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38章 不想做Alpha的Alpha(八)

第38章 不想做Alpha的Alpha(八)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陈立果觉得自己是个很可怜的人,他不但回不去家,还被系统抛弃了。

    嗯,重点是被系统抛弃了。

    陈立果:“统儿……”

    系统没理陈立果。

    陈立果幽怨的说:“统儿,我好冷,又好饿,我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

    此时天气二十三度,阳光明媚还吹着点微风,刚才陈立果才买了个煎饼在路边咔嚓咔嚓的啃完,所以综合以上因素,他就是戏又来了。

    陈立果说:“我有家回不去,只能一人独自在外漂流,连我最爱的统儿也不理我了。”

    陈立果并不知道,他说这段话的时候,系统已经从他们总部的官网上下了金刚经开始脑内循环播放();。曾经的系统对管网为什么会提供金刚经下载这一点表示好奇,但他现在终于明白,金刚经对于一个脆弱的系统来说多么的重要。

    不能骂宿主,不能打宿主,你除了念经麻痹自己,还能干什么呢?似乎什么都干不了了。

    陈立果:“统统你理理我啊。”

    系统略带着机械的冰冷声音传来:“你到底要干嘛。”

    陈立果:“你说我还回去么?”

    系统:“不回去你任务怎么办?”

    陈立果表情复杂:“对哦。”

    系统似乎很是无奈,他说:“回去吧,总要解决的。”

    陈立果道:“行吧……等我再啃个饼子。”

    于是他又去买了个煎饼,又咔嚓咔嚓啃了,啃完之后打了个嗝,道:“我就说我怎么这么迷茫,原来是没吃饱。”

    系统:“……”

    如果你突然有一天觉得世界无望,人生悲凉,那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是你饿了,百分之十九是你到了该睡的点还在失眠,还有百分之一是你生病了。

    啃完饼,陈立果拍拍手上的渣子回家了。

    他到家的时候,屋子里的两个人正在非常不好友好的对峙。

    陈立果看着他们两人,什么话也没说,往沙发上一坐,淡淡道:“谈谈吧。”

    秦步月道:“有什么好说的。”

    阮菲菲冷冷道:“云棋,你别怕他,若是他逼你,我们随时可以走。”

    陈立果沉默片刻后,对着阮菲菲道:“我是自愿的。”

    阮菲菲微微惊讶极了,她道:“云棋——”

    陈立果说:“我喜欢他。”

    阮菲菲正拿在手里的通讯器差点没砸到地上,她完全不相信陈立果是喜欢秦步月的,有哪个人会喜欢将自己变成omega的人呢?

    陈立果道:“真的。”

    其实他说出这话,不相信的不止是阮菲菲,就连秦步月自己,也是不信的。秦步月眉头微微皱起,但到底是没有再说什么。

    陈立果继续道:“所以我不需要你救,你明白么?”

    阮菲菲道:“云棋——这不可能,是不是他威胁你?有我在,秦步月这个混蛋伤害不了你!”

    没错,他伤害不了我,但他可以伤害你。陈立果在心中叹息,秦步月是个什么样的人,经过这些时间的相处,他已然是非常了解。

    阮菲菲之所以还能站在这里说这些,便说明她还没有触碰到秦步月的底线,陈立果不想挑战秦步月的耐心,他说:“菲菲,我没骗你。”

    阮菲菲像是一只被针扎破的气球,她整个人都焉了,全然没了刚才的气势,她说:“为什么呢……”

    陈立果说:“当omega也没什么不好的。”在陈立果知道,成为omega并不需要切掉他可爱的小弟弟后,他就很淡定了。

    阮菲菲眼含泪光,欲言又止();。

    陈立果说:“你不是还有很多梦想么?去实现吧,不用管我。”

    阮菲菲还不相信陈立果说的话,可她又察觉出陈立果说omega没什么不好的,的确不是在撒谎,她说:“我懂了。”

    陈立果心中欣慰,一脸慈爱,他觉得自己就是个辛辛苦苦把女儿拉扯大的父亲,看到女儿有出息了自己也高兴。

    然而阮菲菲下一句话,就让他的笑意凝固在了脸上,阮菲菲说:“我懂了,我还不够强,云棋,你等我,我会把你从他手上抢过来。”她说话的时候,身上开始散发出浓烈的……绿茶味……

    陈立果:“????”他的牛排呢?咋就变绿茶了?而且为什么是绿茶味,不是其他味道?

    秦步月闻言嗤笑一声,身上的信息素也像是不要钱一样开始充满整个屋子。

    绿茶味加上柠檬黄瓜的搭配让陈立果深深的觉得自己要窒息了,他说:“你们两个够了。”

    秦步月坐在陈立果的身边,亲了亲陈立果的耳垂,还撒娇道:“宝贝,你不喜欢我的信息素么?”

    陈立果没说话,心中暗暗的想,其实还是喜欢的,毕竟器大还活好。

    阮菲菲看着二人互动,牙龈差点咬出血来。

    陈立果道:“今天就这样吧,菲菲,我就不留你吃饭了。”虽然他想留,但若是阮菲菲留下来肯定要和秦步月互掐,到时候掐出火花来受苦的还是自己。

    阮菲菲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朝着陈立果行了个笔挺的军礼,她说:“陆少将,再会。”说完转身就走,倒是十分决绝。

    阮菲菲刚走,陈立果就被秦步月扑倒了,秦步月说:“你说你喜欢我,是真的假的?”

    陈立果抿了抿唇,露出一个略微有些紧绷的表情。

    秦步月见状,心中微叹,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看到陈立果这个模样,他到底是有些失望。

    秦步月说:“你和阮菲菲那么说,就是想让她走?”

    陈立果道:“她志向远大,本就不该留在这里。”

    “她志向远大?”秦步月表情怪异,他说:“那你呢,陆云棋,你的志向呢。”

    陈立果:“……”我的志向就是吃好喝好,当一只有性生活的米虫。

    秦步月摸着陈立果的脸:“这半年来,你过的很苦吧。”

    陈立果:“……”他的确是过的很苦的,秦步月这王八蛋不知道在他身上用了什么药,让他差不多隔一个月的时间菊花就要痒几天,他又不好意思去医院看,就只能忍着,忍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不过好歹是忍住了。

    秦步月:“你恨我吗?”

    陈立果:“……”每一个孤独的夜晚被系统无情嘲讽的时候,我都在恨着你。

    秦步月道:“我就知道,这个问题是多余的。”陆云棋这么可能会不恨他呢,他做了这么多过分的事。

    秦步月说:“我以后不再逼你了。”

    陈立果;“……”等、等一下,这发展不对啊。

    秦步月说:“我遵从你的意愿。”

    陈立果差点没哭出声,秦步月啥意思啊,他的意思是不是自己不主动,他也不主动了?();!

    秦步月说:“我喜欢你,陆云棋。”

    陈立果:“……”你的喜欢,让我无法接受。

    秦步月说:“你高兴吗?”

    陈立果:“……”我高兴你奶奶个腿儿,我看错你了秦步月,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秦步月见陈立果半晌都没说话,眉头也皱的死紧,有些无奈的叹息:“我该拿了怎么办?”他自认为放手已是他最大的底线,要他不追求陈立果,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陈立果慢慢的推开秦步月,从沙发上坐起来,他缓缓的说:“秦步月,今天就到这里吧。”他需要时间来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秦步月亲了口陈立果的额头,居然没有再纠缠,信守承诺的走了……走了……

    陈立果看着他出门,在沙发上凝固成了一尊雕像。

    陈立果:“我和他完了……”

    系统:“……”

    陈立果:“他居然不强迫我了……”

    系统:“……”

    陈立果的泪水,模糊了双眼:“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系统:“……”谁和你说好的,什么时候说好的。

    陈立果在沙发上凝固了许久,直到月亮出来了,他才猛地恢复了,然后他说:“我要把我毕生的精力都贡献给我的国家。”

    系统:“……”这是被气傻了?

    陈立果:“我要参军!我要报效祖国!”

    系统幽幽道:“你忘了自己是陆少将了么。”

    陈立果:“少将算个屁,我要做中将!我要做上将!没有了性生活,我总该有点别的!”

    系统:“……”看着宿主这么励志他居然一点也不欣慰怎么办。

    陈立果说:“我要奋斗!”

    系统:“……”

    系统本以为陈立果是说着玩的,但是他很快就发现,陈立果居然没有在开玩笑,因为他第二天就去交了申请书,要求上前线去战斗。

    陈立果交完了申请书,只觉的自己胸前的徽章更显鲜艳了。

    系统已经彻底对陈立果绝望,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申请书批的很快,不过三天时间就通过了审核——快的连秦步月都没反应过来。

    当秦步月知道陈立果刚在家里昨晚一百个俯卧撑,他浑身是汗,一边拿着毛巾擦着额头,一边给秦步月开了门。

    秦步月进门的第一句话便是:“陆云棋你疯了?!”

    陈立果面无表情的看了秦步月一眼,心想这都是你逼的。

    秦步月怒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居然瞒着我交了那申请!”

    陈立果淡淡道:“生为男儿,自当为国效力();。”

    秦步月:“……”

    陈立果说:“你不必多说,我意已决。”

    秦步月气疯了,几步上前夺过了陈立果手上的毛巾,一把摔到在地上,他咬牙切齿道:“是不是我对你温柔,你就不高兴?”

    陈立果神色冷漠的想,对啊。

    秦步月继续道:“陆云棋,你说话!”

    陈立果抬了抬眸子,道:“我有梦想,你会让我的梦想实现么?”

    秦步月闻言呼吸一窒,显然是想到了自己之前说过什么,他说过阮菲菲是个有梦想的人,问陈立果的梦想是什么,现在陈立果告诉了他答案,他却要阻拦么?!

    秦步月露出有些痛苦的表情,他说:“那你也不能就这么上前线——”

    陈立果说:“我要对得起我肩上的徽章。”

    秦步月几乎咬碎了一口牙。

    陈立果觉得自己灵魂得到了升华,他感到自己不再拘泥于*的快感。在这一刻,他是国家的斗士,是名族的英雄,是——

    秦步月没有让陈立果在想下去,他又把陈立果强推了。

    虽然陈立果努力挣扎,却改变不了事实。

    在被进入时候,他眼角滑过一滴悲伤的泪水。

    然后又是一场翻云覆雨。

    陈立果的身体因为秦步月的药剂,变得柔和了许多,红酒味道的信息素在秦步月的鼻子里,丝毫不亚于春丨药。

    反正这一次他们两人都十分的和谐。

    中途的时候,陈立果在心中检讨:我不应该被肉丨欲迷惑,还有更伟大的事业等着我,然后秦步月一口含住了他的某个部位。

    陈立果:伟大事业是什么辣鸡,来来来继续不要停。

    然后陈立果就堕落了。他把自己刚发的誓忘得一干二净,和秦步月玩的十分开心。

    做了好几次后,秦步月心中的怒火总算平息了,他看着陈立果半闭着的眼睛,红肿的嘴唇,和汗湿的额头,轻轻的叫了声:“云棋。”

    陈立果缓缓睁眼。

    秦步月亲了亲他的鼻尖,他说:“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陈立果:“……”不,你的技术很好,我很满意。

    然而秦步月和陈立果说的显然是另外一回事,他说:“你是一只要高飞的鹰,我却折了你的翅膀……把你关了起来。”

    陈立果:“……”有点心虚。

    秦步月道:“你飞吧,我不拦你了。”他嘴上说着,却抱陈立果抱的更紧,“但别推开我,好么?”

    陈立果:“系统,好不好?”

    系统:“滚!!!!”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秦步月是个说话算话的人,他说要放飞陈立果,就真的要放飞陈立果了——虽然他没问陈立果到底想不想飞。

    陈立果坐上机甲的时候,整个人都激动的,他对系统说:“系统,你会操作吗?”

    系统:“……”

    陈立果说:“我不会耶();。”

    系统:“…………”

    陈立果:“我不会就这么挂了吧?”

    系统:“来,和我一起深呼吸,放轻松。”

    陈立果深呼吸,放轻松,然后发现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他有点难过:“看来我是没什么天赋了。”

    系统:“……你等会儿。”

    一阵沉默,片刻后,陈立果感觉脑子里多了点东西,然后他总算知道怎么操作了。

    来这个世界都几年了,陈立果却是第一次坐上机甲,他摸了摸操作平台,说:“走你!”

    然后操纵着机甲就飞上天空。

    秦步月站在地上遥遥望着陈立果,他的眼神里全是浓浓的爱意和不舍,在情绪里,也夹杂着些许钦佩和嫉妒。

    陈立果飞了一圈,感觉良好,他觉得自己好像在打一个机战游戏,十分的愉快。

    将机甲停到地上的时候,陈立果看到站在不远处朝着自己招手的秦步月,陈立果的通讯器响了起来,他接通后听到秦步月的声音:“把门打开。”

    陈立果一愣:“做什么?”

    秦步月道:“我进来看看,帮你调试一下。”

    陈立果很纯真的相信了秦步月的话,他打开了门,看着秦步月爬上来。

    操作仓虽然算不上窄小,但要坐下两个大男人还是有些拥挤,于是陈立果起身正准备让开,却被秦步月推了一把。陈立果一时不察,直接倒在操作仓里,脸上还带着茫然之色。

    秦步月看着这模样的陈立果,只觉得动心,顺手就关了操作仓的门,笑道:“云棋可还习惯这台机甲。”

    陈立果皱眉:“你想做什么?”

    秦步月伸手开始解自己军服领口的口子,他眯着眼睛,笑的格外撩人:“云棋猜猜看?我想做什么?”

    陈立果瞪了眼睛,他没想到秦步月居然这么会玩儿。

    秦步月就喜欢陈立果这副呆滞的样子,他趴到陈立果身上,舔着陈立果的耳朵:“云棋可要忍住,别让其他士兵,听去了。”

    陈立果面色微红,就要严词拒绝,秦步月哪里会给他说话的机会,一个热吻将二人卷入了情丨欲之中。

    因为在机甲里,陈立果害怕被别人听到,所以格外的隐忍。

    秦步月爱极了陈立果咬唇低喘的模样,逗弄的更加厉害,直到将陈立果逼出了哭音,才住了手。

    等做完之后,陈立果浑身都虚脱了,他的军服上沾满了白色的液体,整个驾驶舱都充满了某种液体的味道。

    秦步月一脸餍足,他说:“云棋,我好喜欢你。”

    陈立果心说,还是你们城里人会玩。

    秦步月道:“你等着,我给你找套衣服来。”他先离开了机甲,留下陈立果一个人();。

    陈立果坐在机甲里等着秦步月。

    很快秦步月就回来了,果真给陈立果带了套衣服。

    陈立果穿上之后,扭头看了眼机甲,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这个大家伙。

    秦步月说:“什么时候走?”

    陈立果想起自己的调令,他说:“大概十天后。”

    秦步月低低叹息,其实若是他真的要拦,还是能将陈立果拦下来的,但是他舍得陈立果伤心么?他舍得不得。于是他不能拦。

    秦步月说:“那什么时候回来。”

    陈立果眼神放空:“我不知道。”

    秦步月勉强的笑了笑,他说:“给你三年时间,若是你再不回来,我就把你抓回来。”

    陈立果露出一个细微的笑容。

    秦步月却被陈立果这个笑容惊艳到了,他此时才想起,似乎在他的面前,陈立果都没有怎么笑过,几乎都是无奈的,悲伤的,沉默的表情。

    秦步月说:“陆云棋,保重。”陈立果听到这句话,莫名的想起了星盗那边的艾伯西,他稍微一愣,直接把脑子里想的问出了口:“艾伯西怎么样了?”

    秦步月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

    陈立果被秦步月的表情变化吓了一大跳,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果然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

    秦步月说:“你还没有忘了他?!”

    陈立果说:“……毕竟他救了我。”

    说到艾伯西,秦步月就不得不想起了那段对于陈立果来说应是十分糟糕的时间。被他□□,被他改造身体,秦步月想到这些,心里泛起淡淡的焦虑和心虚。

    秦步月说:“不准你想除了我之外的人。”

    陈立果眨了眨眼睛,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秦步月说:“听到没有?”

    陈立果叹息:“保重。”

    到底是没有得到陈立果的答案,秦步月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他终是压抑住了心中澎湃的情感,给了陈立果一个火辣辣的吻。

    陈立果没有拒绝,没有回应。

    十天后,陈立果出征前线,他是第一个自己申请上前线的少将,所以送行时礼仪很是隆重。

    坐在底下观礼的秦步月全程死人脸,陈立果甚至都有点怀疑他会不会冲上来抢人。

    但好歹最后秦步月还是忍住了,他在最后,走到陈立果的面前,对着陈立果行了个军礼,他道:“陆少将,一路顺风。”

    陈立果点了点头,冲着秦步月回了礼。

    秦步月说:“三年后见。”

    陈立果说:“再见。”

    他说完便转身,背影在秦步月的眼里显得格外决绝。秦步月心里难受,表情神态都显得格外的冷硬。

    陈立果向来都是个很洒脱的人,这次也不例外();。

    生活不止有眼前的炮丨友,还有远方的炮丨友和更远方的炮丨友,星际那么大,他想去看看。

    陈立果去看了,然后他就后悔了。因为他申请的时候完全没注意自己申请的是什么前线,所以他要面对的不是星盗的势力,而是长得十分清奇的虫族——大概模样就是家里厨房蟑螂变成小汽车大小的样子。

    面对这些虫子,陈立果是彻底萎了,他说:“统儿,这些虫好恶心。”基本每次开着机甲进去一趟,再出来外面全是黄色的粘液。

    系统说:“鸡肉味,嘎嘣脆,去掉头蛋白质是鸡肉的五倍。”

    陈立果:“……”

    系统:“继续啊。”

    陈立果目光含泪,就这么一会儿,他又被虫族盖住了。

    陈立果继续含着眼泪委屈的剁蟑螂。

    军中的生活是很枯燥的,几乎没有什么娱乐节目,陈立果闲的没事儿晚上就躺在床上数星星。这个星球的星星又亮又大,和地球上的很不一样。

    陈立果看着看着,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然后醒来便是第二天。

    和他一起来前线的,还有很多万星盟的战士们,这些战士在他面前大多都显得比较拘谨,似乎都觉得陈立果是个很严肃的,看起来非常不好相处的人。

    陈立果也不能开口去解释,于是他和手下之间,都保持着微妙的距离。

    在军队的日子里,陈立果试图联系过阮菲菲,可通讯器却显示阮菲菲的通讯号码失效了,陈立果还试图用军队的系统查关于她的事,都一无所获。

    好在系统知道阮菲菲的大概情况,他告诉陈立果阮菲菲的完成度在缓慢的增长——虽然长的慢,但好歹让陈立果不必担心。

    秦步月也如他承诺的那般,三年没有来打扰陈立果,虽然陈立果有时候还挺想他的。

    星球间的景色千般不同,这些景色让陈立果感到他这趟旅行没有白来,虽然那些虫子的确让人恶心,但能见到那些美景,也算是值得了。

    陈立果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苦行僧人,在磨练中慢慢失去了对肉丨欲的渴望,达到了*乃至灵魂的净化——这些都是陈立果在三年时间里自认为的。

    然而当三年之期结束,陈立果半夜被某个人从睡梦中唤醒的时候,他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去他娘的苦行僧,老子要吃肉。

    然后天雷勾地火,陈立果吃了个爽。

    秦步月就是那块肉,虽然隔了三年,但依旧新鲜,陈立果吃的满嘴都是油,最后满意的抹嘴给了个好评。

    秦步月也憋坏了,他就像个变态一样,几乎每天都在偷窥陈立果。偷窥陈立果吃饭,偷窥陈立果睡觉,偷窥陈立果洗澡。

    和他印象中的一样,陈立果依旧是那般沉默,三年来,除了必要的交流,他似乎很少同人说话,更多的时候都是一个人沉默着。

    这个模样的爱人让他着迷,秦步月差一点没忍住。

    但好在,秦步月没有功亏一篑,他履行了自己的诺言,三年没有骚扰陈立果。

    可当三年之期刚到,他就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渴望,连夜赶到了陈立果的住所,偷偷摸摸的摸进去,把陈立果吃了个干干净净。

    三年未经情丨事,陈立果变得有些生涩,秦步月不顾陈立果的挣扎,还是做到了最后();。

    陈立果一开始挣扎的厉害,被秦步月得手之后也懒得再挣脱,他躺在床上,眸子里是一片盈盈水光,让秦步月在里面仿佛看到了星海。

    秦步月动情的吻上去。

    陈立果低低的喘息着,感受着秦步月浓烈的爱意。

    一夜未眠。

    太阳从窗□□入,正好照在陈立果的脸上,他哼了一下,才朦朦胧胧的醒来。

    “宝贝,醒了?”秦步月搂着陈立果,见到他睁眼,便用手帮他挡了一下阳光。

    陈立果声音沙哑:“你怎么在这里。”

    秦步月道:“我不在这里,还能有谁和你做。”

    陈立果轻轻的皱了皱眉,看表情似乎不太愉快。

    秦步月说:“三年了。”

    陈立果从床上坐起,他说:“我没有答应你。”

    秦步月道:“我不管,我等了你三年了。”

    陈立果露出有些苦恼的神情,像是不知道该拿秦步月怎么办了。

    秦步月看着他烦恼的模样,笑容灿烂:“有没有好好的想我?”

    陈立果道:“我还要出早操。”

    秦步月道:“出早操?好啊。”

    陈立果:“……”你能不要加重那个操字吗?

    秦步月摸着陈立果光滑的大腿,笑眯眯的说:“早上操有利身心健康。”

    陈立果:“……”这个理解给你满分。

    虽然秦步月很想和陈立果来一顿早操,但他担心陈立果一时间无法承受那么多,所以也只是过了过嘴瘾。

    陈立果不去管秦步月,自顾自的开始穿衣服。

    秦步月趴在床上满意的看着,他道:“今年新的军服宝贝穿起来真好看。”今年正好军服换了样式,从深蓝色变成了一套黑,陈立果腰细腿长,皮带一系,靴子一穿,更是显得整个人英气无比。

    秦步月看着看着就吸了吸口水。

    陈立果平静的接受着秦步月的视丨奸,他穿好衣服就要出去,却听到秦步月的声音传来,秦步月道:“阮菲菲今年要回主星。”

    陈立果的动作微微一顿。

    秦步月继续道:“你不去看看她?”

    陈立果漫不经心的说:“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好看的。”

    秦步月狐疑道:“真的?”

    陈立果:“……”假的,他肯定要回去看看,这可是和他的完成度挂钩。

    于是秦步月刚高兴了两秒,就听到陈立果慢悠悠的问:“她通讯器号码多少。”

    秦步月:“……”他就知道,陈立果肯定放不下阮菲菲!秦步月表示自己要有小情绪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