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39章 不想做Alpha的Alpha(九)

第39章 不想做Alpha的Alpha(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阮菲菲回来了,她是带着一身荣誉,再次回到这颗主星上的。

    在科技院的三年里,她研发出了一种特殊的药剂,这种药剂可以最大限度的改变人类的体质,却副作用极小。

    可以说,这种药剂就是为omega特意准备的。

    使用了这种药剂的omega不但不用再担心突如其来的发情期,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在社会中生活工作。这一发明,获得了混沌医学奖。

    混沌医学奖,是万星盟里医学上的最高奖项了。

    阮菲菲——不,现在名为陆元元的alpha,吸引住了整个星盟的目光。

    陈立果是在电视上看到阮菲菲的,相比起陆元元这陌生的名字,他还是更喜欢阮菲菲这个名字一点。

    阮菲菲还是穿着一身军装,眉目之上带着淡淡的骄傲,她平静的接受着记者的采访,享受着本该属于她的赞誉。

    “陆元元女士。”有个记者故意提出了尖锐刁难的问题,他说:“您不觉得您发明的药剂对社会并无益处么?omega的竞争力只在繁殖上面,让他们进入社会反而是不公平。”

    阮菲菲淡淡扫过他,问了句:“你有omega了么?”

    那记者脸一红:“还没有。”

    阮菲菲冷冷道:“你如果继续这么想,那我猜你永远都不会有了。”

    众人闻言哄堂大笑,那记者也是涨红了脸。

    阮菲菲继续道:“我发明的这种药剂,不是为了让omega进入社会和其他人竞争,而是给他们多一种选择的权力,他们可以选择当全职主妇,但也可以选择其他的生活方式,而不是被迫留在家里。无论他们选择哪种方式,我都尊重他们。”

    陈立果听着阮菲菲的回答,深深的感到眼前的姑娘果然不是以前那个小女孩了,她长大了,有了自己的生活……真是有种爸爸嫁女儿的感觉呢。

    陈立果心中是满满的感动,

    和陈立果的感动不同,坐在他旁边的秦步月看起来心情就没那么好了,他幽幽的道了句:“你就那么疼她?”

    陈立果说:“她是个好姑娘。”

    秦步月咬牙道:“我还是个好男人呢();。”

    陈立果瞅了他一眼,不吭声了。

    秦步月不满道:“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陈立果又瞅他一眼,道:“没有。”

    秦步月:“……”你以为我看不见你的小眼神儿吗?

    电视里,正好有人在问阮菲菲最想感谢的人是谁,阮菲菲闻言粲然一笑,她说:“我要感谢我的一个朋友。”

    陈立果眼睛一下子亮了。

    阮菲菲注视着屏幕,目光温柔极了,她说:“他如果看见了,一定知道我是在对他说,我要谢谢他,如果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

    记者一听里面似乎深有隐情,就还想追问,哪知阮菲菲摇了摇头,却并不打算多谈。

    陈立果心中越发感动,恨不得冲上去给阮菲菲一个熊抱。

    秦步月暗暗咬牙,他是恨不得上去把阮菲菲撕了。

    阮菲菲的新闻之后,便是其他的新闻,陈立果也没有继续看的兴趣,他说:“回主星的票订好了么吗?”

    秦步月从牙缝里挤出来三个字:“订好了。”

    陈立果满意点头。

    秦步月哼了声:“你就这么急着回去。”

    陈立果看了他一眼,有点奇怪:“你不希望我回去?”

    秦步月不说话了,他心道他虽然希望陈立果回去,却不希望陈立果因为阮菲菲回去!那个女人于他而言变得极有威胁性,秦步月看着陈立果的模样,竟是没有自信陈立果不会被抢走。

    陈立果之所以对阮菲菲那么满意,其中很大一点就是,阮菲菲头顶上的那个进度条已经到了九十八,还差两点就完成了。

    陈立果心想或许他和阮菲菲见一面,就可以结束在这个世界的旅程。

    或许是要走了,陈立果对秦步月的态度都温柔的一些,搞得秦步月反而很是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确是猜中了。

    从这个星球回到主星系花了两天的时间。

    秦步月抓紧时间,在这两天里还不忘把陈立果往床上带。陈立果嘴上说着不要,身体也说着不要,但思想早就和秦步月完美的同步了。

    于是两人都很满意。

    两天后,陈立果从飞船上下来,本想给阮菲菲去条信息,却不想阮菲菲却早已知道了他们要回来的消息,已经在陆地上等候了。

    陈立果有点好奇,他说:“你告诉她的?”

    秦步月哼了一声:“不要谢我。”

    陈立果这才发现秦步月原来是个死傲娇。

    阮菲菲见到陈立果,几步走上前来一把抱住了陈立果的手臂,叫了声:“云棋!”

    陈立果被她故作温柔的声音喊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叫谁呢。”秦步月表情阴郁,“你找死?”

    阮菲菲冷笑:“你管我叫谁,反正不是叫你();。”

    于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出现了两个alpha,争一个alpha的诡异景象。

    陈立果也注意到了周遭投来的诡异目光,他低低道:“别闹。”

    阮菲菲却是不肯放手,她瞪着秦步月,恨不得用眼神在秦步月身上瞪出个窟窿来。

    秦步月嗤笑:“你瞪我也没用,你难道没发现云棋已经被我标记了么?”

    阮菲菲动作一顿,脸上露出些不可思议,她说:“不可能!云棋身上还有alpha的味道!”

    秦步月说:“呵呵,你也觉得那味道好闻吧,一个alpha可能会觉得另外一个alpha的味道好闻?”

    阮菲菲的表情僵住了,简直像是见了鬼。

    陈立果无奈道:“他骗你的,我还是alpha。”他不知道秦步月在他身上使用的药剂是什么,但他现在的确还是个alpha,只是身上散发出的信息素同普通的alpha有了细微的差别。

    阮菲菲显然十分怀疑陈立果说的话,她迟疑道:“真的么?云棋……我……”

    陈立果不待她说完,便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他道:“不要担心我,我过得很好。”

    阮菲菲咬住嘴唇,不再说话了。

    陈立果满意的看到阮菲菲头顶上的进度条又往前走了一格,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

    三人间的气氛虽然有些奇怪,但已不像一开始那般剑拔弩张。

    到了陈立果的住所,陈立果掏出钥匙开了门,正准备进去便看到身后两人跟木头桩子似得站在那里,眼巴巴的看着他。

    陈立果:“……进来吧。”

    两人都露出笑容。

    陈立果:“……”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三年没住人,这房子里居然没落灰,想来也是秦步月的功劳。

    一进屋子,阮菲菲就要求主动下厨,陈立果正想拒绝,就听到秦步月冷笑着说了句:“好啊,我陪你去做饭。”

    陈立果:“……”算了,不管这两个人了。

    然后两人就去了厨房,留下陈立果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

    陈立果边看电视,边和系统聊天:“你估摸着咱们什么时候走啊?”

    系统:“那得看阮菲菲。”

    陈立果道:“嗯,我看阮菲菲现在挺好的,可能过两天我就能走了。”

    阮菲菲悲惨的命运完全走向了不同的方向,她不再试孱弱的omega,她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还继续要帮其他人实现梦想,陈立果是看不到她到底能走到哪一步了。

    系统道:“难道你舍不得了?”

    陈立果幽幽的说了句:“对啊。”

    系统:“……”

    陈立果:“我九位数存款至今还没动呢。”

    系统:“……”

    陈立果:“对了,这两天你都没怎么说话,你嘎哈去了啊?”

    系统在心中冷冷道,我念经去了();。

    陈立果当然不知道自家系统现在离皈依佛门只差个剃度,他还在念叨:“也不知道下个世界怎么样。”

    系统说:“我早就给你选好了。”

    陈立果说:“真的假的?”

    系统阴郁道:“当然是真的。”

    陈立果道:“我帅吗?”

    系统道:“帅。”

    陈立果道:“我身边的人帅吗?”

    系统道:“也帅。”

    陈立果有点怀疑,但他觉得系统还算得上一个好系统,于是他高兴的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意:“谢谢你啊。”

    系统冷笑:“不谢。”

    聊着聊着,那边饭就做好了。

    秦步月,阮菲菲和陈立果三人吃了一顿无比和谐的晚饭。

    晚饭结束后,秦步月和阮菲菲都没有要走的意思,陈立果无奈道:“你们两个今天晚上打算怎么办?”

    “我有房间呀。”阮菲菲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云棋你要赶我走吗?”

    陈立果:“……”

    秦步月更可怜了,他说:“云棋,我和你睡在一起啊。”

    陈立果:“……”算了,随着两人去吧。

    幸福的一家三口吃完晚饭后开始蹲在沙发上看电视,秦步月说他要去洗澡,陈立果没理他,他有点困了。

    阮菲菲见秦步月进了浴室,轻声叫了声:“云棋。”

    陈立果道:“嗯?”

    阮菲菲道:“你幸福吗?”

    陈立果微微一愣,笑了,他似乎知道阮菲菲最后的命运完成度是什么了,他点点头,眼里全是满满的暖意,他说:“我很幸福啊。”

    阮菲菲脸上表情依旧严肃:“真的吗?他没有强迫你?”

    陈立果说:“若是我不愿意,他怎么能强迫我这么多年。”

    这话有理,阮菲菲脸上的紧张变成了惆怅,她低低叹息一声,垂了头——到底是,来晚了。

    接下来他们三人十分平淡的看完了电视,上床睡觉去了。

    秦步月躺在陈立果的身边,搂着他的腰,问道:“云棋,你有一点点喜欢我么?”

    陈立果没有回答,他睁着眼睛,安静的等着系统提示。

    “满了。”不知过了多久,系统的声音在深夜里响了起来,他说:“可以走了。”

    陈立果立刻开口,他说:“有那么一点的吧。”——也不知道秦步月睡着了没有,有没有听到这句话。

    话语落下,他的意识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