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37章 不想做Alpha的Alpha(七)

第37章 不想做Alpha的Alpha(七)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秦步月发现每次陈立果都能给他带来惊喜。

    早晨睁开眼,秦步月看到的便是一张熟睡的面容。没了平日里的沉默和隐忍,睡梦中的陆云棋看起来格外的放松,秦步月伸出手摸了摸陆云棋略微有些红肿的嘴唇,没忍住又上去亲了一口。

    让秦步月没想到的是,陆云棋竟是不反感他的吻,反而低低的哼了声,开始无意识的回应着。

    秦步月有些高兴,他之前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对一个人如此的动心。这半年来,秦步月本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但让他意外的是,他对陈立果的思念却没有因为时间变淡,反而越来越浓,浓到他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地步。

    这让一开始抱着戏弄心态的秦步月有些无措。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这个玩具的?是什么时候开始,若是入梦梦到陆云棋,也会觉得甜蜜的?秦步月看着陆云棋的睡颜,只感到心中一片柔软。然而不知想到了什么,他面上的柔情却逐渐淡去,最终变回了满目淡然();。

    陈立果比秦步月晚醒一些,他醒来的时候,秦步月已经起床了。

    “早上好。”只穿了一条裤子的秦步月已经洗漱完毕,看到陈立果醒来,心情很好的冲他打招呼。

    陈立果应了声,从床上坐起来。

    秦步月满意的看着陈立果在他面前慢慢的穿上衣服。经过昨天一天的折腾,陈立果浑身上下都是暧昧的痕迹,从颈项到胸膛,从胸膛到大腿,甚至脚跟上都有明显的咬痕。

    陈立果洗脸刷牙,到了厨房才发现早饭居然已经做好了。

    秦步月坐在那里正拿着一块面包慢慢的吃。不得不说,不发疯的秦步月真是美的好像一副油画,他本就长得漂亮,此时眼中还带着温柔的笑意,让陈立果生出一种,眼前人是他从别处娶来的老婆的错觉。

    老婆说:“吃吧,我才做的。”

    陈立果坐下开始吃吃吃。

    老婆说:“这半年来,你如的如何。”

    陈立果想了想,道了声:“还不错。”

    老婆闻言笑道:“没有想念阮菲菲?”

    陈立果没说话,心中却道我比较想你。

    老婆又说:“那你可有想我?”

    陈立果抬眸看了眼笑意盈盈的秦步月,半晌还是没说话,他或许马上要离开这个世界了。这时候说出崩人设的话,显然是不明智的。

    面对陈立果意料中的沉默,秦步月面容上的笑意稍淡,他说:“我这次来找你,是要你履行承诺。”

    陈立果说:“好。”

    秦步月来之前便想过,若是陈立果拒绝履行,他该如何让陈立果就范。但让他并未想到的是,陈立果居然语气如此平淡的应下了,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答应的到底是什么?!

    秦步月心中生出一股闷气,不再吃东西。

    陈立果好似没有察觉秦步月的郁闷,他不紧不慢的吃掉了桌子上的大部分早餐,还喝了一杯牛奶后,才道:“给我点时间,我去辞职。”

    秦步月消失的半年里,他就已经官复原职了,现在秦步月既然又回来了,他继续当着这个少将似乎不太合适。

    秦步月冷漠的说了声好。

    陈立果这时候要是再察觉不出秦步月不高兴,那他就是真的傻了,可是他想了半天也没搞懂为杀秦步月不高兴,于是只能感叹男人心海底针。

    吃完饭后,陈立果犹豫片刻,还是问出了口,他道:“可以给我一个阮菲菲的联系方式么……”

    秦步月面色如冰:“要她的联系方式做什么。”

    陈立果说:“我担心她。”

    “砰。”的一声,秦步月重重的砸了一下桌子,实木的桌子因为他的动作出现了几条裂痕,他说:“陆云棋,与其担心她,你还是先好好担心一下自己吧。”

    陈立果盯着桌子:“……”他没记错,这桌子好像很贵吧……他的心好痛……

    秦步月道:“怎么?很心痛?”两人诡异的达成了一致();。

    陈立果:“……”没错,真的好痛。

    秦步月居然少有的从陈立果的表情里,看出了痛苦,他心中气闷,语气更是失了风度,他说:“世界上已经没有阮菲菲这个人了,你这辈子也找不到她。”

    陈立果:“……”哦豁,剩下的完成度咋办?

    秦步月见陈立果丝毫没有回应他的意思,他更生气了,竟是气到一句话也没有再说,直接摔门而去。

    待秦步月走后,陈立果抖着手指摸了摸自家特殊木材做的桌子,眼泪差点没流下来:“统统,他把我桌子砸坏了。”

    系统:“……。”

    陈立果眼泪汪汪:“砸完还跑掉了。”

    系统:“……”

    陈立果:“这桌子是我三个月的工资。”他说完还重重的重复了一边,“三个月啊。”

    系统冷冷道:“你的存折呢?”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陈立果就更伤心了,他趴在桌子上,悲伤的哭了起来:“我他妈前几个月想用的时候才想起来,我根本不知道密码——呜呜呜呜。”

    系统:“……”

    陈立果越想越难过,耸动肩膀为自家碎掉的桌子哀泣。

    摔门而去的秦步月发现自己的通讯器没有拿,转身倒回来拿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陈立果趴在桌子上哭泣的景象。

    那个被他折磨时,也未曾流过眼泪的人,此时正趴在桌子上,肩膀轻轻的耸动着,居然正在偷偷的哭泣。

    秦步月呆住了,他的心被心疼、怜惜、后悔等等一系列的情绪占的满满的,秦步月低低的唤了声:“云棋。”

    陈立果身体瞬间变得有些僵硬。

    秦步月走到他的身旁,没有强迫他抬起头,他搂住陈立果的肩膀,道:“没事了,没事了。”

    一滴眼泪都没有流正在演戏给系统看的陈立果:“……”

    秦步月感到他紧绷的身体,知道陈立果定然是不想让别人看见他脆弱的一面,他吻了吻陈立果的耳朵,低低道:“没事了,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陈立果:“……”别啊!!!!

    秦步月叹息:“你若是想要,我这就把阮菲菲的联系方式给你。”

    陈立果:“……”嗯,这个可以有……

    秦步月说:“不难受了,乖啊。”

    陈立果被秦步月这般安慰,心中居然觉得那桌子其实碎的挺值的……

    秦步月见陈立果不动,也不难为他,只是抱着他安抚着,好话都说尽了。

    陈立果使出憋奶的劲,才好不容易把眼眶给憋红,他声音沙哑道:“我没事,你走开。”

    秦步月叹息:“好好,我走,你中午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好不好?”

    陈立果抬起头,却是不肯说话。

    秦步月一看陈立果的眼圈果然是红了,他心中怜惜更甚,只是一味道:“你想要什么都同我说好不好?”

    陈立果抬目瞅了眼被秦步月拍碎的桌子();。

    秦步月顺着陈立果的目光看去,见到桌子立马道:“好,我的错,给你换张桌子。”

    陈立果:“……”耶,计划通。

    秦步月看着故作坚强的爱人,原本硬如石头的心早就化成了一池春水,他又亲了亲陈立果,直到陈立果的耳朵上冒出点点红色,才停了下来。

    接着,秦步月十分积极的去买了菜,买完菜之后还主动下厨做了午饭。

    陈立果则蹲在客厅看他的电视,不过秦步月在,他是不太好意思看泡沫剧的,于是只能找个台看新闻,顺便和系统唠嗑。

    陈立果:“我这一招,就是和我那个妹妹学的,她每次做错了什么事,都这个样子,我想怪她都下不去手。”

    系统:“……”可以,你很强。

    陈立果继续道:“唉,有点想她。”

    系统心中刚生气怜惜就听到陈立果继续说:“和我还没看完的gv……”

    系统:“……”

    陈立果继续痛心疾首:“现在资源可不好找了!”

    系统:“……”

    陈立果:“统统,你咋不说话了?”

    系统恨恨的想说什么,说下次穿越之前我先问问你gv有没有看完吗!

    这边两人说着话,那边秦步月把饭做好了,叫陈立果吃饭。

    陈立果看着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又在心里夸了一句老婆真贤惠。

    秦步月说:“吃吧。”

    陈立果也不客气,坐下就开吃。

    两人吃着饭,秦步月开始说这半年来发生的事。原来他答应帮阮菲菲改变性别不久后,因为突发事件,他不得不立刻回了星盗的底盘,甚至来不及和陈立果道别。

    之后又经历了几场战斗,虽然秦步月说的轻描淡写,但即便是陈立果也能听出其中险恶。

    秦步月说:“阮菲菲现在在科技院就职。”

    陈立果一听,略微有些惊讶,科技院是万星盟最顶级的科研所,各个方面都有所涉猎,但科研所里只收alpha,对其他性别的人是不开放的。

    秦步月说:“她现在叫陆元元。”

    陈立果:“……”他家菲菲果然很可爱!

    秦步月道:“怎么,知道她和你姓了,是不是很高兴?”

    陈立果却是不咸不淡的看了秦步月一眼,什么话也没说。

    秦步月有时候自己有点觉得自己太过喜怒无常,但陈立果的所作所为,却又的确在牵动着他的心情。比如现在,他刚才还觉得眼前的人十分可爱,现在心中却又因为胸中燃起的嫉妒之火,觉得看到眼前人便觉得有些生气。

    陈立果还在安静的吃饭,就莫名其妙的看见秦步月又发火了。

    陈立果一脸懵逼。

    秦步月冷冷道:“别忘了我们的协议,记得早点辞职();。”

    陈立果垂下头,淡淡道:“好。”

    秦步月又差点把手里的碗砸了,他愤怒于为什么陈立果不反抗,为他为了阮菲菲做那么多真的值得么?

    阮菲菲的确有了自己的人生,可陈立果呢?陈立果就心甘情愿被彻彻底底的毁掉?!

    秦步月说:“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陈立果心中微叹,他说:“没有。”

    于是秦步月气的更厉害了,他心中忽然生起了一种难以抑制住的恶意——若是阮菲菲知道了陈立果为她付出了什么,这件事会不会变得更好玩?

    秦步月本就是个任性的人,他想到什么,便会直接去做。

    于是正在科技院工作的阮菲菲收到了一条匿名通讯,那上面写着几个字:你不想知道,他用什么换来了你的今天么。

    阮菲菲心中一乱,手里的试验品差点掉到地上,她回道:你是谁,你什么意思?

    秦步月继续给信息:你想知道吗?

    阮菲菲心中已然有了隐隐约约的预感,这预感让她感到仿佛自己的心被揪了起来,她说:想。

    秦步月回道:他现在是个omega。

    阮菲菲在看到那个熟悉的字母时,浑身都僵了,她想哭,却又觉得哭不出来,脑海里浮现出的,却是陆云棋那张似乎永远都很淡然的脸。

    阮菲菲说:你骗我。

    秦步月看到这三个字再也没忍住,低低的笑出了声,他道:我骗你有什么好处?

    阮菲菲在成为alpha,就再也没有哭过,但她此时却抑制不住心中的绝望,就这么蹲下抽泣起来。

    她不知道一个alpha成为omega是什么感觉,她只是,若是要让现在的她成为一个omega,她都无法忍受。

    那陆云棋又为她忍受了什么呢?阮菲菲想到了许多,她想到了自己和陆云棋莫名其妙的相遇,和一起渡过的时光,想到了陆云棋把她从另外一个alpha手里救出,想到了陆云棋问她要不要当一个alpha。

    对啊,这个世界上什么事不需要代价呢?为什么当初的她却没有想到呢?

    阮菲菲哽咽出声,眼泪不住的往下淌着。

    坐在饭桌上的陈立果看着本来还在生气的秦步月又开始笑了起来。

    陈立果看着秦步月的笑容,莫名的觉得后背有些发凉,他道:“系统,我怎么感觉他笑的那么恐怖啊。”

    系统一脸冷漠:“我怎么知道。”

    陈立果心中微悚,脑子里冒出一句话:自己撩的炮,跪着也要打完。

    秦步月越想越开心,原本糟糕的心情又变好了,他的手撑着下巴,有些着迷的看着陈立果,他说:“云棋。”

    陈立果被他喊的心中一颤:“嗯?”

    秦步月说:“没事,我就叫叫你。”

    陈立果会相信秦步月只是叫叫他?();!他从秦步月那诡异的表情里就看出,秦步月绝对不可能莫名其妙的叫叫他就完事。

    但秦步月自己不想说,陈立果也不可能逼他,所以他虽然纠结,但到底是没有再继续问。

    不过秦步月到底做了什么,陈立果很快就有了答案。

    晚上的手,陈立果的通讯器响了起来,上面显示出一个陌生的号码。

    秦步月正坐在陈立果身边,陪着陈立果一起看电视,听到通讯器的声音,道:“接啊,怎么不接?”

    陈立果略微一犹豫,还是按了接听键。

    “喂。”通讯器那头传来的声音有些陌生,但陈立果却直接辨识出了声音的主人,他道:“阮菲菲?”

    阮菲菲道:“陆少将。”

    陈立果叹气:“你不用叫我少将,叫我陆云棋就好。”

    通讯器那头一阵沉默,片刻后,阮菲菲道:“你过得好吗?”

    陈立果说:“挺好的。”

    阮菲菲没说话。

    陈立果说:“你呢?怎么样?”

    阮菲菲低低道:“我过得很好……”

    陈立果道:“嗯,那就好。”

    两人说完这些客套话,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陈立果一开始还有些疑惑为什么阮菲菲会突然给他打电话,但他忽的想到了秦步月晚饭的时候在桌子上露出的那诡异的笑容,立刻察觉了什么。

    果不其然,阮菲菲闷闷的声音传来,她说:“你为什么要骗我呢?”

    陈立果道:“不要想太多,我是自愿的。”

    “值得吗?”阮菲菲说,“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你这么做,值得吗?”

    陈立果道:“你不是素不相识的人。”

    在二人对话时,秦步月一直在旁边安静的听着,他听到陈立果说,他和阮菲菲不是素不相识的人,面容之上浮现出一抹戾气。

    结果陈立果还没反应过来,他的通讯器就被秦步月抢了过去。

    秦步月说:“阮菲菲。”

    阮菲菲听到秦步月的声音,稍微愣了片刻,随即冷笑道:“秦步月。”

    秦步月道:“好久不见。”

    阮菲菲冷冷道:“是你给我发的信息吧,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别对陆云棋下手,这个alpha我不做了。”

    秦步月懒懒道:“这是你想做就做,想不做就不做的?”他说着直接张口重重的咬在了陈立果的颈项上。

    陈立果一时不察,发出一声闷哼。

    阮菲菲那头显然也听到了,她急道:“你在对他做什么?!”

    秦步月冷冷道:“做什么你也管不着。”

    陈立果被咬的贼疼,他低低道:“够了。”

    秦步月冷笑:“够了?这怎么就够了?我告诉你,陆云棋,你这辈子也别想和阮菲菲在一起,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他也没有挂通讯器,显然就是让阮菲菲故意听他的话。

    “秦步月。”陈立果看起来隐忍且愤怒,他说:“你适可而止。”

    秦步月根本不理,竟是直接吻上了陈立果的唇,陈立果不断的挣扎,好不容易挣脱后,却听到了阮菲菲咬牙切齿的声音:“秦步月——我要杀了你!”

    陈立果道:“关掉通讯器!”

    秦步月哪里会听,他还在挑衅阮菲菲,他说:“杀了我?来啊,这么多人想杀我,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成功。”

    “够了!”陈立果再也忍不住,一把抢过通讯器直接关掉了。

    秦步月面色冷漠,他说:“怎么?生气了?”

    “为什么要让她知道?”陈立果道,“我已经答应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秦步月心中冷冷的想,怎么样?我只要你看着我一个人——其他人根本不需要!

    陈立果起身欲走,却被秦步月一把抓住,反身压到了沙发上。

    陈立果:“你要干什么!”

    秦步月道:“干你!”

    陈立果:“……”他就喜欢这种一言不发就爬床单的人。

    然后两个人就干了个痛快。

    陈立果也不知道秦步月到底给他用了什么药,反正那种药用了之后,他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都变好了,也不知是好事坏事。

    秦步月这次被阮菲菲和陈立果的互动气惨了,丝毫没有留手,直接干了个爽。

    陈立果在进行了不可描述的活动后,感到灵魂和身体达到了和谐的统一。

    不过和陈立果比起来,阮菲菲就要难过多了,她在知道自己变成alpha这件事是陈立果用什么代价换来的后,几乎陷入了半崩溃的边缘。

    在阮菲菲的眼里,omega就是弱者,他们想要变强,但因为身体的构造却无法做到那些alpha可以轻易做到的事。

    无论用了多少的抑制剂,只要发丨情期到来,他们便会成为欲丨望的奴隶。

    阮菲菲一想到那么骄傲的陆云棋会经历这些事情,便恨不得把秦步月挫骨扬灰。如果一开始她就知道真相,那她一定不会选择成为alpha。

    不过现在说来,一切都已经太晚了,阮菲菲抬手看了眼自己的通讯器,上面是十点三十九分,离她定的机票还有二十分钟。

    云棋,等我回来,阮菲菲想,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陈立果听到咚咚的敲门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秦步月正准备下床去开门。

    秦步月见陈立果也醒了,过来亲亲他,道:“继续睡吧,我去开门。”

    陈立果便又闭了眼睛。

    结果他眼睛刚闭上,就听到客厅里传来了巨大的响声,听起来是有人正在打斗。

    陈立果瞬间醒了,他不是担心秦步月,而是担心自家的家具。只来得及穿上裤子,陈立果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去了客厅。

    果然是打起来了,两个打起来的alpha足以让陈立果的客厅一片狼藉,陈立果看了看自己已经碎了的桌子,被踩的乱七八糟的地毯和沙发,还有从墙壁上掉下来的电视,整个人都毛了:“快给我住手();!!”

    阮菲菲到底是比秦步月差了一些,此时正被秦步月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但她也没有要住手的意思,依旧是要紧牙关,招招狠辣。

    “快住手!!!”陈立果咆哮,“再打都给我滚出去!秦步月!!!阮菲菲!!!”

    两人被陈立果吼的一愣,动作稍缓。

    陈立果见他们两人还没有要停的意思,直接开了门,道:“立刻,马上,滚!!!!”

    这一喊,两人彻底住了手。

    秦步月还委屈上了:“云棋,是她先动手的。”

    阮菲菲恨不得冲上去咬秦步月一口,她咬牙道:“你这个死变态。”

    秦步月冷笑:“你再说一遍?”

    阮菲菲还欲再说,却被陈立果的眼神活活瞪了回去,她道:“云棋,你别怕,有我在,他不敢欺负你。”

    陈立果看着一屋子的狼藉,脑门儿疼的厉害,他说:“你们两个——”

    阮菲菲道:“云棋,你不用担心我,他伤不了我。”

    秦步月嗤笑一声。

    陈立果心想道我并不担心你们两个,我担心的是我家被你们拆了,他吸了口气,缓解了一下胸膛中澎湃的怒气,缓声道:“你怎么回来了。”

    阮菲菲之前和秦步月交手,没来得及看陈立果,这会儿仔细一看,才发现陈立果浑身上下居然都是暧昧的痕迹,颈项上还带着明显的压印,她也不是小孩子了,怎么会看不出这意味着什么,她咬牙道:“云棋,这个禽兽对你做了什么!”

    秦步月一步走到陈立果身边,搂住陈立果的腰,冷笑道:“该做的都做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阮菲菲瞪着秦步月,那眼神恨不得扒了他的皮。

    不得不说,变成alpha之后,阮菲菲的确产生极大的改变,最明显的就是她身上多了一股从前没有的气势——她从被狩猎的猎物,变成了猎人。

    陈立果低低叹道:“别闹了……我真的没事。”

    阮菲菲哪里会信,她说:“是不是他威胁你?云棋,说出来,我不会让他动你一根手指头。”

    秦步月冷嘲热讽:“就凭你?呵呵,阮菲菲,你信不信我怎么让你变成这样,就能怎么把你变回去。”

    陈立果见这两人还要继续斗嘴,他头疼道:“你们把客厅收拾干净,我还想睡一会儿。”

    阮菲菲张口欲言。

    陈立果却道:“要说什么,等我睡醒了再说。”他们快到五点的时候才结束,这会儿脑子跟团浆糊似得。

    秦步月搂着陈立果讨好道:“云棋,我陪你去睡。”

    陈立果一把打开了他的手,指着客厅说:“谁打的,谁收拾,我希望我睡觉起来能看到一个干净的客厅。”

    被打开的秦步月一脸委屈。

    陈立果走到卧室,最后还不忘嘱咐二人,他道:“可以吵架,要是再打起来,就都给我滚。”他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已是黑到了极点,阮菲菲和秦步月一时间竟是都不敢说话();。

    陈立果砰的一声关了卧室的门,开始补觉。

    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下午。

    等陈立果再次醒来,他在床上酝酿了一会儿,才道:“统统,我早上是不是吼了他们?”

    系统:“你还记得啊。”

    陈立果:“……有点怕咋办。”

    系统:“杀人不过头点地。”

    陈立果:“……”

    系统:“你还可以选择死亡。”

    陈立果心想阮菲菲的完成度就剩最后一点,让他死了他怎么甘心,他又在床上躺了片刻,最后知道自己是躲不掉的,于是不情不愿的起了床。

    一打开卧室门,陈立果就看到自己焕然一新的客厅,那两个早上打的你死我活的两人正一人坐在沙发一头上,表情全是一副“和条狗坐一个沙发我真掉价”的样子。

    见陈立果醒了,阮菲菲赶紧上前,道:“云棋,你醒了。”

    陈立果:“……嗯。”

    秦步月道:“我给你做了吃的,云棋,先去吃饭?”

    阮菲菲道:“先洗澡吧,我给你备了热水。”

    秦步月道:“饭凉了就不好吃了。

    阮菲菲道:“洗完澡胃口好……”

    陈立果:“……”妈妈我怕。

    他面前都是两人互相瞪了一眼。

    陈立果有点心惊胆战,最后他想了想,道:“我有事要出去……”

    “我陪你。”这两人异口同声。

    陈立果:“不,我就想一个人。”

    阮菲菲&秦步月:不爽。

    陈立果道:“你们……”

    阮菲菲道:“我在家等你。”

    秦步月冷笑:“我在床上等你。”

    阮菲菲:“……”妈的!

    陈立果:“……行,随便你们。”只要不打起来,就行。

    然后陈立果就出门了,其实他啥事情都没有,只是不想在家面对这两人而已。

    出去之后的陈立果有点慌,他对系统说:“万一阮菲菲喜欢上我了咋办。”

    系统冷笑:“嫁给她啊。”

    陈立果:“……你一点都不爱我。”

    系统:“那么多人爱你,我哪里抢的过来。”

    陈立果:“你居然还嘲讽我!”

    系统:“呵呵,你咬我。”

    陈立果:“……”把可爱的统统还给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