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41章 果宝历险记(二)

第41章 果宝历险记(二)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这一天虽然没能去游乐园,但总的来说陈立果还是非常愉快的。

    晚上他抱着自己心爱的洞洞黄肥皂,甜蜜蜜的进入了梦乡之中。

    陆之扬见他睡的安详,心中的愧疚才稍有所缓。

    结果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天陈立果就开始发高烧,浑身上下都是红红的疙瘩。还好管家发现的早,赶紧把家庭医生请来了。

    医生检查后说可能是过敏,询问了陈立果昨天都去了哪里,吃了些什么东西。

    陆之扬眉头紧皱,简单的把他和陈立果昨天的做的事说了一下,还背了一遍菜单。

    管家听到菜单有些惊讶,他道:“先生,少爷对胡萝卜过敏啊。”

    陆之扬闻言愣了片刻,昨天有道菜里面的原料就是胡萝卜,虽然处理的完全看不出来了,但他却没想到自己儿子居然对胡萝卜过敏。

    医生知道这家小少爷的身体不太好,急忙道:“我带了些药物,如果半个小时之后还不行,就送少爷去医院吧。”

    陆之扬道:“现在就去。”说完他弯下腰抱起陈立果,急匆匆的下了楼。

    陈立果整个人都要烧傻了,他意识模糊,只感到一个人紧紧的抱着他,他伸出手抓住那人的衣服,像是抓住了全世界。

    陆之扬把陈立果送到医院的时候正好凌晨四点。

    一番诊断后得出的结论是,陈立果摄入了过敏源,但好在没吃太多,所以问题不大();。

    医生对待陆之扬的态度不太客气,他道:“你做家长的孩子吃什么过敏都不知道么?!过敏这种事情弄不好很容易死人的。”

    陆之扬道着歉,说自己不经常陪着孩子,不知道陈立果对胡萝卜过敏。

    医生见他态度诚恳,便没有再说什么。

    其实不止是陆之扬,陈立果自己都不知道他对胡萝卜过敏,有一次他吃完饭后不舒服了好几天,管家叫医生来替他诊断了一下,才发现陈立果对胡萝卜过敏,从此桌子上再也没有出现过这种蔬菜。

    但陈立果本来就是个喜欢吃肉的,他也不喜欢胡萝卜的味道,所以胡萝卜出不出现在餐桌上对他闻言完全是无关紧要。

    于是阴差阳错,陈立果又生病了。

    陆之扬从这次事件里深深的感到了愧疚,作为一个父亲,他居然不知道自己儿子对什么东西过敏,差点酿出一场祸事。

    陈立果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医院了,他呆滞了片刻,才说了句:“系统,我觉得我的智商跟着身体在下降。”

    系统:“别担心,反正也没多高。”

    陈立果:“……宿主傻了系统应该是这个态度么?”

    系统:“别的系统我不知道,反正我就这样。”

    陈立果:“……”

    系统:“嘻嘻嘻。”

    陈立果:“……”他的系统是不是中病毒了……

    陆之扬进到病房里就看到他儿子在发呆,陆之扬叫了一声:“囝囝。”

    陈立果抬起头,小脸上还带着些睡意,他道:“爸爸。”

    “嗯,乖。”陆之扬走到陈立果旁边,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陈立果摇了摇头。

    陆之扬和陈立果交流时,眼里始终带着淡淡的愧疚,他仔细想来,发现自己本质上和李瑶瑶和差不多,忙起工作几乎都将这个儿子扔到一边。

    陈立果说:“爸爸,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啊。”

    陆之扬笑道:“等囝囝病好了,爸爸就带你回家。”

    陈立果哦了一声。

    陆之扬见他不吵不闹,心中却越发的不好受,他这个儿子太乖了,乖的他都不知道该如何补偿。

    陆之扬伸出手,摸了摸陈立果的脑袋,道:“囝囝怪爸爸吗?”

    陈立果眨着眼睛,一脸天真无邪:“为什么要怪爸爸呀。”

    陆之扬道:“可是爸爸都没有时间陪你。”

    陈立果道:“那时因为爸爸要努力赚钱养囝囝啊。”

    陆之扬闻言,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柔情,把陈立果紧紧的抱住。

    这次出院之后,陆之扬对待陈立果就更加细心了,简直就像是在照顾一个瓷娃娃。

    陈立果享受了一段小公主般的时光,然后就到了上小学的年纪();。

    此时陆家情况基本稳妥下来,陆之扬也坐稳了陆家家主的位置,他现在不过二十八,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个还没活明白的年纪。

    但陆之扬却活的很明白,不但活的明白还活的十分精彩。

    陈立果其实挺佩服陆之扬这种人的,早熟,稳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用尽全力去争取,和他喜欢了许多年的那个人很相似。

    但这样的人通常也有一个通病,就是控制欲和自律性极强。

    陆之扬就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虽然他平时没有怎么表现出来,但在某些小事上还是能体现一二。

    比如陈立果想看他的海绵宝宝,陆之扬和他说只能看一个小时。

    陈立果说好好好,反正管家照顾他时候,虽然说着只能看一个小时,但其实时间到了也不会怎么管他。

    但这事情放在陆之扬身上就不一样了,一个小时一到,不能多一分钟,陈立果就眼睁睁的看着电视被关了。

    陈立果的眼眶里瞬间蓄满了泪水,可怜兮兮的叫了声爸爸。

    陆之扬说:“乖,囡囡不哭,爸爸带你出去骑小马。”

    小马……是个旋转木马,放在楼顶上,陆之扬为了让陈立果活动量适中,特意给他买的。

    陈立果:“……”我才不要去骑那个弱智马,我看电视!

    陆之扬道:“你今天上午还看了一个小时。”

    陈立果的泪珠儿顺着脸颊缓缓流下,他感到悲伤极了。

    陆之扬:“下午也只能看一个小时哦,当时是怎么答应爸爸的?”

    陈立果抱着海绵宝宝,觉得自己仿佛失去了整个世界。

    陆之扬见陈立果不说话,把他抱起来上了楼。

    坐在木马上的陈立果一脸死相。

    陆之扬开了木马的开关,看着陈立果身下的木马动了起来,他道:“不玩了和爸爸说。”

    陈立果:“……”

    然后陆之扬就在旁边处理起了公务。

    陈立果想了想,道:“统儿,咱商量个事儿行不行。”

    系统:“说。”

    陈立果:“我想看海绵宝宝!”

    系统:“……你是真傻了?”

    陈立果道:“你觉得海绵宝宝不好看吗?”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闷闷的道:“还行。”

    陈立果一拍手掌,道:“那你偷偷放给我看好不好!”

    系统:“……”

    陈立果道:“我们可以一起看……这是宿主的要求,非常合理,没有拒绝的理由!”

    系统:“……”

    陈立果撒娇:“好不好嘛统儿,统儿,统儿……”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从牙缝里挤出来一个好字();。

    于是陈立果立刻精神了,他趴在木马上,开始看系统给他脑内播放的海绵宝宝,真是十分的愉快。

    陆之扬不知道自己儿子在干什么,看见陈立果趴在木马上还以为他困了,于是道了声:“囝囝困了么?”

    陈立果没说话,依旧安安静静的。

    陆之扬走过去一看,才发现陈立果正闭着眼睛,看起来是睡着了。他笑了笑,把陈立果从木马上抱起,放到床上去了。

    陈立果全程闭着眼睛,一直看脑内剧场看到了吃完饭的时候。

    他被陆之扬从床上叫起,心中长叹了一口气:“我还是快点长大吧。”

    系统:“不想装嫩了?”

    陈立果:“娘耶,长大了我想看多久海绵宝宝,就能看多久海绵宝宝。”

    系统:“……”妈的智障。

    晚饭很丰盛,陆之扬在饭桌上简单的说了下陈立果上小学的事情。

    陈立果听到自己要去上学了,有点懵逼:“爸爸,我不想去。”

    陆之扬说:“囝囝不想和小朋友们一起玩吗?”

    陈立果:“……”并不想。

    陆之扬说:“学校里有好多小朋友哦。”

    陈立果不开心了,他戳着盘子里的豆子:“可是学校里没有爸爸。”

    陆之扬闻言心顿时有种被暖到的感觉,但被儿子感动是一回事,规矩又是一回事,他说:“囝囝听爸爸的话,好好去上学。”

    陈立果依旧闷闷不乐。

    经过几年的修养,陈立果的身体状况好了许多,不像小时候那种碰不得的瓷娃娃状态了。

    而且和陆老爷子刚走的动荡情况不同,现在陆家局势完全稳定了下来,也难怪陆之扬会突然提出要让陈立果去上学。

    其实虽然陆之扬和陈立果是商量的语气,但陈立果完全没有拒绝的权力。

    陆之扬叫他好好去上学,他就得好好去上学。

    夏天刚好走好尽头,九月份,开学季。

    陈立果背上了小书包,还戴了个小帽子,被陆之扬牵着到了小学门口。他看着周围的小朋友们,心中是抑制不住的悲伤:“系统,我要是智障被这些孩子同化了,就全都怪你。”

    系统幽幽的说:“你的智商早就被动画片同化了。”

    陈立果:“……”难过。

    然而陈立果再怎么悲伤还是要去上学的,他背着他的小书包,艰难的走进了学校。

    陆之扬是看到陈立果走进教室才离开。

    在来学校之前他便已经和学校打了招呼,说明了陈立果的身体情况和一般小孩子不大一样,让老师多照顾一下。

    和陆之扬交流的校长满口答应了下来,能不答应么?陆之扬给的可是六位数的赞助费。

    陈立果进了教室,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他身边都是和他差不多的小豆丁,这种认识让陈立果十分闷闷不乐();。

    陈立果说:“系统,我要跳级。”

    系统说:“跳去几年级?”

    陈立果说:“我觉得以我的智商,读个六年级还是没问题的吧。”

    系统:“……”你也就只能读个六年级了。

    陈立果:“怎么样?”

    系统道:“你为什么不直接跳去高中?”

    陈立果有点不好意思,他摸了摸脑袋:“我怕我跟不走……”

    系统:“………………”他到底为什么会选到这样的宿主。

    就在和系统商量的时候,陈立果却已下定了决定——没错,他要跳级,跳到六年级!

    陆之扬下班来接陈立果的时候,就看到他家的小团子闷闷不乐的从学校里走出来,坐上车的时候既没有和他打招呼,也没有往常热烈的亲吻了。

    陆之扬道:“宝宝怎么不开心?遇到什么事了么?”

    陈立果说:“爸爸我不想上学。”

    陆之扬道:“为什么不想上学呢?”

    陈立果用自己的小眼神瞅了陆之扬一眼,然后低低道:“老师说的我都懂了。”

    陆之扬正好遇到红灯,他停下后摸了摸陈立果的脑袋,叹了口气:“囝囝才上一天,多试试好么?”

    陈立果不说话了。

    陆之扬道:“海绵宝宝要开始了哦。”

    陈立果眼前一亮。

    陆之扬看着这个模样的陈立果,终是露出一丝笑容,到底是小孩子,还是会被好看的动画,好吃的东西吸引,想来也会很快适应学校生活的吧。

    本来陈立果是想着在学校待一段时间,就向陆之扬提出他要跳级的事的,但是让他和陆之扬都没想到的是,不到一个月,陈立果就在学校发生了意外。

    陈立果因为身体不好,虽然年龄到了,但看起来却格外的娇小,他的皮肤比寻常孩子更白一些,遗传了模特母亲的良好基因,更是漂亮的像个洋娃娃。

    这样的小孩在学校本来应该是很受欢迎的,但问题就在于,陈立果受欢迎有点过头了——五年级的一个孩子不知道在哪里看到了陈立果,居然跑到一年级来找他,说是要和他当朋友。

    陈立果当时被堵在门口,也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难过,高兴的是他这么小就有人发现了他绝世的容颜,难过的是现在的人连孩子都不放过。

    陈立果:“你要做什么呀。”

    堵着他的人说:“你叫陆嘉树么?我们放学要去踢球,你一起去好不好。”

    陈立果说:“可是我爸爸会来接我。”

    那人说:“你和你爸爸说一声呗。”

    能在这个学校上学的,都不是什么寻常人家的孩子,这小孩一脸倨傲之色,显然平时是娇生惯养大的。

    陈立果诚恳的拒绝:“我还要回家看海绵宝宝呢();。”

    程准——就是来找陈立果的这孩子,万万没想到陈立果给了他这么一个答案,按理说被拒绝的他应该会有点生气,但是看着陈立果水润的大眼睛,卷翘的睫毛和有些委屈的表情,他居然被萌到了。

    程准一直是个颜控,他喜欢漂亮的东西,喜欢和漂亮的孩子一起玩——这种喜欢和大人的不同,就只是孩子单纯的喜欢罢了。

    程准从包里掏出平板电脑,道:“里面有好多动画哦。”

    陈立果:“……”呵呵,他是那种被动画片诱惑的人么?

    是的,他是。

    陈立果拿过平板,被程准牵着手就走了。

    然后来接人的陆之扬就扑了空。

    作为一个家长,发现孩子不见了,第一时间肯定是很恐慌。陆之扬立马去学校查了监控,然后发现他心爱的宝贝儿子被一个高年级的同学领走了。

    陆之扬的脸色当场就黑了下来。

    陈立果被程准带去了学校的附近的体育馆,他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动画片,程准和他的同学则在踢足球。

    陈立果时不时被动画逗的咯咯直笑,已经丢弃了自己的智商,完美的融入了这个年龄段。

    程准中途休息的时候,就坐到陈立果的旁边,他说:“有那么好笑吗?”

    陈立果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程准说:“那你以后天天和我玩,我平板就送给你好不好?”

    陈立果迟疑道:“可是爸爸会不高兴的。”

    程准说:“没关系,是我自愿的。”这平板是他姑姑从国外带回来的定制版,对于小孩来说已经算得上十分贵重的东西,但程准却能把它拿出来随便送人,也能从中看出程准的家庭条件的确不一般。

    陈立果倒是没这个概念,他被陆之扬养的太好了,几乎什么都不知道。这个世界和他原来所在的世界虽然有相似的地方,但也有很大的不同,比如陈立果后来才知道,这个世界的人平均年龄是两百多岁。

    陈立果推拒着不肯要程准的东西,程准却偏要给陈立果,两人就这么推攘了起来。

    陆之扬进到体育馆,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一个看起来年龄比陈立果大不少的孩子,正在往陈立果的怀里扔东西。

    陈立果还是那么小小一只,被人欺负了也不知道反击,就瞪着那双水润润的大眼睛,脸蛋也鼓了起来,看起来简直像是一只被惹生气了的小松鼠。

    陆之扬低低的叫了声:“囝囝。”

    陈立果听到这声囝囝,身体僵了一下,他小声道:“我爸爸来啦。”

    那程准把人家家孩子拐了,居然也不心虚,转身就对着陆之扬坦然的喊了声:“叔叔,我带嘉树过来玩球。”

    陆之扬走过来,道:“嘉树,是哥哥在带你玩么?”

    陈立果乖乖的点头。

    陆之扬说:“那你走之前为什么不和爸爸说呢?不知道爸爸会担心你吗?”他说到这里,眼神轻轻的扫了眼程准。

    这眼神不怒不火,却让程准微微的缩了缩脖子。

    陈立果解释道:“可、可是爸爸当时不在啊();。”

    陆之扬说:“以后如果要出去玩,该怎么办?”

    陈立果细细道:“先和爸爸说。”

    陆之扬看到陈立果的脑袋垂了下去,露出委屈的表情,心中的火气去了大半。但他还是没有露出温柔之色,只是道:“乖,走吧。”

    陈立果放了平板,和程准说了声谢谢,告别后,才牵着陆之扬的手走了。

    程准身后的小伙伴跑来问他怎么了,还踢不踢,程准有点没劲的说:“不踢了,回家吧。”

    陈立果不知道陆之扬还有没有在生气,说他生气了,又不见他批评自己,说他没生气,却又和平日里的态度很不一样。

    陈立果焉趴趴的坐在副驾驶上,像一只焉了的茄子。

    陆之扬在要到家门口的时候,才道:“如果有其他大哥哥叫囝囝和他一起走,囝囝会走吗?”

    陈立果道:“不会了,我记住爸爸的话了,不会和他一起走了。”

    陆之扬嗯了声,把陈立果抱出了车。

    吃完饭的时候,陈立果吃的比平时少了一些。

    陆之扬见状问他怎么了?是不是不合胃口?

    陈立果却小小的抽泣起来。

    陆之扬一看就慌了,他赶紧上前把陈立果抱进怀里,亲亲陈立果的脑门儿:“囝囝怎么哭了。”

    陈立果哑着声音说自己不想上学了。

    陆之扬道:“为什么突然不想上学了?”这一个月里,陈立果都乖乖的早起,乖乖的去学校,陆之扬从老师那里了解到他和同学相处的也算不错。

    陈立果说:“我没有妈妈,我好奇怪。”

    陆之扬的表情僵硬了一下,他抱住陈立果的手更紧了,他说:“囝囝想要妈妈吗?”

    陈立果又一个劲的摇头,他说:“我不要妈妈,我就要爸爸。”

    陆之扬低低叹息,他说:“囝囝在学校没有喜欢的小朋友么?”

    陈立果道:“我不想和他们玩,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陆之扬道:“那囝囝是怎么想的?”

    陈立果道:“我、我不要上学了。”

    陆之扬沉默片刻,他道:“让爸爸考虑一下好吗?”

    陈立果点了点头,用手背擦了擦自己脸颊上的泪珠,给自己的演技打了个满分。

    之后的几天,陈立果还是乖乖的上学,不吵不闹非常的让人省心。但他却知道陆之扬在认真的考虑这件事,因为偶尔他还能听到陆之扬在和管家讨论关于他教育的事情。

    管家说男孩子不能养的太娇气。

    陆之扬直接道:“你比我还宠他。”

    管家无法反驳,的确,只要是陈立果提出的要求,即便有些小小的不合理——比如他要看两个小时动画,自己还是会满足。

    管家说,以后怎么办,小少爷总会长大的();。

    陆之扬闻言,说了一句让陈立果万分感动的话,他说,我能护他一辈子。

    管家刚想说等你老了那他怎么办,却突然响起自家少爷的身体不好,和陆之扬比起来,谁先走谁后走还真不一定。

    于是他也沉默了下来。

    陆之扬说:“既然我能给他这样的条件,为什么不给呢,我就想他开开心心一辈子。”

    管家没有再反驳,只是常常叹息一声,他说:“小学可以不去,但初中高中绝对不能落下啊。”

    陆之扬神色淡淡:“再说吧。”

    陈立果不用上学的事情就这么简单的定下了。

    躺在床上偷听的陈立果:“耶耶耶,可以天天看动画片了。”

    系统:“……”

    陈立果:“世界上还有比看动画片更高兴的事吗?”

    系统:“……”

    陈立果:“有的,那就是天天看动画片。”

    系统幽幽道:“早点睡,晚安。”

    陈立果抱着自己的黄色海绵甜蜜蜜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陆之扬和他一起吃早饭的时候,提起了关于陈立果上学的事,他说:“囝囝真的不想去学校了?”

    陈立果点点头。

    陆之扬观察了一下陈立果的表情,忽然来了句:“就算留在家里,也不能天天看动画片的哦。”

    陈立果:“……”哦豁,被发现了。

    陆之扬道:“一天还是只能看两个小时,上午一个小时,晚上或者下午一个小时。”

    陈立果闷闷不乐。

    陆之扬说:“囝囝听到了没?”

    陈立果难过的说听到了。

    陆之扬道:“过两天老师会到家里来教你读书,你要乖乖的。”

    陈立果点头说好。

    陆之扬吃完早饭就走了,陈立果和管家在家里。

    家里其实还有不少佣人,但主动和陈立果说话的人却不多,大多数都是把他当做一个易碎的瓷器一样供了起来。

    其实这样的生活对陈立果来说真的很棒,天天吃了睡,睡了玩,无忧无虑的,和之前的世界比起来,已经算得上非常幸福了。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木有性生活。

    好在陈立果现在身体小,也没有哪方面的需求,虽然看着陆之扬觉得他真的挺帅,偶尔还帅的过分,但都不曾有非分之想。

    陆之扬请的老师很快来了,都是一些脾气很好的女老师,也不知道陆之扬怎么挑选的,反正没每一个雄性。

    陈立果只能认了。

    除了这一小点瑕疵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是很让陈立果满意的。

    陈立果开始过上了他梦寐以求的米虫日子,他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静静的等待着自己长大();。

    但很让人头疼的是,陈立果想平静,有人却不愿意他平静。

    某天陈立果在自家后花园玩,某个不速之客突然来了——陈立果的母亲,李瑶瑶。

    其实吧自己的妈叫做不速之客是不太合适的,但李瑶瑶所作所为,让陈立果很难对她产生好感。

    她居然相反设法的想要把陈立果拐出家门。

    好在陈立果无比的机智,扯开嗓子就开始嚎,然后李瑶瑶说了一句话,她说:“你别哭,你再哭妈妈就不要你了。”

    陈立果嚎的更厉害了。

    李瑶瑶急了,她一把捂住陈立果的嘴,咬牙切齿道:“陆嘉树,你给我别哭了,不然我揍你。”

    然后管家出现,带着保安把她轰了出去。

    李瑶瑶是瞒着陆之扬来看陈立果的,管家也是念在这对母子许久未见的情面上把她放进来。结果没想到,她居然做出这样的事。

    所以管家把她直接轰出去的时候,表情还阴着。

    陈立果嚎完了,嗓子一收,眼泪都没流一滴。

    管家却还是心疼的厉害,并且主动提出今天多让陈立果看会儿电视。

    陈立果对此表示非常满意,然后边吃水果便看电视。

    管家见他情绪良好,也就放下了心。

    只不过他却不知道,陈立果的心现在悬的厉害。

    李瑶瑶出去之前,在他耳边低低的说了一句:囝囝乖,囝囝跟妈妈走,他不是你爸爸。

    陈立果当场脑子里五雷轰顶,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万匹奔腾的野马。

    但李瑶瑶后面又说了些诱劝的话,陈立果便一时间有些拿不准到底她说的是真是假了……可是问题是,她有必要骗一个孩子吗?

    陈立果的心沉了下去。

    晚上陆之扬回来,陈立果好似看到他头顶上出现了一大片青青绿草。

    陆之扬并不知道陈立果此时心情复杂,他脱下了外套,过来抱起了陈立果,他说:“囝囝,妈妈白天来找你了?”

    陈立果点头。

    陆之扬说:“囝囝想和妈妈走吗?”

    陈立果摇头。

    陆之扬亲了他一口,又问:“囝囝喜欢爸爸还是妈妈?”

    陈立果说:“爸爸。”

    陆之扬说:“为什么呢?”

    陈立果说:“爸爸对我好。”

    陆之扬满意的笑了。

    陈立果:“……”他只希望自己不要是隔壁老王的儿子,不然以陆之扬这个性子,还不得把他撕碎了拌饭吃。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陈立果真的看人很准,因为陆之扬在知道真相后,真的差点没把陈立果撕碎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