。

    秦步月俯身下去,打开了陈立果的身体,将两人一同卷入了情丨欲之中。

    事后();。

    陈立果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他身侧的秦步月抱着他正睡得酣甜,他却强撑起精神对着系统道:“我要求转换世界。”

    刚从*保护功能里出来的系统一脸疑惑:“为啥?”

    陈立果泣不成声:“这身体有问题。”

    系统瞬间明白了,但为了装作自己不知道,他还是问了:“什么问题?”

    陈立果扭捏道:“就、就是那个……”

    系统道:“哪个?”

    陈立果怒了,大声吼道:“硬不起来,硬不起来你知道吧!”

    系统:“……”

    陈立果道:“爽都被他爽了!我一点都不开心!”

    系统:“真的一点都不开心?”

    陈立果:“……就一点点啦。”

    系统:“……”

    陈立果道:“只有小拇指那么一点点。”

    系统:“……”

    陈立果:“好吧,其实我也蛮爽的。”

    系统:“……”

    陈立果见系统半晌不说话,继续道:“虽然爽了,但这事情有关我男人的自尊,自尊你懂吗?”

    系统慢慢道:“不懂。”

    陈立果难过道:“没想到你是这种系统。”

    a和a之间在一起本就违反常理,秦步月也是个奇葩,居然能对着陈立果这个a硬起来,陈立果倒是正常了,对秦步月一点反应都没有——从头到尾,都没硬。

    而对alpha这个性别的生理习性十分了解的陈立果,却因此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见系统不理自己了,陈立果生出一种自己被世界抛弃的孤寂感。他颤声道:“我这样一个水晶般的的人儿,你居然狠得下心如此对待,你信不信我碎给你看。”

    系统:“……”妈的智障。

    陈立果又是一顿撒泼打滚,完了之后见系统还是没有要理他的意思,只好不情愿的放弃了,他说:“你一点都不爱我。”

    系统没吭声。

    陈立果含着悲伤的泪水睡去了,心中想着,他终究是失去了系统的爱——如果曾经有的话。

    第二天,秦步月比陈立果先醒,他侧过脸便看到了陈立果那张酣眠的睡颜,一想到昨晚的滋味,秦步月嘴角没忍住流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

    但这笑意刚一露出,便被秦步月自己察觉,他瞬间收敛了表情,又换了个笑容——这笑容虽然好看,但却没有一点真诚。

    陈立果也混混沌沌的醒来了,他一睁开眼就看到秦步月在自己身旁撑着下巴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早安。”秦步月温声道。

    陈立果没说话,他还陷在昨天的打击里不可自拔,硬不起来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太严重了();。虽然陈立果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做的受,但做受纯属他的个人爱好,也不代表他不需要硬啊!

    秦步月见陈立果目光散乱,显然是以为陈立果是被昨天的事刺激了——一个alpha被另外一个alpha上了,想必对那个alpha而言,定然是晴天霹雳一般。所以秦步月还是可以理解陈立果的失常的。

    他又温柔的亲了亲陈立果光洁的额头,轻柔的道了声:“云棋。”

    陈立果没理秦步月。

    秦步月也不介意,他看向陈立果的眼神里全是痴迷,他说:“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陈立果不愿同秦步月说话,伸手遮住了自己的脸。

    秦步月心中微叹,知道不能将陈立果逼的太紧,于是便起了身,走出了房门。

    陈立果的心情是一片灰暗,他躺在床上,觉的自己是一片被晒干了的鱿鱼。系统也没有要安慰他的意思,于是陈立果便如此沉默着。

    直到门口出现了微微的响动。

    陈立果一开始还以为是秦步月回来了,结果却没想到听到了艾伯西的声音。

    “少将。”艾伯西一进来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陈立果。

    陈立果下半身盖着毯子,上半身却露在外面,上面那些痕迹非常清楚的表明了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艾伯西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他难以想象,身为alpha,还是一军统帅的陆云棋遭遇了这种事,会是什么感觉。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若不是他背叛了陆云棋,陆云棋不会被追杀,若不是因为陆云棋对他还抱有期望,也不会出现在安其罗的船上被安其罗抓住,而之后的一切也不会发生……想到这里,艾伯西更加坚定了心中的选择,他又低低的唤了声:“少将。”

    陈立果微微抬目,看向了艾伯西,但他并没有要答话的意思。

    艾伯西走过去,握住了陈立果的手,颤声道:“你受苦了。”

    陈立果还未说话,便感到艾伯西的手指在轻轻的敲打自己的手心,他很快明白艾伯西是在同自己穿戴什么信息。

    五天,逃跑,门口,等。这些字眼连在一起,很明白的表达出了其中含义。

    陈立果垂了眸子,声音低沉道:“你走吧。”

    艾伯西瞪大眼睛,泪水顺着眼眶滑落,他颤声道:“少将,你怪我吗?”

    陈立果自嘲的笑了笑,他平时都是一副沉默的模样,即便是昨日被秦步月逼的紧了也不过只露出几分难忍,好似唯有在面对艾伯西的时候,他才会有这么多情绪,他说:“各为其主,有什么好怪的。”

    艾伯西哭的更难过了,他死死的抓着陈立果的手,慢慢的在陈立果面前跪下,将自己的脸贴了上去,他说:“对不起,少将,对不起……”

    陈立果道:“走吧。”

    艾伯西摇头:“我不走,你再让我看看你,你再让我看看你。”

    陈立果不说话了,他心中长叹——走吧,我硬不起来的,我给不了你幸福,你应该去找其他人。

    艾伯西哭的更难过了,omega本就生性敏感,泪腺自然是十分的发达,他哭着的厉害,竟是在地上积起一层小小的水渍。

    陈立果怕他把眼睛哭坏了,赶紧说了声:“别哭了();。”

    艾伯西这才慢慢止住了抽泣,他说:“少将,我对不起你。”

    陈立果没说话。

    艾伯西不奢求自己能得到陆云棋的原谅,他看着陆云棋的惨状,却更加坚定了要帮他逃走的想法。他不能让自己的少将变成omega,这会毁了他的。

    艾伯西说:“我走了。”

    陈立果道:“走吧。”

    艾伯西恋恋不舍,他说:“我以后还会来看你的。”

    陈立果看着他可爱的脸颊,怅然若失,心中黯然的说,小可爱,我们之前没有未来。

    艾伯西说完便离开了,他前脚刚走,后脚秦步月就走了进来,显然艾伯西的来访是他允许的。

    “你很喜欢他吧。”秦步月开口便是这句话。

    陈立果怎么可能回答,他现在整个人颜色都是灰白的,若不是怕人物崩了简直随时可能哭出声。

    “即便是被背叛,也舍不得苛责他?”秦步月虽然在笑着,但这笑容却让人看了心中发冷,他说,“真有趣。”

    陈立果还是不说话。

    秦步月见他沉默的模样,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轻轻道:“为什么不说话,还是说,只有面对他的时候,你才有多余的表情?”

    陈立果冷冷甩开了秦步月的手。

    秦步月被甩开也不觉的有什么,他若有所思的看着陈立果,轻轻的道了声:“我开始期待了。”期待如此冷硬的你,变成omega的模样。

    话虽如此,可自从在陈立果身上开了荤的秦步月,显然不像以前那么好打发,他开始天天和陈立果黏在一起,每天都给陈立果端来特意做好的饭菜。

    虽然被阴了一次,但陈立果依旧该吃吃,该睡睡,表现出来的淡然让秦步月都啧啧称奇,他知道若是一般的alpha遇到这种事情,恐怕早就崩溃了,没想到陆云棋居然如此坚强,没有表露出一点恐慌,就好像他根本不知道变成omega意味着什么一样。

    陆云棋这样的反应,也让秦步月对他越发的感兴趣。

    五天后,艾伯西没有欺骗陈立果,而是如约而来。

    他进来之后,便立刻给陈立果解开了锁链,还拿了套衣服给他,急切道:“少将,你赶快换上。”

    陈立果点头,也没有顾忌艾伯西,当着他的面就换了衣服。

    艾伯西看着陈立果的身体,有些脸红,但到底没有移开目光——这或许使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陈立果迅速的换完衣服,艾伯西道:“跟我来。”

    两人便离开了囚禁陈立果的地方。

    艾伯西道:“我们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一定要在他回来之前离开。”那个他显然是指秦步月。

    陈立果一路沉默的跟着艾伯西。

    艾伯西将陈立果带到了一个房间,那房间里居然放着一台小型的机甲,他将口袋里的钥匙掏出来,递给陈立果:“路线我已经帮你设定好了,少校,再见。”

    陈立果道:“你呢();。”

    艾伯西眼前一亮,他没想到即便这时候,陈立果还在担心他的安危,他颤声道:“我没事,我哥哥在,秦步月不会对我做什么的。”

    陈立果看着少年,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

    艾伯西眼眶一下子就红了,他显然还有很多话想对陈立果说,但时间不允许,他终是只说出一句:“少将,保重。”说完对着陈立果敬了个军礼。

    陈立果点头:“保重。”他回了个军礼后便没有再迟疑,用钥匙打开机甲后坐了上去。

    艾伯西深吸一口气,转身出了门,便打开了机甲通向外部的开关,他听到里面发出轰鸣的声音,那是机甲发动机正在发动,随着轰鸣的逐渐远去,只余下了一片寂静。

    艾伯西靠着墙壁慢慢蹲了下来,他把头埋到手臂之间,哭的不能自已。

    陈立果第一次驾驶机甲,虽然他有这方面的记忆,但架不住第一次自己亲自动手,真是惊险又刺激。

    窗外,是闪亮的群星,深邃的夜空犹如浩瀚之海,人在其中行走,无比的渺小。

    陈立果被眼前景色震撼,许久都不曾言语。

    直到几个小时候,确定自己已经从秦步月的底盘里逃出来了,他才说了一句话:“系统,我想回家。”

    系统说:“回去做什么。”

    陈立果道:“回去看自己辛辛苦苦养的白菜是怎么被猪拱的。”

    系统:“……”

    陈立果越想越难过,不由道:“我复活了还要参加他的婚礼,娘耶——一想想都觉的自己惨。”

    系统:“……”

    不过陈立果很快就振作了起来,他说:“没关系,我也和那么多帅哥爽过了,啧,现在有个问题。”

    系统:“什么问题?”

    陈立果说:“这个世界,有男科医生吗?”

    系统习惯性的沉默了,他心中冷冷道,有没有男科医生他不知道,反正医生是医不好alpha对alpha硬不起来的问题的。

    陈立果道:“要是这个病治不好,我就不活了。”

    系统:“你怎么知道下个世界你的身体是不是还这样?”

    陈立果敏锐道:“所以其实你是故意的吧。”

    系统假装自己不在。

    陈立果怒道:“我平时对你不好吗,你要这么对我,我只是个可怜的孩子啊!”

    系统心中冷笑,有天天担心自己硬不起来的孩子?!

    就在陈立果的咆哮,和系统的沉默中,两人在宇宙中遨游了三天,即将到达艾伯西设定的目的地,那里是万星盟设在前线的一个要塞。

    当万星盟的军士们,看到一架靠近的小型机架时,立刻向上级询问如何处理。

    那上级观察片刻,确认那不过是台运输的小型机甲后,便让手下待命,让机甲降落到了升降台上。

    机甲缓缓落下,片刻后大门打开,露出了一张让那上级惊呆了的脸——陆云棋,竟是被认为已经牺牲了的少将陆云棋();。

    “长官!”军官赶紧上前行了个军礼,他激动道,“您、您居然还活着。”

    陈立果看了他一眼,道:“名字。”

    军官腰杆挺直:“威尔斯·艾可萨。”

    陈立果道:“诺曼是你的谁?”

    威尔斯道:“是我的堂兄!”

    陈立果神色露出些疲惫,他道:“我需要休息。”

    威尔斯满目兴奋,他道:“是,少将,我立刻为您准备住宿——需要将您还活着的消息传回去吗?”

    陈立果思考片刻,点头道:“传回去吧。”此时两军应该还在交战,他还活着的事情,理应会鼓舞万星盟的势气。

    威尔斯为陈立果准备的房间,便是他自己的屋子。

    陈立果倒也没在意那么多,他的确是有些累了,倒在床上便陷入了酣眠之中,却不知道因为他的离开,秦步月那里几乎是炸了锅。

    秦步月知道艾伯西对陆云棋还有意,但他没想到艾伯西居然胆子大到敢将陆云棋放走。

    安其罗知道之后也打了艾伯西一耳光,但艾伯西终究是他弟弟,所以虽然安其罗非常的生气,但他还是得护着艾伯西。

    秦步月冷笑几声,对着狼狈的跪坐在地上的艾伯西道:“你真的以为他能逃掉?”

    艾伯西红着眼圈流着泪。

    秦步月面无表情的对着安其罗道:“看好你的弟弟,否则我不能确认我们之间的协议还有效。”他说完就走,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让人眩晕的信息素。

    安其罗看着自己的弟弟,咬牙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得罪谁不好,你居然要得罪他?”

    艾伯西苦涩道:“哥哥,我爱他。”

    安其罗摇头:“你疯了,好好反省吧。”

    艾伯西苦笑一声,听见安其罗重重的关上了门。

    再说陈立果好好睡了一觉,身体上的疲惫终于得到了缓解,他从床上坐起来,唤出系统让他查一下命运之女在哪里。

    系统查之后说了大概的地址。

    陈立果闻言点头:“走吧,早点搞定。”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急切的想要完成任务。

    系统见到陈立果如此的效率,已经开始思考之后该为陈立果选什么样的世界了……

    陈立果推开门出来,便见到之前那个接待他的军官站在门口,他看到陈立果,表情是掩盖不住的兴奋:“陆长官,总部回了消息,让您去飞翼星。”

    陈立果点点头:“你可否帮我去炙水星上寻个人?”

    威尔斯道:“当然可以。”

    陈立果道:“是炙水星上的一名军医,名叫阮菲菲。”

    威尔斯点头:“是长官,寻到之后是将她回来吗?”

    陈立果想了想,道:“嗯。”

    把阮菲菲放在外面,他是不放心的,万一发丨情期突然到了,暴露了omega身份的阮菲菲几乎不可能不被标记();。

    悲剧的要从源头斩断。

    威尔斯是个效率很高的人,不过两天时间,就把阮菲菲找来了。

    阮菲菲并不知道上头的人为什么找她,但她自己心里有鬼,所以来见陈立果的时候表现的格外小心翼翼。

    “陆少校,是您在找我吗?”阮菲菲长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很是可爱,她的医术在炙水星上也是小有名气,若不是限于omega的性别,恐怕会有更大的成就。

    “对。”陈立果点头:“你跟我去飞翼星。”

    “可以问一下为什么吗?”阮菲菲额头上有些冷汗,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伪装成beta的事情暴露了。

    陈立果淡淡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阮菲菲苦笑一声,知道陈立果是不打算告诉她答案了。

    找到阮菲菲后,陈立果火速回了飞翼星。

    军方上层都没想到陈立果还活着,所以在知道他幸存的时候,便第一时间想要找他了解情况。

    陈立果简单的把他的经历说了,当然免去了一些敏感的细节,比如他被用药,安其罗和艾伯西都是omega的事情。

    虽然陈立果活下来了,但他因为身份特殊,却要被观察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原职。

    陈立果对此表示没有异议,面对其他人的审问表现出十分坦然的态度。

    阮菲菲到了飞翼星后一直提心吊胆,陈立果被审问完后,看到她的第一句话便是:“你以后都跟在我身边。”

    阮菲菲瞪着眼睛,像只受了惊的小松鼠,她道:“可、可是……”

    陈立果冷冷道:“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阮菲菲嗫嚅几句,似乎是想要拒绝,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陈立果环顾了一下四周,在确认周围没有人后,才压低声音说了句:“跟在我的身边,直到你找到自己喜欢的alpha。”

    阮菲菲听到这话,露出惊恐万分的表情,显然她不明白为什么陈立果会知道她omega的身份。

    陈立果说:“明白了吗?”

    阮菲菲小声道:“明白了。”

    陈立果看着她害怕的模样,在心中重重叹息,他心说,姑娘,你别担心,我硬不起来的……

    于是二人便开始同居生活。

    和战战兢兢的阮菲菲比起来,陈立果十分的淡定,他淡定的原因有十个,一是他喜欢的是男人,二是他硬不起来,三是他硬不起来,四是他硬不起来,五是……

    反正总而言之,就是陈立果,硬不起来,多么让人悲痛的事实,连早上撸管的乐趣都没有了。

    少有的,陈立果过上了清心寡欲的生活。

    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陈立果和系统闲聊,他说:“我又想起了那段美好的青涩时光。”

    系统心说你闭嘴。

    陈立果说:“那时候我还小,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丨爱();。”

    系统:“……”

    陈立果:“后来就知道了。”

    系统:“……”

    陈立果长叹一声:“再后来就戒不掉了。”

    系统:“……”

    陈立果道:“色是刮骨刀,我要戒色。”

    系统:“……”我会信?!

    就在陈立果指天发誓他要戒色的时候,他的通讯仪突然响了起来。

    陈立果接起来一看,发现是一封邮件,发件人未知,邮件内容是一个小视频。

    陈立果疑惑道:“这是什么?”他随手点了个播放,耳边便响起了一个男人低低的□□。

    “咦?”陈立果脸红了,“哎呀——”

    系统:“你不是要戒色吗?”

    陈立果:“看看,就看这一次——哎,不对啊。”他怎么越听着声音越熟悉,陈立果的手指一滑,直接把视频拉到了中间,当看清楚视频主角的脸时,他的脸黑了,被压在底下那个不是他吗!上面不是秦步月那个变态吗!

    陈立果:“妈的,还好没硬起来。”

    系统:“……”

    陈立果:“这要是硬起来也能吓软了。”他的表情实在是不太好看——任谁看到这样的视频主角是自己,表情都估计不会好看。

    陈立果把视频按了暂停,给发件人回了两个字:变态。

    发件人也不生气,片刻后给陈立果发了一句话:你想让全军都看到这视频吗?

    陈立果:“……”一想想还有点小兴奋呢(并不。

    他沉默片刻,只能发了个:你想怎么样。

    那边回了个:干你。

    陈立果:……

    那边回道:少将为什么不说话了。

    陈立果心里想我对你无话可说,很不情愿的回了个:你到底想如何。

    那边说:自丨慰给我看。

    陈立果一看这个就火了,骂道:“去你奶奶的,老子倒是想自丨慰了,要自丨慰也要硬的起来啊,硬不起来怎么自丨慰,啊?!”

    那边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又来了个:用后面。

    陈立果气的不行,回了个:在拉屎。

    那边久久没有回信息,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陈立果的奔放吓着了。

    陈立果骂道:“要是他把我的视频给其他人看了,我就立刻自杀离开这里!”

    系统:“没想到你居然还有羞耻心。”

    陈立果冷笑:“我怎么能让其他人知道我硬不起来。”

    系统:“……”他就知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