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35章 不想做Alpha的Alpha(五)

第35章 不想做Alpha的Alpha(五)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虽然秦步月很想让阮菲菲看看陈立果被占有的模样,但他到底还是有些分寸,没有直接将陈立果逼到绝境。

    在阮菲菲即将下班的时候,秦步月结束了一切,将陈立果抱回了床上,自己不紧不慢的穿好了衣服。

    似乎是被做的狠了,躺在床上的陈立果侧身蜷缩着身体,身上全是醒目的暧昧痕迹。秦步月的手指在他光滑的皮肤上滑过,他知道alpha的恢复能力逆天,这些痕迹估计不到一天便会消失,心中不由的有些失落。

    陈立果半闭着眼睛,嘴唇红肿且破损,看起来已经失去了意识。

    秦步月看着他,没忍住低下头又亲亲的吻了吻。

    阮菲菲回到家,刚遇到要离开的秦步月();。秦步月一点也没有要搭理阮菲菲的意思,目不转睛推门便走,连个招呼都没有打。

    阮菲菲有些莫名其妙,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个人,她进屋后没看到陈立果,反而是鼻间嗅到了一些奇怪的味道……

    陈立果休息了一晚上才缓了过来,秦步月的体力太恐怖了,那两个小时他几乎就没有停下过,反而是陈立果最后有些神志模糊,如果不是顾及到阮菲菲,陈立果甚至怀疑他能做个一天一夜。

    陈立果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来,去洗了个澡。

    阮菲菲去厨房拿薯片的时候,正好遇到洗完澡的陈立果,她只看了一眼,心中便隐约明白了什么。此时陈立果嘴唇还肿着,裸丨露的颈项之上还带着暧昧的红痕,就算是阮菲菲这种未经人事的人,也猜出了一二。

    陈立果看见阮菲菲,没有要打招呼的意思,自顾自的拿了盒酸奶开始坐在餐桌前喝。

    阮菲菲虽然心中好奇,但她又不好意思问,于是只能咬着牙装作没看见。

    陈立果咕咚咕咚的喝完了一升酸奶,还是觉得饿,于是又去煮了点面条,他的手艺还不错,厨房里很快传出诱人的香气。

    出来拿作料的时候,陈立果看着眼巴巴看着他的阮菲菲,好心的问了句:“吃么?”

    阮菲菲点头如捣蒜。

    陈立果见状,便多做了一份。

    他们两个虽然在同居,但吃的用的都分得非常清楚,陈立果并不想让阮菲菲产生什么不该有的错觉,所以在这些事情上向来都很注意。

    阮菲菲吸着陈立果做的面条,脸上露出惊叹之色,道:“好好吃。”

    陈立果嗯了声,没有要接话的意思。

    阮菲菲的面吃了一半,有些迟疑的说:“上面派我去秋回星出差。”

    陈立果听到秋回星三个字就皱起了眉头,这个星球的名字他很熟悉,若是没记错,这就是阮菲菲被强行标记的地方。

    陈立果说:“能不去么?”

    阮菲菲的道:“应该不能……那边发生了疫病,很缺医生。”

    陈立果看着碗里的面条,有些烦恼,如果他没有被停职,留下阮菲菲是件很简单的事,但他现在被停职了,那就没办法参与军中的事了。

    阮菲菲以为陈立果是担心她,她道:“我会小心的,那疫病不致命……”

    还未等她说完,陈立果便道:“我和你一起去。”

    阮菲菲瞪大眼睛。

    陈立果道:“就这么定了。”

    阮菲菲完全没有料到陈立果的反应,她起初被要求同陈立果同居的时候,还以为陈立果是喜欢她,但经过这段的相处,却又觉得不像。而且今天看来,陈立果显然是有自己的伴侣,那他为什么要如此关心自己呢?阮菲菲觉得矛盾,又没办法问出来。

    陈立果似乎一点没注意到阮菲菲的纠结,他吃完饭后,便直接回了房,没有给阮菲菲拒绝的机会。

    回房后,陈立果叫系统把那个强行标记阮菲菲的alpha的资料又提出来看了一次。

    这个alpha在军队里是个上校军衔,看起来长得不错,权力也不小,好好一个人也不知怎么的就当了为人不齿的强丨奸犯();。

    陈立果看着看着就幽幽的叹了口气。

    系统问他:“你叹什么气。”

    陈立果说:“秋日星离这里很远吧。”

    系统眼皮一跳,立马猜出陈立果要说什么。

    果不其然,陈立果的下一句话就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月月再相见。”

    从一开始的空空,到之后的统统,再到现在的月月,系统觉得自己的神经在陈立果的折磨下不断的加强着,到现在他已经不觉得这种称呼有什么了。

    陈立果说:“你说他要是知道了我要走了,会不会很伤心?”

    系统居然生出了一种自己脑壳好疼的错觉——这种感觉让他有点惊恐,因为一个系统怎么可能有脑壳。

    陈立果并不知道自家系统的烦恼,他还在回味今天下午发生的事,他说:“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大的好像有点不正常。”这是让陈立果困惑的地方,好像每次秦步月要射出来时候,某个部位就会胀大——此时纯洁的陈立果依旧不知道什么叫做成结。

    秦步月很快就收到了陈立果与阮菲菲同行的申请,他把申请看了一遍后,脸色非常的不好,竟是少有的露出了发怒的表情。

    秦步月的手下们见状,均都战战兢兢,生怕把自己上级惹毛了。他们家的这个上级,平时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但一生起气气来,简直比魔鬼还恐怖。

    “秋日星。”秦步月的手指翘着那份申请表,表情温柔的有些扭曲,他说,“你以为你逃得掉?”

    陈立果要是知道秦步月在想什么,估计会做出个西子捧心状,然后幽幽的回一句:“冤家,人家哪里想逃。”

    但还好他不知道,所以直到离开,他都在为自己要离开秦步月而感到悲伤。

    “再见了,我爱的星球,我的爱的人。”陈立果现在每天做的事,基本就是吃饭睡觉,恶心系统。

    系统表示陈立果做的真的很成功。

    陈立果说:“你说他会不会想我?”

    系统:“……”

    陈立果说:“嗯,我已经开始想他了。”

    系统:“……”

    陈立果说:“他……”他话还没说话,就露出疑惑的表情,他怎么闻到了一股柠檬黄瓜味,这味道他太过熟悉,想忽视都不行。

    陈立果迟疑的说:“我好像问道了秦大吊的味道。”

    系统怀疑自己的内部结构出现了问题,不然怎么会在听到秦大吊三个字的时候,生出一种自爆的想法。

    秦步月并不知道自己从月月升级成了秦大吊,他现在还处在一种——陈立果想要逃开他的愤怒中。

    从飞船的驾驶舱走出来,秦步月一眼便看到了站在窗边的陈立果,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竟是从陈立果的表情里,看出一丝忧郁的味道。这种忧郁让他心中的怒气平复了许多,他远远便叫道:“陆云棋。”

    听到他叫声的背影猛地抖了一下,似乎是被吓到了。这样的反应,让秦步月心情更好了,他走过去,轻轻的拍了拍陈立果的肩膀:“好巧。”

    陈立果扭过头,看到了秦步月那张笑意盈盈的脸();。

    秦步月说:“你去哪里?”

    陈立果抿了抿唇,看起来有些不情愿的说:“秋日星。”

    “哦。”秦步月睁着眼睛说瞎话,他说:“我也正好要去秋日星。”

    陈立果浑身僵硬,显然是被秦步月吓到了,秦步月看着他慢慢变红的耳朵,凑到他的耳边轻轻道了声:“你以为你跑得掉?”

    陈立果咬牙道:“滚开。”

    秦步月痴痴的笑着,他竟是直接伸手,捏了一下陈立果的耳垂。

    “我先走了,到了秋日星,我们再好好的聊。”知道什么是适合而止,秦步月也不想把陈立果逼到崩溃,他转身,毫不意外的看到了一脸愕然的阮菲菲。

    秦步月朝着她绅士一笑,然后朝着她做了个口型:他是我的。

    阮菲菲满目惊慌,她没看错的话,秦步月也是个alpha吧!两个alpha也可以在一起么?一时间,阮菲菲的脑子乱极了。

    陈立果的身体有些僵硬,在秦步月走后,便一直没有说话,阮菲菲很快就察觉了不对——因为陈立果的眸子里,全是屈辱和怒火,看不到一丝的爱意。

    莫非,陈立果是被强迫的?阮菲菲冒出这么个想法,但她又觉得不太可能,一个alpha,怎么可能被另一外一个alpha强迫呢……

    总之,五天的行程,阮菲菲的思维都处于一种极端的混乱之中。

    到了秋日星的第一天,秦步月就邀请了陈立果吃饭,还特意叫他把阮菲菲带上。

    陈立果条件反射的想要拒绝,却看到了秦步月那双明明应该是在笑着,但并未有什么笑意的眼睛,秦步月说:“不要迟到。”

    陈立果只能闷闷的嗯了声。

    阮菲菲此时再傻也看出陈立果的不情愿了,但她也不敢问什么,只能乖乖的待在陈立果的身边,然后秦步月走之前,又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阮菲菲被秦步月的眼神看的后背发凉,有种被蛇盯住的感觉。

    陈立果的眼神里似乎有些疲惫,他察觉了阮菲菲的不安,道:“不要怕,他不会对你做什么。”

    阮菲菲差点问出口:那他会对你做什么么?好在她的理智还在,让她把话憋了出去。

    晚宴的地点是秋日星一家十分有名的餐厅。

    陈立果领着阮菲菲走进去的时候,秦步月已经坐好了。

    秦步月朝着他身侧的位置,对着陈立果做了个请姿势,阮菲菲却被他安排到了对面。

    这个位置有些奇怪,陈立果本想拒绝,但秦步月已经将作为拉开,他也只能坐了下去。

    “上菜吧。”秦步月声音轻柔的吩咐。

    陈立果的嘴唇抿成一条线,看起来隐忍极了。这个表情让秦步月想起了某些场景,他微妙的笑了笑,道:“你叫阮菲菲对吧?”

    阮菲菲受宠若惊,急忙点头称是。

    “我是陆云棋的旧友。”秦步月说的坦然,“认识他很多年了。”

    阮菲菲哦了一声();。

    秦步月道:“云棋哪里都好,就是太害羞。”一只手放在桌子上,另一首,却穿过桌布,轻轻的捏了捏陈立果的腿根。

    陈立果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显然是要生气了。

    秦步月点到即止,继续道:“你是打算和云棋结婚么?”

    阮菲菲没想到秦步月突然提起这个,诚惶诚恐道:“我和陆少将只是朋友关系……”

    秦步月道:“哦?”

    阮菲菲道:“是、是陆少将一直在帮我的忙。”她说着声音小了下来。

    秦步月说:“帮你什么忙。”

    阮菲菲嗫嚅着,不说话了。

    秦步月声音不冷不热,他说:“帮你隐藏omega的身份?”

    阮菲菲瞪圆了眼睛,有些惊慌,她没想到秦步月也知道她的身份了。

    “够了。”陈立果怒道,“秦步月,你到底想怎么样。”

    秦步月说:“你生气了?”

    陈立果的手握成拳头,显然是在控制情绪,他说:“秦步月,你够了。”

    秦步月面无表情:“哦?”

    阮菲菲以为这两人是因为她在吵架,急忙劝道:“陆少将,我没事的……”

    “你闭嘴。”秦步月冷冷道,“陆云棋,你凭什么这么对我说话。”

    陈立果重重的砸了一下桌子,一句话也不说,起身便要走。

    然而他还未走两步,秦步月冷漠的声音便传了过来,他说:“走出去,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陈立果的脚步顿住了。

    秦步月说:“回来。”

    陈立果似乎做了许久的心理建设,终究是坐了回来。

    好在这会儿正好上了菜,缓解了三人间尴尬的气氛,秦步月说:“吃。”

    陈立果发现这些菜全是他没吃过的,他虽然很想大快朵颐,但碍于人设,只能显露出食不知味的表情。

    阮菲菲简直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她再怎么迟钝,也发现这两人的关系不一般了。

    秦步月倒是该怎么样就这么样,他和陈立果没有再交谈,直到饭局快要结束的时候,他才道了声:“阮菲菲,你先回去吧,我和云棋还有些话说。”

    阮菲菲有些迟疑的看向陈立果。

    陈立果低低道了声:“去吧。”

    阮菲菲咬着唇,这时候她恨不得自己也是个alpha,可以帮上陈立果的忙。但想归想,她终究只是个孱弱的omega,待在这里不但帮不上陈立果,说不定还会拖他的后退。

    无奈之下,阮菲菲只能选择乖乖离开。

    阮菲菲走后,秦步月直白的说了句:“陆云棋,我要操丨你。”

    陈立果露出屈辱之色,他说:“你疯了();。”

    秦步月笑道:“你不是以为你跑到秋日星就能摆脱我了么?我告诉你,你是在做梦——”

    陈立果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秦步月说完就走,把一串钥匙丢到了陈立果的面前:“当然,我是个民主的人,我也给你选择的权力。”

    说完他起身便走。

    陈立果捏着钥匙,在心中对着系统幽幽的说了句:“唉,爱情,来的就是这么突然。”

    系统:“……”

    陈立果说:“无论你到世界的哪个角落,我都愿意跟随你。”

    系统:“……”

    陈立果:“夫复何求!”

    虽然陈立果很想立刻冲上去,和秦步月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但他忍住了,不但忍住了,还把桌子上的菜都吃得差不多了才慢吞吞的走上了电梯。

    走上电梯的时候,陈立果还在打嗝,他感觉不太好:“系统,我有点不舒服。”

    系统:“你终于有了廉耻之心?”

    陈立果:“不,我好像吃太饱了。”

    系统:“……”

    陈立果有点担心:“一会儿不会吐出来吧。”

    系统显然是想起了什么,气压更低了。

    在陈立果的担忧之中,他还是进了秦步月的房间。

    秦步月已经洗完了澡,此时正穿着浴衣面无表情的在用光脑处理事情,听到陈立果开门的声音,头也不抬道:“去洗澡。”

    陈立果乖乖的去洗澡了,一边洗澡还一边打嗝,他还是觉得肚子撑的厉害,犹豫片刻后道:“系统,我的胃好不舒服。”

    系统:“……”

    陈立果说:“我记得没错,上上个世界我好像吐过一次?”

    系统:“……”

    陈立果回忆:“上个世界好像也吐过。”

    系统:“……”

    陈立果很是纠结,他说:“要不然,这次自己先吐了?”

    系统:“……”

    陈立果等半天没等到系统的建议,于是便自己下了决定,他说:“嗯,总比等会儿吐床上好。”于是就开始对着厕所扣嗓子眼儿。

    系统表示有个这样的宿主,他离精神崩溃好像不远了。

    alpha的五感是非常灵敏的,虽然隔着一层门,但秦步月几乎可以将浴室里的所有声音纳入耳中。

    所以当秦步月听到浴室里传来呕吐声音的时候,他心中原本就压抑着的怒气终于喷发了出来。

    “嘭”的一声,浴室的门被强行打开,秦步月几步走入,一把抓住了刚吐完的陈立果。

    陈立果被抓的一脸懵逼,他满脸都是水,看着面色阴郁的秦步月,没搞懂秦步月在气什么();。

    “我就那么让你恶心?”秦步月把陈立果死死的抵在墙上,他冷冷道:“恶心到你都能吐出来?”

    陈立果:“……”哦豁,被发现了。

    秦步月顺手抓着喷头,对着陈立果就是一阵冲刷,陈立果咳嗽几声,到底是没再动弹。

    秦月冷笑:“可惜,就算你再恶心我,也得和我上床。”他直接将陈立果横抱起来,转身进了卧室。

    这一晚,陈立果过的十分开心。

    第二天,陈立果躺在床上从混沌的梦境中醒来,醒来后的见到屋子里没人,幽幽的问了句:“秦大吊呢。”

    系统:“……出去了。”

    陈立果长叹一声:“太爽了——”

    系统:“……”

    陈立果神清气爽的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服书刷牙洗脸,还拿个了面包当早餐,开开心心的回去了。

    秦步月原本以为陈立果要到中午才能醒来,却没想到他回来的时候,陈立果的人已经不见了。

    看到空空如也的房间,秦步月冷哼一声:“倒也难为你,这样都能爬起来。”他说完这话,却是不知想起了什么,眼神里浮现出些许笑意。

    陈立果到家后,看到了彻夜未眠的阮菲菲。

    阮菲菲见到陈立果回来,总算松了口气,但看到他身上那些明显的痕迹,心却又悬了起来。她其实想问很多,但她又觉得她若是问了出来,那陈立果定然是十分尴尬,所以犹豫之下,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询问陈立果要不要吃早饭。

    陈立果说不用,他吃过了。

    阮菲菲抿了抿唇。

    陈立果说:“你不要是去军中报道么?怎么还在这儿?”

    阮菲菲道:“我、我担心你……”

    陈立果差点没忍住伸出手想要摸一摸这姑娘的头,他叹道:“我没事,你快去吧。”

    阮菲菲欲言又止。

    陈立果想起了什么,他说:“你以后下班,都同我说一声,我来接你。”他没记错,阮菲菲是在下班的路上被标记的。

    阮菲菲茫然道:“为什么要来接我?”

    陈立果说:“这里不安全。”

    阮菲菲闻言,不知是联想到了什么事,脸色更差了,她深深地看了眼陈立果,没有再说什么,起身便走了出去。

    陈立果坐在沙发上,又开始看肥皂剧。

    到了下午的时候,他去接了阮菲菲下班,两个人随便吃了点什么,阮菲菲看到有新上映的电影问陈立果要不要看。

    陈立果正想说好啊好啊,却突然觉得身体有些不适,这种不适让他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拒绝了阮菲菲的提议,两人早早回了家。

    到家之后,陈立果直奔自己卧室的浴室,到浴室一脱裤子,陈立果就崩溃了:“系统——我的菊花怎么了!!!”为什么那么痒啊!!

    系统:“对不起,眼前一片马赛克,我什么都看不到();。”

    陈立果眼泪汪汪,系统并未告诉他什么是发丨情期,所以他此时一片茫然只以为是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他说:“难道是痔疮!!!”

    系统:“……”迷之沉默中。

    陈立果哭泣道:“我错了,我以后一定爱护身体。”

    系统憋了半天,没憋住,道:“你去问问那个秦什么是怎么回事。”

    陈立果有羞涩:“那万一是痔疮多不好意思啊。”

    系统:“……”痒死你个智障算了。

    陈立果虽然很羞涩,但他是非常相信他家系统的,既然系统叫他去询问秦步月,那就肯定是有原因的。

    陈立果纠结之下,还是给秦步月发了个信息:你对我做了什么。

    秦步月那边回的倒是也快,他说:自然是继续之前未完成的改造。

    原来是昨晚趁着陈立果失神,秦步月又给陈立果扎了一针,此时的他已经有些犹豫是否要将陈立果完全改造成一个omega,但让陈立果出现发丨情期,秦步月却并不反感。

    回了信息之后,秦步月立刻拨通陈立果的号码。

    通讯器接通后,那头传来低低的压抑着的呼吸声,陈立果带着怒气的声音传了过来,他道:“秦步月你到底想做什么?!”

    秦步月却不回答,他说:“昨晚舒服么?”

    陈立果咬着牙,喘息又重了几分。

    秦步月道:“那里是不是很痒?”

    陈立果低低道:“你不能这么做——你——”

    秦步月竟是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些崩溃的味道,的确,一个alpha突然有了发丨情期,的确会让当事人有些受不了。

    所以秦步月也不打算继续刺激陈立果,他得给他的小可爱一些缓冲的时间。

    秦步月说:“来,自己用手指试试看。”

    “滚——”陈立果咬牙道,“我要杀了你。”

    秦步月听着陈立果满含杀意的声音,知道他的小可爱绝对是认真的,他却低低的笑了,他说:“来啊,用你的身体杀了我。”

    陈立果重重的锤了一下墙壁:“你到底想怎么样,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秦步月说:“因为,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

    陈立果发出轻微的哼声,秦步月听着这哼声,竟是也起了反应,他微微叹息,不知道自己对一个alpha如此感兴趣,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秦步月继续诱导:“当然,若是你自己不愿意做,也可以来找我,我很乐意帮帮你。”

    通讯里那头传来一段脏话,秦步月听得出陈立果是真的很生气,他说:“宝贝,我这就来找你。”

    陈立果怒吼一声:“滚!”啪的就挂了通讯器。

    秦步月丝毫不介意陈立果的拒绝,他反而是哼着小歌,心情很好的去拿了外套,显然是打算出门去了。

    陈立果觉得自己要疯了,他不知道秦步月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但绝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尝试用了手指,但还不如不用,他更难受了。

    陈立果哭道:“秦大吊,你这个禽兽——我对你不够好吗,你要这样对我。”

    此时系统因为*保护的缘故,已经完全陷入马赛克中,不知道陈立果怎么样了,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估计也会对陈立果冷嘲热讽一番,说他活该。

    在家的阮菲菲察觉陈立果有些不对劲——她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信息素,她无法判断这种信息素到底是属于omega还是alpha,唯一能确定的便是这种信息素正源源不断的从陈立果的卧室里传出来。

    “陆少将?陆少将?”阮菲菲试探性的在门口叫着陈立果。

    陈立果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带着些压抑的味道,他说:“别进来。”

    阮菲菲担忧道:“您是出了什么事么?”

    陈立果道:“我没事。”

    阮菲菲有点着急,但她能做的事情却不多,被陈立果拒绝后,她只能在门口守着,怕陈立果出什么意外。

    就在她万分担心陈立果的时候,秦步月来了,他来之后一句话也没说,便直接推门进了陈立果的卧室,然后转身上了锁。

    给秦步月开门的阮菲菲一脸慌张,可面对面色如冰的秦步月,她却说不出拒绝的话——这就是omega和alpha的差距,一个是领导者,另一个不过是附属者。从生理上,便已被决定了地位的高低。

    秦步月进屋后便看到将自己裹在被子里的陈立果,他走过去,一把掀开了被子,浓郁的信息素味扑面而来,陈立果面色潮红,眼神里带着崩溃的味道,他说:“不——”

    秦步月微笑着看着他,他道:“好,你说不,我就不做。”

    陈立果知道了秦步月想要做什么,他想要他臣服,想要他亲口哀求。

    陈立果似乎离崩溃只有一步之遥,他绝望的看着秦步月,颤声道:“为什么,为什么?!”

    秦步月淡淡道:“因为我喜欢你啊。”

    陈立果喉咙哽噎,发出带着颤声的呻丨吟,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甚至期待着秦步月的侵犯。

    秦步月说:“说吧,宝贝,你要什么?”

    陈立果眼神朦胧,终于抑制不住身体的渴求,他说:“我要你。”

    一切结束后。

    陈立果点了根烟,他身侧躺在熟睡的秦步月,在烟雾缭绕中,陈立果眼神沧桑对着系统说:“辛苦他了,我很满意。”

    系统:“……”

    陈立果说:“感谢科技,科技使人类进步。”

    系统:“……”

    陈立果还想说什么,系统幽幽的冒出来一句:“你还记得阮菲菲么?”

    陈立果立刻坐直:“菲菲咋了!!”

    系统说:“你再不过去,她就出事了。”

    陈立果立马开始穿衣服穿裤子,拿钥匙准备出门,走之前他看了眼还在沉睡的秦步月,感动的想,好好睡宝贝,等我回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