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40章 果宝历险记(一)

第40章 果宝历险记(一)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陈立果耳边响起了尖锐的的鸣笛声。

    那鸣笛声伴随着女人的哭叫,周遭人的大喊,刺的他耳朵生疼。

    陈立果微微睁开眼,感到自己的心脏疼的厉害,好像下一刻就要从胸口被人活活挖出来。

    “囝囝,囝囝……囝囝你不要睡过去,囝囝,看着妈妈……”女人身上喷洒着香水,虽然并不刺鼻,却依旧让陈立果感到呼吸困难,好在他的口鼻上很快套上了呼吸罩,氧气进入了他的呼吸道。

    “囝囝,对不起,妈妈不是故意的,囝囝——”女人还在哭着,直到陈立果被抬下车,送进了急救室。

    一穿到这个世界就在被急救,陈立果真的是一颗心都碎成了渣渣,他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系统的宠爱。

    所以当他睁开眼睛后,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找系统哭诉,他说:“统儿,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系统:“……这是意外。”

    陈立果:“上个世界呢?上上个世界呢?上上上个世界呢?”

    系统:“……这次真的是意外。”

    陈立果道:“所以上个世界不是意外?”

    系统没了声音。

    陈立果哇的一声哭出了声,他说:“你居然这么对我,亏我给你起了那么多爱的昵称。”

    系统:“……”突然就觉得没有对不起陈立果了呢呵呵。

    陈立果感到心脏疼的厉害,他看着满目的白色,忧伤道:“青春是糖,甜到忧伤。”

    系统:“……”给!我!滚!

    护士见到陈立果睁开眼睛,急忙转身叫了医生。

    陈立果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几个白大褂进了他的病房,然后一边记录什么,一边小声的讨论。

    “小朋友。”那医生很温柔的询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么?”

    “疼”,陈立果一出声就被自己的声音吓到了,因为他的声音明显是个几岁的小孩子,他说:“心脏疼……”这声音细若蚊声,不仔细听还真听不见。

    那医生闻言,又小心翼翼的问了些陈立果些常规问题,直到陈立果露出倦意,他才停下让陈立果好好休息,几个人又出去了。

    陈立果困倦的闭上眼,系统趁着他这次闭眼的功夫,把这个世界的大概情况导入了陈立果的脑子里。

    在这个世界陈立果的名字叫陆嘉树,是个很悲惨的小孩。

    陆嘉树从小就有先天性心脏病,虽然并不太眼中,但身体自然不可能好到哪里去。而他的母亲李瑶瑶和父亲陆之扬没什么感情,在陆嘉树三岁的便离了婚。

    之后陆嘉树和母亲定居国外,但李瑶瑶生下陆嘉树的时候不过二十岁,说白了自己都还没长明白,自然不可能将身体本来就不好的陆嘉树照顾的面面俱到。而且李瑶瑶又混的是模特圈,更是天天在外面奔波,一个月能有一次回家就很不错了。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陆嘉树的身体状况日益变差,性格也十分的内向();。

    这次春节回国,李瑶瑶并没有察觉陆嘉树有哪里不对劲,直到母子二人下了飞机,陆嘉树直接晕倒在了机场。李瑶瑶才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

    而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女,是陆嘉树的一个名叫陆美清的表妹,若是按照原来世界的轨迹,她和陆嘉树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交集。在陆美清十几岁的时候,家中会因为投资失败破产,被迫搬离了这个城市,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分开。待几年之后,她再次回到青梅竹马身边,却发现她青梅竹马居然失忆爱上了另外一个女孩……接着就是十分狗血的言情剧情,反正就是陆美清被青梅竹马各种虐心,被小三各种虐心,最后悲惨死去,在陆美清死后她的青梅竹马才恢复了记忆……后悔不已的殉情了。

    陈立果有了这段记忆再醒来后,全程都是一副死人脸。

    陈立果:“系统,这就是你的爱?”

    系统:“没错。”

    陈立果:“……你的爱好沉重。”

    系统:“你不要吗?”

    陈立果:“……我可以不要吗?”

    系统:“不能。”

    陈立果:“……”

    又被系统坑了,陈立果在心中暗自神伤,他抽泣道:“统儿,为何,为何这般对我,我、我不过是想要你一分爱情,你却……”

    系统:“我却怎么样?”

    陈立果:“你却给了我一百分。”

    系统又开始念金刚经,告诉自己谋杀宿主是违反规则的。

    陈立果睁着眼睛躺在床上,他现在是个五岁的小孩子,身体还有恶疾,可以说是经不得一点刺激,他这么想着,眼角滑过一滴悲伤的泪。没有梦想,没有诗和远方,更没有性生活和炮丨友,他的人生,就是一潭死水。

    陈立果在伤春悲秋的时候,一个男人推开了病房,这男人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模样,但气质却已非常的沉稳。他穿着一套西服,额上还带着点点薄汗,看起来来的十分匆忙。

    陈立果只看了一眼,便认出了这男人就是他的便宜爹,他在心中暗暗的为这男人的外表和气质点了个赞。

    那男人见到刚睡醒的陈立果,轻声叫了声:“囝囝。”

    陈立果却露出瑟缩之色。陆嘉树是很怕他爸爸的,因为他爸爸和他很少相处,平时也不怎么喜欢说话。

    陆之扬见到陈立果害怕的模样,眼神里有些懊恼,他起身走了出去,从怀里掏出电话。

    陈立果隐约可以听到他说话的内容,类似于“不能再让嘉树跟着那个女人了、我要把抚养权要回来”之类的。

    原来世界的轨迹是陆之扬并没有要到陆嘉树的抚养权,因为陆嘉树自己不肯,虽然母亲不负责任,但他显然更加害怕不苟言笑的父亲。所以最后陆嘉树还是跟着李瑶瑶长大的。

    但这一次却不一样了,陈立果必须得跟着陆之扬,才能接触到命运之女陆美清。

    陈立果想了会儿,道:“系统,你说的帅哥呢?”

    系统:“你爹还不够帅吗?”

    陈立果:“……”他无法反驳();。

    系统:“你还有个英俊的大伯。”

    陈立果:“……”

    系统:“你爷爷年轻的时候也挺帅的。”

    陈立果:“……”他为什么会觉得系统会给他一个幸福的生活呢,他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才出现了这样的错觉?!

    系统:“嘻嘻嘻。”

    在这一刻,陈立果终于回想起了系统被他嘻嘻嘻时的恐惧。

    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陈立果躺在床上,犹如一具失去了灵魂的尸体。

    陆嘉树虽然有先天性心脏病,但其实症状算不得十分严重,之所以会搞到现在这个地步。其大部分原因都是他母亲李瑶瑶的忽视。这次陆嘉树进医院的事情,闹的整个陆家都知道了,所以大人们也格外的重视。

    陈立果生病期间,李瑶瑶来看了他一次。

    不过她身上还带着陈立果不喜欢的香水味,所以陈立果并不想和她太过亲近,只是乖乖的坐在床上,看着李瑶瑶哭的梨花带雨,直到医生进来叫她不要打扰小孩休息,她才不情不愿的离开了。

    护士进来给陈立果打针,陈立果乖乖的露出了自己的小屁股。

    护士从来都没遇到过像这孩子这么乖的小病患,听话的吃药,打针也不哭,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格外的有礼貌。她拔出针头,捏了捏陈立果的脸蛋,道:“痛不痛?”

    陈立果点头,奶声奶气的回答:“不痛。”

    护士道:“你好好休息,过几天你爸爸就来接你出院,听话啊,阿姨给你拿水果吃。”

    陈立果点头:“谢谢阿姨。”

    护士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陈立果躺在床上叹息:“装嫩的感觉真好,我仿佛拥有了了第二次生命。”

    系统:“你要是喜欢,我下个世界可以给你第三次生命。”

    陈立果:“……谢了不用了。”他发现系统越来越不好对付了,好难过,ai也会升级的吗?

    陆之扬本来是想来多看看陈立果的,但是他最近实在是太忙,公司的一个项目正好到要紧的时候,所以当他做完事情,再到医院的时候,陈立果都已经入睡了。

    陈立果闭着眼睛,原本圆鼓鼓的脸蛋瘦了不少,脸颊上也没了红晕,显得十分苍白,嘴唇略微有些发紫,一看就能看他身体状况实在堪忧。

    陆之扬问看护陈立果的护士:“他白天怎么样?”

    护士皱了皱眉,她道:“特别乖……乖的……有点过分了。”不哭不闹,大人说什么都听话的做,简直不像是个五岁的孩子。

    陆之扬眉头也皱了起来:“一次都没哭?”

    护士摇头:“自从醒来后,就没有哭过。”

    陆之扬明显察觉了不对劲,一个五岁的小孩,怎么可能不哭不闹,他掏出手机,直接让人去查了一下陆嘉树和李瑶瑶生活的具体情况。

    几天后,得到结果的陆之扬当场就摔了手机,但他很快就冷静下来,唤来助理直接道:“我要把嘉树的抚养权拿回来。”

    那助理一愣:“老板,出什么事了?”

    陆之扬恼怒的把资料摔给手下:“她做的这些好事——李瑶瑶,她也配当个母亲?();!”

    助手把资料接过来一看,心中暗道李瑶瑶这次惨了……

    在医院待了差不多有一个多月,陈立果才被陆之扬接出了医院。

    出院的时候陆之扬小心翼翼的把陈立果抱了起来,他的虽然脸上没有什么温柔的神色,但动作却格外的小心。

    陈立果搂着陆之扬的脖子,把脸贴到了陆之扬肩上。

    陆之扬把陈立果抱到后座,叫司机开车。

    “囝囝。”陆之扬道,“以后就和爸爸在一起好不好?”

    “妈妈呢?”陈立果小声的问了句。

    陆之扬沉默片刻,才道:“妈妈有事忙去了。”

    “好吧。”陈立果低下头,不再问了。

    看着儿子这副样子,陆之扬低低的叹了口气。这三十天的住院,小孩头上脚上都被扎了不少的针孔,小孩儿本来就白,青紫在他脸上更是格外的明显。这个模样的陆嘉树格外的惹人怜惜。

    从医院到家,这对父子两都没说过什么话,陆之扬本就不是话多的人,陈立果更不可能主动说话,于是二人间便沉默着。

    到家后,管家看到陆之扬抱着陈立果走进屋子,赶紧迎上前去:“小少爷回来啦。”

    “爷爷好。”小孩儿怯生生的叫了声。

    管家这个年纪的老人,看见小孩心就软了三分,他道:“来来来,爷爷给你准备了好吃的。”

    陆之扬道:“先吃饭吧。”

    于是两人上了饭桌。

    桌子上,全是一些适合小孩子吃的食物,陈立果人小手短,陆之扬便叫人准备了一张小桌子,两人没有上平时用的餐桌,而是在小桌子上就餐。

    陈立果拧着小眉头,半晌舀不起来一颗绿豆子。

    陆之扬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就在旁边看着,自己慢慢的吃其他的菜。

    待陈立果终于把豆子吃到了嘴里,陆之扬才道:“囝囝喜欢吗?”

    陈立果点头:“喜欢。”

    陆之扬眉头略微放松:“那以后一直这样好不好?”

    陈立果迟疑道:“那、那妈妈呢?”

    陆之扬淡淡道:“妈妈忙,就让她忙去吧。”

    陈立果似懂非懂。

    晚上,陆之扬亲自给陈立果洗澡。

    说实话,虽然陆之扬的确是陈立果的菜,但他现在还是小孩子的身体,总觉得用这具身体想些不该想的太犯罪,于是他便少见的驱除了自己脑子里的那些杂念,一个劲的对自己催眠:我是个五岁的乖宝宝,我是个五岁的乖宝宝。

    陆之扬和陈立果坐在同一个浴缸里,他从身后抱着陈立果,小心翼翼的为陈立果清理身体,见陈立果身体有些微微僵硬,便道:“囝囝怕水吗?”

    陈立果摇了摇头();。

    陆之扬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和小孩子相处的时间太少,实在是缺少经验,有时候难免冷场。好在他儿子也不是个喜欢说话的……

    洗完澡,陆之扬拿浴巾把陈立果一裹,然后严严实实的包了起来。

    因为水池里的热气,陈立果苍白的脸颊上多了些红晕,整个人看起来更像个可爱的娃娃,若不是嘴唇还有些绛紫色……

    不知是联想到了什么,陆之扬的眼神里有些怒气闪过。

    陈立果虽然精神依旧强大,但他到底是个小孩子的身体,洗完澡一上床就困了。

    陆之扬见他迷迷糊糊的睡着,把小床上蚊帐放了下来。

    一夜酣眠。

    第二天陈立果是被管家叫醒的,他揉了揉眼睛,脑子里还是一片混沌。

    管家叫道:“小少爷,别睡了,先起来吃个早饭。”

    陈立果嗯了一声,就开始自己穿衣服。

    管家见状,皱眉道:“小少爷都是自己穿衣服的么?”

    陈立果低着头道:“妈妈说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管家:“……”唉,他也看出这孩子在他妈那边肯定是受了不少的苦。

    早饭十分的美味,但陈立果没什么胃口,便吃的比较少。

    管家一直叫他多吃些,陈立果慢吞吞的咽下了一个馒头,小声的问道:“爸爸呢?”

    管家露出一丝尴尬,他道:“先生很早就起来了,据说是公司有事,想让少爷多睡会儿,才没有把少爷叫起来。”

    陈立果是理解的,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

    然而他的沉默在管家的眼里去而被解读成了另一种含义,管家心疼的表情更加明显了。

    陈立果发现系统真是精挑细选的给他选了这个身份,小孩,身体不好,爹不疼娘不爱,躺在床上从早睡到晚上都没人管。

    陈立果吃了早饭,管家就给他放了动画片。

    本来五岁是要去幼儿园的,但陈立果身体不好,所以这事情一直耽搁了。

    现在他被接回了陆家,陆之扬就更不想他出去,深怕出现什么意外。

    但不出去上学,老师可以来家里教嘛,所以陆之扬便开始着手给陈立果找家教,只是这两天还没找好。

    陈立果没人管,就蹲在沙发上继续看电视。

    其实动画片挺好看的,陈立果以前都没什么机会静下心来看,这会儿反而是看的津津有味。

    陈立果:“这个黄色的洞洞肥皂好看吗。”

    系统:“……这是海绵宝宝。”

    陈立果:“所以好看吗?”

    系统道:“你没看过?”

    陈立果说:“没有啊。”

    系统道:“那你小时候看的都是什么();。”

    陈立果想了想,道:“我忘了。”他是真的忘了。

    系统不说话了。

    陈立果看了一会儿,发现这个黄色的海绵真是好看,比某些泡沫剧的剧情有意思多了。

    管家来叫他吃饭,他都有点恋恋不舍。

    管家第一次见到陈立果如此舍不得一部动画片,反而有些高兴,他家少爷性格□□静了,完全没有一点小孩子的闹腾,简直是听话的过了头。现在有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反而让人觉得更加放心,他摸了摸陈立果的头,道:“少爷喜欢吗?”

    陈立果道:“喜欢。”

    管家哎了一声,结果隔了几天,陈立果的被子床单枕头就全都变成了那全是洞洞的黄色方块。

    来到陆家两个星期,陈立果发现陆之扬是真的很忙,晚上回来差不多都是凌晨了,有时候还带着一身酒气,显然是刚应酬回来。

    陈立果根据系统给出大致发展,发现这段时间陆之扬的父亲,正在生重病,陆家家族里的各方势力都在蠢蠢欲动。

    如果原来世界的路线没有出现差错,那陆之扬的父亲,也就是他的爷爷撑不过这个夏天。

    不过这些事情并不是陈立果要担心的,他现在要做的只是好好吃,好好睡,安安静静的长大便是了。

    又过了几天,陆之扬给陈立果找的家庭教师来了,是个长得很可爱的小男生,一开始还有些羞涩。

    陈立果心中暗暗的想,陆之扬可真会选人,给他个满分。

    那男人做了个自我介绍,便开始交陈立果一些简单的幼儿知识。大概是陆之扬在他来之前就给他打了招呼,这男人家教对陈立果几乎没有任何的要求。全都是由着陈立果的性子来。

    陈立果说想要画画,那便画画,陈立果觉得困了想要休息,那便休息。

    总而言之,如果陈立果是个小孩,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那大概也是会感到幸福的。

    陆之扬虽然忙,但从来不会忽略陈立果,他每隔一个月就会带陈立果去医院检查一次身体,有时候实在忙不过来,也会叫管家带陈立果去。

    但即便如此,他们父子二人的相处时间实在是太少,陈立果很难对陆之扬产生依恋的情感,他和陆之扬如果不是有血缘关系作为羁绊,反而更像是两个陌生人。

    不知金刚经起了作用,还是陈立果没有胡乱搞男男关系,系统对陈立果温柔了很多,有时候还主动汇报命运之女的走向。

    其实若不是这具身体有心脏病,那陈立果还真喜欢这样的小日子的,当个小孩是件很开心的事,虽然从某些方面来说略微有些不方便……但没关系,早晚有长大的一天嘛。

    就这么到了七月下旬,陆家的掌门人,陆之扬的父亲去世了。

    陈立果因为身体的缘故,只去参加了一天的葬礼,他看到瘦了浑身狼狈的陆之扬,正满脸疲惫的接待宾客。

    陆之扬看到陈立果过来,上前一步把他抱起,他道:“囝囝热不热?”

    陈立果摇了摇头。

    陆之扬道:“和爷爷说声再见吧。”估计陆嘉树的身体,陆之扬都不敢把他往医院带,所以他父亲走的时候,陆嘉树都没能见到最后一面。

    陈立果看着冰棺里老人安详的容颜,轻轻的道了声:“爷爷再见();。”

    陆之扬在陈立果的脸颊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陈立果道:“爸爸什么时候回家?”

    陆之扬把自己的头和陈立果的靠在一起,他轻轻道:“爸爸搞定了这些坏人,就回家,囝囝等等爸爸好吗?”

    陈立果点着头,乖巧无比:“好呀。”

    陆之扬这才露出一个笑容。

    不得不说,这场震动对于陆家来说非常的大,因为陆之扬居然一个月都没有回家。

    一开始管家还要主动解释说他忙,后来见陈立果都不问了,便也不再说什么。

    陈立果安静的吃饭,安静的上课,安静的看着动画片,整个人好像一只漂亮的娃娃,虽然可爱,但到底是没有什么生气。

    陈立果:距离有性生活的日子还有十二年零三个月,我的人生一片黑暗。

    从陈立果的爷爷去世起,他的父亲陆之扬狠狠忙了一年。这一年里他归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要不是陈立果还住在陆家,他都差点忘记了自己还有个这样的爹了。

    不过一年作为一个成年的,还活了很多辈子的人来说,陈立果表示多一个爹不多,少一个爹不少……

    这一年时间里,他学会儿了幼儿绘画,幼儿写作,幼儿英语,幼儿诗词,很好,他现在已经是一个优秀的宝宝了。

    陈立果:“统统,统统,你看我,我又背了十个英语单词呢。”

    系统:“……”妈的智障。

    陈立果:“统统你为什么不理宝宝?”

    系统:“说人话!”

    陈立果:“海绵宝宝咋还不播。”

    系统:“今天周六不播海绵宝宝。”

    陈立果:“宝宝不依!!!”

    系统:“……”这种事情时而发生,有时候系统都会疑惑,他让陈立果穿成一个孩子,是不是真的会影响他的心智。

    但系统很快想明白了答案,一个弱智穿到正常人身上,他也是个弱智。

    一年后,陈立果已经可以挺起他的小胸膛,骄傲的说:我已经不是三四岁的小孩了。

    没错,陈立果六岁了。

    陆之扬开始闲下来的时候,似乎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互动,于是他提便想和陈立果一起去游乐园,进行美好的亲子时光。

    陈立果想了想,同意了。他这一年里的确是哪里都没去,现在多出去逛逛似乎也没什么。

    于是陆之扬带着陈立果就直奔游乐场。

    结果刚出门的时候还晴天普照,车开到一半就开始下瓢泼大雨。

    抱着海绵宝宝的陈立果:“……”

    正在开车的陆之扬:“……”

    陈立果看得出来,陆之扬在犹豫要不要回去,他小心的观察着陈立果的表情,然后更小心的说:“囝囝,今天下雨,还去游乐场玩吗?”

    陈立果看了他一眼,道:“下雨就回去吧();。”

    陆之扬道:“可是囝囝不想去么?”

    陈立果道:“不是特别想。”

    陆之扬道:“那囝囝想干什么呢?”

    陈立果没啥想干的事情,他觉得在家窝着看海绵宝宝就很不错,但面对陆之扬的询问,善解人意的他怎么会为难陆之扬呢,于是他认认真真的说:“囝囝想吃好吃的。”

    陆之扬眼睛一亮,这就好办了,他说:“那爸爸带囝囝去吃好吃的。”他换了个方向,去了一家自己经常去的私房菜。

    陈立果全程一副乖乖脸。

    到了餐厅,陆之扬先拿了伞,然后把陈立果抱下了车,他的动作十分小心,没有让陈立果淋到一点雨水。

    陆之扬显然是这家餐厅的常客了,他一进去就有侍者上前帮他接过伞,态度殷切的为陆之扬安排包房。

    陆之扬神色淡淡,话语很少。

    到了包房,陆之扬又问陈立果想吃什么,陈立果随便说了几个菜,陆之扬都点了,他想了想又打了电话回去问管家陈立果不能吃什么。

    陈立果心中感叹其实陆之扬应该是想当个好父亲的,只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

    既然如此,他就当个可爱的乖儿子吧!陈立果:“咦嘻嘻嘻。”

    系统听到陈立果的笑声,莫名的打了个寒战。

    陆之扬点好了菜,很快就有人将菜端了上来,这餐厅的老板还特意过来了一趟,他看到陈立果有点惊讶,他道:“这位是你家公子?”

    陆之扬点了点头。

    老板笑容勉强了些,他道:“那你好好吃,我就不打扰你了。”

    作为一个gay,陈立果的雷达是十分敏锐的,他一下子就察觉这个老板对待他爹的态度有点不对,不过看陆之扬的模样,似乎也没把老板当成什么朋友。

    陈立果的目光向下一扫,看到老板的鞋子是湿的,显然是刚刚赶过来,但没想到人家还带了个儿子。

    “有事叫我。”老板说了这句,就转身离去,还体贴的关上了门。

    陆之扬摸了摸陈立果软软的头发,道:“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陈立果想了想,道:“这个叔叔真好看。”

    陆之扬闻言失笑:“你这么小,就知道别人好看不好看了?”

    陈立果软软道:“爸爸也好看。”

    陆之扬这才满意:“那亲爸爸一口?”

    陈立果求之不得,对着陆之扬的嘴吧唧就来了一口。

    陆之扬笑道:“囝囝可要快点长大啊。”

    陈立果嗯了一声,大声道:“我要快点长大,以后保护爸爸。”

    “乖。”陆之扬眸子软了,他有时候真的会庆幸自己把陈立果的抚养权从他的妈妈那里抢了回来,不然,若是眼前的小不点出了什么事,他恐怕会难以接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