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47章 果宝历险记(八)

第47章 果宝历险记(八)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陆之扬压抑着心中的火气,听着陈立果说话。

    在听到陈立果被程准邀请去酒吧,居然还答应了的时候,陆之扬终于爆发了,他说:“陆嘉树,你几岁了?”

    陈立果满脸惶然,他说:“我、我不是故意的。”

    少年有着一张好看的脸,身上穿着单薄的睡衣,更显得瘦弱。此时他微微扬起纤细的颈项,一脸脆弱的看着陆之扬,简直就像一只引颈待戮的天鹅。

    陆之扬的喉咙上下动了动,强行压下了内心翻腾着的激烈情绪,他说:“你为什么要去。”

    陈立果满脸羞愧,他说:“我只是好奇……”

    陆之扬伸手一把抓住了陈立果的手腕,将陈立果拉入了怀中。

    陈立果被吓了一大跳,然而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陆之扬想做什么——他居然想打自己的屁股!

    “不要!”尖锐的叫声响起,陈立果不断的在陆之扬的怀中挣扎。

    可是陈立果的力道在陆之扬看来不过是挠痒痒罢了,他直接随手拿过放在沙发上的一件外套绑住了陈立果的手,然后轻而易举的脱下了陈立果的裤子。

    “不要,不要这样——”陈立果泣不成声,还想从陆之扬怀里逃开。

    陆之扬根本不理会陈立果的拒绝,他的手掌毫不犹豫的重重拍下。和几年前那次体罚比起来,这一次陆之扬一点没有留手。

    手掌拍打在白皙的臀丨部,发出啪啪的响声,陈立果的眼泪布满了整张脸,他一开始还不断的挣扎,到后面却没了力气,只能如同小动物一般委屈的啜泣。

    陆之扬是真的生气了。

    天知道他闯进那间酒店,看到已经被脱的一干二净,大开着双丨腿,险些就要被进入时的陈立果是何种心情。

    他的儿子浑身赤丨裸的躺在别人身下,白皙的皮肤上染着一层薄薄的红色。陆之扬一眼看过去,竟是觉得自己心如擂鼓。

    程准十分意外陆之扬的到来,然而还未等他说什么,陆之扬一拳就砸了上去();。

    程准完全没反应过来,被陆之扬打个正着,整个人都掉下了床铺。

    接下来,陆之扬没有再理会程准,而是用被单将陈立果裹起抱在了怀中。

    陈立果在陆之扬怀里缩了缩,红润的嘴唇小声的嘟囔着不要。

    陆之扬冷冷的对着正在擦着唇边血迹的程准道:“你胆子倒是大。”

    程准眨眨眼睛,笑了笑也没反驳。

    陆之扬没有再说什么,抱着陈立果就离开了。然而他内心的愤怒却并未因为救下陈立果而熄灭,反而是越烧越旺。

    在车上的时候,陈立果躺在陆之扬的大腿上,陆之扬抱着陈立果,却觉得自己的手都要被陈立果肌肤的温度灼伤。

    到家后,陆之扬叫来了医生为陈立果诊断。

    医生检查了一下,说问题不大,但陈立果有心脏病的情况下饮酒,对身体还是有些影响。然后开了些药,便走了。

    陆之扬看着沉睡的陈立果,最终没有强迫他从梦中醒来,但转身一出去,就把整个客厅都给砸了。

    巴掌一次次击打在柔软臀部上,原本白皙的颜色变成了绯红。

    陆之扬怀中的人已经哭累了,也不再挣扎,只是小声的发出啜泣,两只手死死的抓着陆之扬的裤脚。

    陆之扬低低说:“知道错了么?”

    陈立果不答。

    陆之扬伸手抬起陈立果的头,重复了一遍道:“知道错了么?”

    陈立果的眼眶里全是泪水,鼻头也红红的,他不住的点着头,口中小声的哀丨求:“爸爸我知道错了……爸爸饶了我……”

    陆之扬的身体微微一僵,他说:“知道错了?起来吧,自己回房好好反省。”

    陈立果如蒙大赦,挣扎着离开了陆之扬的怀抱,他半跪地上,裤子还没提上去,露出两条纤细修长的腿。

    陆之扬的眸子闪了闪。

    陈立果并未注意到陆之扬的目光,他抽泣着,踉跄着站起,提起裤子之后一瘸一拐的回了房。

    陆之扬可以叫住陈立果,安抚他,怜惜他,但陆之扬没有。

    他像一尊石像一般,直到听到关门声,才从坐着的地方站了起来,然后转身进了厕所——没错,他竟是对着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孩子,有了反应。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陆之扬有些措手不及。

    事实上在昨天看到赤丨裸的陈立果时,他的心中就有一种十分微妙的东西在发酵。但怒火掩盖了其中的异样,让陆之扬并未察觉什么。

    可当今天,陆之扬把陈立果拉入怀中,用手拍击着他的臀部,看着陈立果在自己的压制下哭泣尖叫,哀求呻丨吟,身体最直白的反应给了陆之扬答案。

    一边想着这些,陆之扬心情复杂的洗了个冷水澡。

    陈立果回房躺尸,哭的像是失去了全世界。

    陈立果:“哇哇哇,我不服,我不服!!”

    系统问:“你不服什么?”

    陈立果说:“陆之扬这个人渣();!我决定讨厌他!”

    系统:“为啥?”

    陈立果摸了摸自己发烫的某个部位,道:“他揍我!!!”

    系统:“你之前不是已经被揍过了么?”

    陈立果:“他不准我搞基!!!”

    系统:“……”为什么想笑呢,他终于成功了一次。

    陈立果奄奄一息,他虽然对程准没什么兴趣,但陈立果却从陆之扬现在的态度,看到了自己悲惨的未来。

    陈立果说:“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系统:“你不过的挺滋润的么?”

    陈立果心想没有性生活的我就是一条咸鱼。

    系统心想陈立果你他娘的也有今天。

    陈立果在悲伤中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系统在惊喜中删掉了自己在总部下载的金刚经。

    中午,管家上楼叫陈立果吃饭。

    陈立果木木的醒过来,一瘸一拐的下楼吃饭。

    坐到位置上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本的木凳上多了一个软软垫子。

    陆之扬坐在陈立果的对面,冷冷道:“以后我叫人放学接你。”

    陈立果垂着头,低低说了声:“不要……”

    陆之扬啪的一声把筷子一放,道:“为什么不要?!你难道以后还想去那些地方玩?”

    陈立果脸上有些痛苦,他说:“这、这只是个意外,我没想到……他居然会对我……”

    陆之扬冷笑:“所以你得听我的。”

    陈立果道:“可是你以前都不管我的!”

    陆之扬大声道:“陆嘉树,我不是在询问你,我只是在通知你。”

    陈立果的玻璃心碎了一地,他已经看到自己孤单的未来在朝着自己招手了。他以前想的果然是对的,陆之扬的这种个性,怎么可能容忍自己的儿子去搞基!

    陈立果:“我的人生失去了色彩,没有了未来。”

    系统:“叫你浪。”

    陈立果:“系统,你老实和我说吧,陆之扬是不是你特意给我设的npc,为了让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系统:“我是那种系统?”

    陈立果:“你是。”

    系统:“既然你这样想,我也没办法了。”

    被系统无情打击的陈立果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

    陆之扬看着陈立果在发呆,以为自己吓到陈立果了,他放低了声音,道:“你还小,做错了选择,就是毁了一辈子。”

    陈立果看了陆之扬一眼,苦笑一声:“都听你的。”

    陆之扬的心彻底软了下来,陆嘉树从小到大都很听话,这次看来也不例外();。

    陈立果的灵魂脱离*,已经飘向了远方,他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回房间去了。

    之后的日子里,陈立果再也没有见过程准。

    显然,这里面绝对是陆之扬动了手脚,不然以程准的个性,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的放过到了嘴边的肉。

    但让陈立果没想到的是,陆之扬在这件事后,居然又开始每天都回家了,而这段时间,陆之扬的婚讯却开始四处传播,连陆美清和袁安歌都得到了消息。

    袁安歌给陈立果打了个跨国长途,问他是什么情况。

    陈立果一脸悲伤:“我爸不要我了,他要去寻找自己的生活。”

    袁安歌闻言赶紧安慰陈立果,安慰完了之后还说以后就算陆之扬不管陈立果了,他也可以护着陈立果。

    陈立果闻言感动极了,表示:“陆美清又长好看了。”

    袁安歌道:“啊?”

    陈立果说:“她是他们班班花。”

    袁安歌说:“你什么意思,你不会喜欢上美清了吧?”

    陈立果说:“我的意思是……叫你早点回来,我怕自己看不住。”

    袁安歌:“……”

    的确,现在陆美清家里还没出事,她又长得漂亮,追她的人自然不可能少。

    陈立果还是坚持每个月都去看一次陆美清,搞得陆美清都开玩笑说:“你不会喜欢我吧?”

    陈立果瞅了陆美清一眼:“你还没我长得好看。”

    陆美清:“……”居然无法反驳。

    陈立果到处听说陆之扬要结婚的事情后,他也没有憋着,直接回去问:“爸爸,你真的要结婚了么?”

    陆之扬当时在看报纸,听到陈立果这句话,头也没抬一下,他说:“你听谁说的。”

    陈立果说:“大家都这么说呀……”

    陆之扬冷淡道:“大家是谁?”

    陈立果:“……”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陆之扬见陈立果一脸闷闷的表情,轻叹了口气,他说:“我没打算结婚。”

    “那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陈立果问出了口。

    陆之扬听到这话,表情有点诡异,他说:“你在吃醋?”

    陈立果没吭声。

    陆之扬却并不强求陈立果给他一个答案,他说:“不要担心,我暂时不会结婚的。”

    陈立果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高兴的是他不会有个后妈,难过的是,陆之扬要是不去结婚,岂不是有更多精力来管他?!

    陆之扬又开口询问了些陈立果学校的事情,陈立果都一一回答了。

    现在陈立果高二,成绩还是一如既往的烂。

    陆之扬对于陈立果的成绩倒是没有强求,反正陈立果考得上考不上对他的人生轨迹并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陆之扬随口问了句陈立果想上哪所大学。

    陈立果随便说了一所国内数一数二的学校。

    陆之扬听后,沉默片刻,道:“我想你在本市上大学。”

    陈立果听到这句话后背的寒毛就立起来了,他干笑一声:“爸……我想出去看看其他地方的风景。”

    陆之扬说:“我可以带你去。”

    陈立果说:“为什么要在本市?我不想在本市。”

    陆之扬放下手里的报纸,认认真真的看着陈立果:“那你给我一个你一定要去那个学校的理由。”

    陈立果立刻道:“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

    陆之扬似笑非笑:“数学三十六的外科医生?”

    陈立果:“……”这是他人生中无法抹去的黑点。

    然后陆之扬说:“可以啊。”

    陈立果……咦?

    陆之扬抖了抖报纸,一脸善解人意的微笑:“只要你考得上。”

    陈立果:“……”他就知道!

    陆之扬说:“只要你考得上,我就让你去。”

    陈立果眨眨眼睛:“真的?”

    陆之扬说:“真的。”

    陈立果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我一定会考上的。”

    陆之扬不做应答,在他看来,以陈立果现在的成绩根本不可能考得上那所大学。

    袁安歌回国还有两年时间,陆美清今年高考。

    陈立果本来以为陆美清可以轻松的考上她心仪的学校,哪知考完之后陆美清高考当天突发高烧,语文直接弃考了。

    陈立果去看她的时候,这姑娘哭的人都要晕过去了。

    陈立果见状赶紧安慰,他说:“没事没事,别哭了,不行咱们再战。”

    陆美清:“呜呜呜呜。”

    陈立果:“你哭的我心都碎了。”

    陆美清还是哭个不停。

    陈立果把他的好话都说尽了,才勉强让陆美清不那么伤心,她顶着头上只有两点的完成度,扯着陈立果的袖子,说:“你明年陪我一起考啊。”

    陈立果说:“好好好。”

    陆美清说:“我想考z大,你呢?”

    陈立果说:“我陪你一起考z大!”

    陆美清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她说:“嘉树,你真是太可爱了。”

    陈立果:“????”宝贝,我不是在开玩笑,我是认真的好吗?

    陈立果当即发誓,他要好好学习,考不上z大就直播切jj();。

    系统:“……”他觉得陈立果可以和他的小兄弟告别了。

    见过陆美清之后,陈立果开始了自己刻苦的学习生涯。

    系统本以为他不过是说说,哪知陈立果是当了真,直接把电脑的网给断了,还删掉了所有的泡沫剧。

    陈立果:“为了我的未来,为了我的性生活,我要努力,我要拼搏!”

    系统:“……”出息!

    接下来的半年里,陈立果每日熬夜苦读,连走路都在看书。

    其实在原来的世界里,陈立果的成绩还不错,从高中就开始拿学校的奖学金。只是后来穿了太多的世界,他把这些东西都忘得差不多了,自己又懒得学,所以考个三十六分真是一点都不稀奇。

    但陈立果又是个很有韧性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喜欢一个男人喜欢十几年还不肯放手。

    在高三上半学期的期末考里,陈立果数学直接考了个一百二十七——把拿到成绩单的陆之扬都给吓了一大跳。

    经过程准一事,陆之扬对陈立果的态度奇怪的缓和了下来,他似乎终于无法忍受内心的纠结,开始想要尝试接受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

    陈立果感觉得到陆之扬态度的转变,自己又主动了些,于是父子二人的关系终于回暖了。

    陆之扬说:“没想到啊。”他的确没想到陈立果居然进步能这么大。

    陈立果:“……”呵呵,等着吧,还有半年呢。

    陆之扬瞅了陈立果一眼:“你以前怎么能考出三十六分?”

    陈立果露出一个纯真的微笑:“因为现在的我想要努力呀。”

    陆之扬说:“努力离开我?”

    陈立果:“……”你画风怎么转的这么快,陆之扬你果然是变态。

    好在陆之扬的冷淡,似乎只是一个错觉,他又恢复了那微笑着的表情,继续夸了陈立果几句。

    陈立果被夸的心惊胆战,深怕陆之扬一个不爽又给他拉过去一顿打。

    总而言之,出了需要小心翼翼的揣测陆之扬的圣意外,陈立果这个高三过的也挺充实的。

    高考前夕,陆美清无比的紧张,她说:“嘉树,我好怕啊……”

    陈立果知道她是二战,害怕也是正常的,连忙劝说了几句,还说了几个笑话帮助陆美清缓解紧张。

    陆美清听后心情是好了些,她好奇道:“嘉树,你都不紧张吗?”

    陈立果说:“紧张啊。”其实他完全没有紧张的感觉。

    陆美清道:“嗯……总之谢谢你安慰我。”

    陈立果说:“怎么那么客气,我们都这么多年的朋友了。”

    陆美清闻言喃喃:“对哦,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

    两人又说了几句,陈立果就上床入睡了。

    他睡眠质量从来都很好,今天也一样,闭上眼睛不过片刻就进入了梦乡之中。

    第二天,小雨,气温刚刚好();。

    陆之扬亲自开车把陈立果送到了考场,他拿出准备好的文件袋,递给陈立果,道:“考完了我来接你。”

    陈立果点点头。

    陆之扬说:“紧张吗?”

    陈立果本来没感觉的,但还是配合的点点头:“紧张。”

    陆之扬说:“抱一个?”

    陈立果有点受宠若惊,但他还是伸出手,接下了陆之扬的这个拥抱。

    陆之扬紧紧的抱着陈立果,亲了一口陈立果的头顶:“不怕,就算考差了,还有爸爸在。”

    陈立果有点感动,心想陆之扬这个父亲其实也算称职,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太保守了……嗯,当很久之后陈立果被陆之扬推到床上玩出各种花样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保守的那个人其实是自己。

    不过这时候陈立果和系统都没有预料到剧情的发展,他们都还太年轻了……

    陈立果和陆之扬告了别,转身就进了考场。

    两天后,考生们彻底的解放。

    陈立果做的事情就是回家大睡了一觉,结果睡醒后睁开眼睛就看到陆之扬微笑着坐在床边,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陈立果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说:“爸爸?”

    陆之扬道:“嗯,考的怎么样?”

    陈立果点点头:“还不错吧。”

    陆之扬说:“这几天打算怎么玩?”

    陈立果打了个哈欠,在床上翻了个身,现在天热,他穿的也少,一翻身就露出了白白的肚皮。陈立果也没在意,继续道:“嗯……不想出去,只想好好休息。”

    陆之扬点点头:“那就好好休息吧。”

    陈立果看着陆之扬走了,有点悚然的问:“他什么时候来的。”

    系统:“……两个小时前。”

    陈立果:“他就看我睡觉看了两个小时?!”

    系统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依旧单纯的他并未能找出异样,他说:“对啊。”

    陈立果咽了咽口水,虽然脑子里冒出了一些想法,但他还是觉得自己想太多了。

    出成绩的这二十天里,陈立果把之前欠着的觉都补回来了。

    他睡了个昏天黑地,查成绩还是陆美清给他打电话让他查的。

    陈立果点开网页,输入考号密码,然后深吸一口气,他说:“系统,我好紧张。”

    系统不答反问:“摄像头准备好了么?”

    陈立果:“我准备摄像头干嘛?”

    系统冷笑:“你不是没考上z大要直播剁jj么?”

    陈立果:“……”你这个小气鬼,你居然还记着!

    网页刷新的有点慢,但当陈立果的分数显示出来时,他悬着的心放下了——考的很好,算是超常发挥了,如果不出意外,z大,他是去定了();。

    系统幽幽的叹了口气。

    陈立果:“……”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呵呵。

    然后陈立果就大咧咧的把自己的成绩给陆之扬说了。

    陆之扬听后也没停下手上的动作,开口道:“志愿呢?”

    陈立果笑眯眯的说:“我想上z大。”

    陆之扬闻言,眼神若有所思的看了陈立果一眼,然后说了句:“你倒是没有死心。”

    陈立果一开始以为陆之扬的这句没有死心是说他没有死心上z大,但他后来才发现,这句没有死心,说的是他没有死心和陆美清上同一所学校。

    陆美清这次考得不错,她是早就定好的志愿,所以z大分数线出来的时候,她就毫不犹豫的填了志愿。

    陈立果本来也想填z大,结果却突然出了意外。

    出意外的不是他,而是陆美清。

    原来世界发生事情没有改变轨迹,陆美清家里面出了意外——父母投资失败,资金断裂,剩下的事情就是卖房卖车离开这座城市。

    陈立果听到后一愣:“你们父母没有找我爸爸帮忙么?”

    陆美清抽泣着在电话里道:“……我不知道。”

    陈立果想了想,道:“我去找我爸爸说说去。”

    陆美清说了谢谢。

    陈立果挂完电话,出了卧室敲响了书房的门。

    陆之扬说:“进来。”

    陈立果推门进去,看见陆之扬正低着头处理事情,见陈立果来了,道:“怎么了?”

    陈立果犹豫片刻,还是道:“爸爸……我想问问美清家……”

    陆之扬说:“哦,他们家啊。”他似乎早就猜到了陈立果会来,所以一点也不惊讶,“看来她是没办法和你一起读z大了。”

    陈立果抿了抿嘴唇,像是下定了决定,虽然有些心虚,但依旧将话说出了口,他说:“爸,你能帮帮美清他们家么……”

    陆之扬放了手里的笔,抬起头来看向陈立果,他说:“你想我帮她?”

    陈立果点点头。

    陆之扬微笑道:“可是我为什么要帮她?”

    陈立果有些无措,他说:“爸……”

    陆之扬起身,缓步走到陈立果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陈立果:“她又不是我的女儿。”

    陈立果刚到一米七二,比一米八几的陆之扬矮了不少,被这么看着,自是有些瑟缩,他嘴唇已经被抿的发白,声音也软了:“爸……你帮帮我吧。”

    然后陆之扬说:“可以。”

    陈立果惊喜道:“真的吗?”

    陆之扬说:“但是你不准去上z大。”

    陈立果:“……”套路,这都是套路,现在的人就不能多点真诚,少点套路吗?

    陆之扬说:“怎么样?”

    陈立果的脸色煞白,没有一点血色,他说:“爸爸,为什么?”

    陆之扬摸了摸陈立果的头,声音温柔:“因为爸爸担心你啊();。”

    陈立果:“……”为了防止我搞基,我的年迈父亲拼尽了全力。

    陈立果的心都碎了,他心想这个陆之扬真是系统派来的奸细,天啦噜,他这一年来辛辛苦苦上学头发都学秃了是为了什么?还不如日日夜夜看泡沫剧浪费青春呢。

    然而就像从前的那样,陆之扬从来不会给陈立果选择的权利。

    陈立果点了点头,低声说了句:“好。”

    陆之扬道:“乖。”

    陈立果眼泪抑制不住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再见,我逝去的青春。

    陆之扬也没想到陈立果会哭的这么难过,他略微有点惊讶,道:“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哭的和个小孩子似得。”

    陈立果不说话,转身就走,却被陆之扬一把按住了肩膀。

    陆之扬声音暖暖的,带着点无奈:“别哭了,看着你哭,爸爸心疼。”

    陈立果理也不理,继续哭自己的。

    陆之扬把陈立果揽入怀中,摸着他的脑袋叹气:“你身体那么差,我是真不放心把你放到那么远的地方,如果出了事怎么办?”

    陈立果把头埋在陆之扬的胸口,抖着肩膀抽泣着。

    陆之扬的衬衫被陈立果哭出的一片醒目的水渍,他也不在意,只是继续安抚着他家的宝贝。

    陈立果哭着哭着,差点没睡过去。陆之扬轻轻捏了一把他的脸把他捏醒了,他说:“别睡了,都睡了一天了,想想暑假想去哪里玩。”

    陈立果没精打采的嗯了声。

    陆之扬说话还是算话的,他答应了陈立果要帮陆美清家,就很快出了手。

    不到三天时间,陆美清就给陈立果来了电话,在电话里对陈立果发自肺腑的表示了感激。

    陈立果嗯了声,笑着你家里没事就好了。

    陆美清又说袁安歌要回国了,问陈立果到时候要不要一起去接他。

    陈立果笑道:“你们两个好不容易见面,我就不去当电灯泡了,等他安顿下来再请我吃饭吧。”

    陆美清说好。

    打完电话,陈立果躺在床上无奈的想……也不知道陆之扬给他填了个什么志愿。

    陈立果道:“陆之扬,系统的好帮手,快穿的好伙伴。”

    系统心想你知道就好。

    陈立果说:“我要重新开始人生。”

    系统说:“怎么开始?”

    陈立果说:“他不让我找男朋友!!!我就去找女朋友!!!!”

    系统:“……”可以,这个逻辑很完美,并没有什么漏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