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42章 果宝历险记(三)

第42章 果宝历险记(三)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李瑶瑶进到陆宅想要带走陈立果的事情被陆之扬知道后,十分少见的发了火。

    当天晚上陆之扬和家里的佣人说了规矩,说以后他不在家的时候,谁都不准放进去,就是陆家的人来了也不行。

    管家这件事情上的确有疏忽之处,所以很是愧疚的同陆之扬道了歉,并且请求处罚。

    陆之扬倒也没罚管家,只是谈谈问道:“李瑶瑶来过几次了?”

    管家苦笑:“她来过好几次了,我都没放她进去。”

    陆之扬说:“为什么不和我说?”

    管家道:“她来了也没有进来,只是在门口转了几圈,我想着这事小事不想让先生担心,所以就没说。”

    陆之扬点点头:“这次不怪你,下次注意了。”

    管家称是。

    陆之扬吩咐完这些事,便走到陈立果的卧室门口,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房门。

    这间充满了童真的屋子里入目便全是黄色,黄色的天花板,黄色的地板,黄色的床,黄色的窗帘,但仔细看去,却会发现这些黄色的图画都是一些卡通方块,陆之扬因为陈立果的缘故,也知道了这些卡通方块叫海绵宝宝。

    此时已经晚上十一点,陈立果躺在他的小床上呼呼大睡,白天的事情似乎对他没有什么影响,小孩子依旧睡的酣甜。

    陆之扬走过去,看着陈立果的睡颜,原本冰冷的表情稍微松了些,他弯下腰,轻轻的亲了一下陈立果的额头,然后伸手帮陈立果整理了一下睡意,再把被子往上拉了一下,遮住了陈立果白白软软的小肚子();。

    陆之扬从前从不知何谓疼惜为何物,直到他有了个身体不好的儿子。

    “囝囝。”陆之扬轻轻的呢喃:“可要好好的长大呀。”他说完,才起身慢慢退了出去。

    陈立果睡了一个好觉。小孩子的身体,睡眠质量从来都很高,一晚上几乎是一个梦也不做。

    第二天,陈立果被陆之扬了叫起来,他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又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才道:“爸爸我还想睡一会儿。”

    陆之扬看着他的鸡窝头,笑的温柔,他说:“今天不是说好了一起去钓鱼么?囝囝不想去了?”

    陈立果这才略微有了些精神,他揉着眼睛,道:“想去。”虽然嘴上说着想去,但他却还是一动不动的赖在床上。

    直到陆之扬开始帮他穿衣服。

    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又吃了早饭,彻底精神的陈立果这才和陆之扬一齐出了门。

    陆之扬在车上道:“今天你堂姐他们也要来。”

    陈立果听到堂姐两个字就精神了,他被这安逸的生活腐蚀的差点把命运之女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

    陆之扬见陈立果没反应,又慢慢道:“囝囝和他们有两年多没见面了吧。”

    陈立果和母亲去国外那段时间就不说了,回到家里后,又遇到了陆老爷子去世,陆家动荡不安,陆之扬更不可能让陈立果和那群人见面。

    不过现在一切都稳定下来,见见面也无妨。

    到了钓鱼的地方,陆之扬抱着陈立果下了车,司机拎着渔具跟在后面。

    这次钓鱼的地方是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庄园里,陆之扬抱着陈立果走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

    那些人见到陆之扬来了,都十分热情的欢迎,陈立果眼睛在屋子里扫了一圈,看到一群小孩子们正在门外不远处玩耍。

    陆之扬从来都很注意自家儿子的动向,他察觉到陈立果的目光,立马问道:“囝囝想和哥哥姐姐们一起玩?”

    陈立果稍作犹豫,点了点头。

    陆之扬见状,把陈立果放到地上,拍了拍他的背,道:“去吧。”

    陈立果落地就迈着他的小短腿跑了过去。

    见到有小伙伴加入,孩子们的态度也算得上热情,都邀请陈立果玩耍。

    陈立果做出一副有些无措的表情,眼神却在人群里扫了一圈,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人——陆美清。

    这个姑娘现在的家庭环境还不错,此时穿着一身粉色的蓬蓬裙,正站在她的青梅竹马身边,笑眯眯的看着他。

    陈立果想了想,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袁安歌。”那青梅竹马还以为陈立果是在问他,笑着露出虎牙:“你呢。”

    陈立果也没解释这个误会,开口说:“我陆嘉树。”

    “陆嘉树,你的名字真好听。”袁安歌道,“我们去玩钓鱼好不好?”

    陈立果说:“好呀();。”

    袁安歌就像对待小朋友那样,一手牵着陈立果,一手牵着陆美清,三个人往小孩子钓鱼的浅鱼池那边去了。

    其他的小孩也都一窝蜂的跟了过来。

    袁安歌把小孩子用的鱼竿递给陈立果,还教他怎么用,虽然陈立果觉得这鱼竿挺蠢的,但耐不住小孩子可爱,他也就忍了,继续保持着他的一脸纯真。

    袁安歌和陈立果说话的时候,陆美清也不闹腾,而是坐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看得出她的性格也是有些内向,不怎么爱说话。

    袁安歌则不同,他十分的活泼,他道:“你叫陆嘉树吗?你几岁了呀?”

    陈立果眨眨眼睛:“我七岁了。”

    袁安歌一愣,他道:“你七岁了吗?我还以为……”

    陈立果:“……”以为我五六岁对吧。

    好在袁安歌似乎看出被问这个问题的陈立果似乎不太开心,他赶紧转移了话题,他道:“以前都没见到你来玩,你以后还来么?”

    陈立果说:“那要看爸爸。”

    袁安歌笑着说:“那以后你也要和我一起玩呀。”

    两个小孩正在进行着愉快的社交活动,身后却有人不高兴了。

    陆家的家族庞大,陆之扬是家中三子,他上面还有个早逝的姐姐和一个梦想是成为艺术家的哥哥,下面有一个刚上大学的妹妹。

    陆美清虽说是陈立果的堂妹,但其实和陆家的关系已经有些远了,和陆家的主系牵不上关系。再加上陆美清的父母实在是有些不会做人,在原来的世界走向里把陈立果的爹,陆家家主陆之扬得罪了。不然当初怀抱陆家这颗大树,却落到了一个家破人亡,流落他乡的地步。

    陆家里看不惯陆之扬的人其实大有人在,但碍于局势都只能私底下悄悄的说说骂骂。却没想到这种上不了台面态度,却给他们的孩子带来了些影响。

    所以直到陈立果被人一把推进池子的时候,他都以为凭借他的美貌,想要获得这群孩子的心事很简单的事。

    但是在入水之后,他却发现——人啊,不能全靠美貌,还得有才华。

    水池很浅,陈立果下去之后懵了,也没哭,就这么睁着眼睛看着岸上。

    此时岸上乱糟糟的一片,也不知道是谁把陈立果推进去的。

    陈立果难过:“系统,他们居然舍得推我。”

    系统:“为什么舍不得。”

    陈立果:“我长得这么好看,我自己都舍不得自己难过!”

    系统:“……”

    陈立果:“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却不能质疑我的美貌。”

    系统:“你才七岁。”

    陈立果:“白雪公主七岁的时候就被后母暗算了!”

    系统“……”偶弥陀佛,冷静,杀人是犯法的。

    孩子这边这么闹腾,大人们自然也是注意到了,陆之扬本来神色淡淡的正在同人讨论事情,却听到门外响起一声高呼:有孩子掉水里啦();!

    陆之扬眉头微微皱起,起身大步走了过去。而在他看到掉进水池的人是陆嘉树时,他整张脸的表情都沉了下来。

    他家平时从不惹事的小孩一脸茫然的坐在水池里,周围有充斥着小孩的吵闹和笑声,小孩儿看到他,眼睛忽的亮起,从水池里爬起来,踉跄几步,朝着他伸出了手,软软的叫了声爸爸。

    陆之扬面无表情,上前把水池里的陈立果抱了起来。

    此时周围的侍者赶紧拿来了干净的浴巾,陆之扬接过来把陈立果整个包裹了起来。

    “抱歉,陆总,是我们没有看住小孩子。”肇事者还没找到,庄园的主人就已经开始道歉了,他看着陆之扬的表情,心中把那个手贱的小孩骂了一千遍。

    陆之扬淡淡道:“小孩子玩闹,不必放在心上。”

    那庄园的主人瞪大眼睛,似乎完全没有料到陆之扬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了那个小孩,他道:“对对对,都是小孩,玩起来也是没轻没重的。”

    陆之扬不再接话,只是道:“能麻烦给我个准备个房间么?我给他换套衣服。”

    庄园主人哪里会说不好,赶紧带着陆之扬去了房间。

    别人不知道,陈立果却清楚陆之扬不但是在生气,还很生气,他浑身肌肉都处于紧绷的状态,显然是在强行压在自己的怒气。

    陈立果乖乖的在他怀里,感叹着上天给了他如此美貌也难遭人嫉妒。

    系统全程开启个飞行模式当陈立果在放屁。

    到了屋子里,陆之扬顺手锁了门。

    陆之扬一边帮陈立果换衣服,一边轻轻的问:“囝囝知道谁推的你么?”

    陈立果慢慢摇了摇头。

    陆之扬看到陈立果的模样,心中火气燃的更旺了,但他面上却不露丝毫,只是道:“囝囝还想玩吗?”

    陈立果把下巴放在陆之扬肩上,道:“爸爸我困啦……”

    陆之扬嗯了一声:“困了就在这里睡会儿。”

    然后陆之扬就真的没再出去,就这么在屋子里守着陈立果睡觉。

    陈立果本来就是小孩子的身体,这会儿的确是有些困了,他躺在床上,心里也没多想,就这么睡了过去。

    结果陈立果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家了。

    一醒来,陈立果就嗅到家里弥漫着一股刚烤好的饼干味,香甜浓郁,很是迷人。

    管家见他睁眼,道:“少爷醒啦。”

    陈立果点点头。

    管家又道:“先生叫厨房给少爷烤了饼干,现在要吃吗?”

    陈立果甜甜的说了声:“要吃。”

    管家哎了一声,转身走了。

    这时正好陆之扬从楼上下来,他习惯性的走到沙发上坐下,然后把脸上还带着睡意的陈立果揽入了怀中,他道:“囝囝饿了没有?”

    陈立果说饿了。

    陆之扬又问了些陈立果一些其他事情,从头到尾都没有提他被人推入水里的事();。

    虽然陆之扬没说要给陈立果找回场子之类的话,但以陈立果对陆之扬的了解,知道这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的完了。

    果不其然,不过一周时间,陈立果就在家里见到了新客人——一对夫妇,带着一个小孩上门道歉来了。

    这夫妇有些眼熟,但陈立果对陆家人并不熟悉,所以也没想起他们到底是陆家的什么人。

    陆之扬当时正在给陈立果剥水果,见到来的三人,头也不抬,懒懒道:“今天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

    来的男人一脸讪笑,他说:“陆总,我们是来道歉的,那天在庄园,我家孩子太淘气了……”

    陆之扬往陈立果嘴里放了块苹果,温声道:“囝囝还记得这事情么?”

    陈立果心领神会,摇着头露出茫然之色:“什么事呀。”

    陆之扬笑了笑,道:“道歉不必了,你看,我家囝囝都不记得了。”

    那男人面上的尴尬之色愈浓,他道:“陆总,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这都是孩子……”

    陆之扬淡淡道:“我计较什么了?”

    那男人表情一阵扭曲。

    此时推陈立果的小孩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委屈,张口哇哇大哭了起来。

    吃苹果吃的一脸懵逼的陈立果:“……”

    陆之扬听到孩子的哭声,面色更冷,他说:“请回吧。”

    男人气的胸膛起伏,然而他却是不敢对陆之扬发脾气,于是一巴掌就甩到了自己儿子脸上,他怒道:“哭哭哭,哭个屁,叫你手贱!”

    孩子平时被宠着,哪里受过这委屈,被打了一耳光后哭着喊:“明明是爸爸也讨厌那个小孩!”

    被莫名其妙牵连的陈立果:“……”宝宝委屈,但宝宝不说。

    陆之扬却懒得再看下去,他把保安叫进来,直接送客走人了。

    于是一家哭闹着的三个人,就这么被强行送出了陆宅,带着的礼品也跟着被扔了出去,这道歉——陆之扬显然不想要。

    陈立果咯吱咯吱的咀嚼着苹果,似乎丝毫没有被离开的三人影响到心情。

    陆之扬看着他的模样,笑了:“囝囝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了。”

    陈立果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陆之扬是看穿他在装傻了。

    陆之扬却并不介意陈立果装傻,他满含爱意的看着陈立果,他说:“囝囝什么样爸爸都喜欢,就算囝囝不聪明也没关系,爸爸护囝囝一辈子。”

    陈立果听到这话,本来是应该很感动的,但是在感动之余呢,又有点悚然——这样一个男人,若是自己真的不是他亲身的……

    陈立果小心翼翼:“统统,我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

    系统:“我哪知道。”

    陈立果:“原来的世界没有提吗?”

    系统:“原来世界的视角都跟着陆美清在走,谁知道你是不是亲生的。”

    陈立果:“你不关心我();。”

    系统:“你才发现?”

    陈立果委屈:“你以前不这样的。”

    系统:“那是我还年轻。”然后他又不理陈立果,继续念自己的经去了。

    没能从系统那里得到答案,可是日子还是要过的,怀着对自己身世的恐惧,陈立果就这么慢慢长大了。

    六年时间对于经历过太多世界的陈立果来说不过是眨眼之间。这六年来他和陆之扬的关系越发亲昵,陆之扬养这个儿子,可谓是面面俱到。如果陈立果真的是个小孩,那可能真能被陆之扬养成个人才。

    但可惜陈立果早已成年了,所以他还是那个废废的陈立果。

    好在陆之扬也不求着自己儿子有多优秀,反正他已经打定主意,这辈子都要护着陈立果了——这是在他不知道陈立果身世之前的想法。

    到了上初中的年龄,陈立果再也不能在家看他的海绵宝宝,只能乖乖的去学校。

    上学的第一周,陈立果想回家。

    上学的第二周,陈立果想回家家。

    上学的第三周,陈立果想回家家家。

    上学的第四周,陈立果逃了学。然后去找到了同样逃学了的命运之女,陆美清。

    陆美清本该是个很乖的娃子,只可惜的是她喜欢的青梅竹马实在是不太乖,于是陈立果就在电玩城找到了刚用零用钱换了一堆币的陆美清和袁安歌。

    躲在暗处的陈立果:“啧啧啧,早恋啊!”

    系统:“……”

    陈立果:“没看出来,这命运之女浓眉大眼,也能做出这样的事。”

    系统:“多少岁不算早恋?”

    陈立果:“最少十四吧!”

    系统幽幽道:“袁安歌十五了。”

    陈立果:“……”

    系统:“陆美清十四。”

    陈立果:“……”

    系统:“你十三。”

    陈立果的眼角溢出悲伤的泪水,他说:“我知道了,你闭嘴。”

    陈立果之前一直在纠结要怎么靠近陆美清,没办法,陆之扬保护他保护的太好了,就算出门都有人跟着,陈立果完全没能和命运之女接触。直到陈立果开始上中学,这种控制才稍微放松了些,而陈立果也由此找到了机会。

    陈立果背着他的小书包,悄咪咪的进了游戏厅。

    陆美清和袁安歌都没注意到有人在偷看他们,这两人换了几百个币,选了台双人游戏机,就这么玩了起来。

    陈立果一边看那边一边往自己面前的娃娃机里塞了个币。

    陈立果在原来世界,上大学才第一次电玩厅,还是为了找人才进去的,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抓娃娃的天赋,陈立果很快就掌握了其中技巧,学会了这项撩妹神技。

    可让人悲伤的是,陈立果想撩的人却是个男人,还是个非常严肃的男人();。由此看来,陈立果的失恋好像是从一开始就是注定的……

    袁安歌和陆美清玩的很开心,他们两个也没有注意到,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正有一双眼睛带着幽怨注视着他们。

    陈立果:“我正在思考。”

    系统:“嗯?”

    陈立果:“他们还认不认识我。”

    还未等系统回答,陈立果就从座位上站起来,自信的说:“不过我这么美丽的脸,他们没有理由会忘记吧。”

    说完他走过去。

    然后陆美清看着他,歪了歪头,开口第一句就是:“你是谁啊?”

    陈立果:“……”看来他不够美。

    陆美清没认出陈立果,反倒是袁安歌认出来了,他迟疑的说:“你是……陆嘉树?”

    陈立果:“你还认得我呀?”

    袁安歌笑道:“没想到真的是你,好巧。”

    陈立果说:“嗯,好巧。”

    袁安歌扫了眼陈立果的衣着,轻轻的问了句:“你不用上课么?”

    陈立果:“嗯……我不想上课。”

    这话说得妙,是不想上,而不用上,袁安歌也笑了,他说:“遇到就是缘分,一起玩?”

    陈立果:“好啊。”耶耶耶。

    然后三个小孩就在游戏厅里玩了起来,一直玩到了下午放学时间。

    到结束的时候,陈立果的书包里已经被娃娃塞满了,他本来想把这些娃娃都送给陆美清,但陆美清没背书包,怀里很艰难的抱着一个等身玩偶了,完全拿不下其他东西。

    陈立果又不能把娃娃带回家,只能遗憾的全部扔掉。

    袁安歌道:“有机会再找你玩啊。”

    陈立果点头:“好呀。”

    袁安歌道:“那再见了,美清,走吧。”

    陆美清小声的说了声:“再见。”

    这对青梅竹马转身走了。

    陈立果看着他们的身影,重重的叹息,然后道:“走吧,统儿,咱们也回家。”

    陈立果坐着公交,到了家里。

    管家给陈立果开了门,笑眯眯道:“少爷回来了?”

    陈立果不知怎么的总觉得管家笑的有点奇怪,他点点头道:“回来了。”

    管家嗯了一声,他说:“少爷,先生在书房里等你。”

    陈立果:“……”莫名感觉很不妙啊。

    管家见陈立果的表情僵住了,叹了口气,他说:“少爷别怕,先生最疼你,你好好认个错就没事了。”

    陈立果:“……”呜呜呜呜。

    管家冲着陈立果笑了笑,接过了陈立果的书包,让陈立果快点上楼去免得陆之扬更生气();。

    陈立果已经猜到肯定是自己逃学的事情暴露了,但他进到陆之扬书房的时候还是吓了一大跳。

    陆之扬的书房地板上,放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娃娃,这些娃娃陈立果很熟悉——就是他扔在垃圾桶里的那些。

    在这一刻,陈立果再次深深的体会了陆之扬的控制欲,陈立果:“啊,统统,陆之扬居然是这种人。”

    系统:“怕了吗?”

    陈立果:“贼刺激!”

    系统:“……”

    陆之扬见陈立果低着头不说话,还以为是自己把陈立果吓到了,他轻柔的叫了声:“囝囝?”

    陈立果:“爸爸,我错了。”

    陆之扬说:“你错在哪里了?”

    陈立果小声道:“我、我不该不去上学。”

    陆之扬道:“就错在这里么?”

    陈立果道:“我不该去玩游戏。”

    陆之扬低低的叹了口气,他说:“过来。”

    陈立果磨磨蹭蹭的走到了陆之扬身边。

    陆之扬说:“你背着我逃了多少次了?”

    陈立果:“没有呀。”他发誓,他是第一次逃课。

    陆之扬的眉头皱起,他说:“囝囝?”

    陈立果稍微一愣,立马反应过来陆之扬为什么皱眉——在陆之扬看来他怎么可能是第一次逃课,有哪个一次逃课的人,能找到电玩厅,还抓到这么多娃娃?

    陈立果:“……”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陆之扬伸手按住了陈立果的肩膀,他说:“囝囝,还有什么要认错的?”

    陈立果委屈的哭了:“我不该骗爸爸。”

    陆之扬说:“囝囝想要什么,为什么不和爸爸说呢?”

    陈立果泣不成声。

    若是平时,陆之扬听到陈立果哭,估计早就心软的把他抱进怀里哄了,但是他今天不但没有打算哄,还语气平淡的说:“把裤子脱了。”

    陈立果的哭声瞬间止住,他震惊的对着系统道:“系统,这个剧情发展,我没想到啊。”

    系统:“……”

    陈立果道:“我还不确定我爹有没有戴绿帽子呢!”

    系统:“……”

    陈立果:“刺激过头了!”

    陆之扬见陈立果不动,又重复了一遍,只是这次的语气重了些:“把裤子脱了。”

    陈立果一咬牙一狠心,刷的一下脱了自己裤子。

    然后陆之扬把陈立果拉了过来,然后……

    陈立果被打屁股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拒绝的,因为他脑子里响起了系统的嘻嘻嘻();。

    系统:“万万没想到。”

    陈立果:“……*保护系统呢??”

    系统:“体罚不算在内。”

    陈立果:“……”

    系统:“呵呵,真刺激。”

    被系统无情嘲讽的陈立果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陆之扬并不用力,但他没拍几下,陈立果白白嫩嫩的屁股就肿了,于是他也住了手,冷冷的问:“知道错了?”

    陈立果泣不成声:“知道了。”

    陆之扬看着他沾满了泪水的脸颊,心中微微叹息,感叹养孩子真是个技术活。不罚不行,罚了自己又心疼,他说:“哪里错了?”

    陈立果道:“下次囝囝想要什么,一定和爸爸说……呜呜。”

    陆之扬道:“嗯,乖。”他把陈立果的裤子提了起来,亲了亲陈立果的脸蛋,“不哭了啊。”

    陈立果:“哇哇哇哇。”哭的更凶了。

    陆之扬头疼道:“怎么还哭?爸爸也没用力啊。”

    陈立果:“哇哇哇哇。”

    陆之扬道:“囝囝?”

    陈立果:“爸爸,你还爱我吗?”他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

    陆之扬一看心都化成了一滩水了,他说:“爱爱爱,爸爸最爱囝囝了。”

    陈立果抽泣着:“爸爸不要打囝囝了。”

    陆之扬亲着陈立果的眼睛,轻轻道:“嗯,再也不打了。”

    陈立果:“……”耶,计划通。

    陆之扬见陈立果不哭了,才又开始认真的和陈立果讲道理,他说:“囝囝不可以逃学,囝囝要是在学校遇到什么事情,可以和爸爸说,爸爸帮你解决。”

    陈立果躺在陆之扬的怀里,把眼泪全都抹在了陆之扬的衬衣上,他脸贴着陆之扬的胸膛,有点困:“爸爸我不喜欢上学。”

    陆之扬说:“那囝囝喜欢什么?”

    陈立果说:“囝囝最喜欢爸爸。”

    陆之扬满意了,他说:“嗯,爸爸也最喜欢囝囝了。”

    然后陈立果在陆之扬温暖的怀抱里睡着了,陈立果的心脏病虽然一直没有再犯,但他的身体却很弱,这么哭一场也是十分的耗费心力。

    陆之扬把陈立果抱起来,走出了书房,对着等在外面的佣人淡淡说了声:“把里面的东西都拿出去扔了。”

    佣人应了声好。

    陆之扬看着陈立果的睡颜,只觉的他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总会让他害怕有人把他儿子带坏了……虽然这么说有点杞人忧天的味道,但自己护着的宝贝,别人看一眼,都觉得那人是在觊觎。

    此时陆之扬丝毫不觉得自己对陈立果的占有欲有什么问题,这小宝贝是他从小宠大的,他有占有欲又怎么了?况且,这种占有欲还有一种名正言顺的解释——他们是父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