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44章 果宝历险记(五)

第44章 果宝历险记(五)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和李瑶瑶见面这件事,似乎只是生活中一个不足为道的插曲。

    李瑶瑶被吓的不轻,当天下午就狼狈的出了国,再也没有和陆家联系。

    回家的路上,陆之扬问了句:“妈妈都和囝囝说什么了?”

    陈立果眨眨眼睛,苦恼道:“妈妈说让我和他一起出国去。”

    陆之扬道:“哦?那囝囝想去么?”

    陈立果转过身,抱住陆之扬的手臂撒娇:“囝囝哪里都不想去,囝囝就想和爸爸在一起。”

    陆之扬眯起眼睛,露出个温柔的笑容,伸手摸了摸陈立果的脑袋。

    陈立果便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显然,虽然陈立果对他的这个便宜爹了解还不够深入,他以为直到他成年,他不是陆之扬亲生的这件事都不会暴露。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李瑶瑶回国这件事成为了一个难以挽回的败笔,因为陆之扬由此生了疑心。

    为什么李瑶瑶这样一个向来洒脱,且已经开始新生活的女人,会突然想要要回陈立果的监护权?

    陆之扬绝不相信这只是简单的母子之情。于是,他便叫人去调查了一番。

    当调查的结果摆到了陆之扬面前时,他注意到了资料里的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是李瑶瑶现在的丈夫。

    不得不说,男人在这方面有着特别的预感,陆之扬看完资料之后,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不太可能的猜想();。这个猜想让他的心沉了下去,犹豫之后。陆之扬终是拿起了电话,打给了一个医院。

    李瑶瑶已经走了几个月了,一直没有东窗事发,陈立果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这天正好是袁安歌的生日,陈立果受邀前去。

    和往常一样,他和陆之扬约定好了晚上十点之前一定回来。

    袁安歌和陆美清两人已经确定了关系,生日当天两人还当着一些朋友的面kiss了一下。

    陈立果在旁边看着,心里默默的抹眼泪。

    袁安歌没有陈立果家里要求的那么严,所以陈立果提出要走的时候,他们玩的正开心,陈立果看到已经九点多了,便和袁安歌说他得回家了。

    袁安歌听了无奈的道:“你爸爸管你也管的太严了吧。”

    陈立果笑道:“嗯,我身体不好,我爸担心我。”

    袁安歌也知道陈立果有心脏病,虽然在学校的时候没有犯过,但陈立果的身体却比寻常人瘦弱了几分,就连皮肤都要更白一些。

    他本来来还想劝,但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陆之扬那双眼睛,本要说出口的话变成了:“那你注意安全啊。”

    陈立果点点头:“你们好好玩。我先走了。”说着他走了出去。

    家里的司机一直在外面等着,看着陈立果过来,问道:“少爷直接回家?”

    陈立果点点头:“嗯。”

    开回家花了二十多分钟,到家的时候陈立果有点困了,他打了个哈欠,慢吞吞的下了车。

    结果他一推开家门,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屋子里客厅的灯大亮着,但是客厅里却空无一人。

    陆之扬不在,管家不在,连平日四处走动的佣人们也都不见了踪影。

    陈立果心里有点虚,问系统:“统儿啊,这世界不会有灵异元素乱入吧。”

    系统冷冷道:“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陈立果:“……”他的系统,真的是迷の正直。

    陈立果心底正发毛,就看到管家从厨房走出来,看到他回来了小声道:“少爷,你惹了什么祸么?”

    陈立果看见管家,松了口气,疑惑道:“怎么了?”

    管家说:“今天先生回来,发了好大的火。”他说着指了指墙角。

    陈立果望过去,才发现墙角有着一大片污渍,像是食物被扔过去后留下的痕迹。

    管家叹气:“先生把给你准备的夜宵给掀了。”

    陈立果:“……”他脑海里飞速的自我反省了一下,但实在是找不出最近他到底干了什么事,能让陆之扬这么生气。

    管家说:“老爷叫佣人们都走了,现在一个人在书房……”

    陈立果点点头,道:“那我去看看。”

    管家有点担忧,但却没有阻止陈立果。没办法,谁叫最能安抚陆之扬情绪的,就是他家这个小少爷了呢();。

    陈立果上楼的时候,心里有些不安,随着他靠近书房,这种不安的感觉更浓了。

    陈立果敲了敲门,小声的叫了声:“爸爸。”

    里面没动静。

    陈立果试了一下门的把手,感到门从里面上了锁,他道:“爸爸,我回来了。”

    还是没有回应。

    陈立果心中的不安上升到了极点,他当机立断,转身就走,他对系统道:“明天再来,我现在感觉非常不好。”

    系统:“有多不好。”

    陈立果:“我觉得我现在是恐怖片的主角,知道为什么恐怖片的主角都活不长吗?”

    系统道:“为什么?”

    陈立果说:“因为他们都没有我聪明。”

    系统:“……”你放屁。

    然而陈立果刚转身,书房的门就嘎吱一声开了,陈立果浑身的毛孔跟着炸开,身体微微发僵,好在陆之扬的声音及时响起,告诉陈立果他还没有穿到恐怖片里当主角。

    陆之扬说:“过来。”

    没有称呼,语气冰冷,陆之扬叫陈立果过去的时候,丝毫没有了平日里的温和。

    陈立果一下子就想到了某些可能性,他哭了起来:“统统,你要是被人戴绿帽子了,会怎么处理那个小孩。”

    系统说:“如果那个小孩是你的话,我会选择把他剁了。”

    陈立果:“……你真残忍。”

    系统:“谢谢。”

    失去了陆之扬的爱的陈立果,同时失去了他家系统的爱。

    陆之扬和陈立果一起进了书房,还顺手带上了门。

    陈立果一脸可怜兮兮,他说:“爸爸,你在生气吗?”

    陆之扬没吭声,他的眼神不断的打量着陈立果,冰冷的就像在估量着一件没有生命的货物。

    陈立果心中在为他逝去的爱情哇哇大哭,但面上依旧是那副略微有些疑惑的模样,他又叫了一声:“爸爸。”

    陆之扬冷冷道:“别叫我爸爸。”

    陈立果:“……”这句话基本坐实了他知道了自己不是他亲生的事情,天啦噜,依照陆之扬的性格,他会不会被灌水泥然后沉海里。

    “爸爸。”陈立果听到这句话,脸色煞白,他惶恐不安道,“到底怎么了?”

    陆之扬冷漠道:“你出去吧。”

    陈立果还欲再说什么,却见陆之扬一把将手里的资料甩到了他的身上。

    坚硬的资料夹将陈立果的额头砸破了,他眼圈一下子红了起来,他说:“爸爸,为什么?!”

    陆之扬道:“你自己看。”

    陈立果弯下腰,抖着手把散落一地的资料捡了起来,然而待他看清楚了资料上的东西时,他整张脸失去了最后一点血色。

    陈立果哇的哭出了声,捏着那张dna证明崩溃道:”爸爸,爸爸,这不是真的——你别不要我();。”

    看着这个模样的陈立果,陆之扬条件反射的想要将他拉入怀中好好安抚,但他动作只做了一半,却忽的想起了什么,手顿时垂了下来。

    陈立果眼泪不要钱一样往外涌着,他朝着陆之扬扑过去,想要陆之扬抱住他,却被陆之扬按住了肩膀。

    陆之扬说:“站好。”

    陈立果哭的更惨了。

    陆之扬冷漠道:“我不是你爸爸。”

    陈立果慢慢蹲下,像只被伤害的小动物一样蜷缩起来身体,不知是不是他哭的太狠了,他甚至感到心脏在隐隐发疼。

    陆之扬看着他要厥过去的模样,忍下了心中的颤抖,依旧冷漠:“出去吧,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陈立果哭的声音沙哑,然而陆之扬怎么说,他便怎么做,慢慢的直起身体,扶着墙走了出去。

    陆之扬看着陈立果的背影,浑身紧绷的像一块石头。

    出去的陈立果一脸绝望的回了房,他说:“天哪,我太难过了,统儿,我今夜注定沉溺于悲伤之中,无法入眠。”

    系统:“……说人话。”

    陈立果:“我都这么难过了,你就不能配合我一下吗?”

    系统:“我不看言情小说。”

    陈立果:“……”那你平时看的都是什么小说?!难不成是经书!

    陈立果又唉声叹气了一会儿,他本来以为捏着陆之扬儿子的这个身份,对帮助陆美清很有裨益,哪知道他不是陆之扬的崽子,是隔壁老王的。这下子惨了,陆之扬不折腾他,就已经是大发慈悲,陈立果还指望陆之扬帮他?简直就是做梦!

    陈立果不说话,脑子里便安静了下来。

    系统也沉默了一会儿,忽的道:“也没有那么糟糕,至少陆之扬没有把你不是他儿子的事情告诉别人。”不然管家肯定会知道。

    陈立果没说话。

    系统见他不答,又道:“况且命运之女悲剧的根源,恐怕也不在她的家庭上。”

    陈立果还是没答。

    系统开始还以为陈立果在沉思,但是在他说了好几句陈立果都没反应后,他才发现陈立果这王八羔子居然已经睡着了。

    系统:“……”如果可以自爆,他早就和陈立果一尸两命。他妈的说好注定沉溺悲伤无法入眠呢?!这连十五分钟都不到就睡的开始打呼噜了。

    陈立果:“呼呼呼呼呼。”

    第二天,陈立果在悲伤中醒来。

    陈立果睁眼的第一句话就是:“今日的阳光如此灿烂,可我的心却像是沉入了寒冷的深渊。”

    系统:“……”又来了。

    陈立果:“我需要人来疼惜。”

    系统:“……”

    陈立果脸红着幻想:“最好器大活好,我不是那种看脸的人();。”当了小孩子这么多年了,唉……

    系统:“你还不起床?!”

    陈立果:“起起起。”

    然后他不太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溜进厕所里使尽的揉眼睛,直到把眼睛揉的发红,才下了楼。

    陆之扬坐在桌子那头,依旧没有要理会陈立果的意思。

    陈立果吃了个包子,又吃了个包子,准备拿第三个包子的时候,管家说:“少爷眼睛怎么那么红?昨天没睡好?”

    陈立果细若蚊声,他说:“没有。”

    管家看着这父子二人间的气氛,露出有些疑惑的表情。

    陈立果眼睛肿成这样,依着陆之扬对陈立果的关心,怎么会不闻不问?桌子上这两个人到底出了什么事,关系一夜之间冷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

    然而管家却是注定得不到答案了。

    直到陈立果去上学,陆之扬都没有再和陈立果说一句话。

    陈立果对此却表示,陆之扬真是个好人,要是他知道自己戴了绿帽子,估计绝对不会如此冷静……

    这件事,是个开端,陈立果和陆之扬开始漫长的冷战。

    其实与其说是冷战,倒不如说是陆之扬单方面的无视。

    他不再和陈立果说话,回家的时间变得很少很少,陈立果见状却是感叹道:“陆之扬真是个好人。”

    系统奇怪:“他都这么对你了,你还说他是好人?”

    陈立果深深叹息,他说:“统儿啊,你不知道,戴绿帽子,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多么大的耻辱……陆之扬没捅死我,说明他爱过我。”

    系统:“……”他服了。

    陈立果道:“我敬他是条汉子。”

    系统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没事去和陈立果搭话,他现在的三观已经碎成了粉末,看起来永远没有恢复的机会。

    管家对于陆氏父子二人的感情变化,表现出了极度的茫然,他不知道他家先生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疼了那么多年的宝贝,一夕之间就变成了看也不想看一眼的垃圾。

    陈立果依旧是每天按时回家,只是回家后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只有吃饭的时候才出来。

    管家私下问陈立果到底怎么了。

    陈立果一个字也没有说,眼泪就开始掉,浑身抖如筛糠,却是一个劲的摇头不肯回答。

    管家也没能从他那里要到答案。

    就这么过了一个多月,陈立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眼圈下面开始出现青色的痕迹,显然睡眠极差。

    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况,往常陆之扬都把陈立果当宝贝一样捧在手心里,舍不得他身体有一丝不恙。

    管家把这件事告诉了陆之扬,哪知正在看资料的陆之扬头也不抬,冷漠的说:“随他去吧。”

    管家彻底愣住了。

    陆之扬淡淡道:“以后不用管他,给他吃给他住,已经是陆家的情分了。”

    管家彻底傻了,他说:“先生,小少爷年纪小,身体也不好,就算他做错了事,您也不要这么和他置气啊();。”

    陆之扬不语。

    管家说:“若是小少爷真的出了什么事,您是要后悔的啊。”

    陆之扬满满抬眸,不咸不淡的说:“那就等我后悔再说吧。”

    管家哑然,叹了口气后,从屋子里退了出去。

    陆之扬放下手中的资料,想下楼去端杯水,然而他在路过陈立果的房间时,他却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压抑的哭泣声。

    陆之扬脚步一顿,眸子里出现了少有的烦躁,他很想敲开门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然而心中无法解开的那个疙瘩却阻止了他。

    到最后陆之扬什么都没做,转身离去了。

    屋子里,陈立果:“呜呜呜呜……好惨啊!”

    系统:“……”

    陈立果:“这个女主太可怜了——”

    系统:“……”

    陈立果:“白血病还没好呢,就又出了车祸呜呜呜呜。”

    系统:“……”好累。

    陈立果:“统儿,我要是男主……”

    系统幽幽道:“怎么样?”

    陈立果想了想,抽了张纸擦了擦鼻涕:“我就去找反派让他放过女主,有什么冲我来!”

    系统:“……”你倒是想得美。

    自从陆之扬不管陈立果之后,陈立果就开始沉迷泡沫剧,每天蹲在电脑前面看到凌晨——脸色不越来越差就奇怪了。

    但这个世界的泡沫剧实在是拍的好看,重点是里面的男角色都长得很帅,陈立果天天对着陆之扬那张臭脸担惊受怕,只能从中电视剧里寻觅一丝丝心里上的安慰。

    陈立果把剧看到八十六集,已经是凌晨三点。

    他穿好睡衣躺在床上,两分钟不到就睡了过去。

    然后第二天陈立果就迟到了。

    闹好的闹钟完全没响,管家也没来叫他,陈立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过。

    陈立果看了眼表,愉快的决定逃学,然后一觉睡到了下午。

    等陈立果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浑身都不太舒服,有点头重脑轻。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没吃饭饿的,结果随便找了点东西吃了后,他才发现自己是在发烧。

    陈立果没精打采的随便找了点药吃了,又去撸了两集连续剧,最后实在不行了才回到床上躺尸,躺尸的时候还不忘记拿着手机玩游戏。

    要系统来说,这种作死的人就该放生,治疗是浪费医疗资源。

    陈立果玩着玩着,整个人晕晕乎乎,也不知道是睡过去了,还是晕过去了。

    反正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

    陈立果睁开眼睛就看到陆之扬皱着眉头坐在他旁边,身上散发的戾气让陈立果不由的有些瑟缩();。

    陆之扬见他醒来,道:“醒了。”

    一个月的时间,陈立果似乎就瘦了不少,原本养的稍微有了点肉的脸,硬生生的小了一圈,皮肤更是白的近乎透明,看着这个模样的陈立果,陆之扬的心情非常不妙。

    陈立果嘴唇动了动,小声的叫出一句:“爸爸。”

    陆之扬深深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想吃什么,我给你买。”

    陈立果小声道:“我想喝粥。”

    陆之扬点了点头,出去了。

    陈立果趁着他出去,四处找了找,都没找到自己的手机,他道:“统儿,我手机呢?”

    系统:“家里的。”

    陈立果:“……”

    系统:“你干嘛?”他以为陈立果要给谁打电话。

    结果陈立果说:“我差点就过了那一关了!”

    系统:“……”你还是去死吧!!!

    陆之扬回来的很快,手里提着一个粥桶,他把勺子递给陈立果,完全没有要喂他的意思。

    陈立果接过勺子,委屈的喝粥,心里腹诽陆之扬,喜欢人家的时候就叫人家宝贝小甜甜,不喜欢人家了连给个勺子都不肯给。现在的男人啊,啧啧啧。

    陆之扬并不知道陈立果此时正在想什么,他看见陈立果乖乖喝粥的模样,心里莫名的有点不舒服,不愉道:“不舒服怎么不早说?”

    陈立果勉强的笑了笑,他说:“嗯……我也没发现。”

    陆之扬皱眉,伸手掐住陈立果的下巴,把他的脸抬了起来,他道:“陆嘉树,不要给我整幺蛾子。”

    陈立果垂着长长的睫毛,嘴唇抿的发白,他说:“爸爸,你不要我了吗。”

    陆之扬手微微一抖。

    陈立果眼看有戏,赶紧给自己继续加剧情,他的眼角浮起水光,眼神里是清晰可见的痛苦和渴望,他说:“爸爸,你别不要我。”

    陆之扬心一下子就软了,他无法拒绝这个模样的陈立果。可是疼了这么多年的宝贝,不是他的儿子,这个事实还是让陆之扬有些无法接受。

    陆之扬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他说:“陆嘉树,你太小,还什么都不懂。”

    陈立果顾不得自己的手上海扎着点滴,直接伸出手死死的圈住了陆之扬的腰,口中啜泣:“爸爸我最最喜欢你,你不喜欢我了吗?爸爸——”

    陆之扬没有给陈立果回答,他以一种并不太重,但却不容拒绝的力量,掰开了陈立果的手,他说:“你好好休息,我有事,先走了。”

    说完,他起身便走,看起来没有一点留恋。

    陈立果呆坐在床上,满脸泪痕,他对系统说:“系统。”

    系统本来很不想理陈立果的,可他见陈立果哭的这么惨,又有点不忍,他问:“怎么了?”

    陈立果:“我的天哪,陆之扬的腰贼细。”

    系统:“……”

    陈立果伸出手做了个环抱的姿势:“这么细,这么细();!胸肌也很结实!”

    系统:“……”

    陈立果憨笑着:“而且我们不是父子没有血缘关系了,嘿嘿嘿嘿。”

    系统心想金刚经已经无法把他从俗世里解救出来了,他觉得自己还需要去尝试一下其他宗教。

    陈立果在医院躺了十天,陆之扬就第一天的时候来了。

    等陈立果回到学校的时候,见到他的袁安歌都被他的模样惊呆了,他说:“陆嘉树,你出什么事了?怎么瘦了这么多?”

    陈立果低低的咳嗽,他道:“生了场病。”

    袁安歌说:“我知道……我问了你父亲,他说你生病了,我本来想来看你的,但你爸不告诉我你在哪个医院。”

    陈立果苦笑了一下,他说:“我没事。”

    袁安歌道:“你身体不好,千万要多注意啊。”

    陈立果点点头,他道:“你出国的事怎么样了?”

    袁安歌闻言叹了口气,他说:“我放心不下美清。”

    陈立果闻言立刻挺起胸膛,他说:“没事,我可以照顾她。”

    袁安歌瞅了他一眼,无奈道:“你自己都照顾不好,还想照顾美清?你们两个啊……一定要等我回来!”

    陈立果:“好啊。”

    袁安歌和陈立果交朋友有些利益的驱使,但总的来说,也算是个值得结交的人。至少陈立果感觉如果袁安歌没有失去记忆的话,他应该是不会抛弃陆美清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

    本来这个世界是没有这个如果的,但现在,陈立果就要成为这个如果。

    生病之后,回到家的陈立果显得更加封闭了,面对陆之扬的冷漠,和管家的欲言又止,他选择了将自己关进自己的小房间。

    管家心疼不已,可陆之扬又给他打了招呼,甚至少见的说了重话。

    陆之扬说:“你要是还把我当成这个家的主人,就不要管他。”

    管家无法,也只有任其下去。

    就这么过了几个月。

    期末的时候,陈立果考了很糟糕的成绩。他拿到成绩单的时候,整个人都崩溃了。

    陈立果:“数学!数学!一道填空题都没对!”

    系统:“好歹选择对了两道。”

    陈立果:“语文——为什么,作文给我二十八??”

    系统:“已经给了你字数分了。”

    陈立果一看英语,更是哭的连嗓子都哑了:“完形填空为什么会全错啊!我口语很好啊!”

    系统:“这个神秘现象无法解释。”

    陈立果:“说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系统:“因为你考试前一个月还在追电视剧。”

    陈立果难过了:“可是我不是初中生了();。”

    系统:“不要看不起来祖国的未来。”

    拿着试卷陈立果回了家,气的连饭都没吃。

    陈立果:“我要发奋,我要努力学习!”

    系统:“先把电脑关了行不行?”

    陈立果:“等我看完这部电视剧我就去看书!”

    系统:“……”妈的活该你数学三十六分。

    陈立果正看得起劲,忽的听到门口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他赶紧伸手关了电脑,然后趴在桌子上做出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

    陆之扬站在门外,本来想敲门,却忽的停住,直接伸手扭开了门把手。

    门一开,陆之扬便看到陈立果趴伏在电脑桌上,正一动不动,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他叫了一声:“陆嘉树。”便看到陆嘉树的肩膀微微都送了一下,随即露出一张有点茫然的脸。

    “爸爸。”陈立果演的投入。

    陆之扬道:“很累?”

    陈立果听到陆之扬关心的话,立马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他说:“我不累,我就是趴一会儿……”

    陆之扬道:“你老师给我打电话了。”

    陈立果:“……”致命一击。

    陆之扬说:“试卷呢?”

    陈立果虽然非常不愿意,但他也知道自己没有说不的权力,于是在陆之扬犀利的目光注视下,他磨磨蹭蹭的把书包里的试卷拿了出来,递给了陆之扬。

    陆之扬接过来,就看到上面那个明晃晃的三十六:“……”果然不是他亲生的。

    陈立果少见的有点不好意思,他低着头,连带着耳根子都红了。

    陆之扬说:“这会儿知道不好意思了?”

    陈立果不说话。

    陆之扬道:“其他的卷子也给我看看。”

    陈立果拿起卷子给陆之扬看了。

    陆之扬越看眉头皱的越紧,最后陈立果都以为他要发火了的时候,他说了句:“我给你找了补习的老师。”

    陈立果的眼泪刷一下就下来了。

    陆之扬看见他哭了,却没有要安慰的意思,他把卷子放到了一边,平静道:“你既然想要当陆家的子孙,那就得当得称职一点。”

    陈立果:“……”呜呜呜呜。

    陆之扬捏了捏自己的眼角,语气竟是有些无奈,他说:“我从小到大,还没看过谁能考出个三十六的数学。”

    陈立果羞愧不已。

    陆之扬道:“你是第一个。”

    陈立果正想流泪,就听到陆之扬又说了一句。

    他说:“这样看来,你的确和我是不太像的。”

    陈立果:“……”怪隔壁老王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