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43章 果宝历险记(四)

第43章 果宝历险记(四)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其实陆之扬大可不必担心陈立果被带坏这件事。

    因为陈立果压根就没好过,若要系统来评判,陈立果绝对是受系统唾弃的那类宿主,即便他现在拥有一个十分可爱的身体。

    陈立果被陆之扬揍了一顿,哭唧唧的睡了。

    第二天的是周末,他正好为他的赖床找了个理由。

    陆之扬来叫他:“囝囝,起床了。”

    陈立果哼哼着,把头埋在被子里。

    陆之扬把被子掀开一个小角,看着陈立果的模样觉得十分好笑,他道:“快起来,太阳都晒屁股了。”

    陈立果说:“屁股疼……起不来……”

    陆之扬闻言失笑,他说:“还疼呢?”

    陈立果委屈道:“可疼了,疼的都睡不着觉。”

    陆之扬再也忍不住笑意,他伸出手把陈立果从被子里抱出来,看着他乱哄哄的头发,和稀松的睡颜,道:“睡不着?那昨天打小呼噜的是谁?”

    陈立果在陆之扬的手上挣扎着,还想回到床上继续睡。

    陆之扬说:“爸爸打的那么重么?那爸爸来看看。”他一边说着,一边脱下了陈立果的睡裤,

    陈立果一脸懵逼。

    还未等陈立果反正过来,陆之扬朝着陈立果白白嫩嫩完全恢复了原样的屁股上就来了一口,他说:“小坏蛋。”

    陈立果:“哇!”

    陆之扬说:“还睡不睡?还睡就再咬一口。”

    陈立果:“……”我恨不得长眠不醒。

    陆之扬见陈立果不说话了,就开始帮他换衣服,陈立果一脸生无可恋的坐在床上,奄奄一息的说:“系统,我不行了,我斗不过陆之扬。”

    系统冷漠脸:“哦。”

    陈立果:“他段位太高——”

    系统继续冷漠:“哦。”

    陈立果:“哎,最要是这个身份压制,要是换了我是爹,他是儿子!”

    系统:“那怎么样?”

    陈立果想了想,又泄了气:“算了吧,我还不想养孩子();。”

    系统:“嘻嘻。”

    陈立果被系统嘻的浑身一抖。

    陆之扬道:“今天没事,爸爸带囝囝去多认识几个朋友好不好?”

    陈立果被陆之扬抱在怀里,他把下巴放在陆之扬的肩膀上,无精打采的说好。

    洗漱吃早饭,父子二人出了门。

    陈立果本以为今天又是像往常一样的户外活动,或者是去游乐园什么的,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陆之扬口中的小朋友,就是他昨天在游戏厅看到的陆美清和袁安歌。

    不得不说,陈立果在看到这两个人的时候,后背生起了一股莫名的凉意,他道:“系统,我现在不怀疑我不是亲生的了。”

    系统:“为啥。”

    陈立果幽幽道:“你觉得陆之扬这种人,可能会允许这种错误发生么?”

    系统闻言没表示赞同也没反驳。

    袁安歌待人还是那么热情,看到陈立果朝着他打了招呼。陆美清站在他旁边,两人看起来倒是十分的般配。

    自从那次陈立果被人推进水里之后,陆之扬就再也没有带来参加陆家的这些聚会,陈立果偶然听陆之扬和管家说过一句话,他说:“这个世界上不怕死的蠢人太多,没必要等他们做了蠢事再让他们后悔。”

    “嘉树。”袁安歌道,“没想到你爸爸居然把你带过来了。”

    陈立果道:“对啊。”

    在场的孩子其实还有两三个,袁安歌显然是里面的领头,他将陈立果和那些小孩互相介绍了一下,便问陈立果想玩什么。

    陈立果说:“我都可以呀。”

    袁安歌说:“哎,那我们去游泳吧。”这俱乐部里就有游泳池。

    陈立果道:“可是我不会游泳……”

    袁安歌道:“那一起去打游戏?这边也有游戏室。”

    陈立果点头同意了。

    陈立果和这群小孩子互动的时候,陆之扬一直在观察他,旁边的人见了笑道:“都说陆总最疼你的儿子,今日一日果然不假。”

    陆之扬笑道:“孩子是要多费些心思。”

    那人赶紧拍马屁:“贵公子年龄虽小,但一看就是一表人才,不像我家那个不争气的……”

    陆之扬表情似笑非笑,随意的接着话题。

    一天下来,陈立果玩的十分愉快。

    晚上陆之扬叫他走了,他还有点恋恋不舍。

    陆之扬笑道:“白天叫是谁不肯起床的?”

    陈立果嘟着嘴:“嗯,我还没睡醒嘛。”

    陆之扬道:“上车,走了。”

    陈立果进了车,没一会儿就困了,陆之扬见状把他抱到大腿上,然后吩咐司机开慢些();。

    陈立果靠在陆之扬的怀里,感受着他身体的温度,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直到晚饭的时候才被陆之扬叫了起来。

    陈立果吃的不多,所以很快的吃完了,正在喝汤的时候,陆之扬道了句:“以后不准逃学,记住了么?”

    陈立果屁股一紧,赶紧点头。

    陆之扬说:“嗯,这才乖。”

    陈立果叹息,今天他和袁安歌只是做了简单的交流,和陆美清连话都没说上,这姑娘太腼腆了,看他一眼都能低着头脸红半天。

    陆之扬又道:“如果有喜欢的朋友,也可以叫到家里来。”

    陈立果放碗的动作一顿。

    接着陆之扬加重了声音,显然这一句才是他的重点,他一字一顿道:“不、准、早、恋。”

    陈立果:“……”很好,他同意,然而他的灵魂已经到了晚婚的年龄。

    陆之扬见陈立果好像懵了,伸手捏了一下陈立果的鼻子:“听到了没?”

    陈立果点头如捣蒜:“听到了。”

    陆之扬这才满意了。

    陈立果心想以陆之扬这种占有欲,看见他儿子结婚还不得疯?但是好在现在并不存在这种问题——因为他可爱的儿子是个gay,并不可以结婚。

    再说说上学的事。

    之前系统嘲讽陈立果的智商,说他只能读个小学。

    但陈立果凭借自己的努力,依旧在初中站稳了脚跟,虽然在他上学时发现有些题他居然不会做,然后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陈立果:“我都活了几辈子了,为什么还学不懂数学?”

    系统:“猪活了几辈子就能变成牛顿?”

    陈立果:“……”很有道理,无法反驳。

    系统:“智商和时间是不成正比的。”

    陈立果泣不成声。

    不过虽然有些题不会做,但大部分的初中习题还是难不住陈立果的,他凭借自己智慧的头脑,过人的胆识,和比别人多几倍的年龄,终于在班级上拿到了第十名的好成绩。

    陈立果拿到数学成绩单的时候很自豪,他说:“系统,我第十耶。”

    系统一句话就浇灭了他所有的热情,系统说:“你们班就三十个人。”

    陈立果:“……”数学老师,对不起。

    系统:“你语文还不如你数学。”

    陈立果:“……”语文老师,对不起。

    系统:“英语还行。”

    陈立果:“……”英语老师,谢谢你。

    就这样,怀揣着对老师的愧疚和感恩,陈立果把自己的成绩单拿回了家。

    陆之扬还没回来,管家先看到了,拿到成绩单就夸了陈立果一番,夸的他上天入地,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小神童();。

    然后陆之扬回来了,拿着成绩单又夸了一遍陈立果,夸的陈立果觉得自己是个生错了时代的天才。

    然后陈立果问:“爸爸,你上学的时候考多少啊。”

    陆之扬笑眯眯的回答他:“爸爸没上过初中。”

    陈立果:“啊?”

    管家在旁边补刀,他说:“先生十三岁的时候,就跳级读了高三。”

    陈立果:“……”

    陆之扬摸了摸陈立果的脑袋,他说:“不要和爸爸比,爸爸不是好学生,爸爸连大学都没上。”

    陈立果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说:“那爸爸高考考了多少分?”

    然后陈立果不好的预感就实现了,陆之扬说:“差二十多才满分呢。”

    陈立果:“……”完了,他肯定不是亲生的。

    陆之扬道:“学习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囝囝开心就好。”

    要是其他孩子,听到这句话估计会觉得十分的感动,但是陈立果却一点都感动不起来。

    晚上的时候,陈立果又和系统讨论了他和陆之扬血缘的问题。

    陈立果说:“系统,我这智商真的是陆之扬遗传的么?”

    系统幽幽的来了句:“你这智商是早就定型的,谁遗传都不好使。”

    陈立果:“……”本来该高兴的,可为什么感到了一丝的难过。

    成绩不过是陈立果生活中的小小插曲,就像陆之扬说的那样,他从未对陈立果要求过什么,唯一的要求便是陈立果过的快快乐乐的。

    袁安歌和陆美清都和陈立果在一个学校,一个初二一个初三,因为距离比较近,陈立果和他们的关系也熟络了起来,但从始至终陈立果都没有把他们叫去自己家玩过。

    这是陈立果一种神奇的感觉,他觉得如果他真的把陆美清和袁安歌叫到家里去,陆之扬是会不高兴的……

    陈立果的性格好,长得又好看,在学校里自然十分的受欢迎,虽然和他关系好的同学没有几个,但这也并不影响陈立果愉快的初中生活。

    一年的时间转眼就过去,陈立果初二了。

    这一年里他和袁安歌、陆美清这对青梅竹马成为了好朋友,也更加细致的了解了袁安歌和陆美清的性格。

    袁安歌性格开朗,长袖善舞,从他小时候第一个来找陈立果打招呼就能看得出一二。陆美清的性格却比陈立果想象中的还要腼腆,虽然她和陈立果已经相处一年了,但从来没有和陈立果独处过,几乎都是跟着袁安歌走。

    好在袁安歌也护着陆美清,这样看来,她和袁安歌倒也算得上般配。

    陈立果过十四岁生日的时候,陆之扬同意他和同学一起过生日,只是要求他晚上吃饭之前一定要回家,不然……

    陆之扬也没说不然怎么样,陈立果反而更加胆战心惊。

    吃午饭,吃蛋糕,去ktv唱歌,陈立果没有打算把自己的生日弄出个什么花样,只是这么普普通通的过了。

    袁安歌初三毕业,考了所不错的高中,但是他说自己可能高中读到一半就要出国();。

    陈立果听到袁安歌未来的规划,问了句:“那美清呢?”

    袁安歌说:“她答应等我几年。”

    陈立果道:“好羡慕你们呀。”

    “有什么好羡慕的。”袁安歌摆弄着面前的杯子,笑道,“你要找个女朋友还不简单?你们班上有不少女生都喜欢你吧?”

    陈立果愣了:“真的假的?为什么我不知道?”

    袁安歌叹气:“你啊,天天家里学校两点一线,平时又看起来那么高冷……”

    陈立果:“我高冷吗?”

    袁安歌道:“你不知道你们年级都给你取了个外号叫冰王子么?”

    陈立果被“冰王子”这个称呼默默的雷了一下,但他很快振奋起来,因为这是对他美貌的承认!

    袁安歌正和陈立国说着话,去上厕所的陆美清回来了。

    袁安歌见到陆美清,道:“美清,我记得你说过你有个闺蜜也喜欢陆嘉树?”

    陆美清连上浮起一些红晕,小声道:“她不是叫你给她保密么?”

    袁安歌道:“我又没说她名字。”

    陆美清无奈道:“你呀。”

    陈立果看着二人互动,感到冷冷的狗粮在往他脸上拍。

    袁安歌又说:“嘉树,我十六岁生日,你一定要来啊。”

    陈立果点点头,应下了。

    陆美清柔声道:“嘉树,你不是要八点之前回家吗?现在都七点二十了。”

    陈立果一看表,立马站起来:“那我走了,你们也早点回去。”

    陆美清和袁安歌同陈立果告了别,看着他走出了包厢房间。

    陈立果走后,袁安歌叹了口气,他道:“嘉树哪里都好,就是有个那样的爸爸……”

    陆美清没吭声。

    袁安歌瞅了陆美清一眼:“他爸太恐怖了。”

    陆美清同意的点点头,然后轻叹一口气。

    陈立果完全不知道他的小伙伴们会觉得他爹恐怖,如果他知道了——估计会十分赞同的点头:对啊,我爹是很恐怖,我也觉得。

    反正陈立果感觉他在这个世界是没有*权的,他吃什么做什么,去哪里,陆之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到了家,陈立果推开门就闻到了浓郁的饭菜香气,他走到饭厅看到陆之扬坐在桌子旁正在看报纸,便开口叫了声:“爸。”

    “囝囝回来了?”陆之扬穿了一身居家服,笑着站了起来:“快过来,菜刚好。”

    说实话,若是只看外面,陆之扬完全就是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和陈立果一起出门,并不像父子反而像兄弟。

    陆之扬看到陈立果,弯腰一下子把他抱了起来,此时陈立果身体还没有长开,脸上带着些婴儿肥,加上皮肤又白又嫩,简直就像是一只刚出笼的小包子,可爱极了();。

    陆之扬亲了亲陈立果的脸颊,道:“去哪玩了?”

    陈立果道:“和同学吃了个饭,还唱了会儿歌。”

    陆之扬:“开心么?”

    陈立果点头道:“开心。”

    陆之扬道:“嗯,那吃饭吧。”

    吃完饭,陆之扬又送了陈立果生日礼物,是一个巨大的海绵宝宝,比陈立果高好几个头,抱起来舒服极了。

    陈立果看到礼物就两眼发光,恨不得立刻回到自己的床上试试这海绵宝宝的质感。

    陆之扬笑眯眯道:“吃蛋糕。”

    十四根蜡烛点上,陈立果闭着眼睛许了愿,然后吹灭了蜡烛。

    陆之扬问陈立果许了什么愿望。

    陈立果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陆之扬笑笑,就不再问了。

    到了九点,陈立果的睡觉时间,陆之扬却没有叫陈立果去睡觉,而是道:“囝囝,你想妈妈了吗?”

    陈立果稍微一愣,随即道:“我……不记得了。”

    陆之扬眉头微瞥起,道:“完全不记得妈妈了吗?”

    陈立果迟疑道:“只……有些模糊的印象。”

    陆之扬嗯了一声,叫陈立果去睡了。

    待管家过来问他需不需要备热水洗澡的时候,陆之扬才叹了口气,他说:“我有时候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

    管家说:“小少爷开心就好啊。”

    陆之扬摇了摇头,淡淡道:“他现在还小,什么都不懂。”

    管家说:“可李瑶瑶不是又重新结婚了么。”

    陆之扬道:“没错,她重新结婚了。”说到这里,陆之扬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他一直自认为非常了解李瑶瑶这个女人,本以为李瑶瑶结婚就会对陆嘉树的抚养权彻底死心,却没想到李瑶瑶结婚之后闹腾的更厉害了。

    这种反常的情况,让陆之扬略有不解。

    管家说:“既然她都开始了新生活,那还想着小少爷做什么?”

    陆之扬摇了摇头,他敏锐的察觉了其中不对劲的地方,但一时间不能抓住线索。

    管家道:“先生?”

    陆之扬道:“没事,你去准备热水吧。”

    管家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上楼去了。

    陆之扬一个人在熄了灯的饭厅坐了很久,直到客厅里的时钟到了十二点,发出嘀嗒一声。他才仿佛被突然惊醒,从位置上站起来慢慢回了卧室。

    没过几天的某个早晨,陆之扬突然对陈立果说:“囝囝,你妈妈想见你一面。”

    陈立果拿着勺子的手顿了一下。

    陆之扬道:“你去吗?”

    陈立果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我可以不去么?”因为之前的事,他对李瑶瑶的感觉一直不是很好();。

    陆之扬想了想,道:“囝囝还是去看看吧,毕竟她是你妈妈。”

    管家正好在旁边,听到这句话略微有些惊讶,之前陆之扬明明还是不想让陈立果和李瑶瑶接触的态度,为什么今天忽然就变了样?

    陈立果只能说好。

    于是这事情就这么定下了,陆之扬从头到尾都没有解释,为什么他会突然想让陈立果和李瑶瑶见一面的事情。

    见面的时间定在暑假里,陈立果那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就心情很不好,连带着吃早饭都没了胃口。

    陆之扬少有的没来关心陈立果,他似乎在思考什么很困难事情,整个人都有点心不在焉。

    陈立果吃好了饭,说了一声:“爸爸,我吃完了。”

    陆之扬摸了摸他的头,道:“嗯,走吧。”

    李瑶瑶和陈立果已经几年没见面了,这个女人和陆之扬离婚的时候得到了很多财产,后来陆之扬要回了陈立果的抚养权,又给了李瑶瑶一笔钱作为补偿。

    这些财产让李瑶瑶在模特圈里走的顺风顺水,陆之扬虽然和她离婚了,但也没有为难她,反而在某些时候给了李瑶瑶一些便利。

    甚至在接到李瑶瑶婚礼的请帖时,还随了礼。

    陈立果坐在车上有点忐忑,他对系统说:“我右眼皮跳的好厉害。”

    系统说:“眼皮跳是因为用眼过度或劳累引起眼肌疲劳而发生痉挛性收缩。”

    陈立果:“……”

    系统:“总是跳就说明你肾虚。”

    陈立果:“……”

    系统:“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陈立果木木的:“没了。”

    系统又念他的经去了。

    陈立果感到自己内心受到了一千点的攻击,灵魂已经处于濒死状态。

    到了目的地,下车,陈立果有点害怕。

    陆之扬看出来了,拍了拍他的背,柔声道:“别怕。”

    陈立果立马抓住了陆之扬的手,他想陆之扬陪他一起进去。

    哪知陆之扬居然轻轻甩开了陈立果的手,淡淡道:“爸爸就在外面,囝囝自己进去。”

    陈立果:“……”

    陆之扬道:“去吧。”

    陈立果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叫了声:“爸爸。”

    这要是在平时,陆之扬早就心软了,但今天他却没有要妥协的样子,他说:“去吧。”

    陈立果嗯了一声,伸手拽了一下自己的衣角,慢慢走进去了,

    陆之扬在外面,点了根烟。

    李瑶瑶坐在里面等着陈立果,看到他走进来,直接站起朝着陈立果冲了过来,她的表情夸张的过分,声音也是抖着的:“囝囝();!”

    陈立果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妈妈。

    “囝囝。”看到陈立果生疏的态度,眼泪立马就掉下来了,她哭叫道:“囝囝,你还认识妈妈吗?”

    陈立果点点头,又叫了声:“妈妈。”

    李瑶瑶说:“囝囝,爸爸对你好吗?”

    陈立果道:“爸爸吧对我可好了。”

    李瑶瑶闻言咬住下唇,她的目光停留在陈立果的脸上,像是要把陈立果的脸挖出一个洞来。

    陈立果眼皮跳的更快了,他不好的感觉越来越浓。

    李瑶瑶说:“囝囝,你还愿意和妈妈一起过么?”

    陈立果:“……”完了完了,他肯定是隔壁老王的儿子。

    李瑶瑶握住陈立果的肩膀,摇了摇:“说话啊!”

    陈立果说出了李瑶瑶已经猜到的答案,他说:“我不愿意。”

    李瑶瑶脸色一下子灰败下来,陈立果从她的表情看到了愤怒,害怕,羞愧和一丝丝的狠毒,她说:“妈妈会对你很好的,你和妈妈一起过好不好?”

    陈立果露出有些害怕的表情。

    像是被陈立果这种表情刺激到了,李瑶瑶的脸上一下子变得更加难看,她握住陈立果肩膀的力道越来越大,到后面几乎是用掐的:“囝囝,妈妈爱你啊,你为什么不能体谅一下妈妈的心情呢?”

    陈立果说:“妈妈,我好疼。”

    李瑶瑶一下子松了手,她说:“对不起,妈妈不是故意的。”

    陈立果垂了头,不说话了。

    李瑶瑶说:“囝囝,你真的不考虑一下么?”

    陈立果抬起眸子瞅了李瑶瑶一眼,然后用一种微不可闻的声音说:“你那么害怕,是因为我不是爸爸的孩子吗?”

    李瑶瑶登时目眦欲裂,她尖声道:“你这个孩子在胡说什么?!”

    哦豁,在看到李瑶瑶反应的第一时间,陈立果就知道这事情基本有结果了,他悲伤的对着系统说:“你说,要是陆之扬知道我不是他亲生的,会让我怎么死?”

    系统道:“我咋知道。”

    陈立果:“保护宿主,系统有责。”

    系统:“出家人不打诳语。”

    陈立果:“……”这系统迟早要完。

    眼见李瑶瑶还要交,陈立果赶紧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他小声道:“爸爸还不知道哦。”

    李瑶瑶喘着粗气,面若癫狂,看着陈立果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怪物,她说:“你、你怎么知道的?!”

    陈立果说:“我猜的呀。”

    李瑶瑶此时已经完全不觉得自己面前的,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孩了,她说:“你想怎么样?”

    陈立果说:“别来找我了,你要不回我的();。”

    李瑶瑶道:“你知不知道,若是让他知道你不是……他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来?”她说到这里,表情扭曲了一下,陈立果可以从其中看到浓浓的恐惧。

    陈立果看着李瑶瑶,叹气道:“你是在担心我,还是在担心,他若是发现这件事,会收回分给你的财产还叫你赔偿?”

    李瑶瑶说不出话来。

    陈立果怜悯的看着李瑶瑶,他说:“你这样他更容易发现。”

    李瑶瑶脸颊抽搐了一下。

    陈立果道:“或许,他已经开始怀疑了。”

    李瑶瑶说:“那你想怎么样?”

    陈立果说:“别管我了,也别来找我,忘了你还有我这个儿子,就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李瑶瑶因为各种激烈的情绪,整张脸都显得有些恐怖,她蹲下来,低低道:“陆嘉树,这就是你跟在他身边学的?”

    陈立果淡淡道:“我是天生就是个天才。”

    李瑶瑶:“……”

    陈立果道:“不必嫉妒。”

    李瑶瑶:“……”

    陈立果道:“和你也聊得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李瑶瑶心中还有些纠结,但面对这个模样的陈立果,她原本准备好的哄骗孩子的话,却一句都说不出口了。

    陈立果睁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李瑶瑶,然后道:“妈妈?”

    李瑶瑶被这一声妈妈喊的打了个哆嗦,她说:“好,我不会再来看你,但是你——自己想清楚,若是被陆之扬知道了,你该是什么下场。”

    陈立果:“……”还能有啥下场,大不了换个世界呗。

    李瑶瑶不再说什么,牵起陈立果的手,换了个微笑的表情,从屋子里走了出去。

    陆之扬见到二人进来出来,有点讶异:“这么快?”

    李瑶瑶苦笑:“我只是想看看他,看到了,就放心了。”

    “是么。”陆之扬如有所思,“囝囝不想妈妈?”

    陈立果赶紧溜过去,抓着陆之扬的衣袖露出小狗一样的表情,讨好他家*oss。

    陆之扬对陈立果的这种表情非常受用,他摸了摸陈立果的头:“怎么了?”

    陈立果道:“爸爸我想吃冰淇淋。”

    陆之扬道:“吃什么冰淇淋……你妈妈还在这儿呢。”

    李瑶瑶看着父子二人互动,强笑道:“我定了三点的机票……就要走……之扬,保重啊。”

    陆之扬看了她一眼,轻轻的道了声:“保重。”

    不知怎么的,李瑶瑶竟是被陆之扬这眼神刺的全身都微微抖了抖。

    陆之扬不再管李瑶瑶,拍了拍陈立果的背,道了声:“走吧,囝囝。”

    陈立果屁颠屁颠的跟着陆之扬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