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36章 不想做Alpha的Alpha(六)

第36章 不想做Alpha的Alpha(六)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身为一个omega,阮菲菲从小接受的教育便是要寻找一个和自己契合的alpha,组成家庭,生殖繁衍。

    但这种教育却并没有让阮菲菲变成一个omega该有的模样,她不但不想生孩子,甚至开始痛恨自己是个omega的事实。

    明明她可以在其他的领域做的比alpha还好,为什么就注定了只能结婚生子?

    这种想法驱动着阮菲菲做出其他omega无法想象的事,她用了抑制剂,将自己伪装成了一个beta,混入了军队,甚至混入了前线();。她在医学上的天赋使得她在工作之中游刃有余,丝毫不逊于身边的人,这个现实坚定了阮菲菲心中的信念——她不要做omega。

    然而生理上的构造,却仿佛在嘲笑阮菲菲的天真,当发丨情期来到,抑制剂失去了本该有的作用,阮菲菲整个人都陷入了崩溃之中。

    不幸中的万幸便是,她早早的请了假,离开了军队里,一个人匆匆忙忙的往家中赶去。

    然而阮菲菲身上属于omega的信息素,却在不断的引诱着周围的alpha,这浓郁的信息素已足以让其他alpha失去理智,阮菲菲甚至能感觉到周遭刺在她身上的目光。

    这种感觉让阮菲菲感到一丝绝望,她仿佛是一只可怜的食草动物,此时正在食肉动物的地盘上狂奔,不过一个顿足就会被食肉动物撕的粉碎。

    心中越着急,动作却越慌乱,阮菲菲一个踉跄跌倒在地,她的手掌被擦破,流出了鲜红的血液——这一丝鲜血简直好似跑道上突然响起的发令枪,让一直跟随者着她的某个alpha彻底失去了控制。

    阮菲菲发出一声尖叫,她被人拦腰扛起,视线天旋地转,抱起她的alpha散发着侵略性极强的信息素,他牢牢的抱着阮菲菲,任由阮菲菲怎么挣扎也无法从他的手上挣脱。

    “不要——”阮菲菲尖叫着,拍打着扛起她的人,她的泪水从脸颊上滑落,心中是充斥着难以抑制的绝望,完了——她的人生——结束了。

    阮菲菲哭泣着,头脑因为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因素变得一片混沌,她难以想象自己若是就这么被标记,之后该面临的到底是什么。

    扛着阮菲菲的alpha没有因为阮菲菲的哭泣产生丝毫心软,他带着阮菲菲直接往某个角落走去,阮菲菲的身体逐渐软了下来,她没了力气,像一只破布娃娃似得被人抱着离开,她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菲菲,菲菲。”一个低沉且熟悉的声音响起来,阮菲菲的神志却懵懵懂懂,无法理解,她感到一双手轻轻的擦着自己的眼泪,动作轻柔。

    “菲菲,你没事吧。”抑制剂再次进入身体,缓解了发丨情期带来的痛苦,阮菲菲逐渐从昏迷中醒来,她的眼睛终于有了焦距,看清了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个将她掳走的alpha竟然被人用绳子绑在一旁,本该在家中的陆云棋,此时正担忧的看着她。

    “哇!!!”再也忍不住,阮菲菲扑向了陈立果的怀抱,她死死的抓着陈立果,像是抓着最后一根稻草,她说:“救命,救救我!我不要当omega了,不要当omega了!”

    陈立果轻轻的拍着阮菲菲的后背,安抚着她的情绪。

    阮菲菲哭的哽咽,她说:“我好害怕,云棋,我好害怕。”

    陈立果道:“没事了,没事了。”他一边说,一边摸了摸阮菲菲的脑袋,道,“有我在呢。”

    阮菲菲泪眼朦胧的看着陈立果,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和身体全都松懈了下来——她在陈立果的怀中睡着了。

    陈立果抱着阮菲菲,准备回家。

    被他绑起来的那个alpha此时一脸愤怒,嘴里不住的发出呜呜声,陈立果瞅了他一眼,道:“喜欢你一个人,就要好好的追知道不?”

    那人:“……”

    陈立果道:“像你这样的,在我们那里是会被阉掉的();。”

    那人:“……”

    陈立果道:“兄弟,我报警了,你保重。”走之前,也没有把这人身上的绳子解开。

    那人:“呜呜呜。”

    陈立果接到了阮菲菲后,火速往家赶,这姑娘身上的信息素就好像大自然里不断散发的花粉一样,疯狂的吸引着路过的蜜蜂和各类昆虫,放在外面不管早被啃的骨头都没了。

    到家后,陈立果正准备开门,却发现家中的门居然没关,他微微一愣,第一个反应是阮菲菲出门的时候忘记了关门,走进去一步,却听到了秦步月不咸不淡的声音:“你去哪了?”

    陈立果身上一紧,差点被把怀里的阮菲菲丢出去。

    秦步月此时的表现,就像个发现妻子和隔壁老王约会的丈夫,他冷冷的扫了一眼陈立果怀里的阮菲菲,道:“就是为了她?”

    陈立果:“……”他没说话,直接把还在啜泣的阮菲菲抱回了卧室。

    秦步月目光阴冷,他看着陈立果的动作,虽然没说什么,但任由谁都能看出他的不满。

    陈立果把阮菲菲放到床上,正欲出去,却被阮菲菲一把抓住了手臂,阮菲菲眼角还带着泪滴,看起来十分的楚楚可怜,她说:“别走……”

    被秦步月盯着的陈立果感到自己的后背起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阮菲菲浑身还在发抖,她说:“我好怕——”

    陈立果叹了口气,摸了摸阮菲菲额头,他道:“不怕啊,我在这儿。”

    阮菲菲低低的嗯了一声。

    “呵。”见到这一幕,门口传来某人阴阳怪气的哼声,秦步月冷笑道,“你原来真的喜欢她?”

    陈立果:“……”

    秦步月继续道:“也对,身为一个alpha,喜欢omega是正常的事。”

    陈立果咬牙道:“闭嘴。”

    秦步月闻言更生气了,他冷冷道:“闭嘴?陆云棋,你有什么资格叫我闭嘴?”

    陈立果不想让阮菲菲听太多不该听的,他见阮菲菲迷迷糊糊似乎要睡过去,便轻轻的放了手。

    阮菲菲哼了一声,到底是没有再醒来。

    陈立果起身走到门边,道:“我们出去说。”

    秦步月冷漠的看了一眼阮菲菲,竟是没有再为难陈立果,同意了他的提议。

    出去之后,秦步月的第一句话便是:“你喜欢她?”

    陈立果坐在沙发上,像一尊凝固的石头:“我只当她是妹妹。”

    秦步月道:“哦?”

    陈立果:“况且我喜不喜欢她,和你有什么关系。”

    秦步月淡淡道:“你是我最满意的试验品,自然同我有关系。”

    按理说,陈立果听到这句话,本该是要愤怒的,但他只是抿了抿唇,露出略微有些紧绷的表情();。

    秦步月看着他的脸,莫名的生出些心疼,但他很快就处理好了这种不该用的情绪,他说:“陆云棋,你就是我的。”

    陈立果慢慢抬头,凝视着秦步月的脸,他说:“我们做笔交易吧。”

    秦步月倒没想到陈立果会突然提出要同他做交易,他有点感兴趣,便道:“什么交易。”

    陈立果说:“我做你的试验品。”

    秦步月瞳孔微微收缩。

    陈立果道:“你把阮菲菲,变成alpha。”

    秦步月听到陈立果的话,胸中霎时间涌起了蓬勃的怒气,他声冷如冰:“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陈立果表情平静,好像在说着和自己无关的事,他说:“自然清楚。”

    秦步月直接一拳把面前的玻璃茶桌砸了个粉碎,他说:“陆云棋,你很好。”

    陈立果微微垂了眸子,似乎不想和秦步月的眼神对视。

    秦步月点了点头,嘲讽的笑了:“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陆云棋,若这是你要求的,我凭什么不答应你?”

    陈立果似乎松了口气。

    秦步月偏过头,看了眼卧室的方向,他说:“她知道你为她付出了那么多?”

    陈立果冷漠道:“她不需要知道。”

    秦步月点点头:“如你所愿。”

    他说完就走,看表情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

    陈立果看着秦步月离开,直到秦步月重重的摔上了门,他的身体才慢慢松懈下来。

    两人算是就这样达成了协议。

    阮菲菲的这一觉睡的格外久,即便是在梦中,她也无法得到安眠,脑海中全是乱七八糟的画面,让她感到无比的混乱又惊恐。

    但在她的意识深处,却又隐约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在安慰着她,这个声音使得她没有彻底的精神崩溃,而是撑了过来。

    阮菲菲感到那个拥抱温暖的,声音也是轻柔的,她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不再有噩梦侵袭。

    陈立果像哄孩子似得把做噩梦的阮菲菲给哄好了,这姑娘受的刺激不小,估计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来。

    陈立果哄好阮菲菲后,便去做了一个人的晚餐——是冰箱里剩下的牛排,酱料还是黑胡椒的。

    陈立果不知道在想什么,吃饭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等到把整块牛排都吃完了,才像是做完了心理建设似得,严肃的问了系统:“统统,变成omega真的不需要切丁丁吧?”

    系统冷笑:“反正都没用了,切了怎么了。”

    陈立果:“……”说的很有道理,无法反驳。

    陈立果道:“虽然没什么用,但我心里过不去这关啊。”

    系统:“你答应的时候怎么那么爽快!?”

    陈立果脸红了:“这不是……担心菲菲吗。”

    系统看着陈立果脸上可疑的红晕,觉得自己非常怀疑陈立果的话();。

    陈立果道:“毕竟他跟了我那么多年了,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就这么说丢就丢,是不是有点无情?”

    系统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陈立果说的是他的丁丁,他声音扭曲道:“你自己问秦步月去,我不知道!”

    说完就没了声音,任由陈立果怎么呼唤都不出来。

    陈立果见系统不理他了,心中有些难过,以前系统可是有问必答的,现在老是不理他,这个系统的ai进化方向很有问题啊。

    阮菲菲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她恍惚中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原本稍微有了些血色的脸,再次变得惨白无比。

    阮菲菲慢慢从床上爬起,推开卧室的门,便看到了坐在客厅里的陈立果。

    陈立果在沙发上睡着了,金色的阳光正好打在他的脸上,落下斑驳的光影,没了平日里的冷漠和严肃,他的表情看起来祥和极了,简直好像一个落入凡间的天使。

    阮菲菲的眸子闪烁了了一下,她轻轻的唤了声:“陆少将。”

    陈立果一下子就醒了,他的眼睛里还带着些迷茫,显然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你醒了。”

    阮菲菲低低的嗯了声,然后想起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道:“昨天,麻烦你了。”

    陈立果道:“感觉好些了么?”

    阮菲菲点头,她犹豫片刻,还是问道:“昨、昨天那个人呢?”

    陈立果这才想起那个被他绑起来还没放alpha,本想着今天去看看,结果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

    陈立果说:“他被我绑着呢,冷静下来了应该就能自己挣脱了吧。”

    阮菲菲瞪着眼睛,似乎被陈立果的话吓到了。

    陈立果一点也不关心那个alpha怎么样了,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询问阮菲菲,他叫了一声:“菲菲。”

    阮菲菲轻轻的应了一声。

    陈立果问出了一个改变阮菲菲一生的问题,他问她:“你想成为alpha么。”

    很多年之后,阮菲菲都记得陈立果问她这个问题时的小心翼翼,那时的她甚至能回忆起陈立果眸子里的温柔。但那时的她却对过去的自己充满了痛恨,她只看到了陈立果的关心,却没有注意到他的隐忍和决绝。

    阮菲菲以为自己听错了,疑惑道:“你说什么?”

    陈立果认认真真,清清楚楚的重复了一遍,他说:“你想成为alpha么?”

    这真是个可笑的问题,阮菲菲苦笑着想,她说:“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alpha。”

    陈立果心中明了。

    阮菲菲说:“但我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了她这一辈子,都只能是个omega。

    然而陈立果却说:“我认识一个人。”

    阮菲菲依旧茫然。

    陈立果继续道:“他……可以把omega变成alpha。”

    阮菲菲的眸子一瞬间就亮了,她颤声确认:”从omega变成alpha?真的么?”

    “自然是真的();。”陈立果语气平淡,显然他并不打算告诉阮菲菲,为此他将付出怎么代价。

    阮菲菲摇着头,说这不可能,但她的表情激动无比,陈立果一眼便看出她对此充满了渴求。

    陈立果说:“信我。”

    阮菲菲便信了,她有种感觉,陈立果绝不会骗她。

    陈立果叹息:“但成为alpha是有代价的,你不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了。”

    阮菲菲兴奋的表情不减。

    陈立果摸了摸她的头,他说:“菲菲,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一下,好么?”

    阮菲菲很想说,我不用考虑了,我恨不得立刻变成alpha,可是面对着眼前人略微有些忧郁的表情,她拒绝的话到底是没有说出口,她说:“好,我会好好考虑的。”

    陈立果却知道,她早已做出了决定。

    三天时间,给是留给阮菲菲的,也是留给陈立果的,虽然陈立果很想找秦步月确认自己的小兄弟到底能不能留下来,但他仅剩下的羞耻心阻止了他这么做。

    这边陈立果和阮菲菲陷入了甜蜜的折磨中,那边秦步月是真的在被折磨,他并没有想到,陈立果居然真的愿意为了阮菲菲从一个alpha变成omega。

    在秦步月看来,与其从alpha变成omega,他宁愿选择死亡。

    那么陈立果为了阮菲菲,却选择了比死亡更可怕的事,这能说明什么呢?说明阮菲菲比他的性命还要重要?

    一想到这里,秦步月的心情就坏到了极点,他从陈立果那边得知,陈立果还要考虑三天。

    在这三天里,秦步月甚至生出些若是陈立果拒绝了他,那该多好的念头。

    这种念头让秦步月觉得可笑极了,他一直想要将陈立果改造成他想要的样子,但当这一天真的来临,他竟是又有些害怕。

    三天时间对于他们三个人来说都是度日如年。

    阮菲菲不想再耽搁一刻,秦步月渴望着陈立果的拒绝,陈立果则担心着自己的小兄弟。

    巧合的是,三人三天里,睡眠的时间都不足几个小时,阮菲菲和秦步月两人都被脑海中纷繁的念头折磨着,根本无法入睡,而陈立果呢——

    陈立果□□撸,硬不了,睡一会儿,继续□□撸。

    系统要被陈立果弄崩溃了:“你到底要做什么?!”

    陈立果:“万一切了,我切之前还想看看能不能用啊。”

    系统:“硬不了!!!你消停消停行不行!!!”

    陈立果:“这事情能消停吗!这是比截肢手术还要恐怖的事啊!”

    系统:“……不会切的别撸了!”

    陈立果:“真的假的,你别骗我啊。”

    系统:“不骗你!”

    陈立果:“哦,那我睡了。”说完他眼睛一闭。

    系统刚松了口,又听到陈立果幽幽的问了句:“不会切你怎么不早说呢……”

    系统:“……”

    陈立果:“我都快撸破皮了();。”

    系统咬牙切齿:“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你自己不记得了!”

    陈立果挠了挠头发,觉得自己好像隐约有点印象,他说:“好像是哦。”

    系统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到陈立果说话,再一看才发现陈立果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系统:“……”啊啊啊!!!!他疯了!!!

    三天之约到了,三人在陈立果家见了面。

    他们间的气氛有些奇怪,秦步月阴着脸色,阮菲菲面带兴奋,陈立果精神抖擞。

    秦步月先开了口,他说:“你想好了?”

    陈立果嗯了声。

    阮菲菲直觉这两人间的感觉有些不对,但她已经被自己可以变成alpha的喜悦冲昏了头脑,没有再深究下去。

    秦步月看了阮菲菲一眼,几乎是瞬间,他就确定了陈立果绝对没有将他自己的事告诉阮菲菲,不然阮菲菲的脸上,不可能只有兴奋,他说:“决定好了,就签吧。”他说着,从文件夹里拿出一份文件,摆放到了阮菲菲的面前。

    阮菲菲拿过文件一看,才发现这是一份保密协议,大致是说阮菲菲的手术是保密的,不能泄露给其他人知道,在昨晚手术之后,阮菲菲会获得一个新的身份,一个alpha的身份。这也意味着,签下这份协议,阮菲菲就不再是阮菲菲了。

    阮菲菲没想到还有这样一份文件,一时间有些迟疑。

    秦步月冷漠道:“若是连这点觉悟都没有,还做什么alpha。”

    陈立果有些欲言又止,但他终是没有劝解阮菲菲,而是轻轻道:“无论你怎么选择,我都支持你。”

    阮菲菲看了陈立果一眼,她说:“陆少将,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

    陈立果说:“大概是因为你长得像我的妹妹吧。”

    阮菲菲听到这句话,似乎松了口气,她害怕若是陈立果喜欢自己,而自己却给不了他回应。

    阮菲菲说:“谢谢你,陆少将。”

    秦步月看着二人互动,捏着笔的手越来越用力。

    阮菲菲拿起钢笔,在文件上流畅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啪”的一声,秦步月手里的笔被他捏的粉碎。

    阮菲菲迟疑的叫了声:“秦先生?”

    秦步月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道了声:“不要后悔。”这句不要后悔,也不知道是同陈立果说的,还是阮菲菲说的。

    阮菲菲闻言心道自己怎么可能后悔,她却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会后悔的一塌糊涂,甚至恨不得时光倒流。

    秦步月收了文件,摔门而去。

    陈立果的眉宇间带着淡淡的疲惫,但他看向阮菲菲的表情温柔无比——在签下文件的刹那,阮菲菲头顶上的进度条,直接从零变成了九十,估计做完手术,陈立果就能离开这个世界了();。

    陈立果心中感叹,阮菲菲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这个世界好像是他花时间花的最少的一个了……

    阮菲菲此时陷在自己即将要变成alpha的兴奋中不可自拔,她以为这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但现在因为陈立果,这个梦就要实现了。

    阮菲菲看着坐在沙发上沉思的陈立果,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上前便给了陈立果一个大大的拥抱,她说谢谢,谢谢。

    陈立果拍着她的肩,却是一句话都没回应。

    秦步月是个效率很快的人,他既然已经和陈立果达成了协议,便很快开始着手对阮菲菲的改造。

    把一个omega改造成alpha难度更高,耗费的时间更长,但这种技术已经完全成熟,不存在任何风险。唯一的问题就是成本过高。

    当然,这些事情陈立果并不担心,毕竟他是有九位数存款的男人。

    很快,阮菲菲就被秦步月派来的人接走了,接走不久后,“阮菲菲”这个军医便在一次战斗中意外身亡,从此阮菲菲不在是阮菲菲。

    陈立果的屋子再次空了下来,秦步月居然没有趁着阮菲菲才走的时候落井下石,反而是没了消息。

    陈立果莫名的感到了一丝悲伤,他只能和系统孤独相伴了。

    秦步月一消失,就消失了半年,在陈立果都以为他不会再出现的时候,他才又冒了出来。

    当时陈立果刚好出去买东西,一回到家就看到个秦步月坐在他家沙发上。

    陈立果默默的看了眼锁,发现锁完好无损——话说上一次秦步月来的时候,好像就是用钥匙开的门吧……

    秦步月道:“回来了?”

    陈立果说:“嗯。”

    秦步月说:“买了些什么?”

    陈立果道:“菜。”

    秦步月笑了笑:“你的话倒还是和以前一样少。”——话少,系统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甚至想笑。

    陈立果没有应话,把冰箱打开,开始整理买来的东西。

    秦步月好奇道:“看到我,你就一点都不紧张么?”

    陈立果淡淡道:“有什么好紧张的。”

    秦步月有点爱上了陈立果这理所当然的态度,他走到陈立果身后,直接搂住了陈立果的腰,道:“有没有想我?”

    陈立果心里很老实的说我很想啊,每个系统不理我的晚上我都对你无比的思念,但嘴上自然不可能承认,于是他什么话都没说。

    秦步月说:“阮菲菲的手术结束了。”

    陈立果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秦步月低低的在陈立果耳边吐息,他说:“她变成了一个和你一样的alpha。”他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片,递给了陈立果。

    陈立果接过来,在上面看到了一个英姿煞爽的女人,女人穿着一袭军装,眉目之间充满了英气,虽然依稀看得到阮菲菲的影子,但就算是熟悉的人看到,估计也能认出一二分。

    陈立果看到这张照片的第一个念头却是——阮菲菲都变成alpha了,那为什么他还没走?();!

    秦步月说:“你喜欢么?”

    陈立果把照片放进口袋:“我只当她是妹妹。”

    “妹妹。”秦步月的手,伸进了陈立果的衣服,慢慢的揉捏着陈立果的腰肢,他冷笑一声,道:“我倒想要个你这样的哥哥。”

    陈立果抿起唇,神色有些紧绷。

    秦步月说:“怎么,不高兴了?”

    陈立果没说话。

    秦步月却有些扫兴似得直接松开了陈立果,他走到他带来的箱子面子,直接从里面取出了一管药剂,递给陈立果:“自己用。”

    陈立果道:“这是什么?”

    秦步月冷笑:“当初答应我的交易你难道都忘了?”

    陈立果似乎想起了什么,耳朵染上了一丝薄红,他的手微微有些抖,慢慢的将秦步月手里的药剂接了过来。

    陈立果说:“怎么用。”

    秦步月的笑容里带着些恶意,他说:“涂抹在后面。”

    陈立果咬牙,转身想要去厕所,却被秦步月一把抓住,他说:“就在这里,我要看着你用。”

    “你!”陈立果显然不愿意。

    秦步月说:“嗯?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

    陈立果露出屈辱之色,但最后还是没有反抗秦步月,慢慢的褪去了裤子。

    秦步月就这么看着,若不是他某个部位已经撑起了帐篷,陈立果还以为他真像他表现的那么淡定呢。

    相比秦步月,陈立果就淡定多了,这半年来他与性生活基本绝缘。

    秦步月看着陈立果的眼神格外的满意,他喜欢陈立果的腰,喜欢陈立果的腿,更喜欢陈立果某个灼热部位。

    陈立果的屈辱让他觉得兴奋,秦步月嗓音沙哑,道:“快点。”

    陈立果开始低低的喘息,小麦色的皮肤上也泛起暧昧的红色。

    秦步月再也忍不住,他一把拉住陈立果,就在沙发上,直接压了下去。

    直到第二天晚上,才全部结束。

    这一次两个人都累瘫了,秦步月抱着陈立果,睡的格外香甜。

    陈立果闭着眼睛回味,快要入睡的时候对着系统说了句:“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

    系统:“……”

    陈立果说:“阮菲菲咋样了?”

    系统说:“估计快满了。”

    陈立果惆怅的叹息:“唉——下一个。”

    系统:“……”他妈的下一个是什么意思啊,是下一个世界,还是下一个男人?!

    陈立果并不明白系统此时心中的熊熊怒火,他看着秦步月可爱的睡颜,凑过去亲了口,然后也呼呼大睡起来。反正日子都是要过的,再怎么悲伤难过,这不还得要过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