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45章 果宝历险记(六)

第45章 果宝历险记(六)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不管陈立果和他的绿帽子爹像不像,反正这个课是补定了。

    陈立果的泡沫剧生涯走到了尽头,他对此表现出了极端的悲伤。

    系统见状,对他嘲以活该两字。

    不过虽然父子二人的关系稍有软化,但陆之扬依旧不会同陈立果主动交谈。陈立果的身世,是陆之扬人生的污点,此时最好的选择本该是将他送回给李瑶瑶,让李瑶瑶自己养去。但一想到要把陈立果送走,陆之扬就感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暴躁,而他毫不犹豫的将这种暴躁发泄到了罪魁祸首——李瑶瑶身上。

    李瑶瑶原本坦荡的星途突然就坎坷了起来,原本她很有把握的好几个广告却因为各种奇怪的原因都落到了别人的手上。这时候李瑶瑶还以为只是自己太过倒霉,没有多想,然而等到她察觉这些事情和陆之扬有关系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陈立果继续着自己枯燥的初中生活。

    没了泡沫剧的陪伴,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颗失去了水分的小草,离枯萎只有一步之遥。

    而袁安歌出国的手续也办的差不多,便邀陈立果一起吃了个告别宴。

    陆美清因为袁安歌要离开这件事流了不少眼泪,坐在饭桌上时眼睛都还是肿着的。

    袁安歌在旁边轻声细语的劝着,一脸无奈加心疼。

    陈立果说:“别哭啦,我还在呢,安歌走了,我保护你。”

    陆美清闻言笑了笑。她说:“你还没我高呢,我看要保护,还得我保护你。”

    坐在旁边当灯泡的陈立果:“……”

    袁安歌无奈道:“嘉树,我走之后你多照顾一下美清,你知道她性格内向。”

    陈立果点点头,应了声好。

    陆美清和袁安歌两人小声的说着情话,陈立果在旁边默默的吃花生米。

    等到一碟花生米吃的差不多了,正菜也上来了。

    袁安歌忽的想起了什么,问道:“嘉树,你准备读哪所高中?”

    陈立果也初二了,明年就初三,他说:“我无所谓啊,看美清吧。”

    陆美清眨了眨眼睛,小声道:“我去的那所高中要分特别高哦();。”

    陈立果:“……”

    袁安歌哈哈大笑:“嘉树,马上又要考试了,你准备好没有?”

    陈立果恨不得直接用自己的筷子直接戳瞎袁安歌那双眼睛!因为上学期那个三十六分,导致他一个暑假都在家里补习,天天上课,天天读书,读的他人都要傻了。本来陆之扬答应他暑假的时候带他出去玩,结果身世的事情暴露了,陈立果的假期也泡了汤,不但没能出去玩,还被关在家里学了整整一个多月。

    袁安歌还在笑:“你数学怎么考到三十六的,我闭着眼睛做也不会考三十六分啊!”

    陈立果幽幽的看了一眼:“我听说三班有个男生喜欢美清。”

    袁安歌笑容僵在了脸上。

    陈立果继续道:“你出国之后,我会好好照顾美清的。”他特意加重了出国和照顾两个字。

    袁安歌笑不动了,他无奈的道:“好好好,我错了,你可千万别帮人挖我的墙角。”

    陆美清温和的笑着,没有要插嘴的意思。

    三人说说笑笑的吃了这顿饭,只是吃到最后的时候,陆美清又掉起了眼泪。

    袁安歌温声安慰着,二人间的气氛看起来完全不容外人介入。

    陈立果非常识趣的先走了。

    然后日子继续平静无波的过着,袁安歌出国那天陈立果没去送,因为学校还在上课。

    陆美清逃课去了,陈立果本来也想去,但前一天陆之扬才不咸不淡的警告了他,说若是再抓住他逃课,有他好看的。

    陈立果完全不想尝试陆之扬的惩罚手段,因为此时的他敏锐的察觉到,陆之扬已经不是之前那个什么都护着他的爸爸了。

    然后陈立果上了初三不久后,第一次看到陆之扬从外面带了女人回来。

    女人长得很漂亮,皮肤白皙,身姿妖娆。陈立果回家的时候看到二人正在桌子上吃着红酒牛排。

    陈立果看了一会儿,就默默的回了房,全程都静悄悄的,好像一个不存在的透明人。

    回家屋子里,陈立果锁了卧室的门,躺到床上之后,朝着系统幽幽的道了声:“我没想到,陆之扬会忘记。”

    系统迟疑道:“忘记什么?”

    陈立果说:“你也不记得了?”

    系统脑子里转了一圈,今天既不是陈立果的生日,也不是陆之扬的生日,好像……就没有其他特别的日子了,但他观察了陈立果的神色,又觉得陈立果的表情很凝重,于是他试探着问道:“是什么日子?”

    陈立果:“你知道今天是星期几?”

    系统:“???”

    陈立果哈哈大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起来,他大声道:“今天是星期六!!!家教要过来补习的日子!!!”

    系统:“……”

    陈立果:“但是我回来没看到家教!!!”

    系统:“……”

    陈立果:“万岁,万岁();!!泡沫剧走起!”

    系统:“……”他只想说脏话。

    陈立果打开他许久没有看的泡沫剧,点开了之前追的那集,然后抱着他的海绵宝宝开始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系统其实一度怀疑陈立果是强颜欢笑,但是他很快就发现,陈立果的笑真是一点都不强颜,他是真的在高兴。

    陈立果看着看着,忽然指着新出来的男配道:“我喜欢这个角色!”

    系统:“你不是喜欢反派么?”

    陈立果按了暂停键,凝视了一下屏幕,然后郑重其事的说:“男配更好。”

    系统:“为啥?”

    陈立果:“因为男配的鼻子形状比反派的好看。”

    系统一头雾水,鼻子怎么了?

    陈立果一脸娇羞,他说:“你不知道吗?鼻子越挺的人,性功能越好啊,咦嘻嘻嘻。”

    系统:“……”他头好痛……等等,他为什么会有头。

    陈立果说:“嗯,这么想想陆之扬应该也挺不错的。”

    系统觉得自己随时可能出现逻辑崩溃。

    陈立果果然猜的不错,因为陆之扬带女人回来这件事,他补课的事暂时搁置了。管家将补课老师拦了回去,看起来是在顾忌陈立果的心情。

    陈立果看剧看的很开心,连带着胃口都好了起来,晚上吃饭的时候本来想多吃一碗,但是碍于管家那:你不要强撑了我知道你很难过的表情。

    陈立果只能把自己还想盛饭的手收了回来。

    陈立果:“……”好烦,没吃饱。

    管家忧郁的说:“少爷,你别太难过。”

    陈立果垂着头,低低道:“我不难过。”就是还有点饿。

    管家苦笑一声:“先生也单身那么久了……唉……”

    陈立果勉强的笑着,他说:“我理解爸爸。”他说完,放下手里的碗便想要离开。

    哪知这时候那个女人正好从陆之扬的房间里出来。

    陈立果嗅着香水味,又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女人见到他,非常和蔼的打招呼,她说:“你好呀,我是你爸爸的朋友。”

    陈立果没理她,没办法,他发现他不光对胡萝卜过敏,对香水也有些过敏。总之他就闻过两次,两次都觉得喉咙里有根毛毛草在挠。

    女人见陈立果对她理也不理,不在意的笑了笑,看来……外人说陆之扬也不像外人说的那样,宠他的儿子嘛。

    陈立果就在陆之扬的日益冷淡中上了初三。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陈立果是感谢陆之扬的。因为在陆之扬发现了他的身世之后,并没有对他做什么过激的事情,只是态度冷淡了而已。

    陈立果也是男人,他很清楚,绿帽子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特别是陆之扬这么骄傲的人,能容忍陈立果的存在,就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初三考完试,陈立果就回了家。

    陆之扬少见的在家里等他,见到他的第一句话是:“考得怎么样?”

    陈立果迟疑道:“还行吧。”

    陆之扬闻言,心里就有底了。

    陆之扬说:“想读哪所高中?”

    陈立果没想到陆之扬还关心这个,他受宠若惊道:“我想读a中。”就是陆美清考的那所学校。

    陈立果本以为陆之扬问他不过是客气客气,哪知陆之扬听了他的答案,却皱起眉头,道:“a中太远了,不行。”

    a中是他们市排的上前三的中学,教学质量非常好,但学校管得特别的严,要求所有学生都住读。

    陈立果:“……可是a中教学质量很好啊。”

    陆之扬眉头一挑:“你考得上?”

    陈立果:“……”致命一击。

    陆之扬说:“我不会给你出赞助费的。”

    陈立果听到这句话,就泪奔了,心里想着,爹,你要是不给我出赞助费,儿子就要去工地搬砖了啊。

    似乎察觉陈立果表情不对,陆之扬又道:“a中不行,选个离家近的。”

    陈立果幽幽道:“可是离家近的也要赞助费啊。”

    陆之扬这次大方了:“我出。”

    陈立果:“……”

    陆之扬说:“你好好想想。”

    陈立果还想着牵挂着a中的命运之女呢,他是那种因为强权妥协的人吗?于是他反驳道:“我就想读a中。”

    陆之扬冷笑了一声:“因为陆美清?”

    陈立果:“……”说好不关心他了呢,说好父子之情已经断绝了呢,为什么陆之扬还在监视他啊!!!

    陆之扬说:“你每个月都要去a中一趟,以为我不知道?”

    陈立果:“……爸,不是你想的那样。”

    陆之扬冷冷道:“那是怎么样?”

    陈立果眼圈一下子就红了,他觉得自己委屈极了,他这具身体第一次遗丨精,第一次撸丨管,脑子里出现的可都是男人的脸,怎么又和陆美清挂上勾了呢。

    陈立果委屈了,有小情绪了,不干了,他说:“我和她不是那种关系!我就是要读a中!!”

    陆之扬嗤笑:“有能耐你自己考去。”

    陈立果:“……”学习的重要性在这一刻凸显了出现,陈立果在心中嘶吼,对不起,老师们,我没有听你们的话,学习果然是唯一出路!

    陆之扬说:“怎么?还委屈了?”

    陈立果悲伤道:“为什么你能随便带人回来,就不准我喜欢人?”

    陆之扬听到这话,眼神稍微闪了闪,看起来竟是有几分心虚,但他很快硬起了心肠,他说:“因为我可以养活我自己。”

    陈立果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奔回自己的房间撸了个爽,边撸边说:“我讨厌陆之扬();!”

    系统:“……”妈的你能用其他方式表达自己的愤怒么?!

    陈立果撸完,进入了看破一切的贤者时间,他说:“我不能这样了,我还太小……身体受不住。”

    系统:“……”

    陈立果深沉道:“少年不知精珍贵,老来空对菊流泪。”

    系统:“????”这人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

    如果现在还是初二,那陈立果还有机会发誓奋发图强,凭借自己的努力上a中。

    但现在已经考完,陈立果只能坐着等死。

    几天后,中考成绩出来了。

    陈立果拿着自己的成绩单,灵魂已经随着上面的分数飘向了远方。

    这个分数,陈立果觉得自己脸皮再厚也没办法和陆之扬继续争,因为实在是太丢脸了,他灰溜溜的回了家,灰溜溜的回了房,灰溜溜的给陆美清打电话。

    陆美清一接到电话,就听到了陈立果的哭腔,陈立果说:“呜呜呜呜,我考砸了。”

    陆美清本来应该为陈立果感到难过的,但不知怎么的她居然有点想笑,她说:“考了多少?”

    陈立果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数学八十七。”

    陆美清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不是考砸了是超常发挥了呀。”

    陈立果哭的伤心:“你居然还笑我!!”

    陆美清道:“你不是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么?怎么还这么难过?”况且以陈立果的家境来说,考试成绩这种东西对他而言根本不重要,甚至他不上学,都不会有影响。

    陈立果说:“可是我考成这样,就不能来找你了。”

    陆美清闻言愣了愣,她道:“为什么?”

    陈立果时候:“我爸说不给我出赞助费。”

    陆美清道:“那你只有复读了。”

    陈立果:“……”

    陆美清想了想:“不然你干脆辍学出去打工?”

    陈立果:“……”

    陆美清说了这些,见陈立果半晌也没说话,觉得自己是有点过分,她赶紧道:“我没有要嘲笑你的意思,只是成绩也没那么重要,你不要太放在心上。”

    陈立果深深叹息,感到自己已经迟暮的夕阳,完全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他说:“我再争取争取。”

    陆美清哎了一声,陈立果把电话挂了。

    整整一下午,陈立果都没有出房间门,他是真的被那八十七伤到了,他对系统说:“统统,我要去搬砖了。”

    系统当做没听到。

    晚上吃完饭,陈立果没有给陆之扬看成绩单,但陆之扬显然已经知道了陈立果的成绩。

    因为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上b中还是c中?”两个学校都挺不错的,比a中好的唯一一点就是离家近,而且可以走读();。

    陈立果:“我要读a中。”

    陆之扬说:“你自己出钱。”

    陈立果焉了。

    陆之扬道:“选择权在你自己手上,你自己看着办。”

    说是选择权,其实陈立果的权力早就被剥夺了,陆之扬根本不打算听取陈立果的意愿。虽然这几年来他和陈立果的关系淡了些,但他的控制欲却丝毫没有减少。

    陈立果说:“为什么?”

    陆之扬抬眸看了他一眼。

    陈立果似乎气急了,声音也抖的厉害,他说:“为什么,你不是不管我了么?”

    陆之扬冷漠道:“管不管你,是我的自由。”

    陈立果的眼泪夺眶而,他再也说不出一个字,起身推开了餐盘,跑回了房间。

    陆之扬凝视着陈立果的背影,居然觉得这背影有些陌生。什么时候,陈立果长高了呢,脸上也没了稚气,就像一颗逐渐抽条的小树,开始绽放属于自己的风姿。

    陆之扬眸色转深,最终是微微垂了眼,继续吃着面前的食物。

    不管陈立果怎么不愿意,反正这事情就这么定下了,要不去工地搬砖,要不上其他高中。

    陈立果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他选择了……算了,算了,还是上b中吧,唉。

    陆之扬为了补偿陈立果,说暑假的时候,可以让他选择一个地方出去旅游。

    陈立果问他去不去,陆之扬说他公司有事情,离不开身。

    其实这都是借口,陆之扬若是真的想陪陈立果,他怎么可能离不开身。

    陈立果想了想,道:“我不去旅游,可以把那笔钱给我么?”

    陆之扬闻言略微有点惊讶,他说:“你要钱干什么?”他平日从未在吃穿用度上亏待陈立果。

    陈立果低低道:“我只是想存起来。”——免得大学考不上,真去搬砖啊!

    陆之扬从怀里抽出一张卡,直接扔给了陈立果,他说:“我给你准备的毕业礼物,密码是你的生日。”

    陈立果接过卡,死死的握在手中,悲哀的想,呵,陆之扬,真的以为金钱可以抚慰他心中的伤痕吗……

    然后陈立果去查了卡,在看见里面有六位数后,发现金钱真的是可以抚慰他的心中的伤痕的——别说伤痕了,捅两刀都可以。

    陈立果:“悲伤个屁!买买买!”他立马去了一趟电脑城,选了最新的电脑和最新的游戏。

    系统:“你不是说要存钱么?”

    陈立果:“哦,我骗你的。”

    系统:“……”

    陈立果也不打算出去旅游了,就开始整天窝在家里打游戏。

    陆美清也放假回来,问他要不要出来玩的时候,陈立果还犹豫了一下。

    陆美清无奈道:“游戏有那么好玩么?你就不能明天玩?”

    陈立果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于是他答应了();。

    之前就说过,陆美清是个很内向的人,陈立果和她当了三年朋友,才让她敞开了心扉。

    这次陆美清约陈立果的地点居然是酒吧,这让陈立果万万没想到。

    好在陈立果到了目的地,才发现这酒吧是个清吧。

    陆美清给陈立果点了杯没有酒精的饮料,笑道:“坐吧。”

    陈立果说:“怎么选了这儿?”

    陆美清说:“这里有个歌手唱歌很好听。”

    陈立果道:“嗯……你是怎么知道的?”

    陆美清无奈道:“我同学带我一起来的,喂,你至于看我看的那么紧么?”

    陈立果心想我也不想啊,但是让袁安歌现在不在你身边呢。

    就在陈立果和陆美清说话之际,那个据说唱歌非常好听的歌手已经坐到了舞台中央。

    陈立果看着那个歌手,忽的觉得那人有点眼熟,但一时间有没有想起在哪里见过。

    低沉的男音响起,合着悠扬的旋律,的确足以让人沉迷其中。

    陆美清听的痴迷,她说:“他可真好看。”

    陈立果一听这还得了,赶紧道:“安歌,安歌……”

    陆美清无奈:“行了行了,我不会出轨的!”

    陈立果还是不放心,连带着对那歌手都少了几分欣赏之情。

    那歌手唱了三首歌,便停了下来,拿着吉他下了吧台。

    陈立果疑惑道:“他怎么不唱了?”

    陆美清道:“人家就是玩票性质的,一天就唱三首,过时不候。”

    陈立果:“……”有个性。

    陆美清道:“走吧。”

    陈立果:“你带我到这里,就是为了让我听首歌?”

    陆美清纠正:“不是一首,是三首。”

    陈立果:“……”

    陆美清道:“况且你不是担心我出轨吗?跟着我岂不是更安全?”

    陈立果:“……”逻辑很完美,无法反驳。

    然而就在两人准备离开时,那个唱歌的歌手却突然走了过来,开口便是:“你还记得我么?”

    陆美清惊喜之余,眼里流露出茫然,她说:“你是……”

    那歌手冷淡道:“没和你说话。”

    陆美清:“……”好尴尬。

    陈立果眨着眼睛,有点疑惑:“你谁?”

    那歌手道:“忘了?”

    陈立果:“……”他仔细看了看来人的脸,只觉得有点熟悉,但死活想不起是谁();。

    歌手兼陈立果一脸茫然,笑道:“那次我带刚放学的你去踢球,被你爸爸看见了。”

    陈立果这才有了点印象,他迟疑的叫出了来人的名字:“程……准?”

    程准道:“陆嘉树,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你。”

    陆美清奇道:“你们两个认识?”

    陈立果解释:“我们是小学同学……”

    程准点了点头,十分自然的坐到了陈立果的身边,然后拿出一根烟,道:“不介意?”

    陈立果笑道:“有女生在这里,还是别抽了吧。”

    程准像是这才发现陈立果身边还坐了个陆美清似得,他道:“好吧。”还是将烟收了回去。

    程准说:“好久不见,你倒是越长越好看了。”

    陈立果身为一个男人,被夸好看总觉得有点别扭,他说:“嗯……你现在是在?”

    程准打了个哈欠,懒懒道:“上大学。”

    陈立果哦了一声。

    程准又道:“你还在上高中?”

    陈立果苦笑:“嗯……九月份高一。”

    程准嘟囔了一句真小。

    眼见两人还想继续聊,陆美清却打断了二人的对话,她说:“嘉树,时间不早了,再晚回去你又要被你爸骂了。”

    陈立果看了眼表,现在才八点多,陆之扬没那么严格,但陆美清说出这话来,想必是有她的理由,于是陈立果接了话茬,他道:“嗯,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程准的眼睛在陆美清身上转了一圈,又停留在了陈立果身上,他没有阻拦,而是平淡的笑了笑,道:“留个联系方式?以后约你出来玩。”

    陈立果心里是好啊好啊,大哥哥你要玩什么,但是面上严词拒绝,他说:“不好意思……恐怕不太方便。”

    程准哦了一声,道:“好吧。”

    陈立果惊讶于他如此快放弃,但他也没多想,和催促着他的陆美清一起出了酒吧。

    程准看着陈立果离开,待看到陈立果出了酒吧的门,程准伸手拿起了陈立果还剩了大半的饮料,就着陈立果喝过的地方抿了一口,轻声道:“味道不错。”

    陆美清一出来就神色凝重的嘱咐陈立果离那个程准远点。

    陈立果惊讶于陆美清的敏锐。

    陆美清却是苦笑,她说:“你不知道,他看的眼神有多恐怖。”

    陈立果:“……”是他经历的太多神经麻木了么,他感觉还好啊。

    陆美清说:“简直就像是要把你吞了。”

    陈立果道:“好吧,以后我会注意的……”

    陆美清点点头,她说:“那你回去注意安全。”

    陈立果说了声好。

    回到家,陈立果发现陆之扬坐在沙发上,正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陈立果也没叫他,就准备上楼去洗澡睡觉了,他刚走上楼梯,就听到陆之扬淡淡的声音传来:“去哪儿了?”

    陈立果道:“出去玩了。”

    陆之扬说:“和谁?”

    陈立果:“……和同学。”

    陆之扬闻言,冷笑一声,他说:“过来。”

    陈立果被他笑的后背发麻,犹豫片刻后,小声道:“我困了。”

    陆之扬道:“别让我说第二遍。”

    陈立果有点无奈,反正陆之扬在发现他不是亲生的之后,就只剩下了眼前这种强硬的态度。似乎从前对他的温柔妥协,都随着血缘关系的断绝彻底没了。

    陈立果磨磨蹭蹭的走过去。

    陆之扬说:“陆嘉树,我以前对你说过什么?”

    陈立果不敢看陆之扬的眼睛:低着头没说话。

    陆之扬说:“我和你说过,不准早恋对吧?”

    陈立果:“……”妈的,陆之扬果然是个变态,他又被人跟踪了。

    陆之扬继续道:“你不记得我说的话了?”

    陈立果的泪水直接落到了地板上,他咬紧牙齿,身体也在慢慢发抖。

    陆之扬说:“哭什么?!你还委屈了?”

    陈立果抬起头,脸上已是挂满了水珠,他说:“我最讨厌你了,我再也不要和你说话了!”说完转身就跑,没有再给陆之扬说话的机会。

    陆之扬砰的一声直接砸了桌子。

    陈立果回到房间摸了摸自己跳的厉害的小心脏,他道:“裤子差点都吓湿了。”

    系统:“你又没做亏心事,你怕啥。”

    陈立果:“他能知道我和陆美清出去玩了,还能不知道我去了哪儿?”

    系统:“……”

    陈立果一想起陆之扬的眼神,抖了抖:“爸爸,再爱我一次。”

    系统:“……你不惹他不就行了。”

    陈立果说:“我惹他了吗?”

    系统想了想,道:“好像惹了。”

    陈立果悲伤道:“你这个坏系统,心从来都不朝着我。”

    系统被这句坏系统吓的跟着陈立果一起抖。

    陈立果继续:“你坏的好讨厌哦!”

    系统:“…………住嘴。”停下来我们还能当朋友。

    陈立果道:“讨厌了啦,就知道欺负人家。”

    系统:“……我错了,你好好说话。”

    陈立果:“呵呵,叫你再帮陆之扬说话。”

    系统:“……”你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